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52章、逢人谋佞生何趣,歹算用尽自殒身

科罗拉多高原是世界上地理环境与气候分布变化最为复杂剧烈的地区之一,远处那道如屏障般的山脉另一侧,也是陡峭的断层绝壁,绝壁下方的平原缓缓延伸,海拔要比这一侧低得多,气候也温暖湿润,景象截然不同。

阳光下蓝天白云、绿草如茵,春天的原野上开放着五颜六色的花朵,更远处则是郁郁葱葱的林木。站在林间的草地中向西边高处望去,那道隆起的陡峭山脉裸露的岩石呈现出层次分明的色彩变化,是不同地质年代的展现。

艾森就站在林间草地中,身后远处是那条阳光下的山脉。他身边一左一右还是那两名老者,另有四个人皆身着劲装站在后方。这些人都是艾森家族最强大的守护者,艾森本人最倚重的心腹。他们七个人聚在这里,就是为了收拾残局的,无论克里特与阿芙忒娜之间的决斗结果如何,能活下来的人都必将身受重创,而这七人足以控制住局面了。

阿芙忒娜则站在艾森对面几米远的地方。山脉那边的大战已经展开,成天乐与小韶正陷入苦斗之中。可是这里仍是一片祥和宁静的风光美景,察觉不到任何异状,就连阿芙忒娜也没发现远处山那边的激斗。

不是阿芙忒娜的修为不够强大、知觉不够敏锐,而是这个地方太特别了,假如换在别处,她早就被惊动了。艾森选的地点太绝了,远处不仅有那条山脉的阻挡,而且那从近代到远古密集分布的地质断层,其天地灵息的强烈变化对人的神识也是一种极大的干扰,哪怕再高明的侦测神术,也无法察觉到山脉另一侧的动静,除非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变故发生。

艾森一脸恭敬的表情,向着阿芙忒娜微微躬身道:“尊敬的神使大人,您怎会来得这么快?比我预计的要早得多!”

阿芙忒娜:“我的使命就是要消灭那黑暗生物,一直在等你的消息,接到通知便丝毫没有耽误的赶来。你第一次告诉我的是更东边的地点,在科罗拉多高原外,我在那里看见了你留下的信息,便立刻飞来与你汇合。你真的已经查探到那黑暗生物确切的落脚点了吗?”

艾森答道:“克里特很狡猾,从不直接露面,总是操控别人为她效命,想找到她准确的藏身地很不容易。但这次我已确定了大概的范围,就离此地不远,她应该就躲藏在那里,正在做最后的确认,一旦发现我们可以随时出手。”

阿芙忒娜:“如果离这里不远的话,我们可以直接过去。克里特的强大超乎你的想象,你派去的人如果真的发现了她的行踪,恐怕会很危险。”

艾森摇头道:“不不不,我只是派人做核实而已,我们暂时还不要轻举妄动。东方有句谚语叫打草惊蛇,如果她真在那里,而我们提前现身的话很可能被发现。她若察觉不妙悄然逃走,再想找到她就困难了。……教廷已经追缉了她一百年,请神使大人也要有耐心。”

正在说话间,远处的山脉另一侧忽有一股强大的气息陡然爆发,似乎是沉睡千年的怪兽从地底深处觉醒,爆发的力量穿透了天际。这是剧烈的法力冲撞激荡,阿芙忒娜立刻就感应到了,她的脸色一变,随即拔出了银色的十字长剑。

这柄剑一出现,阿芙忒娜的身上又多了一副银色的护铠,隐约有精美而深奥的纹路闪现;而在她的背后,如梦幻般展开了一对巨大的白色羽翼。刹那间她的金发飘扬,整个人仿佛都散发出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圣洁与威严气息。

利剑已在手、光明护铠已出现、羽翼已张开,只听阿芙忒娜低喝道:“克里特的气息,她果然出现了!是什么人能逼得她毫无保留地施展力量?”

她既是在问艾森,也是在自言自语,同时羽翼向后一掠便要飞身而去。艾森赶紧飘身形拦住她道:“神使大人,请您再等等……”

艾森还有很多话可以说,以拖延阿芙忒娜赶到战场的时间。今天阿芙忒娜到的时间比他预想的早了一些,原先他通知阿芙忒娜的汇合地点是更东边的某处。阿芙忒娜在那里看见他留下的信息,然后才会赶到这里来,却没想到这位神使大人来得这么快!

