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32章、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知其母

这个熔岩洞也有细小的分支,不知通往什么地方、是否都有尽头,而他们一直沿着主干前进。洞中没有灯,是绝对的黑暗,只有依靠神识察辨地形地貌,否则什么都看不见。

通常大型洞穴的深处应该保持相对的恒温,成天乐刚进来时也是这种感觉,可是往里走了近一公里之后气温却渐渐升高,也能感觉到空气的流动。隧道上方还有复杂的孔隙,有温暖而微弱的气流不知从何处吹来。

岩洞越走越宽,两侧出现了一些半气泡状的耳室,有的约一间屋子大小。成天乐还发现某些耳室中堆了不少东西,应该都是这几只妖物收藏的“宝贝”,这里就是它们平时休憩与修炼之地。

五只小妖并未在此停下脚步,继续向前带路道:“成总啊,前面拐个弯就到了,还得向上爬一段路,那个地方非常热,而且有点吓人!”

继续往前走,这条甬道又渐渐变窄,地势倾斜向上,而且坡度变得很陡、几乎呈四十五度角。成天乐暗中测算了一下行走的距离,于元神中勾勒出一幅清晰的立体图景。他们是从地势向下深切的大峡谷侧面进入了一个岩洞,走到这里再往上行,前方就应该是山谷中央那座红色山丘下的位置。

此处埋藏很深,假如五只小妖不从远方的入口带他们过来,还真的难以被发现!

当沿着陡峭的坡度上行时,气温越升越高,仅仅走了两百多米远,就已感觉相当炎热。按照这种气温变化的速度,简直令人怀疑再往前走会不会被活活烤熟了?五只小妖已经开始运转神通法力护身,成天乐亦不动声色的施法,一股清凉之意将他们笼罩,化解了灼热的炙烤侵袭。

岩洞前方渐渐出现了微弱的亮光,这光是桔红色的。又走了两百多米,地势重新转平变得开阔,终于达到了岩洞的尽头。这是一个数十米方圆的地下洞厅,四壁照映一片红光,光芒是从下方射出的。

下方居然有一个岩浆湖,而熔岩还在微微的翻腾中。通道的尽头是一道断壁,如探出的手臂凌空延伸到岩浆湖的上方,像一个五尺方圆没有栏杆的露台。其高度离那炽热的熔岩湖表面约有十余丈远,假如不是有神通法力护身,几人根本就无法在这个地方停留。

旱獭长出一口气道:“成总,地方到了!我们也是偶然发现这里的,坐到这凌空的石台上修炼,对洗炼形神确实大有帮助。但我们平时要自己来到这个地方很费劲,一次也不能练功太久,超过一个时辰就受不了,得赶紧离开,回去还得歇两天才能缓过来。”

河狸也说道:“是的,吉米有一次在这里练功,不小心神气耗尽差点被烤熟了,是我把它救回去的!……你们发现什么了吗?”

小韶与成天乐站在石台上展开神识,仔细观察感应这个地底深处的洞厅以及熔岩湖,又向后退去观察方才所立足的凌空石台。那里便是几只小妖修炼的地方,也是它们的生机律动中带着心髓焰洗炼特征的原因所在。

两人一边看一边不自觉的往后退,一直退到来处甬道下坡的边缘才停住脚步。小韶没有说话,却向所有人都发出了一道神念。五位小妖惊叫道:“天呐!那是什么,一朵火焰吗?我们原来一直坐在火焰里练功,居然没被烧成灰!”

小韶传来的神念中所呈现的景象,原本空无一物的石台上莫名多了样东西,是朵一人多高的火焰。此火焰分三层,最外圈是桔黄色逐渐过度为纯白,而外圈和内焰之间还有一层无色透明的分界,最内层那红色的焰心在轻轻地舞动燃烧着,竟隐约呈现出人形。

成天乐开口解释道:“并非是那里真的有一道火焰,而是天地间弥漫的心髓焰气息汇聚的精髓,小韶将它化作一道灵影让你们能看到一个具体的形象。实际上它是无形无质的,你们也不可能看得见。”

众小妖纷纷道:“哦,我明白了,简直太神奇了!”它们口中虽说明白了,但心里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明白了。

这是很难用语言描述清楚的现象,对于尚不能理解的境界,人们只能凭想象了。那石台便是此处天地间弥漫的心髓焰本源萌芽所在,周围的岩层和地表上方的那座山丘,对于天地灵息而言与无形之物没什么区别。

小韶身为灵体又采取炼化了心髓焰这么长时间,对此的感应特别清晰,在元神世界中将它形象化为一朵火焰,这也是一种修为神通。

她也开口道:“我们要借这个地方修炼一段时日,在此期间,还请诸位不要来打扰。”

红松鼠不无担忧地说道:“你们想在这里练功当然没问题,修炼多久都行。可我听说你们是来采取心髓焰的,是不是我们刚才看到的那朵火焰啊?……假如它被你们采走了,我们以后还能在这里练功吗?”

