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44章、万载光华此处飞,谷壑幽深待寻谁

那些亮光看上去有点像萤火虫,但萤火虫的光芒不可能传这么远,也不可能飞舞得那样飘忽,又似一群发光的蝴蝶在深壑的阴影中穿梭翻飞,简直让人怀疑是UFO出现了。他们也带了相机,却没有拍下来,目击者皆认为这是一种神秘现象。

此人还提到了一个细节,在白天搭帐篷的时候,有人发现指南针不好用了,电台的信号也受到了严重的干扰。队伍中有一个懂地质的朋友,分析说这里可能埋藏有金属矿藏,而前方那条弯曲的深壑中也有可能就有露出地表的矿脉,所以导致了局部的磁场异常和电磁干扰现象。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陶宗恒立刻就想起了成天乐托付的事情,这情形不正与传说中的沉银魄吻合吗?这场聚会就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夜里陶宗恒就想联系成天乐,可是手机总也打不通,可能因为成天乐所在的地方没有信号。今天他和沈四宝一起吃晚饭的时候又提到了这件事,正准备再联系成总试试,没想到成天乐就主动将电话打了过来。

眼下有两件事,一是沈四宝和陶宗恒要追拿云少闲,二是成天乐与小韶要寻找沉银魄。那位宽如尼姑何时到西雅图还没有确切的消息,据说至少要等到几个月后,于是几人决定先一起去科罗拉多大峡谷。

陶宗恒和沈四宝也对沉银魄非常感兴趣,很想去见识一番,无论那里是不是真有,也算是一番修行历练。原本几人可在西雅图汇合,因为温哥华就在西雅图北面,这两座城市隔着加美国境线接壤,往来非常方便。

可是成天乐想了想,还是建议他们分头赶往科罗拉多大峡谷,路上不要走在一处,到了约定好的地点再碰头,谁先到便留下暗记。

成天乐自己虽然不怕什么,但陶宗恒在温哥华毕竟有家有业。前段时间他们动了艾森那伙人,那是一股盘根错节的势力,陶宗恒一个人是难以对付的,假如暴露了的话处境可能会很不利。去年他们在温哥华所做的事,也没有将陶宗恒和沈四宝暴露出来,艾森等人只知道是成天乐干的。

前不久成天乐遭遇了艾森,以他的手段虽可以对付,但暗中还出现了一位未露面的神秘高手,这让成天乐与小韶都很心惊。虽然那位高手好似并没有什么恶意,但成天乐行事也不得不小心。此去科罗拉多大峡谷路途遥远,他也不想让人看见陶宗恒和沈四宝与他走在一起。

成天乐与小韶2020年开春后的美国之行,简直成了逛公园,黄石公园是第一站,然后去公园般的城市西雅图转了一圈,接着直奔科罗拉多高原,而沿着科罗拉多大峡谷分布的国家公园就有十几个。

这一路上小韶并没有露面,融于成天乐的形神中共游天地间,而成天乐走在天地间也等于走在小韶的气息中。成天乐尽量隐去行迹,就沿着洛基山脉于崇山峻岭中穿行,想追踪他几乎不可能。

成天乐并没有因艾森与那神秘高手的出现而改变做法,沿途若发现妖物,仍会给他们留下神念心印。路上所遇到的大多是山野中已开启灵智的妖禽妖兽,只在偶尔路过一些村庄和小镇时,碰到了少数已化为人形的妖物。他并不显露出踪迹让他们发现,只是悄然留下指引。

大约一周后,成天乐与小韶到达了科罗拉多高原,进入了大峡谷一带。他们沿途不知越过了多少谷壑,成天乐从西北方向进入了某个国家公园,离此处最近的大城市是盐湖城。

科罗拉多大峡谷,是由奔流而过的科罗拉多河在漫长的岁月中侵蚀切割而成。科罗拉多河谷平均宽度数公里,蜿蜒总长近千里,从两侧崖顶到河面,垂直下切的平均深度有一两千米。除了这一条纵贯的大峡谷,这片高原上还有很多分支谷壑,大大小小纵横遍布。

这里三千年前就有古人类活动的足迹,有崖居与穴居的古人类遗址,而更多的遗迹则属于地质历史年代。从高原顶部向下深切的峡谷绝壁,依次展现着从近代到远古的地层,还有各种古生物化石夹杂其中,层次清晰、色调分明。这些古代地层本应埋藏在深处,却因为峡谷的切割而露出了地表。

这里的植被分布与气候环境,也因为复杂的地势变化而呈现出极大的变换景象,荒漠与丛林交错,其中栖居着品类繁多的野生动物。如今的大峡谷一带分布着很多国家公园和旅游度假区,开发了很多旅游观光线路,有些地域还适合人们步行远足并在野外露营。

科罗拉多大峡谷虽然每年都有数百万的游客参观,但是这样的风景区,游客们只集中在开发出的观光路线和区域里,整片高原的绝大多数地方,要么是苍凉的荒漠、要么是原始丛林,人迹十分罕见。

这里是天地自然造化的奇观,绵延的高原被切割出一道道巨大的裂隙,深处的河流滚滚而过,而河谷两侧是色彩斑斓的层层断壁。风景如此之壮阔,仿佛穿越与切割了无数时空,无形中莫名使人感觉自身是如此的渺小。

