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45章、寂寂晴空一轮月,百年弹指看花开

第三天下午,陶宗恒和沈四宝到了,他们开着一辆越野车,后备箱里帐篷以及各种露营野餐用具一应俱全,在那缓坡上安营扎寨,看上去就是经常来野营的游客。他们在营地附近发现了成天乐留下的暗记,到了入夜时分悄然登上山顶与两人见面。

沈四宝带着随身法器松云烟雨镇尺,陶宗恒则带着挎包似的百宝囊,里面不仅装着他的法器三枚如意通宝金钱,还把上次在洞藏中得到的铠甲、阔剑、烛台都带来了,更装着几瓶好酒。小韶不喝酒,只坐在一旁看着三人饮酒畅谈,再度于此地重逢,大家当然都非常高兴。

陶宗恒与沈四宝赞同小韶的提议,当天夜里两人就在这山顶上守望着那谷壑的方向。而小韶消失不见,成天乐则飞到了高空的云端上,隐去身形于虚空中定坐、俯瞰那条谷壑的全貌。那天上的云,置身其中则是缭绕的雾气。

陶宗恒与沈四宝也察觉不到成天乐与小韶的存在,陶宗恒有些骇然道:“成总真不愧是一代妖宗,就是这么整夜的定坐在云端上一动不动吗?”

沈四宝:“我尚无大成修为,更别提飞天之能了。鸟儿从空中飞过我能想象,修士御器飞天也可以理解,但是像成总这样不断地施展飞天之能,却就在空中坐着不动,对我来说还是太过神奇的事情。”

陶宗恒:“你当年和成总是在传销团伙里认识的,那时他的修为还远不如你吧,如今再见是不是很感慨啊?”

沈四宝:“那时他不是不如我,而是还没入门呢!如今八年过去了,成总竟已有如此成就。但是我没什么好灰心的,反而应该更受鼓舞,因为见证了成总的修行、看见了这条道路。我追求的是以术入道,有兰德先生珠玉在前,我也能打开这扇门。”

陶宗恒微微点了点头,面露赞许之色,又问道:“四宝,在这个地方的感觉怎么样?”

沈四宝:“我修炼的就是地气灵枢术法,在这里行功对元神的冲击很大,从近代直至亿万年前的气息就这样层层展现,一入定境简直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偏偏成总让我观望那道谷壑,对我修炼的心盘而言真是极大的考验,似有无穷无尽的沧桑扑面而来。”

陶宗恒玩笑道:“喘不过气就用内息!四宝啊,我是过来人,此番正是你的磨砺,离境界圆满已经不远了,不久后应该就可以迈入化妄之门。但能否破妄大成,是谁也说不准的事情。我虽有大成修为,但今日看见成总如此行功仍然感慨万分。

假如我有一件飞天神器,比如武陵乡的凤凰毛,凭之也可遨游云端,但不可能像成总这样无迹可寻,而且成总就这么整夜在天上呆着。这说明成总的修为根基之稳固、法力之深厚绵长远超同辈啊。他的资质并不算绝佳,但用的功夫绝非一般修士能比。”

这两人在山顶上聊天,而成天乐在高空云层中定坐。这与坐在静室中涵养调息不同,法力无时无刻不在无声无息中运转,相当于始终在天上飞,但又隐去身形不动。一时半刻倒没什么,可是过了两个时辰后就感觉到有神气衰弱之兆,法力运转滞涩。

小韶在元神中说道:“傻乐,你累了吗?”

成天乐答道:“倒不能说累,只是以前从未这样做过。如此施法并不是在与谁相斗,就是在保持一种不可思议的状态,自然而然施展飞天之能,这么长时间下来,感觉法力确实有些难以为继。”

小韶:“你是去年春天才脱胎换骨成功,神通俱足有了飞天之能,而短短一年之后便有如此成就,很多早已脱胎换骨的妖王恐怕都做不到吧?看来这番行游,确实大有收获啊!”

小韶说得不错,成天乐失去了玄牝珠,在没有重新凝炼如初之前,他的修为境界不得继续精进。但画卷融于形神就相当于他的玄牝珠,神通法力并未失去,从修行之初重新印证,所获不仅是道法上的感悟,法力也越来越浑厚了。

到了后半夜,成天乐终于有些吃不消了,恰在这时突然感觉一阵轻松。一股绵绵若存的法力化入形骸百脉,让他的神气运转又变得格外顺畅,这股法力来自于形神中的小韶。

成天乐居然能够使用小韶的法力,这与他们独特的修行有关,在别人看来是无法想象的。成天乐可以将小韶融入形神中,以自己的神气去滋养与保护她,而小韶愿意的话,同样也可以将法力化入成天乐的形神。此刻两人仿佛是一体的,不仅是因为双修之法,更是成天乐独步天下的手段。

在小韶的帮助下,成天乐一直在空中定坐到天光放亮,这才缓缓地飘落于山顶,让陶宗恒与沈四宝咋舌不已。而小韶也累了,并没有现出身形,成天乐就在山顶调内息涵养神气,同时也以自身神气滋养着小韶的形神。

闲话少述,一连数日四人各自修炼,并观望着那谷壑等待沉银魄的出现。而成天乐行功是越来越顺畅了,在空中与小韶共同施法定坐一整夜已经很从容。在小韶的建议下,他干脆又服用了一枚陆吾神仑丹,这是成天乐迄今为止所服用的第八枚神丹。

小韶与他形神一体,神丹的灵效相当于被两人同时炼化吸收,又是一周过去了,成天乐于虚空中定坐整夜已经变得很轻松。这天半夜,他突然在神念中说道:“恐怕没有人能想到,我们就这么在云层中坐着,看着地面的一条谷壑。一连看了这么多天,我突然对神通境界有了一层感悟。”

小韶:“哦,我的傻乐在此参悟道境吗,说来听听?”

