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47章、磨牙吮血藏利齿,最毒蛇心供驱驰

成天乐与各种妖物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已非常熟悉和了解各种野生动物的习性。成天乐当然不可能是这种蛇的猎物,事实恰恰相反,在蛇的眼里,他是一种需要躲避的庞然大物。假如在野外遇见,除非是猎食、发情、警戒、守护巢穴等情况下受到了惊扰,或者感受到了直接的威胁,否则蛇不会无谓的发起攻击。

成天乐走过来的时候,离那树根的距离还有好几米,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如果他是一只小老鼠还好说,可是他并非蛇的猎物、也没有惊扰那条蛇,那么蛇的攻击就不正常了。更重要的是,成天乐收敛气息隐去了身形。

他这种手段是对付人的,让远处的人看不见他,若不以神识直接扰动也发现不了他的存在,但并没有想到去对付近处凭红外热感应发起攻击的毒蛇。但在这种情况下,毒蛇想发现他也非常困难,成天乐早就知道有条蛇在那里,原本没有在意,不料那条蛇不仅发现了他,而且要杀他。

这就意味着两件事。这蛇的感应比正常情况下要敏锐得多,在近处居然能发现成天乐的存在。而另一方面,这条蛇刚才所做的动作不是捕食也不是受到了惊扰,而就是毫无道理的猎杀。毒蛇不可能天生就会这么做,显然是出自某种人为的原因。

成天乐不禁又想到了庄园中的那些人,根本没有开启灵智的毒蛇可分辨不出谁是谁。看来那庄园中的人们只能从通往公路的大门出入,若有谁想自行穿过环绕庄园的丛林,就会被毒蛇咬死!而任何企图暗中潜入的外来人,同样也会被毒蛇咬中,无法窥探庄园里的一切,这个推论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两人停下脚步,小韶展开神识仔细感应,然后说道:“傻乐,这片树林里还有这样的蛇,分布在不同的地方,有的甚至还在树上,它们之间的距离都差不多,好像各有各的警戒范围。以此推测,环绕庄园的树林,应该都是这种情况。不走大门的话,谁也无法出入。”

成天乐问道:“据你所知,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同时操控这么多并没有开启灵智的毒蛇?”

小韶想了想道:“我前一阵子也在研究信息神术,得到了不少启发,其实就算没有信息神术,办法也是有的。以类似神念心印的手段,影响它们最本能的意志。”

成天乐:“我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是那样做的话,蛇也是不受控制的,不会老老实实的只呆在这里,更有可能从树林中离去或者进入庄园,随意攻击所有遇到的活物。”

小韶:“除非是两种情况。要么是像我这样的灵修,可以分化神念在每一条蛇的识海中留下印记;若非如此,那恐怕就得有出神入化之能了。”

成天乐:“庄园中竟会有这样的高手!我刚才杀了那条蛇,会不会引起他的警觉呢?”

小韶:“若真是这样的高手,肯定能感应到什么,但未必会立刻引起警觉。这种毒蛇毕竟没有灵智,更别提以神念传讯了,最夸张的估计,他也只能感应到有一条毒蛇死了,这并不是很异常的情况。野生动物总有生老病死,就算它咬中了人或者其他的野兽,自身也有可能被杀死。”

小韶料得不错,庄园中一间幽暗的密室里,有一个朦胧的身影睁开了眼睛。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庄园外里密林中有一条毒蛇突然消失了。但这种情况并非第一次出现,偶尔有野兽接近这片庄园,被蛇咬死的同时也可能会杀死蛇。有人从庄园中逃出去被蛇咬中的话,在毒发身亡之前也有可能打死那条蛇。

这间密室就在庄园中央广场高台的正下方,而广场上正在举行着仪式。巴普纳达大师坐在高台上,接受信徒们的赞颂与朝拜。无数人的生机勃发,就算此刻有当世绝顶高手从天空望下来,也发现不了密室中的存在,地面上那么多人们的生机扰动就是最好的掩饰。

在黑暗的密室里,正有一丝丝七彩光芒落下,汇聚到那道身影中。普通人的肉眼看不见,但神识却可以感应到,那是数百人的生机元气,他们的生命活力正不停地被这身影吸取,滋养着他的形神。仪式正在进行中,那条身影又闭上了眼睛。

……

得知有可能被一位高手察觉,成天乐没有再贸然深入树林,虽然那些毒蛇对他构成不了威胁,但那可能存在于暗中的高手却令他忌惮,在没有搞清楚此地的虚实之前,他也不想惊动对方。就在这时,成天乐又眉头一皱道:“我好像感觉被什么人在窥探,并不是来自这座庄园内,也与这些毒蛇无关。”

这并不是灵觉感应,而就是一种近乎于野兽的本能直觉,身为一代妖宗,成天乐这种本能的直觉不仅远远超过世上的寻常野兽,也超过了绝大多妖修。小韶纳闷道:“难道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人在暗中窥探这座庄园吗?”

