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55章、战罢长空飘飞雪,素英纷纷花满天

四散的阴物被扫尽,巴普纳达则倒在了原处,仍然手握法杖身披白袍,躺在地上早已没有了气息。更诡异的是,他应该刚死还没多久,但全身的肌肤已经完全干缩了,面目狰狞就像一具硬邦邦的木乃伊,仿佛沙漠中被挖出的陈年干尸。

自从那无数阴物冲出后,成天乐就看不清巴普纳达的身形,巴普纳达也被那无数阴物汇聚的洪流吞没了。后来那些阴物崩溃向后逃散,那股洪流仍然卷过了巴普纳达所在之处,等到它们如潮水般涌去之后,巴普纳达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阿芙忒娜在空中现出了身形,身着光明护铠、背后展开一对洁白的羽翼,她却没有落下云端,仍在高空一招手,巴普纳达的法杖就飞到了她的手中。阿芙忒娜握住法杖似在感应着什么,突然一抬头望向那平静的庄园,挥手扔出了一支卷轴。

成天乐在定境中观察得清晰入微,他从未见过那么漂亮的卷轴,在阳光下竟是透明的,就像是一卷柔软的无色水晶打造,若不是展开时闪现着光芒符号,简直不容易看见。这卷轴消散在云端,阿芙忒娜手握法杖振动羽翼,无数道羽状白光射出,竟在空中化为了弥漫的飞雪。

再仔细看,那不是雪花,而是一团团似雪花般的白色光芒,纷纷扬扬的洒落不仅笼罩了整座庄园,也遍布方才激斗的战场。光芒落地无声无息,仿佛化为无形钻入了地底。它们也落在了众人的身上,竟有一种似冰雪消融之感,令人暖洋洋的形容不出的舒服,仿佛能恢复活力、驱散疲惫。

庄园中的人们还在各自的房舍中沉睡,那无数如雪花状的白色光团似不受阻碍般穿透天花板落在他们身上。他们仿佛也受到了悄然的安抚,熟睡的状态更加香甜安然,生命的活力也似在恢复之中。

阿芙忒娜拿走了巴普纳达的法杖,见此情景,小韶将克里特落在地上的法杖也收在手中,然后与赶过来的陶宗恒与沈四宝见礼。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彼此还需要再解说一番。而成天乐闭着眼睛仍在定境中,能清晰的“看”见一切却没有开口说话,阿芙忒娜方才的举动也让他若有所悟,见识到真正的顶尖神术高手是如何使用卷轴的。

那无数“雪花”并不是卷轴所发出的神术,阿芙忒娜祭出的是一支顶级的高级侦测神术卷轴,目的是帮助自己的神识侦测范围更为广阔与精微,辅助自身所施展的强大神术。那飘落的白色光团是极为高明的祈福与净化神术,它能从空中纷纷扬扬地落下,净化与祈福所有遇到的生灵。

但阿芙忒娜要取用巴普纳达的法杖干什么,她如此尊贵的身份,自己就没有更好的法杖吗?她显然是以这支法杖为引,在搜寻和感应什么东西!当那些雪花状白色光团穿透天花板,落在庄园中熟睡的一位年轻女子的身上时,那女子的神情竟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痛楚之色。

树根状的法杖顶端包裹的那枚大地之瞳有微弱的闪光,似是做出了某种指引,阿芙忒娜毫不犹豫地随即挥剑。一道金光从空中劈落斩向庄园,穿透天花板就落在那女子身上。那女子突然睁眼似想发出呼号,身体也弹到了半空欲夺路而逃。

但这一切已经晚了,她被剑光斩成了无数的血肉碎片,然后又被净化为一股白色的烟尘。烟尘中仿佛有一团黑色的火焰挣扎着熄灭了,伴随着一声只有元神才可以听见的惊叫。

这惊叫声居然是克里特的!难道她还没有死?

阿芙忒娜紧接着又挥出了第二剑,比刚才那一剑的声势可要威猛多了。那无数白色光团不仅落进了屋中,也洒落在庄园内外的每一寸地面上,落地消失仿佛钻了下去。阿芙忒娜的第二剑斩开了庄园中央广场上的那座木质高台,带着轰然之声将那广场劈出了一道深深的裂隙。高台正下方有一间隐蔽的密室,密室中有什么东西也被她发现了。

地裂中飞出一团黑色的火焰,被剑光扫灭大半,却仍然凶悍地冲了出来带着历啸声想逃走。阿芙忒娜背后的羽翼一扇,又有无数道羽状剑光漫天斩落。那团黑色的火焰竟然十分顽强,左右冲突挣扎闪烁了一番,这才不甘心的彻底熄灭。