成天乐:“这几天陶道友赞我法力浑厚,这其中既有陆吾神仑丹之功,也有你的相助,更是我打下的根基与众不同。但我想到了一件事,对于已拥有出神入化境界的高人而言,他们若在云端上定坐,只要不飞不动,其实不消耗法力。”

小韶:“这是你的猜测吗?”

成天乐:“不,这是我的证悟,我已经感应到了那种状态,只是自己还没达到。脱胎换骨后便神通俱足有飞天之能,可是无论神通法力多么强大,并不代表着境界上的更高。出神入化后定坐虚空并不消耗法力,这就是一种修为境界上的区别,我们将来要求证的就是这种修为。”

小韶:“我的傻乐变得越来越聪明了,就算这一次采不到沉银魄,也是大有收获!”

成天乐傻笑道:“当然有收获了,再这么修炼下去,等我们回家的时候,就可以再省一张机票了。”他的言下之意,既然能持续运转法力定坐虚空,等将来也可以越过太平洋飞回苏州。

小韶笑道:“咱们不用这么省吧?”

……

眼看时间过去快半个月了,却始终没有发现沉银魄的踪迹。这天中午,四人又聚在山顶上讨论,为何就找不到呢?小韶分析道:“我们刚来的时候,正逢下弦月,天空一直有云层,其中有几天还在下雨。而陶道友的那位邻居看见谷壑中光华乱飞,却不是这样的天气与天象。”

陶宗恒点头道:“是的,据他说当时的月亮很圆,且万里无云,高原上也没有风。”

成天乐:“假如沉银魄要在这种情况下才能出现,那么距月圆还有一周左右时间,但愿到时候不要有风云扰动。”

沈四宝:“月圆之夜,又恰好是无风无云,假如运气不好总也碰不到怎么办?”

陶宗恒笑道:“得天材地宝皆须机缘,何况是沉银魄这种罕见之物?我曾听说过有一位高人为等待一株奇花开放,曾在蛮荒中定坐数十年,而我们在这里多等几天又算得了什么?”

沈四宝:“我倒不是没有那耐性的定心,但假如在这里耗上几年时间,可有点太夸张了,家里还有事呢!”

成天乐:“二位来此只是想见识一番,没必要就这么耗下去。假如迟迟采不得沉银魄,二位就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我和小韶继续守在这里。此番重凝玄牝珠,本就打算要用上几年功夫。”

沈四宝叹道:“修行果然不易啊!”

成天乐又说道:“我们这几日在高空中定坐,远远望见谷壑的另一端有个庄园,有不少人住在那里,他们日出时聚在一起似乎在举行什么仪式。那不像一个普通的村庄或者镇子,真搞不明白那些鬼子在干什么?”

陶宗恒皱眉道:“成总这一提,我突然想起来了,来之前我查过这里的谷歌地图,还搜索过很多相关资料。成总所提到的那个庄园,应该是一位印度来的灵修大师的私人领地,住在那里的人都是那位大师的追随者。”

沈四宝:“还有这种事?”

陶宗恒:“既然到了海外,像这种事多着呢,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宽如尼姑和云少闲那伙人干的买卖,你已经清楚了。而成总看见的那个庄园,曾经上过新闻报道,那位灵修大师前两年还被人指控过呢,但他的买卖倒是越做越兴旺了。”

成天乐与小韶定坐在高空,能俯瞰整条谷壑于夜间的全貌。在谷壑的另一端,大约几公里之外的地方,有一片似村庄又似小镇的建筑群,周围绿树掩映,外围分布着几片花园和农田。

由于成天乐和小韶都是在夜间观望,所以不清楚那些人白天都在干什么,但是每天日出前,那些人都会穿着白色睡衣般的长袍状服饰,走出房舍聚集在庄园中央的广场上,好像在举行什么祈祷或者参拜的仪式。小韶和成天乐这几天都是日出时分才落下云端的,所以看见了。

庄园中生活着四百多人,所以它不可能是一个农庄。因为周围虽然有花园和农田,但面积不算很大,根本不够这么多人耕作,有几十位园丁和农夫也就足够了。这个庄园建在人迹罕至的偏僻高原中,恰好位于国家公园的边界之外。在美国这种地方,它可能是一片私人领地。

有一条简易公路能到达这个庄园,在密林和山地间蜿蜒而去,通往盐湖城方向。庄园中的居民所需的大部分生活物资,应该都是通过这条路运送的。成天乐很好奇,为何有这么多人聚集在这样一处不引人注目的偏僻之地?他们看上去又像是有目的、有组织的。

这究竟是怎样一群人,难道是类似昆仑修行界中的一派宗门?那么人数也未免太多了!不料陶宗恒却提到了几年前偶尔看到的一条新闻,让成天乐等人大吃一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