成天乐连青藏高原都已经几进几出,在这里最强烈的感受并不是心神中的震撼,而是天地灵息那丰富多彩的强烈变幻。近一段时间,他和小韶都在研习移转空间神通,虽然想构建法力空间结界至少要有出神入化修为,但很多空间术法如今已可以施展。

成天乐曾在雪山碧玉湖自悟此道,而小韶的天赋神通就擅长此道,他们所拥有的那幅画卷恐怕是古往今来最玄妙的洞天神器。如今成天乐又得到了一枚风之魅舞,还可以参照空间神术相印证,这一路上收获很多。

走过的山河如一幅画卷在元神中展开,成天乐能够清晰的观望地形地势,他终于找到了陶宗恒所说的地点。这附近并没有大型野生动物出没,而科罗拉多河就在南方几公里外。

沿着科罗拉多河谷的北侧,有一条蜿蜒的观光公路经过,公路的北边是起伏的山峦,粗糙的砾石大多呈现浅红色,山峦上覆盖着稀疏的植被。离开公路往北大约一公里多,有一片开阔的缓坡,原野就是天然的停车场,经常有人将车驶离公路停到这里露营。

从这片缓坡再往北,有一座怪石嶙峋的山丘,铁黑色的岩石如犬牙交错。而这座山丘的顶部,就是有人曾在月夜里望见远处有光华乱飞的地方,成天乐与小韶最终到达的就是此处。

两人观察了一番地势,发现夜里想爬这座山,对普通人来说可是够危险的。幸亏那天月光很明亮,那些人才能幸运的爬上来,但是夜间再想下去就难了,听说那伙冒失鬼也是等天亮后才下了山。但话又说回来,也幸亏是那伙人大胆冒失,否则也不会碰巧发现沉银魄的踪迹。

成天乐不禁又想起了几年前行游路过泰山深处,曾遇到一伙驴友遇险受困的往事。他就是在那里认识了后来的弟子郝然,而如今郝然已玄牝妖丹大成。

从山顶向南面望去,那片缓坡上停着好几辆车,还有人在放着摇滚乐。如今正是郊游的好时节,这个露营地几乎每天都有人来。但是没人能看见远处山顶上的成天乐,既有乱石丛的阻隔,通常人也没有这么好的视力,更何况成天乐根本没有显露身形。

站在山顶向偏东方向望去,高原上还有一条蜿蜒的谷壑,走向大约与远方的科罗拉多河谷平行,就像在地表画出了一道黑色的痕迹,那并不是岩层本身的颜色,而是阳光下的阴影。这条谷壑入口处很浅,就是一条小山沟,可是越往里越深,仿佛切入了地下、割开了地层。

这条谷壑曲折幽长,成天乐站在山顶只能看见其一小段而已,更远的地方视线则被阻挡了。他在附近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陶宗恒和沈四宝留下的标记,成天乐与他们约定的见面时间是十天后,现在他早到了三天,正好可以先观察一下情况。

当天夜里成天乐静静地端坐在山顶,远望着那条幽深的谷壑,这天没有月光,云层笼罩下高原显得神秘而阴暗,夜色中的谷壑仿佛是地狱深渊的入口,有着摄人心神的神秘力量。

成天乐定心不动,沐浴在天地灵息中,他与小韶都在等待着沉银魄的光华出现。

整整一夜过去了,他们并没有看见谷壑中出现乱飞的光华。沉银魄可能会出现在这种地方,但并不是每天都会现形,就算找到了正确的地点,也需要正确的时间和机缘,在特定条件下才能发现。成天乐倒也不着急,反正就在此处修炼便是。

定坐中,又是一个白天过去了,傍晚时天空飘起了蒙蒙细雨,山下野营的人已经离开。第二天夜里,成天乐还是没有看见黑暗中飞舞的光华。于是天明之后,他与小韶走下山进入了那条谷壑。

这条谷壑有二十多公里长,最深的地方接近千米。两侧的岩壁很有层次的呈现出不同的颜色,深处的断崖上有一道道黑色的纹路,就像一条条苍龙飞过。

小韶分析道:“这里有混生金属矿脉分布,在峡谷中露出地表的范围很广,就是那一道道黑色的岩层,的确很有可能诞生沉银魄。但据我判断,沉银魄是整条矿脉的精华凝聚,不一定会出现在哪个固定的地点。而上次恰好出现在谷壑的那一端,被那些人看见了。”

成天乐点头道:“只在此壑中,谷深不知处啊!我们好像不应该只在那山顶上守望,最好到这条峡谷中来,但这么长一条曲折的峡谷,我们两个人在里面看不清全貌。除非把万变宗的人全叫来,每隔一段就派一个人守着。”

小韶建议道:“我们先回去等陶道友和沈四宝吧,请他俩帮忙,夜间守在那座山顶上观望。实在不行,我们就飞到天上去看。”

成天乐一拍脑门道:“这么长时间都在步行跋涉、重证修行之道,我差点忘了身怀飞天之能。……但这可不是飞天而过,而是整夜都在天空中定坐观望,神气法力消耗极大。”

小韶笑道:“我家傻乐如今也是当世高人,就让我看看你的法力有多么浑厚绵长?至于我嘛,占了灵体的便宜,这么做不算太费力。若是融于你的形神中,我就更不用费力了,干脆就助你行功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