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54章、千金一掷不足贵,重剑双挥犹未迟

神念中不仅有话音,还包含着各种信息。来者做了自我介绍,她的名字叫阿芙忒娜,与白少流打过交道,也是风君子的朋友。她早就听说过成天乐的事情,居然也知道小韶,所以上次才会称呼成天乐为白少流的朋友。阿芙忒娜以前没见过小韶,上次在黄石公园外小韶并未现身,所以她这次特意问了一句。

阿芙忒娜还告诉在场的所有人,她的身份是教廷的神使,而艾森的身份是教廷的荣誉骑士。正是教廷接到了艾森的密报,声称有了逃亡百年的黑暗生物克里特的行踪线索,因此阿芙忒娜才会来到这里,她的任务就是追杀黑暗生物克里特。她还向成天乐表示了感谢,原本这是一项艰难而危险的任务,可是等到她出手时已变得那么轻松。

阿芙忒娜倒是轻松斩杀了克里特,而成天乐只想苦笑。他若不动用神霄天雷符,恐怕也保不住自己的命,同时也无法惊动远方的阿芙忒娜。但是阿芙忒娜赶来得这么快,最后那两支卷轴确实是浪费了,那从天而降的金色剑光比卷轴之威强太多了,足以抹杀身受重创的克里特。

但成天乐事先根本不知道阿芙忒娜能赶来,也不可能将希望寄托在无法预料的事情上。他祭出两支卷轴、又凝聚所有法力发出最后一记造化天雷后,暂时就失去了再战之力。就算如此恐怕也消灭不了克里特,但至少能将克里特击倒,然后自有小韶来收拾她。

那些铺天盖地袭来的阴物,最开始是受巴普纳达控制的,驱使它们从山脉的阴影中扑到阳光下。并无神通的巴普纳达之所能操控那些阴物,是因为克里特在他身上留了一道分化出的灵引。能做到这一点,克里特恐怕已有相当于化身五五之能,这是成天乐从未遇见过的对手。

克里特本人现身后,就收回了那道化身灵引,直接控制了那些阴物展开更疯狂的攻击,从而牵制住小韶、使其无法缓手相助成天乐,同时也在试探两人还有没有其他的底牌?按成天乐的推算,只要击倒了克里特本人,那些已经折损近半的阴物也将不受控制的一哄而散,小韶就可以从容转身对克里特补刀了。

确实有人补了最后一刀,但不是小韶而是阿芙忒娜。

哪怕阿芙忒娜早到一会儿、先补了这一刀,成天乐也就不用这么费劲了。他听陶宗恒提过,这里有交易各种特殊物品的地下黑市,一般是通过中间商人、经过特殊的渠道进行交易。在这种交易中,有人使用重金,更多的人则是以物易物。

陶宗恒借此渠道弄到过两个“百宝囊”,而狐妖福克斯也清楚地下黑市的门道。想当初福克斯谋夺成天乐手中的大地之瞳,一方面是想知道其中记录了什么信息,另一方面也是想悄悄拿到地下黑市去卖掉。成天乐这两支卷轴也是一笔巨额财富啊,眨眼间就没了!

所以成天乐觉得有点惋惜,但也不过是一转念而已,没了就没了吧。而他的判断没错,克里特被斩灭的同时,正袭向小韶的那些阴物仿佛失去了控制,那驱使它们展开疯狂攻击的枷锁消失了。它们不仅纷纷避开了小韶的法杖发出的白光,甚至也对天空洒落的阳光有本能的畏惧,向着山脉的阴影中呼号退去。

阿芙忒娜的声音又从空中传来:“不能放它们就这样飘荡在世间,这对其他人很危险,它们自己也得不到解脱!”

小韶当然不会让这些阴物逃散,克里特已死而成天乐无恙,她也没了后顾之忧,收起法杖又祭出了凤凰翎。那神器化为一只五彩玄鸟,向着逃遁的阴物展翅飞冲而去,所过之处将它们纷纷绞灭。

那道横亘的山脉就像是天然的屏障,也阻挡了这些阴物的逃亡方向,它们突然分开为左右两拨,朝着山脉中的两道裂隙奔涌而去。左右几百米之外,山脉分别被两条裂谷贯穿,就像被切开的两个缺口。恰在这时,两个谷口处分别蹦出一个人,手中举起的法器发出了耀眼的白光。

乍一看还以为这两人是阿芙忒娜带来的手下,因为他们穿着西方中世纪的铠甲,放下头盔的面罩就连五官都遮得严严实实,每人右手都握着一支沉重的十字阔剑,而左手中高举的法器是一支银色的烛台。银烛与烛台铸造为一体,灯芯的位置是一枚发光的神石。

