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40章、买挟妖僧控佛旨,可笑春风不与谋

艾森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含义其实很简单,就算是昆仑修行各派,也要讲究“道、法、师、侣、地、财”,不可能不食人间烟火。比如成天乐的万变宗,也需要在苏州买宅子建道场,派门下弟子经营产业,更何况教廷这样一个庞大的组织呢?

艾森不仅是一个荣耀家族的继承者,这些年他也为教廷做了不少事情、供奉了巨额的财富,是很重要的一位金主。如果阿芙忒娜明白这一点,就不应该轻视他。

阿芙忒娜的声音答道:“你说得不错,这或许也是你今天能留下一条命、还有机会思考的原因,同样是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你所付出的已经换取了你想要的,至于其他的,便是不能用这种方式得到的。神不以永生为诱惑,它只是创造了天国。

我很清楚你是华尔街非常成功的金融家,成功到很多人甚至没有听说过你的名字、你却能操纵与影响着他们的生活。我去过东方,那里有很多供奉佛的寺庙。那里也有很多人,一边留下罪恶一边用大笔钱财供奉佛,难道以为这样就能买通佛来保佑他们吗?其实他们连佛在哪里都不知道!而你呢?我想你一定会认为他们很可笑。

我来到这里,也调查过你做过的事情。你通过变异生物控制犯罪团伙,为你所谓的利益而驱使他们;你也通过你的财团,干预控制着世俗中的很多事情。你自认为这种手段很成功,但还想用这种方式与神做交易吗?与你打交道的其实只是神殿!

但假如是这样,神殿便是在背弃神,而神使也会堕落。请问神在你眼中,与你所操控的那些变异生物又有什么区别?请不要忘了,我这次来追杀的那黑暗生物,曾经就是一名神殿骑士,甚至也曾是一位强大的神使!”

说完这番话,阿芙忒娜便再没有声音,她可能已经离开了,也可能仍在附近,但艾森等人却察觉不到她的存在。他们沉默了很久,仿佛在等待阿芙忒娜走远,艾森与两位老者都站在原地没动,而远处一男一女两名保镖也一直昏迷不醒。

直到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夜幕中仿佛已看不清彼此的面目,一名老者才小心翼翼地以神念道:“艾森先生,神使大人留下了这样的警告,我们该怎么办?”

这是绝对私密的谈话,只有他们三人才能听闻,艾森亦以神念道:“今天让她来,并不是因为我们自认为对付不了成天乐。我原先的打算,是想借此机会结交一位神使,让我们的家族以及财团在教廷组织中、在世俗间都拥有更强大的权柄。

毕竟家族从祖先那里继承的荣耀已经没落,我们需要重新谋求更高尚的地位。我们的财团如今在世间经营得越成功,我这个愿望便越强烈。所以我才会向教廷报告有那黑暗生物的线索,制造一个机会、迎接一位神使。

今天让她来看着我们对付成天乐,我原本是想让她得好处的,成为一个愉快合作的开端。据比尔确认,成天乐手中不仅有一枚风之魅舞,其中收存着艾瑞克家族的秘藏;他还有一枚大地之瞳,其中也应当有自古流传的宝贵记录。

这些我本都没打算自己留着,而是准备献给她这位神使大人。她既然参与了这件事,无论出不出手,我都有理由表示感谢、她也有理由接受这种感谢。但是我没想到,这位阿芙忒娜神使竟然如此不领情,那我们就送她去完成使命吧。

我真的知道那黑暗生物的下落,既然掌握了这样的情报,难道还对付不了成天乐?遗憾的是,神圣教廷恐怕将要折损一位神使大人了,而我们还有机会实现愿望。”

艾森能通过比尔暗中控制那么多妖修团伙、暗中供其驱使,他又是华尔街出色的金融家、掌控着一个庞大的财团,同时又能拥有如今的神术修为。像他这样的人,可能狂妄、罪恶、凶残,但绝不可能是个笨蛋。

艾森能获得今天的地位与成就,必然狡诈而有手段。可表面上,他却表现得像个高傲鲁莽、头脑简单的家伙,令人没有太多的戒心。

今天他亲自带人拦住成天乐,事情当然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而是早就做好的安排。但是艾森犯了两个错误:一是没想到成天乐如此厉害,竟是他对付不了的;如此也就罢了,毕竟还有强大的神使在,可他也没想到阿芙忒娜这位神使大人也根本没上套。