做完了这一切,阿芙忒娜这才缓缓降下云端,背后的羽翼已凭空收起,光明护铠与十字银剑也消失不见,落地时她恢复了正常的装束,但手中还拿着巴普纳达的那支法杖。战斗已经彻底结束,空中洒落的“雪花”已没有方才那般密集,但还在飘舞着。

这些柔和的白色光团落在身上,让成天乐觉得十分温暖,已经疲惫到极点的他甚至有一种想睡着的感觉,于是进入了更深的定境中,让神气自然运转恢复,对外界所发生的一切不闻不问,先歇会儿吧、缓过这口气再说。

成天乐今天可真是累坏了,直到接近黄昏时他才睁开了眼睛。夕阳从另一个方向照来,远处的山脉这一侧已没有了阴影,科罗拉多高原上的晚风吹过,庄园周围的树木沙沙作响,景色一片宁静祥和。假如不是巴普纳达的尸体还倒在那里,而庄园中的人们仍沉睡未醒,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成天乐刚刚睁开眼睛,就听阿芙忒娜的声音问道:“成总,你没事吧?”

成天乐还没回答,就听小韶说道:“他没事,也没有受伤,就是神气法力要过几天才能完全恢复。”

沈四宝惊叹道:“几天就能恢复?成总真乃神人也!”

成天乐的情况不用他自己说,小韶也能了解得清清楚楚。众人就呈半圆形坐在成天乐的对面,睁大眼睛都看着他呢,仿佛在研究什么神秘的怪物,只有小韶面带着温柔的微笑。

阿芙忒娜赶到此地时已经做过自我介绍,而在成天乐定坐的这段时间,她也与小韶、陶宗恒、沈四宝也交流了半天,各自解释来到这里的原因、所了解的情况。等成天乐睁开眼睛后,小韶便在神念中做了转述。

阿芙忒娜又说道:“成总,我今天要多谢你和小韶了!本以为要经历一场艰险无比的苦战,没想到真正激战的人是你们,我赶到时大局已定。”

成天乐有些疑惑地问道:“神使大人,您后来又斩杀的那个人、斩灭的那团火焰是怎么回事?”

阿芙忒娜笑道:“你可别叫我神使大人,叫我一声阿娜就可以,若想表示尊重的话,可以叫我一声阿娜前辈。”

小韶插话道:“还是不叫阿娜前辈的好,您看上去这么年轻。”

阿芙忒娜的笑容显得很开心:“是吗?很久之前我饮用过青春之泉。……成总,你确实击败了克里特,我赶到后的那一剑确实斩了她,也毁去了她的炉鼎,但并没有彻底将之消灭。

按你们昆仑修士的说法,克里特百年前就拥有了出神入化的修为,而如今已有化身五五之能,她这种黑暗生物是非常难以彻底消灭的。她还留有黑暗化身,以庄园中一名女子为宿主。那女子的意识早就被她占据,成了她寄宿的身体,这也是她躲避追杀的手段之一。

庄园的地下密室中,也有她留下的最强大的黑暗灵魂化身,被我同时发现并斩灭了。她本人的炉鼎已毁,这些虚弱的灵魂化身并没有足够的力量,已不是我的对手。”

沈四宝仍有些不解地追问道:“那么克里特已经死透了吗?她还有没有灵魂化身逃出去?”

阿芙忒娜微微苦笑道:“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克里特已经被斩杀了,她的力量也随着本体的毁灭而消散,留下的不过是黑暗意识而已,也被我斩杀了两道。但是我感应这支法杖,应该还有一道没有被找到,那很可能是世上的一个人,今天却不在庄园中。”

成天乐惊讶道:“如此说来,克里特还没有死透?假如那个人躲起来的话,克里特有没有可能重新出现在世上?”

阿芙忒娜摇了摇头道:“你放心,这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她的本体已经被斩灭了,不过是一道虚弱的灵魂化身寄居在另一个身体中。克里特几乎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那样一个人只是拥有她的意识和微弱的力量而已,就算再出现,也不可能如曾经的她那般强大。

要想重新恢复力量极其缓慢与艰难,她也不可能将陌生的身体使用得似本体那么自如,有可能就会在岁月中消亡。这只是她迫不得已的最后选择,除非她有九转紫金丹那等传说之物,否则已构成不了什么威胁。所以她的选择只能是尽量躲藏,千万不要再被人发现。”

看来阿芙忒娜对昆仑修行界的情况非常了解,不仅知道九转紫金丹,还清楚其灵效。而陶宗恒仍心有余悸道:“这种东西只要还在世上,就会让人心惊肉跳!阿娜女士,您一定有办法找到她,对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