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42章、梦远宣功德造业,于飞闻弘法心惊

成天乐纳闷道:“你还有什么事求我帮忙的?假如是拿绿卡的话,我可爱莫能助。”

于飞:“当然不是这个,说绿卡的事只是发发牢骚,并不算什么大麻烦。眼下是我家里出事了,真是头疼得要命。……成总啊,我当年骗过你,现在跑到美国却又遇到了这种事,你说这是不是报应啊?”

成天乐越听越好奇了:“你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

于飞:“这次我是和几个朋友约好去黄石公园旅游的,其中还有我的上司一家人,本来我老婆也会跟着一起去,她却突然有事留在了西雅图。她和一伙当地人在一起组织活动,还负责出面召集了一批这些年结识的同学朋友,商量着怎么迎接一个台湾来的尼姑呢,还要组织什么弘法功德大会!”

于飞讲述了一件家中最近发生的事情。他在软件公司中的工作是搞技术支持与上门调试服务,也经常到美国西海岸的各个城市出差。大约是半年前,他发现老婆小秦在家中研究佛法,也不知道从哪儿拿回来一堆弘法材料,但他当时并没有太留意,因为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而前不久,老婆告诉他,着名的佛门大德“宽如法师”将要来到北美弘法,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与缘分啊!于飞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位宽如法师的名号,而据小秦介绍,这位大德来自中国台湾省,是世界什么协会的会长。这位高僧当年的开悟过程十分玄妙,于诵经时见眼前天花涌现,观世音菩萨亲现法身,命她弘妙法于人间。

于是这位女尼从台湾开始起步,又到中国大陆转了一圈,然后足迹来到了北美。另据供奉她的弟子信誓旦旦的宣称,宽如法师就是观世音菩萨的当世化身,拥有无边妙法,能让闻者得人生彻悟之机缘,并有很多故事或说神迹显化。

比如有某某白血病患者听了她的讲法、皈依“功德山”门下,立刻就痊愈了。再比如某某富豪,捐赠给“功德山”多少财富,接着世间福缘便滚滚而来。所谓功德山,就是这位宽如法师建立的一个修行组织,以弘扬功德为名。

这样一位了不得的人物,要来西雅图弘法,当然会有其传人弟子打前站,事先组织当地信众准备好迎接事宜,而华人圈是他们最重要的活动范围。介绍更多的人来听闻佛法,据说也是莫大的功德。于飞的爱人小秦显然是其中一个很活跃的积极份子,她介绍了不少同学朋友和邻居都去了,也把老公于飞也拉去了。

宽如法师尚未到来,于飞参加的是宽如法师的座下弟子、据说也是一位了不得的大德陈梦远居士主持的弘法介绍会。于飞对佛教没什么研究,只是陪着老婆去看热闹的,却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他虽然不了解佛教,却在传销团伙里混过那么长时间,对一些洗脑骗钱的手段非常敏感。

佛法与佛学,已经流传了两千多年,自古文人墨客无论是不是真正的佛教徒,吟诗作对时往往都会引用几句经典。而到了当今的信息时代,收集整理有关的经文注疏以及现代化的讲解资讯并不难,它们便被不同的人借来做不同的用处。

那位“梦远居士”在法会上首先讲了一套放之四海皆准的慈悲以及劝善之论,结合着种种佛法典故。于飞并不太明白其中形而上的哲学思辨,但他也没有听出任何毛病来。至少陈梦远所讲的百分之九十九的内容,通常人难以挑出什么错,除非来一位真正的法师与之逐条问论。

但是剩下的那百分之一的内容却让于飞听得心惊肉跳,因为这位梦远居士重点讲到了“功德”。在座的居士们听闻了这么多佛法的奥义,怎样修持精进、能获得内在的自信光明呢?那当然要求证所谓的功德!宽如大师在人间传法,就是发宏愿要垒功德成山,所以他们的修行组织就叫功德山。

梦远居士告诉大家,假如你的内心还不够宁静,假如你还在承受着苦难,那么请审视真正的灵魂,积累真正的功德。具体怎么做,其实就是捐钱。梦远居士还讲了很多据称是“真实发生过的故事”,某某人向功德山捐赠了多少、结果就怎样怎样。

