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36章、何用别寻方外去,人间亦自有丹丘

这里有布阵汇聚天地灵息的中厅,还有分别存放器物以及灵药的耳室,五只小妖都有各自的静室,在此基础上将来还可以根据需要凿建更多。所谓静室不仅是多开一个洞厅,还有看不见的法阵布置,既隔音又能使空气于无形间流通,普通人是很难理解其玄妙的。

在洞府的入口处,成天乐又布置了一片迷踪法阵,使常人不会发现与误入此地。在野外布置这样的法阵虽可防范飞禽走兽误入,但也可能会引起身怀神通法力的修行高人注意。所以它也不是随便布置的,若学艺不精、修为不够就容易留下这种破绽。

成天乐当然不会给五位记名弟子留下隐患,他亲手布下了守护洞府的法阵并传了五只小妖开启与运转之法。外人看不见这座洞府也不会注意到它存在的痕迹。除非是就来到近处施法扰动才能发现,若想破阵的话则需要更强大的修为。

洞府布置妥当之后,成天乐又教了五位小妖炼器之法,以便将来自己打造法宝。昆仑修行界的传统,一般要在丹成出师之时,师长才会赐予法器,也就相当于妖修度魔境劫成功、意味着可以化为人形出山行走。

这几个小妖还差了一步,如今的成天乐虽然已不缺法宝,但也没着急赐器,只是传了炼器之法。从现在开始,它们自己就可以留意搜集各种天材地宝,也可以炼化自己的原身之物,为将来炼制法宝做好准备,对于妖修而言,这才是最好用、最能发挥自身天赋神通威力的法器。

想当初成天乐的法宝,最早不过是炼化了在市场上买来的三枚玉籽,它便是如今飞电石的雏形。这种东西虽然不常见,但有神通法力在身只要留意搜集,并不是很难找到,就看下怎样的功夫炼器了。

成天乐还在神念心印中留下了有关各种神术的介绍,目的当然不是让它们走这条修行道路,这几只小妖既是成天乐的传人,修习的当然就是万变宗的正传法诀,成天乐只是想让它们了解将来可能会遇到的对手,熟悉他们所擅长的手段、相应的境界参照等等,届时会心中有数。

几只小妖若想达到触类旁通、化而用之的高度,那么至少也得等到拥有大成修为之后,目前也只能是一种了解与借鉴。自古修行界的传统,修为大成后方可正式传法收徒,绝不是陈规教条,若不能留下神念心印、本身没有触类旁通的感悟,就很难将情况各不相同的弟子都指点明白。

万变宗最擅长的“敛妖气”之术,成天乐当然也重点讲授。若将来它们能化为人形,便可以从这里走入人世、阅历红尘中种种,也不会轻易被他人识破身份。

就算在它们走入人间后,成天乐与小韶特意花大气力帮它们凿建的这座洞府,也依然是最重要的根本道场,不仅是历劫时最佳的闭关之处,也是遇到凶险时的藏身之地,若将来这一支海外传承能开枝散叶,它还是举行各种宗门仪式的地方。

成天乐和小韶在这里呆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悉心指导五个小妖修炼,也为它们尽量打好将来的修行根基,待到春暖花开时才离开。

当他们又一次走出山谷远远地看见公路时,小韶突然说道:“傻乐,上次那个艾森在暗中窥探你,显然是想研究如何对付我们。假如这一次我们再出现,他很可能会找机会设埋伏,我们最好也做些准备。”

成天乐问道:“该小心的当然要小心,你既然这么说,又有什么建议呢?”

