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56章、持者无由凭器圣,谁证上帝在人间

阿娜点了点头道:“是的,我很幸运,这支法杖她来不及毁去也无法带走。这是她交给巴普纳达的东西、留有她的灵魂烙印,只要在我的傀眼术可见的范围内,拿着这支法杖就能追踪到她的行迹、最终将之彻底消灭。这就是我的使命,我一定会完成!”

成天乐这才完全明白,阿芙忒娜真没有白来。否则的话,就算他与小韶能击败克里特,也无法彻底消灭她。成天乐今天之所以能扭转战局,最重要的原因是出其不意的祭出了神霄天雷符,但无论是卷轴还是符箓,毕竟都不是自己的修为。对付克里特这种强大的黑暗生物,还是需要教廷神使这样的顶尖高手,成天乐只是将阿芙忒娜的任务变得相对简单了。

小韶见阿芙忒娜以巴普纳达的法杖能追踪克里特,便将方才收起的法杖也取出来道:“阿娜神使,这是克里特本人所用的法杖,借助它,您是不是更容易追踪到她的黑暗化身?”

阿芙忒娜的神情似笑非笑,饶有兴致地看着小韶道:“方才听你说,成总与克里特打了一个赌,赌的就是她手中这支法杖,而克里特也没有表示反对,最终的结果是——成总赢了!看见小韶姑娘你,我就知道成总的眼光无可挑剔。这支法杖究竟有多么珍贵,我甚至难以用语言形容,但在追杀克里特的时候却用不着它。以克里特的手段,还无法在这支法杖上动什么手脚、留下神魂烙印。”

以克里特之能,都无法在这支法杖中留下自己的神魂烙印?小韶惊讶道:“这究竟是一支什么样的法杖?”

阿芙忒娜仍然似笑非笑道:“根据世代相传的典籍记载,这是神在人间亲手打造的法器。……小韶姑娘,成总真是有眼光,而你也很能识大体。”

众人闻言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万没想到克里特的法杖竟然还有这等来历,据传说是很久很久之前,“上帝”在人间亲手打造的!上帝真的存在吗、它曾来到人间吗?像这样的疑问,对于阿芙忒娜这种神使来说并不需要回答,这就是她所秉持的信念。那么这支法杖的珍贵程度,恐怕会超出想象!

成天乐不禁又仔细打量小韶手中的这件“圣物”,杖身通体雪白,就似某种骨质的化石所打造,沿着杖身螺旋形镶嵌了七枚幽蓝水心,其顶端是一枚火焰精灵。哪怕是最不识货的人,只要看见一眼,也会赞叹它的精美与华贵。

然而法杖的价值可不仅在于材质,这杖身和八枚特种神石就已经是价值连城之物,但它是法器并不是工艺品,所谓的“镶嵌”需要特殊的手法和复杂的过程,宛如炼器一般才能将它融合为一支完整的法杖。

阿芙忒娜的神念中还有一番介绍——

“克里特”是那黑暗生物的夫姓,她的丈夫也曾是一名神殿骑士,在执行教廷任务时光荣献身。而克里特夫人后来则比其先夫更为强大,成为了克里特神使大人。克里特在百年前不仅是一位神使,而且是教廷众神使中唯一的女子。她还被称为教廷中最美、最有魅力的女骑士,据说就连当时的教皇陛下都曾为她的美貌与魅力而倾倒。

克里特晋升神使之后,这支珍贵而神圣的法杖便赐予她使用,教廷中没人有反对意见,直至她叛出教廷时,也将这支法杖带走了。当时究竟发生了哪些变故,百年后的人们已知之不详,而阿芙忒娜这次肩负的主要使命就是斩杀克里特,同时还有另一个“顺带”的任务——尽可能取回这支法杖。

成天乐倒是真识货,以克里特手中的法杖打了一个赌,听上去好像只是调侃,但话已出口岂能是随便说说?小韶当然也看出来这是好东西了,抢在第一时间替成天乐收起来了,但他们谁也没想到,此物竟还有这么大的来头。

阿芙忒娜在天上看见了小韶收起法杖,但是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阻止。而小韶见她拿走了巴普纳达的法杖,并解释通过法杖可以追踪克里特的黑暗化身,她也能分得清轻重,主动将克里特的法杖拿了出来,问阿芙忒娜这一支是不是更好用?

这时陶宗恒眨了眨眼睛道:“阿娜女士,您追踪克里特的黑暗化身时,用不着这支法杖,对吗?而成总确实与克里特以这支法杖打了赌,结果他赢了!而我们也亲眼所见,是成天乐击败了克里特,他也付出了高昂的、无法想象的代价,是不是这样?”

