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62章、道欲乐孔雀情挑,证苦行燕子寻欢

孔翎的笑容显得那么娇媚,娇滴滴地望着燕无欢道:“哦,原来是这么回事,你不喜欢我将王天方送的法宝随身带着。其实这枚山子印不能算是王天方送的,是你师尊给我的,但你若想拿走,那就拿走吧。你是最知我心意的人,这件礼物送得简直太让我喜欢了,今后它就是我的随身法宝。”

燕无欢接过了山子印,将清音笙交给了孔翎。孔翎的柔柔玉指在他的手心划过,燕无欢也忍不住心跳有点加速,但一息之间就恢复了平静,他看着孔翎道:“其实你误会了,我收回此物,并不是因为它是王天方送给你的东西。

这段时间以来,王天方勾结师尊从题龙山盗走的宗门传承之物,那些灵丹饵药已经被服用自无法再收回,但法宝器物我已经一件件收齐了,除了王天方手中的神器万卷书之外,你身上的山子印是最后一件。

在我启程前往北美之后,这些东西也将会被送回题龙山在苏州的道场,与题龙山失落的《宗门器物谱》及《饵药丹典》一起。人们能猜到当初是谁将其盗走的,但没人能查出它们是怎么回来的,这就是一个了断。”

自燕无欢执掌大有宗以来,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整顿,明里暗里劝离并铲除了一批势力,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燕无欢也一件件将当年题龙山的器物都收回,能做到这一点有两个原因,第一点是刘大有死之前太忙、死得又太快,大部分器物还没有来得及赐予弟子。

第二个原因是大有宗目前已经有了足够的实力与根基,也可以不借助这批东西了。在刘大有原先的计划里,将来给门下弟子赐器,题龙山的宝藏就是很重要的来源。反正宗门器物谱已经拿走,这些东西就算公然出现,史天一也瞪眼认不出来。

孔翎露出了惊叹之色:“这是你安排好的退路吗?真是好大的手笔,非英雄豪杰不能为也!”

在孔翎看来,除掉成天乐当然是解决了心腹大患,而且这件事要做得绝对干净,不能留下任何线索。但就算成天乐死了,万变宗和题龙山还在,有另外一个隐患没有解决。题龙山失去了宗门传承器物,是无论如何都要追回的,万变宗仍然会全力相助。燕无欢干脆釜底抽薪,将这些东西都给送回去了。

听见孔翎的夸赞,燕无欢却摇头道:“我不是什么英雄豪杰,只是一直跟随在师尊身边的一只小鹰而已。师尊不在了,我便要尽量弥补他的遗憾,让他成为他想成为的那个人——大有宗的宗主刘大有。而留着这些东西,永远是障碍,师尊也不再需要它们。”

孔翎微有些变色道:“可是那最后一件神器万卷书还在王天方手里,你难道想借这个机会,连王天方也……”

孔翎欲言又止,而燕无欢又摇头道:“王天方会怎么样,不是我决定的,那是他自己的选择。至于万卷书,不过是一位叛出宗门的弟子带走的一件宗门神器。大有宗从未得到并拥有过万卷书,它从一开始就在王天方自己身上。”

孔翎看着燕无欢,眼神越来越欣赏也越来越有兴致,甚至越来越兴奋了,就连迷人的胸乳也起伏得越来越剧烈。她微微娇喘着说道:“无欢,如果你想借这个机会让王天方与成天乐同归于尽,我也会支持你的决定。……告诉我实话,要回山子印虽是想免除将来的后患,但是你就连一点吃醋的意思都没有吗?”

燕无欢依然看着她,清澈的眼神却变得有些朦胧:“今天找你来,原本只是想拿回山子印,但王天方已经将我的计划都告诉了你。他的想法我很清楚,就是想让与此有关的人都不能置身事外!我原本是想劝阻你的,这是出于私心;现在却决定带着你一起去,同样也是出于私心。”

孔翎的娇声更柔媚了:“私心?我还没见过你在你师父面前有什么私心,也没见过你在我面前有什么私心。但我知道你喜欢我,一直都喜欢我,对吗?”

燕无欢的脸色竟然有点发红,微微垂下眼帘道:“我对你好,其实就是我的私心!不想让你参与这件事,当然也是私心;而如今带你走,同样更是私心。你可曾想过,我也许不会再回到大有宗了,所以要把你一起带走?”

