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53章、万钧雷霆尘埃落,银刃金光斩凶魔

克里特的身形仿佛消失在一片黑暗中的另一个空间里,如此还不够,那法杖顶端的火焰精灵也喷发出一道火光,在半空撒开罩下,带着各种诡异的符号闪烁化为一层护罩。克里特情急中差点施展了当年身为神使最擅长的“神之守护”,但还算她反应快,如今再施展这种神术反而会伤害到她自身,出手时变换了最强大的防护神通。

天空中无声无息劈下一道金色的霹雳,它看上去并不耀眼却那么纯净,仿佛穿越时空而来能破开所有阻隔。其中蕴含着连克里特这种强大的存在都感到敬畏的力量,那红色的光罩瞬间被劈碎,这时才有雷鸣声传出,带着天崩地裂般的滚滚回音。

紧接着金光劈到了黑暗中,仿佛将另一个空间硬生生地劈裂崩碎,但它的力量只集中在这片空间里,并不波及周围的一切、也没有任何的浪费。黑暗在金光中爆发消散,手持法杖的克里特被劈落尘埃,环绕周身那层毛玻璃般的扭曲光影不见了,成天乐终于看清楚她的样子。

她也许很美很妖娆,五官与身材都能令世上绝大多数男人怦然心动,但此刻却披头散发,有鲜血从眼角流了下来,在白皙的脸颊上是那么的触目惊心。她穿着一件古怪的袍子,将整个身子都笼罩,唯独裸露出手持法杖的右臂。

这袍子显然也有极强的防护力,是一件罕见的宝贝,但此刻已经被毁了,布满了一道道裂口,还燃烧着黑色的火焰,火焰中夹杂着一道道游走的金光。那是神霄天雷的法力余波与克里特的护身神术仍在纠缠。

不仅袍子破碎不堪,成天乐还注意到她那条裸露的手臂,表面上并无任何流血的伤口,肌肤是那样的雪白细腻。可是仔细分辨的话,白生生的手臂上却布满了蛛网般的裂纹,就像一件带着开片纹的白釉瓷器,握着法杖轻轻颤抖,仿佛随时都会龟裂崩碎。不知是她原先便是这般模样,还是被神霄天雷劈中的结果?

成天乐看见她的时候,她也用充满怨毒的血色目光看向成天乐。克里特既然以为成天乐与小韶是教廷派来的,也能想到他们会拥有某些依仗手段,比如身怀威力强大的卷轴。所以她刚才一直施加压力却不主动出击,让两人在苦斗中挣扎,一旦发现异动再给予雷霆一击,不给他们使用这种手段的机会,就算有异变也好应对。

可是缠斗试探了那么久,成天乐只是苦苦支撑,并没有什么强大后手能施展出来的样子,反而像是在拖延时间等待后援,克里特终于决定放手斩杀这两人。恰恰就在这一瞬间,成天乐祭出了神霄天雷符,而克里特竟然没能阻止得了。

除了派出足够多、足够强大的高手之外,教廷还有没有别的手段能斩杀克里特?当然是有的!比如教廷中有一种卷轴叫做“末日”,足以抹杀克里特这种存在。但是末日卷轴必须拥有强大的修为才能使用,而且使用者也将与敌人同归于尽。

这种末日卷轴,据百年前的神使克里特所知,整个教廷只收藏了两支,再想制作是千难万险,前段时间听说已经用了一支,剩下的最后一支不到最紧急的情况是绝不会再动用了。而追杀她这位几十年来都没有露过面、也不会威胁到教廷存在的黑暗生物,也根本不可能会动用到末日卷轴那种东西。

至于其他的高阶神术卷轴,尽管威力也很强大、可能会给她带来一些麻烦,但克里特也不怕,那顶多是相当于某位强大的神使施展一次神术。而卷轴总是需要人来使用的,就算成天乐身上有,他又能扔出来几支?克里特也根本不会给他这种机会!可是克里特万万没想到,成天乐祭出的是神霄天雷符。

克里特毫无保留施展了最强大的力量,以对抗和化解神霄天雷之威,正是这股力量的爆发与交击,惊动了远处山脉另一侧的阿芙忒娜。

但是这几人可不知道山脉那边发生的事情,克里特遭受重创,内心中也有深深的恐惧袭来,她已经几十年没有这种感觉了!伴随恐惧的是愤怒与怨毒,她怒啸一声平地里卷起一片黑雾,看情形极似攻向小韶的那无数阴灵,却是克里特本人祭出的黑暗神术。