小韶:“从现在开始,我就不再现身了,除了你没有人会知道我的存在。你在北美大陆上销声匿迹这么长时间又再度出现,其他人恐怕会以为你是一个人来的,假如真有意外状况,这也是一张底牌。”

成天乐:“我并不是在北美大陆上消失,假如有心人去查航班信息,就可以知道我去而复返。”

小韶笑道:“那你也只买了一张机票啊!假如人们看见的始终只是你一人,要么会以为我没有跟来,要么就以为我有事去了别处、并不在你的身边。真正了解你我的修为底细的,只有昆仑修行界有数的几位高人,而这里的人不可能完全清楚内情,想打听都打听不出来。”

说完话小韶便消失了、融入了成天乐的形神之中,就算是当世绝顶高人以神识扫过,也察觉不到她的存在。成天乐以人身习妖修之法,走的就是假合神气凝炼形神之道,那画卷如今就相当于他的玄牝珠,而小韶是画卷世界之灵,同样可以融入他的形神。

另一方面,成天乐有自己独一无二的修行经历,小韶与他神念通感,如今已经从画卷世界中走出,就相当于伴随他一起行走在这天地之中。成天乐笑了笑,以神念道:“小韶,原来你才是我的玄牝。”

成天乐这一次离开黄石公园,特地沿着公路走了很远,沿途不少开车的游客都注意到他了,纷纷露出惊讶的神色,有人还特意拿出手机拍照。公园中有各种野生动物出没,包括熊、鹿、牛、狼都可能伤害到人或受到人的伤害,随意步行是很危险的。

过了不久,有警察驱车赶来,成天乐远远地就知道了,未等警察看见他,便拐弯进入了丛林深处。他的行踪又一次暴露在世人眼前,有心人自然会打听到消息。

艾森很可能会来找他,但是在什么地方遭遇却不由艾森决定,因为成天乐走的就是自己的路。他离开黄石公园后往西北方向直行,假如在地图上看,就是直冲着加拿大的温哥华而去,恰恰是他去年初冬刚来时曾走过的那条路线。

既然到黄石公园看了五位记名弟子的情况,成天乐也想看看去年一路走来所遇到的那些妖物。他们皆得到了成天乐留下的指引,如今都怎样了?但成天乐并没有刻意去找寻,能够重逢是最好,没有再见也不勉强。他并不惊扰他们,只是在暗中观察着各种变化,也在感悟着天地与世事的演变之道。

成天乐当年也是从懵懂中迈入修行门径,而如今又在重证修行之道。他一路所见的这些人,以及他们的修炼,从某种意义上看,也都是当初与现在的他自己。他下一站的目的地还是温哥华,专程去看望陶宗恒与沈四宝。

陶宗恒过年期间也回国了,还特意回了武陵乡,进入妖王秘境按仪轨受传承,正式成为了武陵乡的长老。随后他又拜访了回国过年的沈四宝,接着他们俩又都跑到加拿大来了。

他们春节时打电话拜年,听说成天乐和小韶出了正月还会到北美来,也约好有空再在温哥华见面。沉银魄尚不知要去哪里去寻找,对于成天乐来说,在行游途中重凝玄牝珠、印证修行之道才是更重要的。

……

果不出小韶所料,成天乐刚刚离开黄石公园地域没多久,就遇见了艾森。他走的与去年是同一条路,因此对这个地方当然很熟悉,就是去年遭遇比尔之处。只是彼此的位置换过来了,成天乐站在了另一个方向。

这是一个黄昏,朝着落日的方向,远远地可以看见一条铁路,在铁路的这一侧还有一条并行的州际公路。四野很荒凉,公路上并没有车经过,再往近处是起伏的山丘,地势渐高树木也越来越茂盛。成天乐从山上下来,还没有走出林地的边缘,前方就有五个人拦住了去路。

这里是一个下坡,树木稀疏地势较为平缓,前方及左右都有丘陵隆起,从远处看不见这里发生的事情,显然是对方刻意选择的动手地点。艾森手持法杖站在中央,由于是背对着落日,因此身影轮廓显得很是耀眼;但同样是由于强烈的逆光,使他朝向成天乐的面容显得很阴暗。

在艾森身后几步远,一左一右站着一男一女,皆是挺拔的身材、穿着黑色的紧身衣,成天乐上次也见过他们,但是比尔这次却没来。两侧的小山丘上还各站着一个人,看上去五十多岁的形容,但头发已经灰白,实际年纪应该比看上去要大得多,皆手持法杖丝毫不掩饰强大的气息。

看成天乐的神情,仿佛一点都没有感到意外。早在山上的时候,就察觉这伙人的存在了,但他还是径直走了过来,在十丈外停下脚步道:“艾森先生,你今天好大的阵仗,这是在干什么呢?难道是想野营吗,怎么不搭帐篷呢?”

