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46章、有来处因能证我,由所遇成以为人

几年前,有一位社会学家经过好几年的调查,终于公开揭露了一位名叫巴普纳达的灵修大师涉嫌性侵幼女、威胁与绑架、谋夺财产并谋杀等种种罪行。那位自称是印度教的灵修大师,是美国籍的印度裔移民后代,他出生在美国,曾在印度活动过很长时间,然后带着一批追随者又来到美国,建立了一个灵修组织。

巴普纳达遭受这些指控后,也曾接受过调查,但最终却不了了之。一方面是因为这个灵修组织的精神控制十分严密,控方找不到足够的证人上法庭;另一方面也与美国的司法制度有关,巴普纳达可以花重金聘请庞大的律师团,以娴熟的司法技巧将诉讼程序无限期的拖延,并将控方的诉讼成本推高到难以接受的程度,最终只能选择庭外和解。

当年这个“案子”发生在盐湖城,而这位巴普纳达大师据报道就在特罗拉多高原上购买了一片土地、建造了一座私人庄园。信徒们加入这个灵修组织,不仅要放弃原先的身份和财产,而且要将一切虔诚的奉献给神,以“得到灵魂的安慰、寻求生命真正的归宿”。加入这个组织的不仅有印度教信徒,后来还包括很多美国本土白人。

这些人的目的,刚开始可能只是出自对东方神秘学的向往与好奇,渴望在现代文明社会中寻求内心的寄托,但后来却身陷其中。来到这里之前,陶宗恒曾调查过附近的各种情况,巴普纳达建立的庄园离此处不算太远。

所谓不远其实还有好一段距离,尤其是在这种高原上,几十公里就相当于另一个世界了,但成天乐与小韶在高空上却远远地看见了那座庄园。

沈四宝皱眉道:“这么夸张!后来就没人管了?他们一直在活动,还一直有人加入?”

陶宗恒摇头叹息道:“四宝,你常年生活在中国,但这里的情况不一样。你早已习以为常的很多想法和观念,这些人是不知道的。你也见过云少闲那伙人干的事情,他们还要披上一件弘扬佛法的外衣,否则不会被人们认可与接受。大家对怪力乱神的态度如此,历史上也有过太多的教训。

可是世界上的很多地方,尽管已经是现代文明社会,却缺乏你所熟悉的一切。有人就是直接以神的面目出现,他们谈的就是怪力乱神,在你看来,这或许与原始时代的巫蛊没什么区别。但很多人并不是你我,他们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反而更好奇地去追随。”

沈四宝点了点头道:“陶哥,你这么一说,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涉及到一个‘我是谁’的问题,比如生活在当代社会的人,与几千年前的蛮荒土着有什么区别?我们看待事物的智慧从何而来?

可能生活在今天的很多人,有意无意的忽略了一些事。哪怕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随意使用的某个成语,都可能包含着很多前人智慧沉淀与思考总结的精华,而我们如今可以不经历当初的过程,很直接的去运用,并以之判断和分析所遇到的事物。

但这世上并非所有人都是如此,大家所看到的世界是不一样的。就像成总身为一代妖宗,他为何要给那些妖物留下指引?这就是从混沌走向清明、告别蒙昧学会思考的过程,其实人们一直在学习怎么看待这个世界,同时也意味着生活在怎样一个世界中。”

以修为论,沈四宝是四人中最低的,但另一方面,他也是读书最多的,世俗中的有些事情,他可能看得更深刻。

得知了这样一件事,当天夜里,成天乐对远处的那个庄园就更感兴趣了,俯瞰幽沉的谷壑时,总是时不时地望着那庄园的方向。距离太远了,即便以他的灵觉和敏锐的五感,也难以发现什么动静。

日出之前,天光还没有完全放亮,庄园中的人们就纷纷走出了房舍,聚集在广场上,仿佛又在举行每天固定的仪式。小韶悄然问道:“傻乐,你要去看看吗?”