她背后的庄园,那密林中的毒蛇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牵引,纷纷飞入了黑雾中,炸裂成一团团血肉。那些毒牙毒液全部飘散在雾气中凝聚,化为了无数条狰狞的蛇影,向着成天乐咆哮着席卷而去。克里特感觉生命正在受到威胁,已经不敢再小看成天乐了,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其消灭。

与此同时,正攻向小韶的那些无数阴物也发出痛苦而凄厉的尖啸声,展开了最疯狂的攻击,小韶承受的压力也陡然到了最大的极限。

但是成天乐看见克里特被神霄天雷劈落尘埃、身受重创,他眼中没有任何惊喜,又看见身受重创的克里特展开了强大的反扑,他眼中也没有任何慌乱,就像很平静地在做着日常最普通不过的事情,同时出手并没有丝毫耽误。

神霄天雷符并不是小孩玩的砸炮、随手扔出去就可以了,要想施展它必须有大成以上的修为。解开符箓的封印,神霄天雷就会劈出,但还要以神识牵引其攻击的方向与范围,本身的修为法力越强,神雷的力量凝聚得就越精纯,最精妙的境界是没有一丝浪费。

成天乐不仅祭出了神符,也运转了最强大的神通法力去控制和指引这道神符,使神霄天雷完全劈入了克里特所藏身的黑暗空间,连地面上的石头都没被波及崩碎。这也是法力的大消耗,但一息之间神气流转,成天乐又凝聚法力祭出了另外两件东西,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这种反应,已经是他的极限。

两支淡金色的卷轴分别出现在左右手中,它们先后展开消失,分别祭出时有一个时间差,但以普通人的肉眼根本分辨不出来,看上去几乎就是同时祭出的。两片浩瀚的雷光如从天而降的霹雳瀑布,汇聚击中克里特的身形,正是成天乐从艾森手中抢过来的两支卷轴。

成天乐曾通过蜃光珠见过泽真祭出神霄天雷符劈落那金乌妖王的场面,神霄天雷虽威力无匹,但只是将那金乌重创并没有当场格杀。如今这位克里特的修为强大,犹在那金乌妖王之上,就算当年的守正真人亲自出手,恐怕也不能一击必杀,所以成天乐也没指望神霄天雷符就能搞定对方。

只要出手便毫无保留,当那黑暗空间破碎的一瞬,成天乐就展开神识锁定了克里特的位置,解开了第一支卷轴的封印祭了出去;当克里特落地,他已经随即又展开了另一支卷轴。他尽力控制着这雷系神术的攻击范围,不使其有无谓的耗散,那两团雷光全部环绕着克里特炸裂,使包裹着她的那一片空间化为了耀眼的雷池。

假如他一开始就使用这两支卷轴,不仅不会起到效果,恐怕还会画蛇添足。因为这种卷轴的威力差不多就相当于他本人在全盛状态下施展造化天雷一击,难以对克里特造成根本性的威胁,反而会引来对方更强大的手段反击镇杀。但此刻却恰到好处,因为克里特刚刚遭受重创,而成天乐本人也接近力竭。

成天乐并没有理会席卷来的黑雾和那无数道狰狞的蛇影,他针对的只是克里特本人。因为那是克里特所施展的神术,只要将克里特击倒或斩杀,那神术就会失去源头的控制而崩溃,其余波也杀伤不了他与小韶。

傻乐此刻又发挥了自己的一个特点——你做你的,我干我的。

毫不犹豫地又祭出了两支卷轴,成天乐还没罢手,毫无保留地凝聚最后的法力,向着雷池中央劈出震耳欲聋的电光,那是他本人所修炼的造化天雷。造化天雷能克制那些阴物,那么对于这位黑暗生物也应能造成更大的伤害。

然后成天乐“砰”的一屁股坐倒在地,苦苦激斗了这么长时间,最后又来了这样一次大爆发,他不仅法力耗尽,仿佛全身的力量也都被抽空,连站都站不住了。这时被击飞到天上的飞电石手串打着旋恰好落到了他身前,击起一片尘埃。

成天乐疲惫的眼神中突然露出一丝苦笑,他倒不是后悔,而是感到了有那么点惋惜,因为那两支卷轴恐怕是浪费了。就在他坐倒在地的那一瞬,天空中突然斩下一道巨大的金色剑影、环绕着无数道耀眼的弧光。

这一剑就似割裂苍穹而来,不仅斩进了雷池的中央,将克里特的身形击碎化散在金光与雷池中,也将那黑雾以及其中呼号的蛇影一扫而空。成天乐知道是谁出手了,因为他在神念中听见了一个声音:“成天乐,我来了!这位姑娘就是小韶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