《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64章、自古沧桑求诸事,人间正道在知行

宽如显然也是见识过各种场面的人,心里虽有些不耐烦也觉得今天很不对劲,但还是耐心地解释道:“菩萨度一切苦厄,指的不仅是犯错的人,也是世上的众生。云少闲如今供奉正信,也是在为他曾经伤害过的人度厄,比如其中就包括于居士你。这也是佛法功德,只是这等大慈悲境界,尚非你所能理解。”

小秦在一旁听得已经有点懵了,她万没想到于飞将宽如法师请到家里来竟然是这样的情形。就在这时,门外有个声音突然说道:“我算是听明白了,搞了半天,供奉你这个宽如,就算是代表了佛法正信,好事都能算在你头上。云少闲因信奉你而解脱,就连于飞都因为云少闲信奉了你,所以也跟着沾光了!

那些曾被云少闲欺骗和伤害的人,后来遇到的好事居然都是你的功德了。账能这么算吗?我有一个朋友曾经让云少闲骗财骗色,人差点都精神失常了!这笔账我是找不到菩萨算,也不可能去找菩萨算,那么按照你的道理,我是该找你算呢还是找云少闲算呢?”

说着话有三个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最前面的就是方才说话的沈四宝,后面跟着陶宗恒与成天乐。云少闲看见沈四宝只是一怔,可是再看见陶宗恒却大惊失色,他早年在武陵乡时可是见过陶宗恒的!等云少闲又看见成天乐,已经是面如死灰。

云少闲已知道今天绝不会有好下场,他可不能坐以待毙,这三人刚刚进门,他的身子就在沙发一弓,如上了发条的弹簧般蹿了起来,看去势想跳出窗外逃走。他的反应可够快的,可是来者也早有准备,陶宗恒身形一晃已到了沙发后面,一巴掌就拍在了云少闲的肩膀上。

这一掌不仅把刚刚蹿起来的云少闲给拍了回去,而且震散了他仓促凝聚的神气法力。成天也暗中出指隔空施法,给云少闲补了一记缚灵印,使其变化不得原身。否则陶宗恒一巴掌将云少闲拍成了一只大耗子,会把于飞两口子吓坏的。

小秦发出一声惊叫,于飞赶紧搂住她的肩膀道:“别怕,别怕,他们不是好东西,犯了事被人找上门来了,和你没关系。”

沈四宝也赶紧说道:“嫂子,你千万别害怕,我们就是来算账的,办完事就走。”

那边陈梦远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沈四宝一边说话一边闪电般的伸手拍了他一巴掌,然后陈梦远也老老实实的坐下去了。陈梦远的身手不错,也有神通修为,他并不是妖修,也不知是从哪儿来的江湖散修,搬出宽如这么一个三无女尼招摇撞骗,后来还和云少闲勾结为一伙。

但陈梦远本就不是已大成的沈四宝的对手,此刻未及防备更是没有还手之力。沈四宝一掌把他拍回沙发上坐好了,顺势将手伸进他的衣襟,摸出一把东西撒在茶几上,发出稀里哗啦的清脆之音。这是一把琉璃状半透明的珠子,颗颗都有绿豆大小。

沈四宝笑道:“天降舍利、法颂舍利、神变舍利、感应舍利,你这算哪家的舍利,事先揣兜里的舍利吗?存货还挺多的呢!”

小秦在于飞怀中傻傻地看着茶几上滚落的“舍利”,突然间明白了什么。而这时陶宗恒又对于飞两口子一抱拳道:“不好意思,我们是追踪这几个家伙到此,今天打扰了。”然后转身对仍坐在沙发上、已成痴呆状的宽如道:“要么你跟我们乖乖地走出去,要么就自己从窗户出去。相信法师神通广大、有菩萨大法护身,是不会有事的。怎么样?请吧!”

