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58章、酬妖宗以诺报物,随心印借道传神

如果只看结果,好像勉强能扯得上这么回事,但看当初的缘起,阿芙忒娜这种推测简直连边都沾不上啊!风君子将神霄天雷符送给成天乐的时候,成天乐根本还没到北美也没遇到艾森,而艾森还没有向教廷密报黑暗生物的消息,更别提阿芙忒娜接受此次任务了。

风君子为何要将神霄天雷符送给成天乐?这就是一种震慑,让心怀不轨者不敢轻易打成总的主意,至少那些强大的、有资格成为成天乐对手的存在,都不敢率先冒头找劈。只要听说了消息的昆仑修士,恐怕都会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到了阿芙忒娜这里,却有了完全不同的另一种解读。

成天乐以神念悄然道:“小韶啊,这阿娜神使显然是有点误会了。风先生送我神符,是为了保护她?这种想法未免太有创意了!”

小韶则在神念中提醒道:“傻乐,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话!你想不到,不代表人家不会这么想。她这么想又有什么关系呢,又不是你该管的闲事。”

成天乐仍以神念道:“我没说要管闲事啊,就是觉得她的想法有意思。”一面开口答道:“好的,如果能见到风先生,我一定会向他转达您的问候。……那么白总呢,如果见到了白总,是不是也要帮您打声招呼啊?”

阿芙忒娜:“那是当然,如果见到了白庄主,也请成总代为致意!……成总,我听说你们来找一种叫沉银魄的东西,还打算留在这里继续寻找吗?”

成天乐点头道:“是的,好不容易有了此物的线索,我想继续等下去,哪怕再等三年五载也可以。”

阿芙忒娜:“我方才向他们几位问过沉银魄的情况,此物可能要在月圆的夜晚,无风无云的天气才会出现。在科罗拉多高原上,没有云的天气倒并不是很少见,可是不刮风的情况却不多。你既然帮助了我,我也应该帮助你。三天之后就是月圆之夜,这样吧,我先去与教廷联系汇报并处置一些事情,三天之后就在那边的山顶上相见。”

阿芙忒娜还真够意思,她要通知教廷这里发生的事情,而三天后还打算来帮助成天乐采取沉银魄。说完这番话,这位神使大人便飞向高空、缓缓消失于云端。

成天乐等人也离开了庄园外,穿过那条近二十公里长的幽深裂谷,又回到了大峡谷附近的那座小山顶上。接下来的三天,成天乐一直在闭关定坐中,而小韶也融入他的形神中助其运转神气。于天地灵息之间涵养,成天乐三天后就基本恢复了法力。

这让陶宗恒与沈四宝又是一阵目瞪口呆啊,他们早就清楚成总的手段了得,但没想到竟能如此惊人。成天乐三天前的状态几乎已油尽灯枯,这对一名修士而言是非常危险的,稍有不慎就可能伤及形神,通常没有一两个月时间的调养是缓不过来的,而成天乐仅仅用了三天就恢复得差不多了。

这不仅有小韶的相助之功,成天乐的恢复能力也确实是独步天下,别说他没受伤,就算当初在雪山碧玉湖受了那么重的伤,几个月后就活蹦乱跳地从地底出来了,不仅脱胎换骨成功,还顺手宰了刘大有。

三天后是个月圆之夜,月光温柔明媚,远山的轮廓依稀可见。但天上有云,淡淡的云层呈不规则的片状分布;高原上也有风,不大不小地吹动着云层,月光只间或在云层的缝隙中洒下。那一轮明月仿佛在天上飘行,在云层中时而清晰时而朦胧。

像这样的天气,并不符合沉银魄出现的苛刻条件。阿芙忒娜说她要来帮忙,又能帮得上什么忙呢?几人都在小山丘上等待。夜幕降临后不久,阿芙忒娜飞天而来,金色的波浪状长发飘飞,身材修长而挺拔,背后却没有张开羽翼。

她落在山丘顶上与几人见礼,首先给成天乐带来了教廷的消息。教廷接到阿芙忒娜神使的报告,已经在调查各种相关信息进行分析,并动用各种力量追寻克里特的黑暗化身可能的行踪线索。而如何取回那件圣物、就是被成天乐所得的法杖,教廷的高层也进行了专门的磋商讨论,最终由教皇约格陛下做出了决定。

阿芙忒娜对成天乐道:“约格陛下托我转告你,假如您能够将那支法杖归还教廷,教廷也将感谢您的帮助与善意。约格陛下已经知道您在东方以及北美大陆所做的事情,也清楚您的称号与成就,他在通知我的时候,对您的称呼也是‘妖宗成总’。

约格陛下听取了教廷众神使以及大神官议会的意见,并且做出了最终的决定。他认为人间那些变异生物,幸运的开启了灵智、得到了神的眷顾,就像初生的婴儿在蒙昧无知中睁开了眼睛、看见了这个世界。但他们并不知道神的存在,也需要有人告诉他们如何与神的子民相处。

