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43章、万里山川已踏破,功夫用尽偶得来

于飞亦皱眉道:“我就是这么说的呀,可是我老婆又讲了一堆关于布施功德的道理,问我怎么反驳?她其实也是有点骑虎难下,但希望我能彻底说服她。”

成天乐摇头道:“想强劝并不容易,不仅是让她明白过来,而且需要她下决心去自我否定所付出的努力与代价,这对谁来说都很难。比如我们经常遇到一些人,如果你不认同他们的某种观点,他们所重视的其实并不是你的想法,而是感觉你否定了他这个人。因为人们很多时候,还真就是靠感觉活着。

所以他们和你讨论观点的时候,比较的并不是谁更有理性,更讲事实、道理与逻辑,而是比较谁更有耐心,更能纠缠到底,甚至观点与事实本身已经不重要了,他们要否定的也是你这个人,要符合他们所下的定义,才能得到自我的肯定与满足。哪怕网上讨论一些纯粹属于个人体验的话题,也时常会碰到这种情况,更何况是这种事情呢?

通常情况下,精神正常、心理很健康的人一般不会这样。但你在传销团伙里呆过,要知道如果按照他们的思维方式去思考,又怎么容易说服对方呢?就算你在家里对爱人搞的劝说工作,恐怕也早在人家的预料之中,提前就下好套了。

人家会说,这就是修持中的业障,会不断有人来干扰和阻止你们、提出种种质疑,你们不要生气也不要灰心,要用大慈大悲之心来说服和感化这些人,让他们最终也能投入佛法的怀抱中,这也是修持、这也是功德。”

于飞点头道:“是的是的,那伙人早就这么说过。说什么你们的家人或朋友可能会不理解,因为他们尚不了解佛法的伟大。这是我们应该面对的业障,要用耐心和坚定去改变与染化他们……”

成天乐:“这是在偷换概念,佛法是否伟大,与你捐多少钱财给他们有必然的关系吗?搞传销只是在利用人们的贪念,告诉人们只要重复简单的欺骗模式,就可以获得巨大的成功。而这伙借传教骗钱的家伙更可恶,不仅是利用有些人内心的不安与困惑、还有对神秘事物的向往,更是在榨取与挥霍人们真正的善意。

比如宣扬借钱做功德,让人们变卖家产或举债捐钱给他们,这未免太狠毒了!这样的钱菩萨能收吗?假如收了话,那是菩萨吗!我相信你爱人是个非常善良热心的人,她为他们做了那么多事情,并不为个人私利,还将你们两口子省吃俭用攒的钱也捐给了他们。恰恰是对她这种人的欺骗与利用,是最不可容忍的。”

这些话有的是成天乐说的,有些是小韶在神念中借他之口说了出来。于飞连连点头道:“对对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一下子就听出了问题。但现在陷进去的是我老婆,我劝了半天她还在干,五千美元也就算了,可别把人也搭进去!”

成天乐:“搭进去的可不是她和你家那五千美元,别忘了你爱人还是一个活动召集人,联系了很多同学朋友都去听那个宽如尼姑的法会,这么做也是帮凶的性质。但很多人在做这种事情时,出发点却是善意,他们真的相信自己在广布功德。就算有时候发现了不对劲,也得尽量说服自己去相信,这才是最令人头疼的情况。”

于飞:“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茬呢!回去之后就得告诉我老婆,如果那帮人真在骗钱,她就等于在帮着他们行骗。如果将来有人回过味来找他们算账,首先就得找到她头上!我老婆这人胆子小,说不定就不敢干了。”

成天乐:“在自己家面对你爱人一个,你可以这么试试,但还有那么多人又该怎么办呢?你可清楚,那个宽如尼姑什么时候到西雅图?”

于飞:“据说还得等好几个月呢,现在只是在预热造声势,将这个三无秃尼私下里传得越来越神乎,到时候场面才够轰动嘛!”