陶宗恒与沈四宝将三位客人“请”走了,成天乐却留了下来,除了茶几上那些散落的“舍利”,于飞家中并没有什么打斗的痕迹,事情办得非常干净利索。他们来之前就商量好了,善后的事情不用成总和小韶操心,陶宗恒与沈四宝自会处理妥当。

云少闲嘛,陶宗恒打算将他打回原形带回武陵乡处置。沈四宝这次出国的时日也不短了,如今修为大成并抓到了云少闲,也打算和陶宗恒一起回去。至于宽如和陈梦远这两个人,包括他们搞的这个组织,陶宗恒和沈四宝在离开之前也会“消毒”处理,尽量不留下后患。

成天乐留下来,只是为了安抚于飞两口子。今天的事不仅小秦没想到,其实于飞也吓着了。于飞本以为成天乐等人只是要当面戳穿宽如的骗局,让小秦彻底醒悟、迷途知返,不料他们连人都带走了。

成天乐关上了门,走到沙发旁坐下道:“于飞,嫂子,今天真不好意思,吓着你们了。”

小秦这时才回过神来,勉强能开口说话,在于飞怀中颤声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刚才是怎么回事?”

成天乐暗施法术安抚两人心神,和颜悦色道:“我叫成天乐,是于飞的同学,想当年都曾被骗到苏州那个传销团伙里,而云少闲就是那个团伙的头目。当时还有个叫沈四宝的人,也是在传销团伙里认识的,你刚才也看见了。后来沈四宝到北美来找云少闲,因为云少闲离开传销团伙后又做了不少缺德事……”

成天乐尽量清晰的介绍了一番事情的来龙去脉,并没有涉及什么神通法力的异事,就是讲人间的世事,向小秦解释清楚宽如搞的这个组织究竟是什么性质。他当然也没有用神念,所以用了挺长时间才大致说完,最后道:“宽如在西雅图的这场法会肯定是开不成了,接下来会怎么样,你等着消息就行,或许还会有新闻。”

小秦好半天也说不出话来,她万没想到会是这样一种结果,一时有些接受不了。她不仅向宽如的组织捐了五千美元,而且已经为他们忙活了这么长时间,参加了很多组织和筹备工作。

成天乐看着她又叹息一声道:“嫂子,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很难接受,但发生这样的事情,并不代表就否定了你自己。你是一个慷慨、热心、善良的人,他们利用的就是这些,因此格外可恶。有这种遭遇可能会让人感到世事莫测,甚至连人生的信念都会产生恍惚和动摇。

但你可以从另一个方面去想,可叹的不是善良热心本身,真正可恨的是那些人的恶念与恶欲。你可以多想想沈四宝,他万里迢迢从中国追到加拿大又追到美国,就是为了抓住云少闲并阻止这些人继续行恶,这才是真正的善举和义举,今天就发生在你的家里。

我们都来自同一个地方,因此有些话不难沟通。先自己做好身边的事情,努力改善生活,使自己和家人的一切变得更美好。保留着善良开朗的心,不要有恶意,也不要让身边的人被恶意伤害,有更多的能力再去做更多的事情。

这些从来都是没有错的,所谓孝、慈、仁、勇、智的含义都在其中。这些道理其实都很简单,简单到我们甚至平时都不容易意识到。假如世上真的有神灵、有菩萨的话,是否值得我们相信、又该怎样去看待,道理也无非如此。

而宽如那伙人,却不是这么做的,也不是让人们在这么做,这其实不难分辨。假如有人告诉你,只要信奉了什么抽象的存在、用一种简单的模式,将这种行为的意义置于实实在在的解决问题的努力之上,宣称这样就能够解决一切实际的问题,那么,请你千万不要相信他们,无论他们是以什么名义!”