成天乐呵呵一笑:“我正这么想呢。”

他悄然降下云端,向着东方越飞越低,缓缓接近了那座庄园。小韶提醒道:“不要靠得太近,也不要到他们的正上方。我感应到一种不好形容的气息,既源自他们又不像是他们所发出,总之很诡异,那里说不定有什么强大的存在。”

成天乐在数百米的高空、一公里之外的地方停住了身形,假如是一只鹰,眼睛已能够看清楚那边的很多东西。而成天乐如今知觉之敏锐,已经远远超过世上很多强大的妖物,他不仅能看见那些人,还能够感应到他们的生机律动特征。

庄园中央有一座高台,高台上坐着一位留着络腮胡子的人,他身边还簇拥着几位妙龄女子,呈半躺的姿势,就像某种古老的宗教雕塑的造型。而台下数百号人面朝着他匍匐下拜,既像是在祈祷又像是在唱着赞美诗,太阳就在这时从东边缓缓升起。

这些人一律都穿着白袍,成天乐又发现,在那睡袍状的外衣下面,他们什么别的都没穿,身上只有这么一件衣服。而且这些人的生机律动特征也很特别,处于一种非常旺盛的状态,仿佛生命中所有的潜能都被释放了。

这里的主人、那位灵修大师真是了不得啊!上哪里找来这么多生机元气如此旺盛充沛的男男女女?再仔细一感应,成天乐立刻又发现了不对劲,与其说是旺盛充沛,不如说那些人都处在一种古怪的亢奋状态中,他们的生机勃发或者说在燃烧、在透支着生命的力量,所以才会给成天乐刚才那种错觉。

人不会无缘无故的透支生机元气、呈现出这样一种状态。成天乐多少听说过鬼修之法,知道受人间香火、借助无数人虔诚的心愿力,也是一种修炼形神的方式,但和眼前所见的场面是有所区别的。

那些人仿佛是在无形中通过某种方式,被什么存在缓慢而不断地吸取着生机元气,表面上却显得生机旺盛、精力充沛,让成天乐这种高手都看不出端倪来。他是越琢磨越好奇,悄然落地,隐去身形向着庄园的方向走了过去,想仔细研究这个地方。

小韶说道:“我也没太看明白他们是怎么回事,为何会呈现出这样一种状态?他们聚在一起时不好接近,待会儿等仪式结束了,或许会有人走到庄园外的花园与农田中,我们暗中可以好好观察。”

成天乐就是这么想的,他打算穿过密林来到一片农田旁,等待庄园中有人走出来,可以在很近的位置展开神识搜探其形骸百脉。可是他刚刚走进那片环绕庄园的密林,几米外的树根下就出现了一条蛇,如上紧了发条突然弹出,张开利齿狠狠地咬向他的脚踝。

蛇的动作极快,甚至连高速摄像机都不太容易拍清楚它发起攻击的那一瞬间,但它不可能咬中成天乐。成天乐早就发现这条冷血动物的存在了,尽管它在树根下蛰伏得是那么完美。成天乐轻轻一弹指,那蹿出来的蛇无声无息地就在空中被定住了身形,然后血肉筋骨寸寸碎裂,无声无息地落地。

小韶微有些惊讶地问道:“你为何要杀了它?”

他们这段时间在崇山峻岭中行游,也遇到过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大多数时候两人根本不会惊动它们。有时候露出身形路过它们的领地,偶尔也会遭受攻击,但是成天乐只是轻飘飘的化解,从不杀伤原本就生活在山野中的动物。但刚才他出手却这么干脆,无声无息就斩了那条蛇,尽量不发出动静也就罢了,却甚至都不留下痕迹。

成天乐的面色深沉:“小韶,你的灵觉虽敏锐,却不像我这样善辨妖类。”

小韶更纳闷了:“它也不是蛇妖啊?就算是蛇妖,这也不是你的习惯啊?”

成天乐:“它根本就不是正常的野生动物,你也应该感觉到了那一瞬间它的杀意。它刚才并不是受到惊扰后的本能反应,而就是主动侦测并发起的猎杀,这两者之间是有区别的。这既不是被驯化的蛇,也不是完全野生的蛇,生机律动中就带着某种气息,无论是谁走过这里,只要是活的、并非它的同类,它都会主动杀了对方。”

那条呈深褐色、纹路斑斓的毒蛇约有一米多长,发起攻击的速度比一般的蛇类快很多,几乎没有什么动物能躲开,就连飞鸟在半空掠过的时候,都会被它腾空蹿起一口咬中,更别提走过这里的人了。这种蛇类是不可能被完全驯化的,而且也不是本地的野生动物,它的栖息地远在澳大利亚。

成天乐曾在一家大型动物园的爬行馆中见过这种蛇,也看过它的介绍,却没想到它竟会出现在美国科罗拉多高原的密林里,显然是被人放养在此处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