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41章、累塔基白骨铺路,再摇身变换当年

已经远去的成天乐和小韶,当然不会清楚艾森竟然有这样险毒的计划,如今不仅是他们,就连阿芙忒娜神使都可能会遭遇险境。成天乐飞快地遁走,身形穿过山林时就在空气中消失了,他不仅隐去了行迹而且收敛了气息,并没有在空中飞去,而是沿着复杂的地势穿行。

不久之后他上了一辆火车,这是一辆从东往西行驶的货车。火车开得并不快,在美国,铁路网已远没有今天的中国发达与先进,不少铁路甚至有近百年的历史了。比如这条铁路,就是百年前淘金热时代所修建,也凝聚着无数华工的汗水与血泪。

当年打通横贯美国东西的铁路大动脉,有着巨大的政治与经济价值,也是美国崛起与腾飞的开始。但在当时的条件下,修建穿越荒漠与崇山峻岭的铁路,是异常艰辛与危险的工作,起初工程进展极其缓慢、看不到成功的希望,直至大批华工的到来才出现转机。

美国财团通过中国买办前后招募或诱骗而来的近十万华工,建成了横贯美国东西的交通线,在工地上留下了数以万计的尸骨。铁路修成后,生还的数万华工不仅全部失业,且横遭残杀与驱逐。为了转移矛盾,在刻意宣传与鼓动下,当地人认为华工夺去了他们的就业机会,于是集体涌向华工聚集的地区,烧毁房屋并杀害他们。

这种大规模、有组织的屠杀,得到了美国官方的默许与支持。1886年,西雅图市制定特别立法,强迫华人限期离境。而在美国的西部各州,“排华”一度成为民主、共和两党争夺选民支持的共同竞选口号,双方都竭力宣称自己比对方更支持对境内华人的迫害。

这些华工中的幸存者以及他们的后裔,是美国大陆上最早的华人移民,直至很多年后才艰难的获得合法身份。短短一百多年过去了,世界仿佛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事情虽似曾相识,但发生的方式已大不一样。

成天乐与小韶上了火车,而这条铁路就是通往西雅图的。铁路是一种高效率低成本且节约能源的大规模运输方式,但同样也需要大规模的投资与持续的维护投入,在美国,百年前建造的铁路基础设施已日益老化,如今更发达的是公路网。人们都更愿意选择便捷与奢侈的驾车出行,如果路远可以选择飞机。

他们向西走了两百多公里,然后悄然下车进入了落基山脉深处,寻了个僻静的地方藏身,直到三天后才继续出发。成天乐与艾森斗法时受了伤,但这伤势并不重,而且他拥有一位黑鱼妖王的天赋神通,同时也拥有几乎是最强悍的炉鼎,无论什么样的伤势都痊愈得极快。

当成天乐再度踏上路途时,伤势早已恢复,在山中闭关这三天时间,不仅是为了疗伤,更重要的是研究新到手的法杖。这支法杖果然神奇,结合白少流于大地之瞳中留下的各种神术介绍,成天乐如今持杖在手也可以施展出强大的神术,冒充一位大神术师应无问题。

成天乐这次没有沿落基山脉深处步行,而是站在公路旁伸手,企图搭顺风车。他也没有再背包,随身的东西都收入了风之魅舞中,而风之魅舞揣在兜里。在美国的州际公路旁,像这样招手搭顺风车的旅人时常可见,他也学会入乡随俗了。

但成天乐长着亚洲人的面孔,又是单身男子,接连很多辆车都呼啸而过并没有停下。他正在苦笑间,有一辆黑色的林肯停在了眼前,有一人摇下车窗道:“搭顺风车吗?……啊,成天乐,怎么是你!”

成天乐看见此人也是吃了一惊,愕然道:“于飞,你怎么会在这儿?”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车中坐的竟然就是八年前将他骗到苏州团伙的老同学于飞。自从上次将于飞从传销团伙里解救出来,通知其家人将他领走,至今已经有六年多时间没见面了。

成天乐的相貌几乎没太大变化,只是气质上更加成熟了、留起了长发,所以于飞一眼就认出了他。而于飞的样子变化很大,他明显发福了,头发倒是没白,但脑门中央已有轻微的谢顶,脸也比当年圆了一圈。

在万里之外的异国重逢,当年的恩怨仿佛已烟消云散。于飞当年被家人接回去的时候,封闭心灵的那一层硬壳就已经给成天乐无情的击碎了,他回到了正常人的生活轨道中,在传销团伙中的经历就像是一个荒诞的梦。他也时常回想起成天乐,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内心中对成天乐是越来越感激。

于飞在欧洲留学未成,回到中国后误入传销团伙一度难以自拔,等他清醒过来才知道后怕。而他的父母则认为他是回国后无所事事,才会遇到那样的事情,于是又做了个决定——还是送他出国读书!

