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51章、忽闻天音诵梵咒,骈出剑指引神符

成天乐一时却没听出小韶在吟唱什么?白少流所给的那枚大地之瞳中,有祈福与净化神术的介绍,成天乐还没有来得及研习,而小韶倒是下了一番工夫钻研。但神石所记录的信息中也没有这样的法诀啊,入耳为何还那么好听呢?

这是谁家的赞美诗,小韶唱的是拉丁语还是古希伯来语?成天乐怔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小韶说的就是苏州方言,诵出的居然是佛家的往生咒!

小韶的声音本就悦耳之极,吴侬软语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往生咒消去这些阴魂凝聚不散的怨念,配合祈福与净化神术送它们入轮回往生。当那些阴物在白光中消散时,怨念仿佛也消散了,有那么刹那间的灵智光明回现,竟带着解脱与感激之意。

小韶真是好手段,连成天乐都没想到,原本是一场惨烈的杀灭之战,竟让她做成了一场功德!假如换一个轻松的场合,成天乐定会搂过小韶道:“哇,你简直是天才!这样也行吗?”

可现在却没这等闲暇,成天乐本人正陷入一场很诡异的苦战中。克里特表面上虽然没有发起反击,但就是以法杖指着半空,成天乐则须不停地挥舞拂尘化为蛟龙、催动盘旋展开的飞电石大阵以攻为守,才能抵挡对方如海潮般汹涌而来的力量。

而小韶那边的压力虽然稍缓,那些阴物在消散的瞬时也感到了解脱,可是仍有太多的阴物扑向白光中。它们虽然对那白光有着本能般的畏惧,可是在某种更恐怖、无法抗拒的力量指引下,仍前赴后继而来。

克里特看见小韶取出法杖,轻轻“咦”了一声道:“你们果然是教廷的人!如今教廷对东方的渗透已经如此成功了吗?居然能派出你们这样的东方高手!”这次她没用神念而是直接开口,小韶在吟唱什么她也听不懂,但祭出法杖施展祈福与净化神术总归是没错的,所以她做出了这种判断。

小韶此刻全力施法,根本就没理会克里特,而成天乐开口道:“克里特,你怎么会认为我们是教廷的人?”

克里特淡淡一笑道:“我已经很久没有露面了,而教廷也有几十年没有再派人来找过我的麻烦。可是前几年听说,我当年最得意的学生福帝摩已经死了,我就在想教廷会不会继续派人来找我?但如今的教廷,我不认为哪位神使能是我的对手,就算我不能与整个教廷对抗,但想随时离去、再度隐匿还是轻而易举。”

成天乐:“哦,克里特大人难道想逃了吗?”

克里特仍然在笑:“教廷一定是接到了报告,有人声称发现了我的踪迹,所以就派了你们两个人来做炮灰,可能是想试探消息真假,或者是那些明智的神使不想来白白送死。你们确实很强大很有潜力,但绝不是我的对手。不要相信那些写给小孩子看的、愚昧的英雄传说与赞美诗篇,自以为正直勇敢、为了荣耀而献身,要知道生命本身才是最宝贵的!”

成天乐皱着眉头又问道:“你怎能断定是有人报告了教廷,因而我们才会来到这里?”

克里特嘲笑道:“自以为勇敢却无知的人啊,你们却不知自己也是被利用了!如果我猜得不错,就是那个叫艾森的荣誉骑士向教廷汇报的吧,否则你们怎么可能找到这里来?艾森这些年一直和巴普纳达暗中勾搭,利用我赐给巴普纳达的力量做过不少事情。

他还真有些不简单,已经发现了我的存在,还真令人有些惊喜啊!艾森是个有趣的小家伙,世上有他这种人,漫长的岁月中才不会令人感觉太无聊。可惜出了今天这种事,我是不能再留于此地了,我将毁灭这个庄园,然后再去毁灭他,亲眼看着他恐惧而绝望的表情,想来也会是非常有趣的!”

她说话的时候,成天乐仍在发起攻击,这种以攻为守的场面他已经停不下来,想逃跑都没有可能。克里特就在前方堵着,而后面环绕着铺天盖地的阴物,他和小韶根本就没有退路。

虽然看不清克里特的样子,但成天乐却仿佛能感应到她的眼神,那目光中带着冷酷,同时也有几分猫在戏弄耗子的意味。克里特根本就没把他和小韶放在眼里,自认为若想斩杀他俩只是举手之劳,而此刻的缠斗不过是感觉有趣而已,先让这两名对手在临死之前奋力挣扎一番,她似乎很享受这种场面。