这是一个艾森以自己与各种人打交道的经验与手腕所布的局,但无论他如何以己度人或以人度人,恰恰揣度不了成天乐或阿芙忒娜这种人,所以他的想法都落了空。

艾森原先的计划,首先是向教廷报告,他有那位被教廷通缉多年的黑暗生物的行踪线索。身为骑士所负有的荣耀与使命,他当然要追踪并消灭之,但请求教廷派一位神使来保护与协助他,而这样的请求必定不会被拒绝。

对付那位几乎已是传说的强大黑暗生物,教廷必然会派来一位强大的神使。教廷不可能把斩杀那黑暗生物的希望寄托在艾森身上,这位神使也不是来帮助他的,而是艾森要协助神使大人,同时神使也会保护艾森不受黑暗生物的伤害。

艾森的第一步计划成功了,教廷真的派来了一位神使大人。但艾森并不是真的想让这位神使大人去斩杀那黑暗生物,执行这项任务艰难且危险,一不小心就有殒落的可能。就算神使大人并没有成功完成任务,也不会受到教廷的责怪。

因为那黑暗生物原先的身份就是教廷的神殿骑士,甚至还曾是一名神使,后来却叛出教廷堕落为黑暗生物,至今已经有一百多年了。

一百多年前,教廷就知道那黑暗生物逃到了北美,曾经组织过大规模的追杀和围剿,折损了大批高手却只是重创了他,最终还是让他突围逃走并隐匿了起来。一百多年来,教廷也曾数次派高手搜寻他的踪迹,其中也包括强大的神使,但最终都没有成功将其消灭。

阿芙忒娜神使来执行这个危险的任务,本身就是一种荣耀,能不能完成并不重要,只要她尽职尽责,就会受到教廷的嘉奖。那么要如何证明阿芙忒娜大人是否尽职尽责呢?那当然要看艾森是怎么向教廷汇报的情况。阿芙忒娜应该明白这一点,而艾森也不会不知趣。

所以在艾森看来,只要某位神使大人接受任务来到这里,就等于和他结成了利益同盟。在整个教廷中,总共只有十几位神使,其地位仅次于教皇,能结交这样一位人物、并形成共同利益,这便是艾森最主要的目的,他要设法在将这位神使绑在艾森家族的船上。

艾森在世俗间已经很成功,掌握着一个庞大的财团,能够操控和影响很多事情。但他毕竟是一名修士、掌握了本源力量的教廷骑士,他想要的更多,不仅要恢复艾森家族祖先的荣耀,还想取得更高的地位。通过教廷这股庞大的势力,获得更多他想要的东西,还有什么是比培养一位神使为代言人更好的选择呢?

今天只是一个开始,因为他掌握了那黑暗生物的线索,神使大人肯定会保护他;听说这里可能有别的黑暗生物出现,神使大人也必定会来。如果艾森拿下了成天乐,得到了艾瑞克家族的秘藏,就可将风之魅舞与大地之瞳都献给神使大人。

这不仅是表示感谢,而且也是以遵从艾瑞克家族遗愿的名义。艾森也进入了温哥华那处洞厅,看见了艾瑞克家族的留言,其中提到:“这里收藏的战利品,希望能留给真正代表上帝荣誉而战的骑士英雄们。”

只要阿芙忒娜接受了,他们的利益就将捆绑在一起,这是艾森在人间行事百试不爽的一条经验。因为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情,阿芙忒娜只要参与进来,他们便拥有了共同的秘密与利益,甚至可以说是犯下了共同的罪恶,却能使同盟关系更加紧密、形成可以互相信任合作的基础。

在此基础上,再一步步扶植阿芙忒娜成为艾森家族在教廷中的代言人。当然了,艾森也不会亏待阿芙忒娜,他会继续给她无穷无尽的好处与“帮助”。

但是艾森的计划还没开始就遭受了挫折。成天乐今天就那么离去,还顺走了他的法杖和两张卷轴;阿芙忒娜就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并没有拦住成天乐,而且还对他提出了那样的警告。在艾森打过交道的各种人中,阿芙忒娜和成天乐简直就是两个白痴,可此时此刻,却令他感觉自己像个白痴。

但艾森毕竟是艾森,他紧接着又有了新的计划。他确实知道那黑暗生物的下落,既然利用不了阿芙忒娜,那就利用黑暗生物吧。成天乐必须要被消灭,而阿芙忒娜也将在劫难逃。如果阿芙忒娜殒落,教廷必然还会再派一位神使来,那么他还可以继续实施自己的计划,换一个更好的合作对象。

这便是艾森的打算或者说推演,不要惊讶他竟如此阴险与大胆,这种人做事就是这种风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