于飞家境殷实,他的哥哥嫂子提供了赞助,又将这个令人头疼的弟弟送到了美国,通过国内一个大型的留学中介机构办的手续,前后用了大半年时间才成行。于飞从传销团伙脱身后还算争气,或者说知耻而后勇,也有了某种紧迫感开始用功了,在半年时间内就过了语言关,然后来到美国。

他就读的是华盛顿大学,位于美国本土西北角的西雅图市。据于飞自己的感慨,中国的基础教育还真是扎实,像他这样的学生来到美国,克服了语言障碍之后,只要肯用功,成绩竟然也不比同学差,真正的竞争对手只是另一群中国人。他顺利完成了学业并拿到了学位,然后就在西雅图当地找到了工作,在一家软件公司已就职两年了。

于飞不仅解决了就业问题,而且也解决了终身大事,在读书期间就和一位中国女留学生同居并结婚了。更令人惊讶的是,他与夫人并不是在学校里认识的,而是在放假回乡时双方家长安排的相亲中遇到的,他们互相一聊竟发现都在同一个地方留学,顿时倍感亲切。

在美国生活当然要买车,如今他们两口子在西雅图租公寓住,这些都是于飞在车上对成天乐介绍的情况。这是成天乐八年前做梦也想不到的,他闻言不住地恭喜于飞,至于他则自称是到美国来旅游的,他在电影上看过很多人就站在路边招手拦顺风车,所以也学着试试,没想到竟拦下了于飞。

于飞:“成总啊,你胆子也太大了,就这么单身步行上路,一路都搭顺风车吗?”

成天乐纳闷道:“你怎么也叫我成总?”

于飞笑道:“我后来也打听过你的情况,知道你在苏州成立了一个理事会,还是赫赫有名的大师呢。我当初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也只有你这样的大师,才能把我从那种地方给救出来,还当头给了一棒子把我敲醒。我对你的佩服与感激,那简直是……”

于飞说了一番滔滔江水、黄河泛滥之类的话,成天乐笑着打断道:“也别只夸我,如今你也是事业有成、家庭幸福,让很多人都觉得羡慕。”

于飞却叹了一口气,手扶方向盘吐起苦水来:“国内有不少人提到像我这样赴美留学还能毕业找到工作的,往往都很羡慕。但是成总啊,你是肯定不会羡慕我的。其实我如今的日子也难过啊,在异国他乡哪有那么好混的!”

成天乐微微一怔,他方才只是礼节性的恭维,没想到于飞还当真了。他更没有问于飞借钱的打算,而对方却主动诉起苦来,成天乐听了半天才明白,原来于飞还没有拿到绿卡、也就是在美的永久居留权。

于飞现在拿的是工作签证,需要定期继签,一旦失业,他很可能就面临不能合法居留的处境。而如今想申请绿卡,竞争很激烈甚至可以说是惨烈,而对手大多都是与他一样处境的华人。这些人在美国几乎没有别的心思,最迫切的头等大事就是要拿绿卡,最常见的申请方式是通过婚姻、政治避难、投资移民与技术移民。

找一个美国人结婚是申请绿卡最简便的方式,有不少女的就是这么干的,但对于飞来说这显然不可能。至于申请政治避难,曾经是很多人都试过的办法,甚至编造在国内各种离奇的故事与经历,声称自己受到了政治上的各种迫害。

有太多绿卡申请者都曾经尝试过提出政治避难的要求,这搞得美国移民局以及民众很惊讶,这些中国人也不像是什么难民啊!他们显然都受过很良好的教育、拥有相对宽绰的经济基础,为什么来到美国后都宣称在自己的国家受到了各种方式的政治迫害?

