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26章、一句真传一朝悟,万里行修万卷书

虽然下了这场雪,但山野中的颜色并非尽白,右方几里外一片裸露的山壁,竟然有着天然的七彩纹路,就似一幅色泽浓艳的泼彩油画,向远方的峡谷展开。积雪只掩盖了树冠和山顶,却暴露了树身、温泉和断崖,使桔黄、墨绿、深黛、碧蓝等等色彩的对比更加强烈。

成天乐在一片寂静中看着那一滴水珠落地的轨迹,清晰的听见水滴溅在灰烬尘土中的声音。不远处的湖底却突然传出一阵沸腾般的轰鸣,紧接着浪花翻滚中一道水柱喷了出来,带着呼啸的声音冲到十几米的半空洒落。

这是黄石公园中常见的间歇泉,这一处的规模还很小,有的地方间歇泉喷发时宛如倒挂的瀑布,很远都能听见那突然传出的轰鸣。待间歇泉喷发完毕,那一湾滚烫的碧水还在荡漾中,成天乐又远望着更广袤的山谷,那里还点缀着大大小小类似的湖泊。

他们是来找心髓焰的,但并不以心髓焰为唯一的目标,沿途欣赏这山河景象、感悟天地灵息也是修行。成天乐开口道:“黄石公园这么大,白少流给了我一个坐标,对照这里的地形,假如我们就按现在这种速度,步行穿过去恐怕还需要一两天。但我一进入这里,就有种很特殊的感觉,所谓的心髓焰未必是在那个地方。”

小韶若有所思道:“我已经反复观看这眼间歇泉喷发十几次了,也感应到了天地灵息的变化。我们所走过的山川都有地热活动,这一带的地底深处有庞大的地热流,表面上看见的就是这些温泉和活火山,但是天地灵息中却弥漫着一种无形的律动。”

成天乐点头道:“我在定境中也感应到了,它仿佛能与神气流转相共鸣,进入一种奇异的状态,使人能触摸到天地自然中的一种本源。我们所施展的神通术法,与其说是一种力量还不如说是一种变化,控制各种能量而导致的变化。”

修士在经历丹火劫时,寻常的知觉会变得非常敏感、甚至敏感得过分,非常容易受环境的刺激,神气运转时稍有不慎便会导致所谓的走火。这其中要掌握的火候便是心念之纯正,以心应物入微。他们已得到的菁华气是生机勃发的本源气息,那么这心髓焰,仿佛是一种生命运转的能量律动,恐怕要用与采炼菁华气差不多的方式才能获得。

两人已经有所感悟,心髓焰并不是一种埋在地下待他们挖出来的天材地宝,而就是弥漫在这片天地间的一丝本源灵息。他们首先要与之有共鸣感应,然后才能在定境中展开元神炼化采取那么一缕心髓焰,它与菁华气一样仿佛是无中生有,但也确确实实就在天地灵息中。

这可不是一般的功夫,需要展开的元神内景与外景相容的世界足够广大与清晰,才能与这片天雪山河的律动相共鸣。而成天乐之所以可以这么去尝试、有这种感应,也与他的修行经历有关。他的元神世界展开,可以完整而清晰的容纳画卷中那座姑苏城。若非如此,他也祭炼不了那卷神器、最终将小韶带到这个世界上。

小韶又说道:“白少流所指的地点,应该是这片奇异的天地灵息的中枢位置,在那里行功才能成功采得心髓焰。”

成天乐:“我也在梅兰德那里学了不少东西,观这片山河地势,白少流指的地方也应该是灵枢地眼所在。……你在这里感悟得如何了,我们是否可以继续前行?”

小韶微微一笑:“看的差不多了,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他们要到达白少流指定的地点,若是飞天而去则很快,但两人就这样不紧不慢的穿行在原始丛林中,一路与奇异的天地灵息共鸣律动,捕捉与感应着那一丝采炼心髓焰的玄机。

黄石公园虽然每年有无数的游客至此,但规定的停留地域都是开发好的旅游路线,公园管理方也警告游客切不可随意乱入荒野。公园有保安人员和当地警方在公路上来回巡逻,以确认和保护游客的安全。而在保护区深处,通常只有野生动物出没。

但是世上总会有人不听劝告,也会有人按捺不住猎奇探险之心,背着包带着登山装备,将车停在隐蔽的地方避开警察的巡逻,悄然离开公路进入公园深处。这种人每年都有,有些人就失踪在山野中没有再出现过,成为无数人口失踪案中的一卷档案,而有的人失踪甚至连警方记录都没留下。

