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61章、收娇色抚去媚印,醉心神换取清音

整顿宗门后又做了这样一件事,大有宗在昆仑修行界的风评与口碑也渐渐转佳,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与赞扬。如今快半年过去了,燕无欢时常闭关修炼,越来越多的宗门事务都由泽田处置,已经过渡到平稳无事的状态。

今天燕无欢又来见泽田,交给他一封信道:“泽田师叔,这是我给正一门泽仁掌门的信,请您先收好。我带伤历换骨劫成功,以妖修之身超脱众生族类之别,更知修行之道难如登天。我所修的这一门法诀凶险异常,今后恐怕需要时常闭关。若是万一我遭遇什么劫数意外,您就将这封信转交给泽仁掌门,大有宗的事情,其中自有安排。”

泽田有些惊讶地盯着燕无欢道:“燕掌门今日究竟是怎么了?我辈当然知修行之艰险,但自古宗门传承若已走上正轨,自有无为之境,遇事可随缘应对,不必刻意做出这样的交代。难道燕掌门最近的修炼出了点问题,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吗?”

燕无欢苦笑道:“师叔猜得不错,我确实隐约有所预感,修炼中有些问题需要闭关证悟,为了以防万一提前做好交代。毕竟大有宗是初创之宗门,凡事要考虑得更稳妥些,如今有泽田师叔在此稳定大局,无论怎样我都能放心了。”

从泽田那里出来,燕无欢又来到宗门内堂那间专属于他的密室中,这里没有任何人能擅入打扰。就算独处在密室,燕无欢仍然没有坐在屏风前正中间的那张座位上,而是坐在左边第一个位置,那张座位还是留给刘大有的,而燕无欢如今的身份仍是代掌门。

燕无欢像是陷入了沉思,又像是在等待什么。就在这时突然听见佩环声响,诱人的暗香袭来,他不用扭头看就知道来者是谁。这间密室里有密道,只有刘大有、王天方、燕无欢和孔翎知道,刘大有已死、王天方远在北美,此刻来的只能是孔翎。

孔翎的修为虽未大成,但也是御形之道圆满,她本可以来得无声无息,可已经习惯了这样出场。她娉娉袅袅绕过屏风,在燕无欢对面坐下,身姿还是那么性感妖娆,容颜美艳不可方物,比以前更加动人,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燕无欢道:“无欢,你找我?恰好我也有事找你!”

燕无欢抬起头看着孔翎,神情有些复杂地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孔翎今天显得很兴奋,小巧的鼻尖甚至微带汗珠,说话时语气有点急促,丰满的胸脯也在迷人的起伏着:“我们要说的应该都是同一件事,不是吗?成天乐身在北美,已经失去了神霄天雷符,想要消灭这个人正是天赐良机!我原本已经在怀疑还能不能等到这样的机会,在雪山盆地的时候,都那样了他竟然都死不了!而今天,终于能够得偿所愿。”

燕无欢突然叹息一声道:“我刚刚对金华和宣威做出承诺,没想到转眼就失言了。”

孔翎一愣:“你向来是说话算数的人,有什么事情失言了?”

燕无欢:“我告诉他们,我这边不会有任何问题,绝对不会将消息泄露出去。但是我还没开口,你就已经知道了消息,也清楚我们将要赴北美格杀成天乐。”

孔翎:“这是王天方告诉我的,难道你不打算告诉我这件事吗?”

燕无欢眼底深处浮现出一丝怒意和恨意:“我当然知道是他告诉你的!除了他还能有谁?假如我可以选择的话,宁愿你永远不要知道这件事。”

孔翎眨了眨眼睛道:“看你的样子好像很生气,你是在生王天方的气吗,为什么,难道是吃醋吗?”说到这里,她突然掩口而笑,那身形、那气息是那么的魅人。

燕无欢看着她,眼中的怒意消去,又露出一丝温柔之色,岔开话题道:“孔翎,你好像很期待这一天?”

孔翎:“那是当然,成天乐不死,我怎能心安?若是在雪山盆地变故之前,我只是想狠狠地给他一个教训;但是雪山盆地事件之后,我绝不希望世上再有这个人了。”

燕无欢语气突然一转道:“我告诉你,不是建议也不是忠告,就是很明确的告诉你,永远、永远不要再提雪山中的事情!”

见燕无欢说得如此郑重,孔翎的语气却变得有些娇嗔:“我当然不会说了,但这不是在你面前吗?这里又没有外人!”