到后来具体经办的人员才明白,原来是他们自己制定的绿卡申请政策,在鼓励这些人这样做。再后来鬼子也学精了,虽然他们却很乐意看到这种情况,但是申请获批的难度却越来越大,除非申请者的言行真能够得上在国内定罪,而且还能造成国际影响。

对于于飞来说,他能申请的就是技术移民,至于投资移民的门槛太高,他既不想也不可能继续花哥哥嫂子那么多钱。成天乐对这个话题其实并不是很感兴趣,只是礼节性地问道:“技术移民很难吗?”

这一句问,却打开了于飞的话匣子。这一路他就和成天乐讲起了美国的技术移民,汉语中也夹起了英语,不厌其烦的向成天乐介绍美国的“Employment Based”政策,简称EB,美国把技术移民申请者分为三等,分别叫EB1、EB2、EB3。

EB1是不可或缺的人才,只要他们不为别的国家工作,就是对美国最大的贡献。EB2被定义为美国需要的人才,但申请人数众多且名额有限,想拿到绿卡并不容易。申请者如果不是高学历并专业出色,且在大公司做了足够长时间的廉价劳动力,申请是不会被批准的。

至于EB3是美国可能需要的人才,同时也被定义为可能与美国本土就业者竞争工作岗位的人,想拿到绿卡的难度尤其之大,需要等很长时间。他们最害怕的就是失业,因为获得工作签证三年后便需要每年一继签,配偶也无法工作,父母探视只能短期停留。

EB3如果失业后不能立刻找到给签证的工作,便会被遣返回国,哪怕已经在美国工作多年、辛苦努力所拥有的一切都在这里。因此他们并不敢轻易跳槽,即使对福利待遇不满且受到歧视往往也只能默默忍受。而如今于飞就是EB3等级的申请者,所以处境也不是很好。

等于飞的苦水倒得差不多了,成天乐笑着说道:“无论如何,你已经进步太多了!想当初我们俩从德国刚回来时是什么样子,哪能想到今天呢?如今你到美国拿到了学位、娶了老婆、找到了工作,人生已经站稳脚跟。人在不同的时候,总有不同的烦恼,但这与当初相比已经是天壤之别。

但是呢,你要是觉得在这里过得不舒服,又何必苦熬呢?其实回去的话,机会未必比这里少。依我看,如果你的努力加才干能在这个地方混出名堂,如今在国内也不会干得更差,除非你是想打乒乓球或者下围棋拿名次。所以你也不必叹气,其实没那么多可担忧的。”

于飞又叹了一口气,反问道:“成总啊,你真以为我不明白这些吗?可是我不容易做那样的决定啊,除非到了实在没办法的时候。”

于飞如今在成天乐面前倒也不矫情,很坦白地讲了自己的感受与心态。有很多像他这样的人,千方百计跑到这里来,几番辛苦初步站稳了脚跟,仿佛就感觉自己不一样了。如果让他们承认自己做出的选择也许并不是更好的,那么何必又付出这样的代价呢?这岂不在否定他们自身,也是在否定他们已经付出的这一切努力吗?

所以很多人必须要说服自己保持一种优越的心态,并以此为信念支持,才能证明已经付出这一切的价值所在,而心情往往也是矛盾的。

在鬼子面前,要么强调自己的民族自豪感,好让心中有个归宿;要么就是极力痛斥自己所出身的地方各种愚昧与落后、好告诉自己是做出了睿智的选择。而在同胞面前,既要显示自己有一颗爱国心,以求得认同与尊重;又要保持着优越感,以证明自己生活在离天堂更近的地方。

基于这样的心态,于飞虽明白成天乐的意思,却也告诉了他自己的感受。成天乐笑着问道:“所有人都像你这样想吗?”

于飞摇头道:“那倒不是,只是一部分而已!但有许多处境与我差不多的人,或多或少都有这种心态啊。今天也就是遇到了你,我才会说这些话的。”

成天乐呵呵一笑道:“于飞啊,你真是想太多了!你是过来人,还不明白很多事吗?其实我们经历的一切,都不是没有意义的,这些年你已经收获了很多,不是非要用一种方式才能证明其价值。我刚才只是说说而已,其实在哪里没有烦恼呢,就看怎么选择了。如果你能留在这里过得很好,我也为你高兴啊。无论如何,祝你的一切都越来越顺利!”

于飞感慨道:“成总,每次遇见你,都是我的造化啊!眼下正巧有一件事,恐怕非得请你这位成大师指点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