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50章、吴侬软语吟神术,一束青丝化蛟龙

成天乐腕上的飞电石十二枚珠子都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形成一片光幕包裹住他的拳头,这一拳之威仿佛能破开虚空。他是在激斗中突然转身,飞冲而起打出这一拳的,事先没有任何征兆、令人防不胜防,而且一出手就用上了全部的力量。

虚空中原本并无一物,此刻却莫名伸出了一只手。这只手很白,肌肤很细腻,却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简直不像是活人的手。它空中握拳显得非常小巧,动作也很优雅,应是属于一位美丽而柔弱的女子。

然而就是这样一只手与成天乐对了一拳,只听嘭的一声,并不像金铁交鸣那般刺耳,回声非常低沉,传入耳中似有无形的大锤击中了心脏。就连远处那正如潮水般涌来的无数阴物,飘飞的身影都不禁顿了一顿。

两只拳头并没有真正的触碰在一起,大约离得还有好几寸远,就因力量的撞击而分开了。成天乐从不惧硬碰硬与人拼拳,他还几乎没有碰到过对手,可是这一次他的身形却倒飞了出去,拳头上包裹的光幕也在瞬间被击碎。

他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落回原地,后背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缓冲又重新站稳。那是小韶扶了他一把,也施法卸去他因为这一拳反震而受到的冲击力。当成天乐突然离开战场向后冲的时候,那铺天盖地的阴物当然也呼号着涌来,却被漫天的五色光芒所阻。

小韶出手了,使用的是神器凤凰翎。五色光芒漫漫无边,毫无缝隙可钻,那些阴物一进入光芒中便不断地消融,光芒还分化出各色闪动的飞丝,将那些执着地钻入光芒来到近前的强大阴物一一缠绕绞灭。

原本只看见五色光芒出现,小韶并没有现出身形,假如外人望过来,恐怕还以为成天乐后背发出五色光芒而同时向前挥拳呢。可是成天乐与那强大的神秘高手对了一拳被震飞回来,小韶施法助他重新稳住身形时,她的身形便显露出来,与成天乐背靠背站立。

难以想象那样一只看似柔弱的拳头,竟有那么强大的力量,竟将成天乐给打飞了!成天乐被震飞回半空时感觉一阵气血翻滚,假如不是“原身”强悍至极,他恐怕已然受了内伤。幸亏有飞电石发出的法阵光芒包裹,否则刚才双拳相击时,对方那犀利的阴寒气息就已经钻进了体内。

成天乐被震飞了,但虚空中伸出的那只手却只是轻轻扬了扬,也看不见拳头的主人,仿佛只有连着拳头那一截白生生的小臂,显得万分的诡异!成天乐心下骇然,但也来不及想别的,出手也丝毫没含糊,还没有落地时就已在空中奋力挥出了拂尘。

万道青丝凝成了一束,瞬间仿佛透明虚化,中间那一根白丝发出刺目的光芒,挥起时像是一支十丈长鞭,落下时又变成了一条凌空扑击的蛟龙。蛟龙口中吐出一道光环,旋转放大向着虚空锁定而去,那是顺着拂尘飞出的飞电石手串,已展开为四神十二时大阵。

等成天乐双脚落地站稳时,蛟龙和光环都已经击了出去,并不是冲着那只手,而是锁定了手后面的一片虚空。这已是成天乐所能施展的最强大的一击,动作如行云流水丝毫都没耽误,也没留给对方趁势掩杀的机会。

面对此等攻势,那只手好似也有几分忌惮,并没有就这么硬接,再度轻轻一握,手中便出现了一支法杖。成天乐从没见过这么名贵的法杖,雪白的杖身上螺旋镶嵌着七枚幽蓝水心,就像被一条若隐若现的蓝蛇缠绕,而顶端是一枚红色的神石火焰精灵。

法杖轻轻往空中一指,便把那将要落下的飞电石环形大阵给弹开了,又是嘭的一声,那扑来的光影蛟龙也被无形的力量重新震散为万道飞丝。这一次法力互击,那人的身形终于显现出来,她就站在离地几米高的虚空中,是一位身材娇小的女子。

她也许很美,或者曾经很动人,但此刻成天乐却看不清她的形容。此人全身上下都被扭曲的光影环绕着,仿佛隔着厚厚的毛玻璃只能看清朦胧的轮廓,除了刚才与成天乐对拳接着又祭出法杖的那只手。

这女子的声音从神念中传来:“原来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连我刚才都没发现!果然有些门道。”这声音很难形容,原本应该很清脆很好听,却不带丝毫感情,让人不由自主就觉得心里发寒。

潜伏在庄园中那位强大的高手终于出现了,竟然无声无息已经到了十丈开外才被成天乐察觉,更没想到她竟是这样一位看上去很娇小柔弱的女子。成天乐也在神念中冷冷答道:“阁下如此高人,行事又为何藏头露尾?”