成天乐说完这番话才告辞离去,并叮嘱于飞和小秦,今天的事情不需要对任何人说,至于宽如这个团伙的善后事宜,陶宗恒和沈四宝自会处理得干净利索。

……

“宽如法师”在美国西雅图的“弘法大会”,当然没有如期举行,就在原定法会日期的前一天,突然发生了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惊变。宽如身边的“护法金刚”云少闲,莫名卷款失踪;而号称观音菩萨在世化身的宽如,可能是因此事而急火攻心竟病倒了,被救护车送进了医院。

宽如一连数日高烧不退,甚至昏迷不醒,躺在病床上不停地说着各种胡话,就像是受了很严重的惊吓或刺激。就在这时又出了另一件事,宽如法师的得意传人陈梦远居士,竟然也企图卷携当地信众捐献的资金跑路,却被这个组织的其他骨干分子发现并及时阻止。

云少闲失踪,而宽如又住院昏迷,这个组织的财务状况就显得非常混乱了,有大笔捐款不知去向。其骨干分子也不止陈梦远一个,当医院宣布宽如病危之后,其他人都慌了神,纷纷考虑后路和退路,陈梦远则动手太早,被其余虎视眈眈的同伙给盯住了。

然后事态就升级了,有捐献了大批财物供奉宽如为上师的当地富豪,感觉受到了欺诈和愚弄,聘请律师控告宽如与陈梦远等人诈骗。警方控制了一批人,也带走一些人接受问讯调查。有人也请律师介入了,为自己辩护或追回损失。

接下来宽如身边的人就起了内讧,互相揭出了不少行骗的内幕丑闻,令原本准备着迎奉宽如法师的当地信众们震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事情至此已彻底演变为一出闹剧,当地的新闻媒体也有跟踪报道,于飞两口子全听说了。

这出闹剧的总导演是沈四宝,而沈四宝只是顺势而为。宽如确实是被吓懵了,回去之后就开始发高烧说胡话,显然是偶感风寒又受刺激病倒了,连救护车都是沈四宝给叫的。当然了,沈四宝也稍微“帮”了她一把,让她不能很快就醒来。

至于云少闲确实是失踪了,但不是主动失踪而是被动失踪,他被陶宗恒带走了。在宽如这个组织里,这位三无女尼本人只是个门面,幕后有一批借着她的旗号捞各种东西的人,云少闲如今已是其中的重要人物,陈梦远也是。

云少闲一失踪,由他经手的捐款便不知所踪,而这些财物,本就是云少闲分赃所得,只是还没来得及把手脚处理干净。至于陈梦远,确实是被放回来的,却已经被废了一身修为。

沈四宝与陶宗恒只是带走了云少闲,然后宽如法师被送进了医院,而陈梦远被废了修为放了,并没有多做处置,却顺势安排了很多事情的发生,这才是沈四宝的江湖手段厉害之处。陈梦远回去之后,知道这个组织是没办法再继续混了,立刻就想卷款走人。

但是组织里的其他人正因为宽如病危、云少闲失踪而一片哗然,不少人都想着要怎样卷款跑路呢,但也有少数真正的受骗者回过味来,也在盯着陈梦远这些人。陈梦远一有异动立刻被摁住了手脚,律师和警察都来了。

宽如并没有死,她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一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的信徒来看她,然后来的就全是新闻记者了,再后来只剩她一个人躺在病房里无人问津。等她终于醒来的时候,该发生的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这出闹剧的余波不知还要折腾多久,而成天乐等人已经远去。他们穿过美加边境在温哥华停留了数日,陶宗恒与沈四宝将要回国,众人彼此道别,成天乐与小韶继续行游。

成天乐穿过加拿大北部的苍茫丛林,最终的目的地将到达北极圈附近的格陵兰岛一带,迎着天地间的生机律动气息而行。美国科罗拉多高原至西雅图一带已经是夏天,进入加拿大往更北、更寒冷的地方前进,所见仍然是春天的景象,而继续往北,春天则刚刚到来。

在成天乐原先的计划里,等到2020年开春之后,就要在加拿大北部苍茫的万里原野中采炼菁华气。而如今菁华气虽已采得,但他还是要继续这番行游,这也是修行之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