为了表示感谢,教廷承诺,您以后也会得到教廷的帮助与善意。教皇大人听说了您成立的组织万变宗,宣布变异生物不因其身份而受胁迫,而您也在指引他们学习与掌握所得到的力量、学会在人世间如何行事。神圣教廷认可与支持您这种行为,今后如果遇到了什么麻烦,您可以向教廷求助。”

成天乐当然不认识也不了解这位约格教皇,但对方的“感谢”倒是极富创意,很有老谋深算的外交手腕。教廷表面上没有支付给成天乐任何报酬,诸如器物和财富之类,只是给了他一句承诺。教廷特意强调,对指引变异生物如何在红尘中安身立命,成天乐及万变宗的做法,教廷也是支持的。

至于成天乐遇到麻烦可向教廷求助,这可以理解为一句客气话,成天乐如果真有麻烦,就算想找人帮忙也不会去找教廷的。但有这样一句承诺,也就意味着,他行走海外给世间妖物留下指引的举动,不再会受到来自教廷方面的阻止。艾森曾拦住成天乐的去路、宣称他这个人及他所做的事在这里都不受欢迎,而从今以后,像这种事情至少不会得到教廷的支持。

阿芙忒娜说完了,成天乐也听明白了。他微微皱起眉头问道:“还有呢,难道就这么多吗?”

陶宗恒和沈四宝都在等着看成天乐怎么讨价还价?因为教廷想拿回那样一件圣物,开出的条件未免太轻松了,几乎什么干货都没有。而以成总如今的身家地位,已经很难被什么财富或宝物打动了,不过嘛,如果最顶级的高阶神术卷轴来个几捆,倒也是不错的买卖。他们在想——成总会不会打这个主意呢?

阿芙忒娜看着成天乐,意味深长道:“还有最后一个请求,经神圣教廷各位神使及大神官的提议,教皇约格陛下希望成总能答应一个条件。您在给那些变异生物留下指引的时候,要告诉他们神的存在,并告诉他们神创造了永恒的天国、在人间留下了通往天国的道路。”

陶宗恒与沈四宝都吃了一惊,没想到教廷并没有给成总更多补偿,反而提出了这样一个节外生枝的要求。

成天乐皱起的眉头舒展开了,露出了标志性的呵呵傻笑,此刻他就像这个世界上最大方的人,取出那支珍贵的法杖,递过去道:“原来是这样啊?您怎么不早说呢!感谢教廷的承诺,我也很愿意答应约格教皇的条件。我从不贪图别人的宝贝,莫说是教廷和教皇陛下想收回它,就是冲阿娜神使您,若想为教廷收回圣物,我也很乐意成全。

您应该听说过我的事情,我曾得到过不止一件神器。比如一件叫‘飞螭爪’的法宝,我曾将它借给朋友使用,如今已将它送到正一三山收存;还有一件神器叫‘千里杖’,它的命运与这支法杖类似,曾被一位叛徒带出宗门题龙山,后来我斩杀妖邪取回了它,将之归还了题龙山掌门、我的朋友史天一。

请您转告约格教皇,将此圣物收回之后一定要好好保管,感谢不感谢我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更重要的是不要让它再落入黑暗生物的手中,假如是那样的话,会令神圣教廷蒙羞。我眼中的黑暗生物,不仅仅是克里特这种修炼黑暗神术的人,阿娜神使应该能明白。”

阿芙忒娜点了点头,很郑重地接过法杖道:“是的,我明白成总的意思,在此也对您表示谢意与敬意。您刚才所说的话,我会如实转告教皇陛下。”

阿芙忒娜接过法杖的这一刻,就相当于成天乐以“妖宗”的身份,与教廷达成了一个协议。成天乐做事这么痛快,有点出乎陶宗恒与沈四宝的意料,有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对方又是那么财大气粗的教廷,他还不赶紧敲足竹杠啊?

只有小韶面带微笑地看着成天乐,仿佛早就知道他会这么做。这世上没有人比小韶更了解傻乐,好似也没有谁能比傻乐更傻,他就从来没有敲过任何人的竹杠。

假如换一个人,可能会琢磨教廷的承诺和条件会包含着怎样的阴谋或另有用意?但成天乐却不会想这么多,当他清楚这支法杖的来历之后,就没打算真地留在自己手里,因为这支法杖对他与对教廷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教廷是不可能收买成天乐这种人的,而且一般的条件已经很难真正打动他了,教廷做出的承诺,就是成天乐最想要也是最需要的。他可不希望总遇到艾森这种人找麻烦,也不希望教廷中再有人公开支持艾森这种人的出现。

就像白少流和乔彩凤在他远赴海外前所说的,所谓妖宗,并不仅是两昆仑的妖宗,而应是人世间的妖宗。无论他们被称为妖修还是变异生物,成天乐所做的只是留下一条修行道路的指引。而他本人远赴海外重凝玄牝珠的过程,就是从修行发端将这条道路证悟清晰的过程。