成天乐开口就叫出了对方的名字,而且神情显得是那么自然,倒让艾森吃了一惊。他手握法杖道:“你就是成天乐?我们见过面吗?”

成天乐:“以前没见过不要紧,今天不是见面了吗?反正你认识我,我也认识你。”

艾森:“我平时并不用艾森这个名字,而你一见面就能认出我、还会这样称呼我,一定是有人给你提供了我的资料,其中包括照片。那人究竟是谁,是比尔吗?……我很清楚,比尔私下来找过你,你们就是在这里见面的,能告诉我当时发生了什么吗?”

成天乐笑着答道:“是有个叫比尔的律师,自称代表委托人来找我谈谈,说要帮我解决什么麻烦。而我认为真正要制造麻烦的,恰恰就是他的委托人,所以让他回去劝劝你,然后就打发他走了,相信比尔将这些也都告诉你了吧?至于是谁给了我你的资料,我可以说就是你本人吗?我们没见过面,而你不是一样叫出了我的名字?”

艾森:“成先生,我既然来了,你就好好说话吧,不要再打哑谜了。”

成天仍然笑道:“你来不来关我何事?我只是走在我的路上。而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还摆下了这般阵势?”

见成天乐背手而立、笑呵呵不紧不慢的说话,艾森有点不耐烦了,皱眉道:“我当然是在等你,要找你好好谈谈。”

成天乐:“哦,原来你是在欢迎我!请问有没有备下酒菜啊?”

艾森并没理会他的玩笑,径自说道:“我来到这里有两件事。第一,这里不欢迎你,也不欢迎你所做的事情……”

成天乐打断道:“你可以不欢迎我,而我也不需要你的欢迎。既然如此,你就请回吧,不必搞这么隆重的接驾仪式了!”

艾森仍然自顾自接着说道:“你给那些变异生物留下指引,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如今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停止这种行为、离开这个地方;要么与我合作,按照更合理、更先进的方式去做这件事,如此才能得到欢迎。”

成天乐点头笑道:“按你的意志行事、符合你的愿望和要求,就是朋友,哪怕杀人放火也会得到支持;若违背你的意愿、不符合你所谓的利益,那就是所谓的敌人,哪怕仅是保护自己也是犯罪。……我明白你的逻辑,但不感兴趣,为了显示我的涵养,可以当你没说过这些话,请问还有什么事情吗?”

艾森仍一脸傲然道:“第二件事,你在温哥华取走了不该取走的东西。我打听过你的名字,也已经清楚你的身份,知道你很有本事、自称妖宗。但是在我面前,你最好的选择是合作,以你的擅长与我合作,否则守护不了你所拥有的一切。”

成天乐心平气和地反问道:“请问怎么与你合作?把我的传承秘法以及在温哥华得到的秘藏都交出来给你吗?”

艾森居然也笑了:“如果选择合作,你将得到我的指引与帮助,才可以拥有这些东西给你带来的好处。而我也会为你提供庇护,但前提是你值得我这样做……”

这时小韶在成天乐的神念中说道:“一路走到这里,我始终展开神识在观察,除了他们五个,此地并没有别人,只有一些野生小动物出没。艾森身后那两个年轻人,生机血脉很旺盛,可修为也不算太高。但是左右那两人却很强大,若是生死相搏可能会很费手脚。艾森显然是以为今天吃定你了,好似有恃无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