等看清楚了才知道他们是谁,因为这两人穿的铠甲、拿的器物,正是成天乐等人在温哥华那处洞府秘藏中取走的东西,陶宗恒与沈四宝一人分了一套,此刻正好派上了用场。

陶宗恒与沈四宝比阿芙忒娜更早发现了这里的动静。因为地势的关系,他们所在的那座山丘顶部虽然也看不见这座庄园,但前方并没有隆起的山脉阻隔,远在曲折幽谷另一端庄园外发生的激烈斗法,也让他们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波动。

当时天光已放亮,而小韶和成天乐却迟迟没有回来,他们也担心两人是不是遭遇了什么意外,立刻穿越裂谷飞速赶来。他们首先到达的是庄园另一侧,而那时成天乐与小韶已经陷入苦斗之中。两人藏在远处看见了斗法的场面,暗暗心惊不已。

以他们的修为,像这样的斗法几乎是插不上手的,甚至连接近都很困难,贸然冲过去不仅帮不了忙,恐怕也只能白白送死。假如他们两人也陷进去了,就等于成天乐和小韶失去了后援接应,结果将不堪设想。

既然战胜不了敌人,那么唯一可行的就是接应成天乐和小韶突围、制造机会让他们逃走。从克里特这一侧过去当然是不可能的,只能从围攻小韶的那些阴物背后动手。那些阴物若展开齐攻,就连小韶对付起来都很困难,但它们单独的个体并不是很强大,陶宗恒和沈四宝还是能对付的。

紧急观察了地势,两人迅速商量好了方案。若成天乐和小韶有机会逃跑,最佳的撤离路线就是前方山脉中的两道裂谷。他们从远处悄然潜行绕到那个方向,在心中暗暗祈祷成天乐与小韶能支撑得更久一些。

两人原先的计划是突然从左右两个方向同时杀出,自背后偷袭那些阴物,与小韶里应外合击破包围圈,使众人有机会逃走。之所以同时安排了两条退路,是让众人能多一分成功脱身的选择和希望,假如实在不行,只能寄希望于成天乐的神霄天雷符了。

陶宗恒与沈四宝还真够朋友,到达预定位置刚刚准备动手,不料那纠缠已久的斗法就发生了突变。成天乐祭出神霄天雷符将克里特劈落尘埃,紧接着又将卷轴和造化天雷全轰出去了,与此同时阿芙忒娜从天而降一剑斩灭克里特。

那些溃散的阴物在追击之下,居然分成两拨就朝他们藏身的方向来了,两人赶紧现身阻杀,看上去竟像是早就安排好的配合。两人先前就看见了小韶以法杖施展祈福与净化神术的情形,所以并没动用各自的法宝,而是换上了铠甲手持阔剑,并运转法力催动了银烛台。

陶宗恒与沈四宝并不会祈福与净化神术,但银烛台本身就带着净化神术的威力,这相当于法宝的神通妙用。而两人是以自身的法力去催动的,所以场面不像小韶所施展的神术那般柔和静谧,反而搞得光芒刺眼。

那些阴物被刺眼的白光射中,纷纷呼号着化散消失,在彻底消散前的那一刹那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得到了解脱。可也有些强大的阴物挣扎着穿过了白光,两人抡起手中的阔剑不断斩灭这些扑到近前的鬼东西。他们已经在催动烛台,所以阔剑并没有当法宝用,就是灌注着自身法力的一种武器,效果居然也很不错。

陶宗恒是大成妖修,功力相对深厚,堵住谷口并不太费力;而沈四宝的修为稍微弱一些,不断挥剑显得有些吃力。高空中的阿芙忒娜一眼就看出了形势,她挥动金色的剑芒斩了过去,消灭的就是涌向沈四宝那个方向的阴物;而小韶祭出的五色玄鸟选择了另一个方向,从后面掩杀阴物接应陶宗恒。

这些铺天盖地的阴物总数近千,在方才的激斗中已被斩杀与净化了近半数。当战况发生逆转之后,溃散的另外半数阴物当然更不是对手,短时间内就被扫荡干净。陶宗恒与沈四宝收起铠甲、阔剑、烛台,从山脉中走了过来,与成天乐和小韶汇合。

在这番打扫战场的战斗中,成天乐一直坐着没动,他也动不了,能将成总活生生累成这副模样,这场大战可真是不简单啊。成天乐闭上了眼睛,于定境中调息,他的法力用尽了,但神通境界仍在,正处于一种空灵而清明的状态中,仍察看着周围发生的一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