成天乐:“我也说不清,还是暂时离开这里吧,最好不要被人发现行踪。”

成天乐的直觉没错,确实另有人在暗中看见他了,而且他也没有想到,发现他的人居然就是艾森!在庄园的另一个方向,远处生长着稀疏灌木的高崖间,那气息杂乱十分隐秘的断层地带中,艾森手持法杖静静地站在一条岩缝里,身边仍跟随着那两名老者。但他那两名保镖今天却不在,上次已经被小韶给废掉了。

艾森得自祖先的那支法杖被成天乐顺走了,他今天又换了一根,仍然是异常珍贵的器物。两名老者施法隐去了他们的气息和行迹,三人仿佛是站在另一个空间里,艾森的法杖尖端浮现出一团朦胧的光影,光影的中央正是成天乐的身形。

成天乐无意间已经被艾森所施展的傀眼术给锁定了。艾森也在远处小心翼翼地观望那座庄园的动静,他一开始并没有发现落下云端并走向树林的成天乐。可是成天乐在树林边缘出手杀了一条蛇,尽管是无声无息,但毕竟动用了神通法力,还是被艾森察知了。

艾森惊讶道:“这个成天乐,他怎么会找到这里来!难道他这次出现在美国,竟然和克里特大人有关系?”

一名老者道:“恐怕是他想管闲事,自己追查到这里来的,是冲着那位巴普纳达大师。别忘了,巴普纳达在几年前可是上过新闻的,只是除了我们,没人清楚巴普纳达其实已被克里特大人控制。”

另一名老者也说道:“成天乐去年路过加拿大的时候,连沃尔夫那个垃圾团伙的闲事都管,显然对那些变异生物的事情很感兴趣。而这几年,我们将不少不听话的变异生物引到这里来,他们成了克里特大人的祭品。如果成天乐恰好查出了有关的事情,又查到了几年前的新闻,未尝不会找到巴普纳达这里。”

艾森恨恨道:“那他可真是在自己找死了!我们还在琢磨怎么想办法把他引到这里来呢,没想到他已经自投罗网了。那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立刻通知阿芙忒娜,就说我们已经查到了那黑暗生物的藏身地,约好时间让她也来到这里。”

一名老者道:“此事需要好好的谋划,不能让阿芙忒娜怀疑到我们头上,也不能让她有机会提醒或救走成天乐。”

艾森:“本来我还有些犯难呢,如今成天乐自己给我们解决了这个难题,可不是我们把他引来的,而是他自己找来的!如今需要掌握的就是阿芙忒娜出现的时机,一定要在克里特大人杀了成天乐之后,然后再让阿芙忒娜去送死。”

另一名老者不无担忧地说道:“可是克里特大人一定能斩杀阿芙忒娜吗?据我所知,阿芙忒娜神使也是如今教廷中有数的高手,其手段绝不可小觑!”

艾森冷笑道:“我当然比你们更清楚这一点!但无论阿芙忒娜有多强大,也别忘了在百年前克里特大人就已经是一位神使,怎可能不是她的对手?教廷既然派阿芙忒娜来追杀黑暗生物,必然也会给她准备一些强大的手段,所以最有可能的结果,克里特大人将消灭阿芙忒娜,而阿芙忒娜也会重创克里特。”

两名老者皆点头道:“这对我们是最有利的结果,若是阿芙忒娜殒落在此,教廷一定会派另一位神使来调查。身受重创的克里特短期之内绝难恢复,我们可以将功劳送给另一位神使,或者有机会的话,我们干脆自己先动手。”

艾森又点头道:“就算预料中最坏的结果出现了,阿芙忒娜真的斩杀了克里特,她自身也必然会受到重创、被黑暗力量所侵袭。到时候我们可以送她一程,然后向教廷汇报她与黑暗生物同归于尽,并表彰她的英勇事迹。反正在战斗发生的时候,我们一定不能让那位阿芙忒娜大人有临阵脱逃的机会!”

在艾森的计划里,想把阿芙忒娜引到这里与那黑暗生物决斗,也想到了各种可能的结果。但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况,在他看来,成天乐都绝无生还的可能。而成天乐自己还不清楚,他无意中已经闯入了被教廷追缉百年的那位黑暗生物的领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