成天乐却在她的话中听出了很多意思,随即就想明白了前因后果。原来这个克里特早知道艾森的存在,而艾森与巴普纳达也早有勾结。那么艾森很可能也在暗中窥探着这座庄园,却恰好发现了成天乐的行迹,于是提醒了巴普纳达,想借刀杀人。

所以成天乐今天才会在庄园外被包围,而巴普纳达开口就叫出了他的名字。克里特原本应该是没打算出手的,可是看巴普纳达指挥的这些阴物无法消灭成天乐,这才亲自从庄园中出来。她看见小韶取出法杖施展神术,又误会他们是教廷派来的。

明明已经陷入绝望的境地,可看成天乐却半点都没有害怕的样子,甚至也不怎么紧张。尽管在克里特强大的力量压制下,连说话都很困难,他仍然开口道:“克里特,我非常愿意看见你去杀了艾森。但你连这个庄园也要毁了吗?巴普纳达可是一直为你卖命的手下!”

克里特的声音中听不出任何感情:“那个天天宣扬湿婆神的家伙,我早就烦透了!若不是没有更合适的人可用,我也不会留他到现在。他这些年借助我的力量四处宣扬湿婆神的神迹,暗中所犯的罪行,死一百次也足够了。

他享受着我赐予的一切,如今也该结束了。恰好你们来了,我也要走了,就让这一切痕迹都消失吧。而你们俩更令我感兴趣,如果发誓追随我,将得到的要比我给予巴普纳达的多得多,现在就做出选择吧。”

成天乐笑着反问道:“如果我们不答应呢?谁杀了巴普纳达都好说,他该死,可偏偏若是你杀了他,会让人感觉你们俩都很可笑。巴普纳达所得到的一切,我们既不敢要也不想要!”

克里特:“你看见那些黑暗的阴灵了吗?如果你们不向我效忠,便会成为与他们一样的存在。你们应该感到很庆幸,因为我恰好需要二位,因此你们才有活命的机会,并且能够得到更多。”

成天乐嘴角一撇:“和那些东西一样的存在?我敢打赌,你做不到!就赌你手中这根法杖如何?”

克里特愣了几秒钟,站在朦胧光影中盯着成天乐,似在研究什么怪物,然后才说道:“你对灵魂的力量也有所了解,并且已经有了圣阶成就,只要信念不动摇的话,我还真没有办法把你们变成那样。可就算如此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仍能消灭你们,当生命都不存在的时候,所谓的荣耀也只是一场虚幻。”

成天乐居然反问道:“要是我消灭你呢?”

克里特的语气中难得出现了怒意:“你是在拖延时间吗?我已经给了你们选择的机会!你们难道还想等待后援?实话告诉你,就算教廷派来了真正强大的神使,我也不会畏惧,几十年前就经历过好几次,每次都是我斩杀神使后离去。但是这一次,先死的可是你们!”

成天乐干脆不说话了,祭出的蛟龙飞舞、光环旋转,浑厚的法力仍源源不绝的施展,这让克里特都有些惊讶了。她说成天乐在拖延时间,其实真正拖延时间的好像是她本人才对,她一直没有施展强大手段斩杀成天乐与小韶,不知是想让他们屈服还是有别的原因。

克里特点了点头,沉声道:“你们真是给了我太多的惊喜,我不需要废物,所以才会看中二位。但你不要以为自己的力量很浑厚,就可以无休止的与我耗下去。我想杀你们随时都可以,此刻再给最后一次机会,若不立即发誓效忠于我,便向这个世界告别吧!”

说话间她举起手中法杖向前一挥。成天乐遭受的压力陡然加大,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潮涌而来,蛟龙不再盘旋而是于空中挣扎,飞电石也颤动着消散了光芒。成天乐与小韶都没有说话,克里特终于喝道:“那好,我送你们下天堂吧!”

虚空中一股强大的力量爆发,飞电石被打回手串的原状飞到了高空,蛟龙在无形中突然崩散又化为万道青丝卷回。这股力量是无法对抗的,似滚滚而来的海啸爆发,成天乐已经没有手段再抵挡了,而他背后的小韶也无暇转身。

成天乐还听见了克里特同时传来的神念:“我很好奇,你们为何还不恐惧与绝望?我让你们尽情的出手,就是在期盼着那一幕,这是我的爱好。我甚至还想过让你们自以为在看见希望的时候再落入彻底的绝望中,可惜你们让我失望了,我很愤怒……”

克里特很愤怒,结果会怎么样?成天乐也不清楚,因为这道神念被一声惊叫打断了。就在飞电石被打回原状飞向高空的那一瞬,成天乐的左手也骈出剑指引向了克里特上方的虚空。他手中有一张“书签”化为光芒消散,正是神霄天雷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