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59章、胸中丘壑开天地,便是山河入画时

阿芙忒娜已经手持法杖飞了过来,微微蹙眉道:“这沉银魄好奇异,它就像处于一种存在与不存在之间的状态,无法直接收摄。让我来试试吧,成总,你准备好什么东西来收取它了吗?”

成天乐取出了那枚风之魅舞,而阿芙忒娜以法杖一指,已被小韶凝聚在一片空间内乱舞的光华突然汇聚成束,如一道发光银河飞入成天乐的手中。成天乐适时运转神术,将它们都引入了风之魅舞的神器空间内。

这时陶宗恒与沈四宝也赶到了此地,登上裂谷一侧的峭壁看着这一幕,他们本就是来观摩的,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见此情景,两人也都松了一口气。

不料成天乐刚刚握住风之魅舞,阿芙忒娜也收了法术,一团光点就以成天乐的拳头为中心飞散而开,甚至有不少光点视成天乐的身形如无物,瞬间就穿透而过。众人都吓了一大跳,这场面令人有点骇然,忍不住怀疑成天乐是不是受伤了?

成天乐安然无恙,但飞舞的沉银魄不仅穿过了他的身体,甚至连风之魅舞的神器空间都无法收存。

好不容易收聚的沉银魄又一次飞散而开,小韶与阿芙忒娜都没敢在第一时间施法将之重新聚拢。只有移转空间的大神通才能控制它们,而那些光点就在成天乐附近,若是施展移转空间的手段,就等于在攻击成天乐。

等闪光飞远了,阿芙忒娜这才再挥法杖于空中画了一个圈,移转的空间丝毫没有触及成天乐的立足处,又重新将那些闪光聚拢为一束,控制在一个环形区域内飘飞,就像半空中出现了一个发亮的流动光圈。

小韶诧异道:“怎么会这样?连空间神器都无法收存,竟然能穿透风之魅舞而出!”

阿芙忒娜也问道:“成总,来之前就没有人告诉你——该怎么收存沉银魄吗?”

刚才成天乐在高空就看得清楚,这些光点在幽谷里四处飘飞,运行的轨迹并不仅仅是在空气中。有的光点偶尔也没入两侧的山崖、再从别的地方钻出来,视那冰冷坚硬的岩层如无物,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而刚才连他的身体都穿透了。

乔彩凤与白少流要他来找的三样东西,并没有说如何收存,而且对沉银魄的介绍是最少的,只说在什么样的地方可能出现。菁华气与心髓焰都可用风之魅舞收存,成天乐本能地就以为沉银魄也可以,没想到情况却不一样。

等意识到这一点,他才反应过来区别在哪里。他得到的菁华气是现成的,为前人所留,而采集菁华气的那位前辈也是凝炼了天地间的生机勃发气息。至于心髓焰,是他与小韶借助特定的机缘亲手凝炼采取,本是并不存在之物,有个从无到有的过程。

但眼前的沉银魄却不同,并非他与小韶所凝炼。它们是在亿万年的地质年代中,在特定的自然环境下由天地造化凝炼而成的,成天乐要做的就是将它们收取,但看此物之特性,能收取容纳它们的就是天地世界。

成天乐此刻心念急转,他还真打听过沉银魄这种东西,就在回家过年时,曾给丹紫成打电话拜年、特意聊起了沉银魄。因为他曾听说三梦宗副宗主柳依依的法器思月蝶,就是沉银魄所炼制,这是成天乐在世间所知的唯一有关沉银魄的线索。

据丹紫成说,思月蝶是他的祖师爷风君子亲手为柳师叔所炼制,在此之前,沉银魄封存在一种透明的薄片中。那种薄片极其坚固几乎没有分量,就像天然的石英或云母片。那种东西怎么能够封存沉银魄呢?可能因为它是与沉银魄同源之物,就是诞生沉银魄的那条矿脉的矿髓,因偶然的机缘被人所得,属于可遇不可求的情况。

理论上用这种方法可以收存沉银魄,但实际上几乎是不可能的!分布在地底深处的矿脉,绵延的范围不知有多广,上哪里去寻找最初诞生沉银魄的矿髓所在呢?除非它恰好暴露在地表、就在众人眼前,否则恐怕要把这高原上的岩层全部掀开细细寻找才行,那是多么浩大而无法想象的工程!