成天乐笑着摇头道:“小韶让你们看到的那朵火焰,只是一道并不存在的灵影。若一定说它存在,它也只存在于这里,想采都是采不走的,你们放心好了。”

打发五只小妖离开了,小韶说道:“在此采取心髓焰,能借助这神奇的天地自然造化之功,应有成功的把握,此番还是让我来吧。”

成天乐笑道:“我们一起来吧,不仅是采取心髓焰,也是修炼自身。”

他们又一次走上那凌空的石台,就在那朵火焰虚影曾呈现的位置,面对面坐了下来,这一坐就是半个月。开始的七天七夜,他们并没有采取心髓焰,只是借之洗炼形神。成天乐重证修行之道,就是在此处又一次度过了丹火劫。

小韶与他行神气交感的双修之法,也等于在印证当初的修行,而她印证的是自身的灵修之道。七天之后,成天乐度劫圆满,小韶便开始炼化采取心髓焰,而成天乐为其护法。这一次不必将元神展开笼罩天地间,就于定坐处行功即可。

又是七天七夜过去了,定坐中的成天乐睁开了眼睛,而小韶也抬起了一只纤纤玉手。在她的掌心,有一朵拳头大小的火焰正轻轻飘舞,仿佛随时都会燃烧着飞去,却始终脱离不了小韶的掌控。

这就是两人要采取的心髓焰,本是无形无质的一丝天地本源气息,这是小韶施法凝聚让它呈现出幻化的形象。假如法力一收,此物就会瞬间弥漫飘散。用普通的器物装不了心髓焰,比如成天乐平时用来装丹药或法器的玉瓶和木匣,心髓焰根本就视之若无物。

假如换一个人,必须有风之魅舞这类空间神器才行,否则就算能采取心髓焰也带不走它。小韶和成天乐倒是未必需要风之魅舞,因为他们拥有那幅画卷,心髓焰可以化入画卷中的混沌世界、成为那个世界的一丝本源气息。

但他们并没有着急这么做,暂时将心髓焰先收入了风之魅舞,一方面是因为还想研究一番此物的特性,另一方面也是累了。此处很适合洗炼形神,但却不适合涵养神气,连续半个月下来,他们的神气法力也有极大的消耗,目的已经达到,便起身离开。

走入来时的岩洞再回头看去,元神心象中,石台上那朵一人高的火焰仍在曼舞飘摇。而感应天地间的心髓焰气息,仍是一丝未增一丝未减。而他们所采取的心髓焰,是有中生无、无中生有。

怎么形容他们的这番经历呢?可以勉强打个比方。有人曾欣赏某处山水风光之灵秀,其情怀感悟是人生的享受,只要他能拥有便是永远的拥有,而山水还在原处、其风光依旧。太上有云:“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这是玄妙难言的境界。

成天乐悄然道:“小韶,你将心髓焰在元神中化作了一道灵影呈现于此,灵影中的焰心隐约似人形、若女子曼舞。这既是你的心念投射也是天地灵息所感,那么这天地之间的心髓焰气息,将来有没有可能自感汇聚成灵,就如当初的你?”

小韶沉吟道:“这是谁也回答不了的问题,只有天地造化自然可知,恐怕就是所谓天算的结果。此番经历,不仅是你在印证曾走过的修行之道,我也在印证当初懵懂中的修行发端。今天你我来过这一趟,可能会留下某种契机。若将来有一天真的如此,你我倒是有机缘再收一位灵修弟子。”

成天乐笑道:“说这些都还是没影子的事,可能性恐怕也很小,但眼前倒有五个小妖正需好好指点。但我在万变宗中已经明言,第一代门人将不再正式收徒,结缘传法之事已经交给了盛龙他们。”

小韶:“话虽如此说,但修行传法也讲机缘,就连和锋真人,最近不也破例将田妖王迷鼠收入门下吗?更何况你还远未到隐迹收山的时候呢。……你既行过此地,不妨将万变宗开枝散叶,留下这一支海外传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