女子笑道:“如果你连我的存在都发现不了,就不值得我现身了。这并不是什么藏头露尾的行径,对付你这种人,我也根本用不着偷袭。”她虽然在笑,可是令人感觉不到半点笑意,反而觉得身体一阵阵发冷。

这笑声居然也是一种无形的攻击,小韶身为灵体受到的影响不大,而成天乐筋骨炉鼎强悍异常,及时警觉运转神气化解了这寒意,他也笑道:“阁下误会了,我说你藏头露尾,并不是指你刚才悄然潜近意图偷袭,而是你在庄园中做的那些事情。……请问你就是刚才那位阿三所说的湿婆神吗?但我看你也不怎么湿啊!”

虽然在神念中交谈,但成天乐出手可一点都没敢松懈,强大的神通法力源源不断施展而出。那被打散为万道青丝的拂尘又重新凝为一束,在空中如一只蛟龙盘旋飞舞,而蛟龙的前方是旋转的巨大光环,带着移转空间的力量锁定着女子的身形。

可是无论那蛟龙如何盘旋飞扑,无论飞电石化成的四神十二时大阵如何锁定方位,那女子就站在半空以法杖前指,那四神十二时大阵就始终无法落下来罩住她。

听见成天乐这番明显有调侃意味的话,女子冷哼一声道:“无知的人,我从不信奉什么湿婆神。在一百多年前,人们叫我克里特夫人,后来又叫我克里特大人,你们也可以这样跪下来称呼我。”

随着这声冷哼,正涌向小韶的无数阴物就像被注射了什么兴奋剂,陡然加快了攻击的速度,毫不畏死地向着五色光芒扑来。光芒闪动色彩变幻,不断击散与绞杀着这些令人头皮发麻的诡异之物,但是明显也有些挡不住了。因为攻击太密集,小韶一个人在同时抵挡这么多对手!

可是成天乐却无法分出余力来帮她,面对那位克里特,已经让成天乐感觉到几乎无法承受的压力。虽然克里特一直就站在那里只是在招架并未展开反击,但成天乐的精气神只要稍有松懈,那无形的压力便会侵袭而至。成天乐挥舞拂尘祭出飞电石,原本是想把对方罩入四神十二时大阵中,而此刻仅仅成了抵挡力量侵袭的手段。

小韶与成天乐互相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了对方,彼此心意相通,都清楚对方会全力挡住所面对的敌人。小韶轻轻叹了一口气,突然收起了凤凰翎。五色光芒一散,十余丈外的那些阴物铺天盖地地疾飞而至,发出仿佛是渴望已久的阴森惨号,眼看就要吞没小韶与成天乐的身形。

就在这时,一团白光弥漫而开。这光芒并不刺眼,显得很柔和,仿佛带着安抚身心的力量,它爆发时是无声无息的,迅速笼罩了小韶身前约十丈方圆的空间。小韶取出了一支法杖,正是成天乐从艾森手中夺走的那支,光芒的源头就是法杖顶端的那枚幽蓝水心。

小韶的形容与气息带着江南姑苏的山水灵韵之美,她手持散发着柔和光芒的法杖站在那里,也是一幅极美的画面。她的眼神并不凌厉,望着前方扑来的那些阴物,目光中甚至带着一丝悲悯,似在喃喃自语又像在吟唱诗篇。

那白光看似并没有什么攻击性,却需要强大而精深的法力才能祭出。扑在最前面的那些阴物直接被白光所笼罩,就如无数水滴洒进了滚烫的油锅,直接化散消失,元神中甚至能听见一连串“滋滋”的声音。

而正在扑来的那些阴物竟似有了罕见的惧意,面对这白光,它们的速度纷纷放缓,居然似不太敢往前。可是后面的阴物仍然在向前涌动,不断裹挟着前面的阴物仍然扑进白光中。成天乐虽背朝小韶站着,也能清楚地察知后面发生的情况,他知道小韶弃凤凰翎而用法杖,施展出的竟然是祈福与净化神术。

成天乐见过这种神术,想当初狼妖沃尔夫误以为沈四宝是什么黑暗生物,就曾以这种手段对付过四宝,斗法时还很搞笑的向四宝洒过什么圣水。而小韶此刻的手段,可比当初的沃尔夫高明太多了,恰好能克制眼前这些鬼东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