燕无欢又问道:“你那么想置成天乐于死地,不会是因为要为师尊报仇或者完成他的遗愿,我知道你不是这种人。那又是为什么呢,你自己想清楚了吗?仅仅是因为你在万变宗的神丹会上捣乱未成,又留在万变宗作客,将成天乐的弟子盛龙约到了山中企图媚惑,然后被他一个屁熏走了?于是在雪山中你就要那么做,结果成天乐伤而未死,如今反而修为更进,所以你又希望有人能置他于死地?”

这番话说得很平静,并不是质问的语气,就像是很亲近的人在聊天。孔翎闻言有些不悦,眼中甚至闪过一丝怨毒,但终究还是露出了娇笑。今天她很兴奋,不想因这种话题破坏好心情,又娇笑着说道:“事情哪有你说的这么简单,不是三言两语能讲清楚的,我的想法,你应该最能了解。”

燕无欢点了点头道:“是的,我了解你的想法,但是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至少在我或者成天乐看来,就是这么简单。……孔翎姑娘,你来找我,难道也要去北美吗?如果我劝你不要去、忘了这件事,你会不会答应呢?”

孔翎终于皱起了眉头:“为什么,你是怕我受到伤害吗?既然你做出了决定,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是不是?你一直是我最信任的人,相信你的安排不会有任何问题。”

燕无欢又点了点头道:“是的,我已经做好了安排,无论我在与不在,大有宗都不会有任何问题。它会成为真正的妖修传承宗门,甚至是某个流派的表率。而师尊之名‘大有’,将受到人们长久的尊敬与传颂。

这便是师尊最大的愿望,也是他这一生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我将它变得真正有意义!至于孔翎姑娘,只要大有宗不出问题,你就不会有任何问题,将永远会得到照顾和保护。但前提条件是——你自己也永远不要再提当年的事。”

孔翎:“这还用说嘛,我当然不会再提!可是世上还有人知道的,别忘了你师父是死在谁的手里,你能保证成天乐也永远不会提起吗?……嗯,你能,因为成天乐就将消失了。”

燕无欢:“师尊是师尊,你是你。成天乐既然当初在梅花圣境中没有说,那他永远也不会说,就算再说出来也没有意义。至于雪山盆地中发生的事情,喊出那句话的某只孔雀,谁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就是你。所以只要大有宗还在,你也不再提起,便不会有任何事情。”

孔翎:“无欢,你是这世上最令我佩服的人,田妖王迷鼠和正一门都被你利用了。就算你以闭关的名义远赴海外,大有宗也不会出任何事情。可你刚才说的都是对宗门的安排,在那边的行动呢?有你在内六位妖王出手,再加上一个王天方,格杀成天乐与小韶应万无一失!而我要亲眼见证这一切的发生,你应该明白的。”

燕无欢:“我明白,如果你不知道这一切也就罢了,而王天方居然连行动计划都告诉了你,你当然不可能不去。就算我劝阻,你自己也会去的,对吗?”

孔翎笑了:“还是你最了解我,我一定要亲眼看见成天乐的下场!王天方擅自将这个计划提前告诉了我,而不是由你来给我这个惊喜,我知道你不高兴。但你又何必和这种人一般见识呢?在我心目中你才是独一无二的,而王天方让你一句话就灰溜溜的逼到了北美,这些都是你安排的计划,而我要亲眼看着你是如何一步步去实施的。”

燕无欢眼中露出一丝无奈,又说道:“我今天找你,其实是为了另外一件事。请问王天方送你的法宝山子印,还带在身边吗?”

孔翎取出一物,是一枚两寸见方的彩石山子,花纹瑰丽非常精美,底端磨平刻符像是一枚印章,假如放在案上又像是一座漂亮的迷你小山。这是题龙山的法宝,当初王天方伙同刘漾河等人从点睛小筑中取出,后来“分赃”便送给了孔翎。

此器名为山子印,祭出时能化为一座小山镇压对手,也可以化作一道七彩光华流转的屏风,甚至会映衬出秀媚山川景象。不论它威力如何,但是施展时非常潇洒好看,孔翎很喜欢,所以一直随身带着。

燕无欢也取出一物道:“这枚清音笙,是昆仑仙境妙法群山道场中的金丝竹根所炼制,若通音律则能发挥其更大的神通妙用。施展时清音缭绕,令人心旷神怡如痴如醉,还有清香浮动沁入心神。若境界足够高深,更有霞光隐现,衬托施法者宛若天仙。

此法宝是一位妖王在昆仑仙境中带出,又经过我的一番祭炼,我想它最适合作为孔翎小姐的随身法器。今天我就是打算将它送给你的,同时也请你将那枚山子印给我,好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