陶宗恒原先是美国IBM公司在加拿大的高管,后来又自立门户回国做生意,他可是精明得很,这番话明显就是帮成天乐讨价还价的意思。这么珍贵的圣物,成天乐若坚持要强行留下,好像也有点说不过去;但是教廷方面嘛,肯定得付出足够的代价才行。

毕竟法杖不是阿芙忒娜自己夺回来的,克里特确实是被成天乐所击败,而小韶的手真快!

阿芙忒娜瞟了陶宗恒一眼,又笑道:“我已经说过,找回法杖只是顺带的任务,并非是必须要完成的,我真正的使命只是消灭克里特。身为一名神使,当然要秉持高贵的骑士精神,诸位都参加了这场战斗,理应拥有自己的战利品。

除了这支法杖,在这个庄园中,克里特通过巴普纳达还搜集与收藏了不少珍贵的器物。陶宗恒先生,只要你的包里能装得下多少,就尽管拿走多少,这对我来说并无所谓。至于成总得到的这支法杖,意义实在太特殊了,就连我也不敢擅自做主,等我将这件事情汇报给教廷,然后再商量好吗?”

她的言下之意很明显,教廷不可能不想收回这支法杖,那是上帝亲手打造、留在人间的圣物啊!但她也不好直接就拿回来,因为从教廷带走法杖的人是克里特而不是成天乐。克里特欲斩杀成天乐、反被成天乐击败,小韶替成天乐收起了战利品。教廷要想从成天乐手中要回法杖,必须要给予足够的补偿或者说答谢。

成天乐呵呵一笑,从小韶手里取过法杖、收进风之魅舞道:“没问题,我们回头再商量吧,先说眼下的正经事。”

小韶也说道:“乐乐祭出了神霄天雷符,那是当年正一门掌门守正真人飞升前所留,已是存世的最后一道神符,它也是一种威慑邪魔的象征。正因为我知道乐乐有这道神符,所以刚才并不是太担心。

但说完全不担心也是不可能的,乐乐有神霄天雷符,那强大的克里特难道就没有类似的手段吗?来之前白少流就提醒过我们,这里的修士可能会使用卷轴。我也一直在担心,克里特在最后关头是否会动用威力强大的卷轴?幸亏阿娜神使您及时来了,没给她这种机会。”

小韶同样是在告诉阿芙忒娜,成天乐这一战付出的代价惊人,且不说神霄天雷符本身有多珍贵,它今天用在了这里,就等于成天乐今后失去了一种强大的震慑手段。小韶也说出了自己刚才的担忧,成天乐能祭神符,她也怕克里特在最后关头突然扔出威力强大的卷轴来。

阿芙忒娜却摇了摇头道:“小韶姑娘,你想多了,这世上并没有几支卷轴能比克里特本人施展的神术威力更强大。修为到了某种境界,卷轴只是辅助而不是倚仗了,无论是对我还是对她,意义已经不是很大。”

神念中自有解释。想当年克里特叛出教廷时,确实可能带着几支威力强大的卷轴,但数量绝不会太多。因为一般的高阶卷轴对她来说已经没什么意义,而顶级的高阶神术卷轴珍贵难得,就算是一位神使也不会拥有很多,在当年漫长的逃避追杀途中,能用的早就用掉了。

成天乐能拥有神霄天雷符这种东西,还顺手夺走了艾森那两支卷轴,所以可能对使用卷轴还有点误解。对于专门从事卷轴制作的大神术师而言,由于付出了太多的心血追求器物之用,使他们的修为很难达到最顶尖的境界,所制作出的高阶神术卷轴对一般高手确实是强大的倚仗手段,但并不足以凭之与世间顶尖的高手争锋,且其数量注定不会太多。

克里特本人并不是卷轴制作师,就算是通过地下黑市,也买不到像她这种高手所能倚仗的卷轴。比如成天乐今天用掉的那两支卷轴,对于克里特本人而言价值其实已经不大了,但也不是在地下黑市能买到的东西。那可是艾森的底牌之一,假如真放到黑市上去出售,便属于可遇不可求的顶尖货色。

修为到了阿芙忒娜这种境界,才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来。世间当然也有能与神霄天雷符相媲美的卷轴,但那比神霄天雷符还要罕见,是绝不会轻易动用的。而成天乐并不清楚,阿芙忒娜曾经连末日卷轴都动用过,她是当世最有资格说出这种话的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