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30章、已非当初山中兽,懵懂初开清灵识

附近山林里有成群的野生动物,冬季里也会在四处觅食,包括天气好时偶尔从冬眠中醒来的熊、不冬眠的野牛、马鹿和郊狼等等。它们在几里之外经常出没,却从不涉足这片山谷,就连猛禽都很少飞落这里。

这里并没有围墙和铁丝网阻隔,更没有令飞禽走兽不安的危险气息,它们为何就很自觉的不靠近呢?正因为这样,所以这片山谷环境很安全,不会遭受野生动物的袭击,在游客之间口口相传,吸引了不少人选择在这里露营。

这恐怕只有一种解释,此处是某种妖物的地盘,它曾经驱逐过附近的飞禽走兽,划出了一片相当于领地概念的区域。附近的鸟兽习惯后,便不会再涉足这里。但假如是这样,这妖物为何没有驱逐来这里露营的游客?成天乐在这里定坐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见到它。

难道这一切是另有原因,或者最近发生了什么变故?

正在疑惑间,成天乐突然一扭头,就看见了他想找的妖物,不止一位而是五位,也不是人形而是毛茸茸的萌物:一只旱獭、一只草原犬鼠、一只河狸、一只红松鼠、一只长耳兔。它们在山谷边缘密林外,正探头探脑从雪地里向这边张望。

距离还非常远,它们的位置也很隐蔽,一般人根本察觉不到,但成天乐感应到了而且也看清楚了。这样五种动物几乎不可能凑在一起,而且是在这飘雪的大冬天,显然是不正常的,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它们都是已开启灵智的妖兽,互相之间都认识、在共同行动。

小韶也发现了,在成天乐耳边悄然说了一句:“心髓焰!”

看见这五只萌物,小韶怎么会想起心髓焰呢?因为她感应到了心髓焰的气息,确切地说并不是心髓焰本身的气息,而是这五只萌物的生机律动特征中,有那么一丝在天地灵息间流转的本源中洗炼形神的痕迹。小韶这段时日就曾这般修炼体悟,所以对此很敏感。

这五位妖物应该皆度过了丹火劫的考验,但尚未突破魔境劫,按昆仑修士的说法就是尚未丹成出师,以妖修境界来衡量尚不能化形成人。可它们已有天赋的神通法力,更特别的是,它们曾借助这天地间弥漫的心髓焰炼形。

以它们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感应到心髓焰的存在,更别提采炼天地间弥漫的本源气息了,可是偏偏修炼中就带着这样的特征,这又是怎么办到的呢?连成天乐都感到好奇了。他远远地发送了一道神念:“诸位是何来历,这里是你们的修行福地吗?……很抱歉打扰了,能否过来一叙?”

他讲的当然是英语,但神念中所包含的不仅仅是语言文句,还有着信息意象,即使语言不通也可以进行交流。至于对方能听懂多少意思,则要看它们的灵智能理解的程度了,成天乐当初与尚未化形、也没学过说话的大雪就是这么沟通的。

那五位妖物被这突然印入脑海的神念吓了一跳,它们显然都是第一次遭遇这种事情。山丘顶上那人离得那么远,怎么突然就开口说话了呢?而且声音和意思能直接印入元神中,这也太神奇了!但它们毕竟也是有灵智、有修为的妖物,随即就明白今天遇到了强大的、超出它们想象的存在。

它们从雪地里蹦了起来,但是没敢乱动,一时间不知是该过来还是该立刻逃跑。小韶又发去一道神念:“你们不要害怕,我们也没有恶意。这个地方很特别,飞禽走兽几乎不会靠近,就是因为你们的原因吧?如此说来,我们也算打扰诸位的客人了。”

小韶说话的声音很好听,莫名就带着一种安抚之意,那五只萌物终于蹦蹦跳跳朝这边来了。它们登上山顶,却没有敢靠得太近,在几米外瞪着眼睛好奇地看着两人。

成天乐与小韶也看着它们,带着和善的微笑,让这几位妖物察觉不到危险和恶意。最终还是旱獭吸了吸鼻子先开口道:“你们是什么人?还从来没有人这样对我们说过话,一眼就看出我们的不凡!”

它一开口,另外四只萌物也都抢着开口了。草原犬鼠直起身子龇牙道:“离那么远,你们是怎么发现我们的?”

河狸抖着身上蓑衣般的毛发道:“你们为什么不烤肉,会烤肉吗?……怎么会冬天跑到这里,帐篷哪儿去了?”