孔翎:“你不会回来了吗?若心腹大患已除,你完全不必再像现在这么苦和累,大有宗已入正轨,你就可以潇洒地去做个太上掌门,在人间享受这一切。你是苦行出身,但苦行的目的是为了感受人生更大的乐趣,你师父明白这个道理,而你也终于明白了。”

燕无欢的神色越来越迷离:“我只是做出了这个决定而已。”

孔翎从未见过燕无欢以这种眼神看着她,也从未听过他用这种语气对她说过话,这让她觉得异常兴奋也极其渴望。眼前这个男人,曾仿佛是她永远也征服不了的一座雪山,她一直想挑逗他,企图证明自己的魅力或某种成就。可是他从未真正的拜倒在她的裙下。

这种挑逗和魅惑始终没有成功,但孔翎却并没有太多的挫败感,因为她知道燕无欢喜欢她、一直都喜欢他。这让孔翎对燕无欢的挑逗越来越有兴致,甚至仅仅是这么做就让她有莫名的快感,简直渐渐成了一种自慰式的挑逗。

孔翎自信魅力可以颠倒众生,所修的也是欲乐双运道。她曾经的双修道侣有刘漾河也有王天方,也算得上是“阅人无数”,但她真正“经历”过的男人也不算很多,至少没超过三位数。

对世间那些庸庸碌碌的普通男子,孔翎虽然也希望看见他们为自己神魂颠倒的样子,也顺手给他们人间欲乐享受,这是她的修行,但行的只是元神中妙空双修之法,并不是真身相合。至于形神皆入的欲乐妙行双修之道,孔翎只与大成以上修士同参。

可这些大成修士并不包括燕无欢,她若连一个从开启灵智之初就喜欢并仰慕自己的妖修都征服不了,又如何证明自身的魅力呢?所以她一直期待着这一天、迎来了世间一切好消息的今天,此刻娇喘着又问道:“无欢,那你为何一直没有与我……?如果说当初是因为你师父,可今天的你,已经完全可以拥有你想要的。”

燕无欢的声音也越来越迷离:“不仅仅是因为我师父,我开启灵智之初遇到的第一位妖修就是你,认识的第一个女人也是你,第一个曾为我求过情的人还是你。你代表了我看见人间时一切美好的印象,我希望永远保留它,就像我希望永远保留大有宗一样。”

孔翎已经湿润了,感觉胸前的衣衫也绷得好紧,声音在微微发颤:“成就是用来品尝的,美好是用来享受的。”

密室中的气氛显得那么暧昧,欲望是如此萌动,燕无欢突然问道:“孔翎姑娘,你曾说行欲乐双运之道,能享受人间无上之妙趣,是吗?”

孔翎已媚眼如丝,尽管什么还都没发生,但不知为何她几乎都快要高潮了,软软地说道:“是的,你还从来没有试过……”她不仅声音发软,抓着椅子的扶手,整个身子都在发软。

燕无欢站起身来,走到了她的近前,低头看着她道:“那我今天就试试。”

孔翎也许还不清楚,燕无欢所谓的“不会再回大有宗”,并不是去做一个逍遥的太上掌门,而是真的就没打算再回来。无论他能否杀得了成天乐,也不会再回到大有宗。而大有宗的一切事务,都已经提前做好了安排,与有没有燕无欢这个人并无关系。

但是孔翎很清楚,这是她感觉自己最有魅力的时刻,燕无欢只是走过来低头俯视她、甚至手指还没碰到她,她就已经开始高潮了。曾经的她对于刘大有来说,不过是拥有人生成就的一种享受;而对于王天方来说,她只代表着欲乐。可是尽管如此,孔翎仍喜欢或者说沉醉于这种“征服”的快感中。

燕无欢则是一个最特别的男人,她如今终于得到了他,不知燕无欢是否感受到了人间无上的双修欲乐,但孔翎却享受了前所未有的极乐巅峰。

……

而就在这天夜间,万里之外的沈四宝终于定坐中睁开了眼睛,只听成天乐的声音说道:“四宝,恭喜你破妄大成!”

沈四宝抬眼一看,另外三人都在不远处收敛神气望着他,既不打扰他的修炼也在为他护法。沈四宝这番定坐有月余之久,成天乐当然已历魔境劫成功。

陶宗恒则感叹道:“成总啊,我听说过不少有关您的传闻,据说您仿佛有春风化雨之能,你身边的很多修士,无形中都得到了玄妙难言的精进机缘。今天亲眼见证四宝破妄大成,就连我自己隐约也有真空之悟,恐怕不久之后,也能突破多年未能迈入的真空妙有之境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