成天乐以神念向众人介绍了自己所知的情况,大家都沉默了。而那些飞舞的光点还在阿芙忒娜的控制中形成一个盘旋的光圈,但若无法收存它们,总不能让阿芙忒娜永远就这么施法控制下去。

沈四宝突然开口道:“那我们就在这裂谷中,将有矿脉露出地表的地方搜一遍吧,走运的话或许能发现。”

成天乐摇头道:“不必了,应该有办法的,而办法可能就在我身上。……小韶,你来试试!阿娜神使,请您再帮一个忙。”

说着话他于虚空中纵身一跃,跳到了峭壁间一块突出的岩石上站稳,手中凭空祭出一幅画卷飞向小韶。这便是如今的神器惊门,画中姑苏已不在,只留下了一个混沌世界。这神器画卷如今就相当于成天乐的玄牝珠,融于形神中才可不失去当初的神通法力,假如祭出去的话,成天乐本人目前不过相当于将面临魔境劫考验的修士而已,当然没有飞天之能,所以先得找个地方站好。

小韶接过画卷展开,如今这世上,恐怕也只有她和成天乐才能自如掌握这件神器的妙用。卷上早已无画迹,就像水面倒映的一片月光,而如今又出现在月光下。阿芙忒娜以法杖一引,那盘旋的光圈又汇成一束,飞向空无一物的画面。

小韶同时施法,试着将沉银魄收入画卷中的混沌世界。只见那些光点碰到画面,并没有穿透而过,而是像投入月光下的水面,无声无息地消失不见。小韶顺势将画卷收起,一抬手又将之飞向成天乐。画卷旋即消失不见,被成天乐重新融于形神之中。

月光下的幽谷一片寂静,沉银魄已被成功收取。成天乐料想的果然不错,乔彩凤与白少流要他来找的这三样东西,最终都能化入画卷中的混沌世界。他凝神感应画卷中的混沌世界,沉银魄已经消失不见,或者说已化入其中。

混沌世界已有生机勃发和流转律动的气息,而此刻又多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变化。混沌本就是一无所有,却又处于一种存在与不存在之间的微妙状态中。这个世界尚无天地山河,可又仿佛随时能够出现一片新天地。沉银魄的化入,似能将混沌中的本源气息凝聚成形。

成天乐在这一刹那突然明了,这就是石盟主所说的炼器之法,可再造神器洞天中的天地山河。迄今为止,他要寻找的三样东西皆已经聚齐,且都化入了混沌世界,朦胧中仿佛已经感应到那么一丝契机,画中世界将要从混沌走向清明,可是这一丝契机却又像沉银魄那般难以捕捉。

成天乐领悟到了,却还做不到。原因可能是他的修为还不够,须等到重凝玄牝珠成功,或者更须求证出神入化的境界,总之现在还不到火候。

阿芙忒娜于虚空中收起法杖道:“恭喜成总成功采得沉银魄,我也有幸一睹传说中神器惊门的真容。既然已没有别的事,我这就告辞了,还要继续去完成我的使命。请问诸位是继续留在这里呢,还是去别的地方,成总还将继续在北美大陆行游吗?”

成天乐答道:“多谢阿娜神使出手相助,也祝您早日完成使命。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请尽管开口打招呼!……我当然还要继续此番行游,直至重凝玄牝珠并恢复当初的修为境界。而眼下我还想留在这里修炼一段时日,重历魔境劫。”

阿芙忒娜微微一笑:“追查克里特灵魂化身的事情,就不必烦劳成总了,这本就是教廷的责任。而成总的修为法力,并不是恢复不恢复的问题,早已远胜当初!”言毕展开一对洁白的羽翼,手持法杖在月光下振翅飞去。

成天乐扭头看着陶宗恒与沈四宝道:“二位也在此地耽搁不少时日了,请问打算何时回去?我还要留在此地修炼,若有云少闲的消息,一定会及时通知的。”

陶宗恒笑道:“怎么能说是耽搁时日呢,这些日子的收获简直太大了!”

沈四宝也弱弱地说道:“成总还要在此修炼吗?我也想在这里闭关,修炼刚刚领悟的化妄之境。”

成天乐:“哦,你终于迈出了这一步?恭喜了!”

接下来这段日子,成天乐就留在科罗拉多高原上度魔境劫。他并没有终日闭关定坐,与当初第一次度过魔境劫时一样,只是每天定坐修炼一段时间,而定境中自有魔境发动,这是修炼到一定的境界必须面对的考验。

但与当初不一样的是,成天乐并不是定坐于室中,而是在云端之上的高空,自古以来就没听说过有谁度过魔境劫时是这样修炼的。而自古以来,也没有哪位修士的魔境会像他此时这般恐怖,比他当初第一次历劫时不知凶险了多少倍。若换成当年的成天乐,恐怕度不过这等劫数考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