红松鼠自作聪明道:“他们是有本事的人,比我们的本事还大,当然用不着吃烤肉也用不着住帐篷了。……喂,你们是从哪儿来的,中国吗?”

长耳兔直立起身子挺着胸扭腰道:“你们怎么知道这儿是我们的地盘?……你们两个在抱着亲热吗,为什么不去温泉里呢?”

这几只萌物说的都是英语,突然间一起开口声音显得乱糟糟的,还好成天乐和小韶都能分辨清楚。两人也有点目瞪口呆,感觉就像看见了一群可爱的卡通形象从动画里蹦了出来。

成天乐呵呵笑道:“我们确实是从中国来的修士,路经贵宝地是为了印证修行之道。你们尚未度过魔境劫凝炼妖丹而化形,可是已能口吐人言,倒是很少遇见。这说明练形之功已相当不错,只是缺乏传承指引,而且尚未自悟到那一步。”

妖宗就是妖宗,一开口便是这些话,还带着神念解释。几只萌物愣了愣,然后都蹦蹦跳跳的到了成天乐近前,叽叽喳喳的纷纷开口询问——他刚才说的话能不能再详细介绍一番?这几个家伙一开口就忘记害怕了,看架式简直都想蹦到成天乐身上去。而小韶还坐在成天乐的怀里呢,这时候也起身坐到了一旁。

很显然,这几只妖物第一次遇到与它们这样沟通的人类,且这两位人类既不惊讶也不害怕、还懂它们的修炼秘密,它们也是非常的好奇与兴奋。小韶摆手道:“你们不要着急,一个个慢慢说话。你们还没有回答刚才的问题呢,这个地方究竟是怎么回事?”

七嘴八舌说了半天,成天乐和小韶才搞清楚了状况。它们都是这一带自悟成灵的妖修,巧合的是化形成妖的时间差不多,活动的领地范围离得也都不远。它们成妖后意识到自己成为了一种超脱族类的存在,有很多问题与普通的同类已经没法沟通了,然后又感应到了彼此都是各自族类中的这种存在,于是开始好奇地互相试探交流,后来就结成了一个小团队或者说一个小团伙。

他们已经记不清在这里生活了多少年,但是从有清晰的记忆开始,雪花已经飘落了十余个冬季,他们选择在一起驻足修炼、并共享一处洞府。这片山谷离公路并不算太远,还有一条野径通往这个很适合露营的地点,很早之前就有人来过这里野餐。

这几只妖物也在暗中观察着人类,还经常跑到附近的山上去窥探公路上的车辆,对人世间的文明传承,它们很好奇也很向往,一直在有意无意的有样学样。当度过丹火劫之后,渐渐地能够口吐人言,它们也给自己起了名字,分别叫吉米、吉蒂、吉瑞、吉希、吉妮。

至于丹火劫这个称呼,这几只妖物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也没有进行过修行理论上的总结,但成天乐一解释,它们都能理解。因为这五只萌物在一起修炼,得知彼此都有一些相似的经历,对修炼中所遇种种问题也有了朦胧的概念认知,这是自发所悟和交流印证的结果。

成天乐在交谈时解说了妖物修炼的种种问题与层层境界的讲究,在这五只萌物听来简直如醍醐灌顶,很多以前想不通的问题是豁然开朗,很多没想到的问题也感觉恍然大悟。但是和这五个家伙谈话有点费劲,因为它们叽叽喳喳抢着开口声音乱成一团,妖物修行只是穿插提及,它们也介绍了自己的一些情况。

五妖十几年前就发现有游客跑到这里来露营,人们聊天、烧烤、饮酒、唱歌、泡温泉、打野炮……它们也在暗中看着。当初有一群人的宿营地被一头熊袭击,它们暗中出手赶走了熊,也算救了那伙露营者,既没让熊伤人也没让人伤熊。后来它们就在这附近清场,驱逐飞禽走兽不得进入这片山谷,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一片静地。

成天乐问道:“你们驱逐了这一带的飞禽走兽,使之成为游客们安全的露营地。可是你们当初为何不驱逐闯入这里的露营者呢?这里是你们的修行道场,为什么总让人来打扰?”

草原犬鼠直起身子搓着一对前爪,如人般扭来扭去道:“我们又不笨,聪明着呢!你们人类是最大、最聪明、最有组织的群落,互相之间都有勾结。如果我们几个伤害了谁,说不定会引来越来越多的人,我们可惹不起,没被当怪物抓起来就算走运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