成天乐:“有些事情看上去确实是愿者上钩,表面上看并没有拿刀逼着人们去做功德,人们都是自觉自愿的。但这并不代表设局行骗者不可恶,如果遇上了,有些事该做还是得做。更何况这伙人与我们还有点关系,如果那宽如尼姑来到西雅图,你可能会在她身边见到一个老熟人,就是当年传销团伙里的云领导——云少闲。”

“什么?云少闲!”于飞吃惊地叫出声来,猛地跺了一脚刹车,扭头看向成天乐。

成天乐不紧不慢地说道:“你还记得沈四宝吗?当年与我们一起也在传销团伙里呆过。他最近就在追查云少闲的消息,还托我帮忙打听,没想到却在你这里得到了线索。”

成天乐告诉了于飞云少闲的种种“事迹”,传销团伙被端掉之后,此人曾在内地搞起了灵修培训班,后来又和一个自称是菩萨转世的尼姑混在一起,跑到国外来“弘扬佛法”。而那个台湾尼姑就叫宽如,他们的组织便是功德山。

于飞在网上搜索的那些材料,沈四宝早就查过,可是除了种种的神迹宣传之外,并没有这个组织的核心成员的行踪线索。而听于飞的介绍,他们平时都是以私人聚会的形式搞“弘法”活动的。至于宽如和她身边的“护法金刚”云少闲等人,更不会轻易露面,就连所谓的弟子们平时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今天真是巧了,成天乐偶遇于飞恰好得知了线索,那个宽如尼姑几个月后要来西雅图,而云少闲很可能也会现身。于飞一提到云少闲,恨得是咬牙切齿,没想到他从中国跑到美国,竟然还是没有躲过这个人的祸害。那个功德山是什么东西,此刻已不言而喻了。

继续开车上路,前方已进入西雅图市辖区。这是一座美丽的城市,也是美国西北部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它拥有温润的气候,周边的平原与山峦都被茂盛的丛林覆盖。市区内外点缀着港湾、河流、绿树,环绕城市的原野中还错落分布着很多美丽的湖泊。

西雅图市有三百多万人口,居民构成很复杂,有白人、黑人、印第安原住民、西班牙及拉美混血后裔,还包括四十多万亚洲移民。而这座城市中也有四万多无家可归的流浪者,露宿在各个街区、定期领取救济。

各种宗教派别在这里都有活动,包括天主教、新教、东正教、犹太教、佛教和伊斯兰教,还有很多零零散散所谓的教派。所以在这一带搞传教活动并不太引人注意,那宽如女尼也算是经过了调研,找对了地方。

于飞恨恨地说道:“我老婆知道我在传销团伙的事情,我都原原本本告诉过她。今天回去我就跟她说,原来那三无秃尼和云少闲是一伙的,她一定就能彻底明白了。”

成天乐却劝阻道:“你先别这么做,我能不能请你帮个忙?回去之后暂时不要把遇到我,还有我所说的这些事情告诉任何人,否则可能会打草惊蛇。沈四宝一直在追查云少闲的下落,这是将他们连根端掉的一个机会。你先等一等,假如那个宽如尼姑真的来到了西雅图,有消息就立刻通知我。至于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和四宝来办吧。”

于飞见到成天乐是喜出望外,执意邀请他去家中做客,表示一定要盛情款待、以尽地主之谊。但是成天乐拒绝了,表示以后再说,目前还不想露面。成天乐也告诉于飞,假如那宽如真的来了,于飞最好也不要再参加那些法会,以免被云少闲认出来。

商量完毕之后,两人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成天乐便下车步行离开,身影迅速消失在路边的丛林中。他立刻就联系了在加拿大温哥华的陶宗恒与沈四宝,告诉他们有了云少闲的行踪线索。那个宽如尼姑将在几个月后来到美国西雅图,云少闲很可能也会现身,就算他不出现,通过那个假尼姑也能追查到云少闲的下落。

说来真巧,陶宗恒和沈四宝正好也有事想找成天乐,还没等联系上呢,成天乐的电话倒先打过来了。他们也告诉了成天乐一个好消息——很可能发现了沉银魄的踪迹!

陶宗恒是在一次当地华人聚会中,偶然听一位邻居说的。他这位邻居去年假期曾到美国去旅游,组织一伙相熟的华人开车结伴而行,将“驴友组织”发展到国外了。他们参观了着名的科罗拉多大峡谷,也曾在一处风景优美的山谷中野营露宿。

据陶宗恒这位邻居说,那天夜里天上没有云彩,空气非常新鲜,月光格外明亮,帐篷在山坡上留下了清晰的投影。他和几个朋友登上了附近的一座山顶,眺望峡谷月夜风景,在前方一条弯曲幽深的沟壑中,突然看见了星星点点的闪光在飞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