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39章、莫谈何信与神国,人间洒恶即为魔

两位老者齐声道:“神使大人,艾森先生确实是神殿骑士的后人,守护与效忠教廷的荣耀家族继承者,而且他本人也是教廷授勋的骑士,拥有上帝所赐予的本源力量、得到通往天国的指引。我们是艾森家族的守护者,很清楚这一切。”

阿芙忒娜冷冷答道:“你们清楚这一切就好,我也同样清楚,否则教廷不会应他的请求派一位神使来到这里。但也请你们最好搞清楚另一件事情,身为一名被教廷授勋的骑士,是在守护与效忠神的荣耀,还是自以为能命令与驱使神的子民?正是艾森的言行,让我拔出了剑。

一位东方人曾告诉我一个寓言。有一个自称是来自神国的人,出现在一个不信仰神国的地方,他因自己的罪恶而遭受了惩罚,却自称是受到了冒犯、而对方这种行为便是在冒犯神国,所以神国的子民都要为此而战。

那东方人也告诉我——这种人才是神真正的敌人、圣经中所说的魔鬼!

我们在世间时常也能见到这样的人,他们自称信仰某神,却烧杀无辜灭绝人性,若是有谁违背了他们意愿,他们便宣称对方是在冒犯他们的信仰、他们的神,鼓动信仰某神的人都为此而战、支持与追随他们犯下罪行。他们信仰的其实是恶魔,而这种人的信仰本身也会堕落为罪恶。

艾森,你自称是神的荣耀守护者,却把神视作你行凶的打手,以神的名义想绑架一位神使助你劫掠,这恰恰是亵渎神的荣耀!如果神的子民都像这样想、这样做,那么人间将失去神的荣耀,神的光辉永远只能照耀在天国。”

一位老者说道:“可是神使大人,您确实是应艾森先生的请求来到此地,面对超越世俗的力量威胁时,您也有责任保护艾森先生。”

阿芙忒娜轻轻点了点头:“是的,身为神圣教廷的神使,有责任保护神的子民不受邪恶力量的伤害,但并不代表我会帮助艾森先生为非作歹。有些人犯下罪恶时,希望上帝的眼睛不要看见他,当他遭遇到惩罚时,却又希望上帝会来庇护他,这是世上最可笑的想法。

艾森先生,正因为你的身份、还有我的使命,所以你现在还活着。刚才是我劝成天乐留你一命,也是给了你一个认清自己的机会。”

另一位老者道:“原来真的是神使大人惊走了他,否则今天艾森先生就危险了。可是您既然已经出面了,为何不把他拦住呢?”

阿芙忒娜:“同样的问题我不想再回答第二遍,请问我为何要拦住他?不要告诉我那位成天乐先生是黑暗生物,你们应该调查过他的来历,而我也清楚他的身份。”

前一位老者又说道:“可是我们刚才与他交过手,有些情形确实很可疑。他已经逃离原地与艾森先生相斗,可还有无形的存在拦住了我们。黑暗生物与人相斗时,也经常不显出身形、令人感到迷惑与恐惧,这是邪恶力量常用的手段。”

阿芙忒娜反问道:“曾经有个魔鬼穿过红色的衣服,你就要对世上所有穿红衣服的人提出他们可能是魔鬼的指控吗?如果是与你们斗法而不显露出身形,我也可以做到,教廷的每一位神使都可以做到,难道你也要因此提出他们都可能是黑暗生物的指控吗?”

那老者赶紧摇头道:“不不不,我绝不是这个意思。但我们的对手远没有您强大,竟然也能做到这样,很可能就是黑暗生物的手段,引起怀疑也是正常的。”

阿芙忒娜面色一沉:“上帝显露神迹的时候,凡人也看不见神的样子。如果你认为这很可能是黑暗生物的手段,那么就是我听过的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亵渎!有可能你从未想过这样的问题,所以我不会惩罚你,但请你再也不要说出这样的话。”

那老者吓了一跳,果然不敢再说话了。艾森却突然开口道:“如果仅仅凭这一点,我们自然不能说什么。但是刚才的斗法过程神使大人也看见了,成天乐居然能直接破开神术一路冲到我的面前,这简直不是人力所能为,至少不是血肉之躯所具备的能力。我有理由怀疑那不是真正的人的身体,而是被黑暗力量寄宿与操纵的躯壳。”

阿芙忒娜冷笑着反问道:“超出了你的想象、你自己做不到,就认为这世上没人能做到吗?就以你刚才的手段,我也可以直接走到你的面前,你是否也要以同样的理由来怀疑我呢?”