成天乐几年前在中国泰山深处、远离旅游路线的地方,也曾看见过几具遇难者的遗骸,他们可能是深山中的遇险者,或者因为其他的原因而亡。如今穿行在美国黄石公园深处,他同样也发现了好几具人类的遗骸,遇难的时间各异,最近的不会超过一年。

有人是从高崖上跌落,有人可能是因为在深山中迷路,还有人是遭到了野生动物袭击。而那位最近的遇难者甚至是中枪而死,这显然是一起凶杀案。发生在这与世隔绝的原始丛林深处不为人知。这些是路途中偶然所遇,而且地点都在离公路不算太远的地方。

行走在深山中,小韶突然说了一句:“这里不适人居,却是妖物的天成乐园。”

这一带确实很适合妖物修炼并建造洞府,在它们没有化形进入红尘之前,也可远离人烟的干扰。成天乐也遇到了一些已开启灵智的妖禽、妖兽,它们发现了成天乐和小韶,有的曾企图发起攻击,但成天乐以自然的威压将之驱退,也有的妖物大老远就避开了。

他们所遇到的妖物虽然不多,进入公园这一路上总计也不超过十位,但也不算少了,近万平方公里的地域内,应该还有不少已开启灵智的妖物。成天乐也发现了一些疑似洞府的痕迹,虽然很粗糙,好像与天然形成的岩洞没什么区别,但显然经过了人为的加工和简单的凿建,有着施法的痕迹。

成天乐在路上看到了两三处这样的地方,在一处年代已经很久远、半坍塌的“洞府”中还发现了一具妖兽的骨骸。曾经有一头野牛在这里开启灵智,自悟成妖掌握了天赋神通,它就在漫长岁月中摸索着修炼,最终却殒落于此,应该是早在黄石公园建立前的事了。

在这险峻的山野中,生存便是最大的考验,还会有种种意外发生。成天乐就亲眼看见一头野牛不慎吸入了伴随地底温泉喷发的有毒气体,就在泉水边倒地而亡。等到牛群走远之后,尸骸又吸引来一群郊狼,空中还有鸟类盘旋聚集。

到了第二天下午,他们终于到达了白少流所指的地点。附近有一座巨大的火山,但脚下却是一片开阔谷地中并不算太高的小山丘,裸露的岩石呈赤红色,并带着一道道流云状的纹路,可能是因火山喷发沉积而成,看上去就像一道道燃烧飞舞的火焰。

小韶的灵觉更敏锐,她登上山丘入定良久,这才睁开眼睛道:“没错,应该就是这里,它是最容易采炼心髓焰的地点。但我刚才试了试,想采取心髓焰恐怕很难,你我不一定能成功。”

成天乐:“既然找到了这里,就要尽力一试。其实乔大哥也说过,能否采得心髓焰无须勉强,而我们已发现与感应到它的存在,此行便没有白来。就算今日采不得那一丝心髓焰,也可就在这里洗炼形神度丹火劫。”

小韶看着他笑道:“但你不说我也清楚,你还是想尽全力采取心髓焰的,要看看它能否化入画卷中的混沌世界?”

成天乐呵呵一笑:“你我的神念互感相通,我的想法只有你最清楚。当初石盟主转述风先生的话,说让你走出画卷世界并非是毁器,而是选择了一种炼器之法。这说明画卷应该可以继续祭炼,我们却一直不得其法。如今终于有了发现,菁华气能化入画卷中的混沌世界、导致新的变化,心髓焰与沉银魄或许也可以,我当然想看看结果。”

假如不是乔彩凤和白少流点破,成天乐就算来到这里、能感应到天地灵息中的奇异律动、明白在此重历丹火劫最合适,但也想不到世间竟还有心髓焰这种东西。这就是所谓的“真传一句话”,但要有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积淀,才能领悟与掌握这句话的玄妙。

小韶看了看周围道:“我们这一路已悟出的采炼心髓焰之法,须闭关定坐将元神展开融入天地山河中。而这个地方好像也不是绝对的清静,恐怕会有人来打扰。”

周围是一片群山环抱、相对开阔平缓的谷地,积雪下的草甸很柔软,红色的山丘边有一条清澈的溪流经过,周围还分布着大大小小好几眼温泉,因深浅和温度的不同呈现出不同的颜色。此处离最近的公路大约只有五公里,前方的山间有一条蜿蜒的天然通道,从公路旁步行至此并没有太多的障碍。

这里显然有人来过,那些人当然不是来采炼心髓焰的,而是远足野营的游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