山脉那边强大的气息冲击爆发,很显然是克里特全力出手了,成天乐应该在劫难逃。但激斗尚未结束,还不能断定成天乐已彻底地被斩灭,所以艾森不能让阿芙忒娜在这个时间赶过去,万一让成天乐有机会逃走便是极大的后患。

比如他可以告诉阿芙忒娜,有高手在那边吸引了克里特斗法,谁都知道那位黑暗生物的强大,先消耗她的力量再动手则会更加稳妥。目前还不清楚克里特掌握了何等强大的底牌,先消耗在另外的对手身上,才有希望成功将其斩杀。阿芙忒娜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完成任务,那么一切选择都要围绕着这个目的进行……

可惜他根本没有机会把这些话说出来,就算他巧舌如簧、心眼转得再快此刻也没有用了,因为回答他的只是阿芙忒娜的剑光。

阿芙忒娜展翅腾空而起时,艾森飘身形拦在前方开口,她的神情坚毅而果决,没有再说话也没有任何犹豫,挥手便全力劈出了一剑。那凌厉的锋芒仿佛能劈开时空,金色的剑光似能融化天地间的一切,艾森连半点反应都没有,身形就被剑光吞没化为血肉飞散。

并没有血肉四溅的场面,那爆散的血肉随即也仿佛在金光中被净化了,只留下一片白色的烟尘。阿芙忒娜挥剑的同时没有任何停留,仍冲向高空,这一剑是从上往下劈出的,艾森左右的那两名老者也在这一剑之威的笼罩下,他们连法杖都来不及祭出,同样被斩为血肉飞散、于金光中化为烟尘。

前方的地面上还站着四个人,他们都是艾森带来的高手,但同样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阿芙忒娜挥剑飞起时,后掠的羽翼也猛地向前一扇,无数道如利剑般的羽状白光射了出去。这些光芒落在地面没留下任何痕迹,仿佛虚幻不实连一片草叶都没有切断,却真真切切地穿透了那四人的身体。

如此密集的利剑穿身,那四人当即被切为无数的碎片,随即在爆发涌来的金色剑光中亦如被净化消散,空中只留下白色的烟尘飘荡。

艾森死了,他带来的六名高手也全都死了个干净,连尸首都没留下。这位阴谋家与野心家大概做梦也想不到,阿芙忒娜冲向那黑暗生物时,首先斩杀的竟会是他!

艾森本人的修为不低,尽管不是成天乐的对手,但也可以勉强过几招。而他身边的那两位老者则更为强大,当初曾与小韶缠斗,一时间也没分出胜负,更何况今天又来了另外四名高手。假如这些人全力以赴,就算不是阿芙忒娜的对手,也应该可以抵挡一番,甚至可以掩护艾森逃走。

这些人原先就是准备最后收拾战场的,不论活下来的是克里特还是阿芙忒娜,他们都应该有能力控制残局,力量当然不会弱。可惜阿芙忒娜出手时,他们根本就没想到也没有任何防备,猝然间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艾森阴谋算计了那么多事,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握,可惜他根本没料到阿芙忒娜居然会这样做。他确实掌控了全局,了解所有别人不知道的信息,也清楚阿芙忒娜的处境与使命,可惜他并不真正的了解阿芙忒娜这个人,他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也没机会发出任何感叹。

阿芙忒娜只挥出了一剑,而这一剑便当场格杀了七名高手,他们虽然来不及还击,但仓促间本能的护身神术也没起到丝毫作用,足见其威势!阿芙忒娜以这一剑将自己的战意和斗志燃烧到极致,身形已化为一道流光眨眼间就越过了山脉,在高空看见了庄园外正激斗的战场。

……

成天乐这个人很会过日子,从来不浪费东西,哪怕一分钱掉地上也会捡起来。但他也很大方,做事情从来就没有小气过,也不会去斤斤计较。哪怕神霄天雷符再珍贵,也是一张可以用的神符,该用的时候那就用!选在最恰当的时机出手,他没有丝毫的犹豫。

克里特正打算斩杀成天乐与小韶,她自信满满就像猫看着笼中的耗子。而成天乐和小韶虽然不是她的对手,但克里特想杀他们俩也不是举手之劳,搏命之下须颇费一番手脚。但就在这时,克里特突然感应到一股恐怖的力量出现、足以威胁到她的生命。

克里特来不及再向成天乐出手了,她发出一声惊叫,朝天奋力举起了法杖。法杖上那螺旋状的七枚幽蓝水心发出了盘旋的黑光,它不耀眼,却因为光线明暗的对比显得那么刺眼,就像能吞噬一切包括光线的黑洞,瞬间缠绕包裹了克里特的身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