艾森解释道:“不,这是不一样的!您拥有神圣教廷的光明护铠,想做到这一点当然可以……”

阿芙忒娜打断他道:“不借助光明护铠,我也一样能办到。”

艾森又解释道:“是的,我相信神使大人您能办到,但情况还是有区别。我最后展开的攻击是我最强大的神术,就是不想让他靠近我。而他几乎没有施展任何神术对抗,就是凭肉身冲过来的,这不正常!”

几乎没有施展任何神术对抗,就在强大的神术攻击中径直走到眼前,这不可能吗?听见这番话,阿芙忒娜不禁想起了多年前所经历的一幕往事——

当时她面对的是个嬉皮笑脸的少年,身边众多高手发出的各种神术攻击漫天呼啸而去,比今天艾森施展的手段不知强大与高明了多少倍。但那少年就似闲庭信步般走了过来,抡起手中的黑如意在她的脑门上敲了一个包,然后如凶神恶煞般背手离去。

既看不出他有多么强大的肉身,也不知他是怎样破开漫天的神术,可是那黑如意敲过来的时候,阿芙忒娜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他当时的神情是越看越可恨,就像一根扎在心中的刺。

如今的阿芙忒娜已比当年又强大了许多,可是若能再遇到当初的那位少年,她不会再想拔剑,也许会微笑着用汉语问一句:“风君子,你这么拽,你妈妈知道吗?”(注:相关往事,请参阅本人在起点中文网已完本的另一部作品《人欲》。)

回想起当年往事,阿芙忒娜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温柔的微笑。而艾森等人却很纳闷,不知这位神使大人为何会走神?艾森问道:“神使大人,您在想什么呢?难道认为我说的没有道理吗?”

阿芙忒娜收起笑容,眼神陡然又变得很凌厉:“你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玄牝妖丹大成’,也根本没听说过‘陆吾神仑丹’吧?但我清楚也很惊讶,有人居然能够掌握变异生物的力量!

艾森骑士,是你向教廷报告说,有那位黑暗生物的下落线索,我特意到这里来保护你并追杀它。而你昨天又告诉我,有黑暗生物可能会在这里出现,所以我才会来此,但看见的却是这样一幕。

在今天之前,你应该与我一样清楚,成天乐根本不是什么黑暗生物。现在你却找出种种借口,企图证明你制造的谣言是有道理的。你明明知道他不是,却还要竭力编造证据告诉别人他有这种嫌疑,甚至企图让一位神使相信。你连自己都欺骗不了,难道还想欺骗上帝吗?”

艾森不说话了,而另一名老者又开口道:“神使大人,这件事情可能是艾森先生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我们也为刚才的言行致歉。可是成天乐带走了艾森先生的法杖还有两支珍贵的卷轴,那法杖是家族祖先、一位神殿骑士的遗物,卷轴也是艾森家族的珍宝,不能让他拿走。您刚才如果想追,是一定能追回来的。”

阿芙忒娜看了他一眼,收起剑转身离去了,身形又消失于密林中。不知是那伴随她的无形光芒离去,还是太阳已落山,周围陡然变得很昏暗,只听阿芙忒娜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道:“艾森,希望你能想清楚自己为什么还活着、也希望你能搞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不要再提成天乐可能是黑暗生物的话了,如果他真是那种的存在,你今天不会还活着。你攻击了他、企图伤害他,难道还想不付出任何代价吗?既然身为行凶者,就不该指责对手夺走了你的凶器,而要庆幸自己留住了性命。

就算按照骑士的精神,那法杖和卷轴也应是成天乐的战利品。艾森,我真心希望你是一名真正的骑士,哪怕你假装自己是!你既然有那黑暗生物的线索、请求教廷派神使来到这里,那就完成好自己的使命,有消息便随时通知我。”

艾森终于不甘地喊道:“神使大人,您虽然守护着神殿中至高无上的存在,但不要忘了,教廷的神殿也建立在人间。它的存在需要人们的晋献、也需要世俗中各种力量的支持与拱卫。您应该清楚,我为教廷奉献了多少!您守护着神的荣耀,但同样也要看到教廷在人间不可能离开这一切的支撑。所以您不该这么轻视我,至少应对我有足够的尊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