现场就有人表示要做功德,于飞甚至怀疑这些人是不是事先安排好的托,但是后来却发现至少不全是。他在留学期间认识的一位同学,是一位红三代兼富二代,如今在美国西雅图也拥有不少产业,居然表示要捐赠一座大宅,作为宽如法师在西雅图弘法的“道场”。

梦远居士还声称,捐得越多便是功德越多,如果手头一时没有闲钱,借钱做功德更能表示诚心、得到佛法的护佑!正是这番话,让于飞惊出了一身冷汗。台上的家伙鼓动台下的信众搞捐助也就罢了,居然还鼓动手头不宽裕的人去四处借钱捐给他们,竟以行功德的名义。

身为“过来人”的于飞,越琢磨越觉得这伙人像是搞传销的,只是换了另外一张皮。他回家之后上网查询了这位所谓的“宽如大师”和“功德山”组织的资料。网上果然有很多信息,大多是各地“信徒”对宽如大师的赞颂,还有对这位大师种种妙法神迹的宣传,看上去简直就是菩萨在世。

但于飞好歹也是干IT的,将信息过滤分筛,发现那个所谓的国际XX协会,就是个花几千美元就能自行登记注册的民间组织。而他居然没有查到宽如大师任何的出家、受戒的记录,搞了半天是个三无尼姑。

于飞越想越觉得不妙,赶紧去查自家的银行账户,果然,除了正常的开销之外,最近莫名多支出了五千美金。于飞的日子过得并不算太宽裕,但他来美国毕竟已有不少年,读书期间就在打工,毕业后也有了一份还算稳定的白领工作,出于中国人的传统习惯,手头还是有点积蓄的,准备将来在西雅图郊区买房子,如今却一下子少了这么多。

他赶紧问老婆小秦,不出意料得知是趁他不在家的时候,捐助给功德山了。于飞当时就火了,问她为何要擅自捐出这么大一笔钱?老婆小秦却解释说,参加法会活动的同学朋友们都捐了,她这个召集人也不好意思不带头。而且在当时的气氛感染下,她觉得只有这样做了,才是人生正确的追求,所谓的钱财并不重要。

于飞没法再继续斥责小秦,因为他了解她是个多么善良而热心的女子,只得苦口婆心的讲述了自己的疑虑,并且劝阻她不要再卷入这种事情。在于飞看来,陈梦远与其背后的宽如尼姑那伙人就是打着弘法的幌子骗钱的。小秦听得将信将疑,并用在法会上听到的很多“佛法功德”理论来反诘于飞。辩论上升到这种似是而非的哲学高度,于飞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但无论如何,于飞还是请求小秦不要再继续参与那个所谓的传教团伙的活动。小秦其实多少有点被说动心了,可她还是很为难的告诉于飞,自己是附近这一片迎接宽如大师弘法活动的召集者,为此受到了很多赞扬和关注,直接撂挑子说不干就不干的话,恐怕不太合适。

小秦毕业后没有工作,平时参加与组织各种活动和聚会,不仅是因为兴趣也是一种生活与社交方式。她在大学期间就认识很多中国留学生,毕业后也参加了华人圈中的很多聚会,对组织活动非常热心,从中也能找到精神上的愉悦和满足。

自从接触了这个“弘法”组织之后,她也以联络人的角色召集了好几次小型法会,被那位梦远居士尊称为“护法”,在这个小圈子里很受重视,总有人赞扬她弘法有功、功德甚大。正所谓被捧上去就不太好下台阶了,所以小秦还是决定把剩下的事情做完,假如真的有什么问题,再找机会慢慢地淡出。

这次于飞外出旅行,本是和几个同事家约好的。结果小秦却临时有事留在了西雅图,因为当地的功德山分支组织要召开一次如何迎接宽如大师的筹备会议。会议内容很具体,基本上是活跃份子分片包干,联络亲朋好友来参加法会,千万不要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而且仅限于私人之间传达,消息不对外界公开,谁能来便是有缘法与慧根。

于飞最后说道:“成总,我对佛法什么的没有研究,明知道那伙人是干什么的,可总是没有办法彻底说服我老婆。我知道你是有本事的人,在苏州还被人称为成大师,能不能指点一番,告诉我该怎么做?”

成天乐皱眉道:“我可不是什么大师,而且也不是佛门中人。但真正的高僧大德我也见过,绝不可能是那种货色!至于遇到这种事该怎么想、怎么办,其实没那么复杂,按正常人的思维方式去思考就可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