至于教廷提出的那个要求,成天乐也不需要去琢磨,一念之间自然就想明白了。妖物来到人间,学习与接受的就是人世间的文明传承,必然也会受到不同的文化传统及文明环境的熏陶与影响。

成天乐在北美见到的这些妖修,诸如比尔、沃尔夫、细鼻子、尖耳朵等人,不用成天乐告诉他们,他们也自然知道人间有上帝信仰的存在,而且也听说了神圣教廷的事情,清楚其与世俗间那个所谓教廷的区别。这就像东方那些妖修,他们虽藏身市井,但也知道捉妖师的存在。

那么答应教廷与教皇提出的那个请求,在成天乐看来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无非是告诉那些妖物世上有什么人、又会遇到什么事?就算告诉他们世间有教廷、有那么一位神的存在、有通往神国的道路又能如何?

成天乐给变异生物留下的神念心印,所包含的内容可远远不止这些,而其核心的修行指引还是属于万变宗的。教廷的要求,在成天乐留给妖物的指引中,不过是某种背景资料介绍,而且是很有必要的背景资料。就像成天乐远赴海外之前,白少流特意给他一枚大地之瞳,里面记录了那么多有价值的信息。

这就是傻乐的风格——你的要求,我能答应的则可以答应;但我的事情,还会按照我的方式去做。不就是一支法杖吗?还就还了吧,大家各自求仁得仁!如此之行事风范,才是号称“万变有宗”的成天乐。

但是另一方面,教皇如果不提出这个要求,他给成天乐的承诺,就很难得到众神使与大神官会议的一致同意。如果说这位教皇陛下老谋深算,他的手腕也不仅是针对成天乐的,也是针对整个教廷的高层。

对于教廷来说,也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所谓的那个要求对于成天乐来说其实无所谓,对于教廷来说也只是听上去很美。但是另一方面,各种强大的变异生物在人间出现,向来也是教廷头疼的问题之一。如果他们得到了成天乐的指引,至少不会主动给教廷添什么麻烦了,对于这一点,约格教皇陛下也应该是心知肚明。

见阿芙忒娜已接过法杖,小韶问道:“阿娜神使,今夜有风云,月光朦胧时隐时现,沉银魄恐怕不能出现,您又有什么办法呢?”

阿芙忒娜笑道:“无妨,我说帮忙就一定会帮忙的。二位还和往常一样到高空守望,而我就在此地施法。”

成天乐与小韶飞上云端伫立,阿芙忒娜则站在山丘顶上,手中就拿着刚刚收回的那支教廷圣物,将法杖朝天轻轻挥动,澎湃的法力无声无息地在科罗拉多高原上漫延。风渐渐地停了下来,云层缓缓散去,皎洁的月光洒落深谷,一轮圆月将要升至中天。

沈四宝小声道:“阿娜女士,您施展的就是呼风唤雨的大神通吗?”

所谓呼风唤雨,并不是真的要有风有雨,风停云散也是同样的境界手段。阿芙忒娜微笑着答道:“又不是让整个科罗拉多高原风停云散,只不过是方圆几十公里,我还是能办到的,如今有这支圣物法杖,则更加方便。”

月光下的幽谷是那么寂静,成天乐与小韶在高空俯瞰。而阿芙忒娜仍持续不断地施法,因为科罗拉多高原上有风云,她要一直维持这方圆几十公里范围内的平静。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满月已缓缓升至那幽谷的正上方,月光恰能照入其最深处的谷底。成天乐突然看见了点点闪光,如发亮的蝴蝶般在幽谷中飘飞。这是在高空看见的景象,假如是在眼前观察,那些光点移动的速度其实快得惊人。

守盼多日的沉银魄终于出现了,成天乐与小韶立刻飞下云端,分开身形从两个方向包抄光点出现的那一段峡谷。成天乐施展隔空法力收摄凝聚,然而却落了个空,那些光点似非有形之物,普通的手法收摄不得。

小韶轻轻“咦”了一声,也施法尝试,但同样没有任何作用。摄物的法力卷向那些飞舞的流光,有点像竹篮打水,而水根本留不在竹篮中。

成天乐以神念提醒道:“小韶,试试空间移转之力。”

小韶施展了移转空间神通,那些光点飘飞的方向果然随着小韶的控制而变化,渐渐聚拢在一个不大的空间范围内穿梭盘旋。但是小韶却皱眉道:“这样还是不成,我并不是真正控制了这些闪光,只是改变了它们飞行的空间方向。”

移转空间神通也不能真正的控制与收摄这些闪光,但是可以改变它们所在的空间,使它们按预定的方向飞舞。小韶能将这些光点汇拢控制到一片区域里盘旋穿梭,已经是尽了全力,但还是无法成功收取。

沉银魄这种东西,看得见却摸不到,不仅是手摸不到,神识法力也不行,那些光点就似并不存在的幻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