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25章、登天山径雪初落,步步从容野兴多

教比尔神术的人并不是上帝而是艾森,如果说这是恩赐,也是艾森自以为给比尔的恩赐,那么他的言下之意,自己便代表了上帝吗?所以小韶认为——这么说话和做事很有问题。

见比尔还在那里琢磨,小韶又说道:“你好像也是自以为信奉上帝的人,那么上帝在人间留下指引的时候,有一个人听见了,却不希望其他人也听见,上帝会怎么想呢?恐怕会直接将这个人打进地狱吧!我听说过一个西方的谚语叫‘他人即地狱’,指的就是你这种想法吧?这和东方的谚语‘怀璧其罪’,倒是不谋而合。”

成天乐也开口道:“比尔,你大概还不清楚,我也是一派宗主,人称妖宗。我的宗门中自有妖修正传法诀,但只传授给门下弟子,并没有随便教给那些妖物。而我今天所留下的神念心印其实很简单,只是妖物修行各种境界的解说,指出一条方向,告诉他们何为修行、来到世间可能会遇到什么、发生什么。

这些东西,我不仅从无保留,而且希望它人尽皆知,这么做对我、对所有人都有好处。我们自己的钱应该省着点化,但所知的道理却不可藏私,否则就不要指望别人会和你讲道理。谁都不希望世间有妖异层出不穷,有心或无心的扰乱自己所在的世界,就连你这位妖修都不希望吧?”

这番话中也带着神念,顺便介绍了万变宗的妖修宗门传承是怎么回事。成天乐之所以给所遇到的妖修留下那样的神念心印,前提是因为他们已经得到了天地造化福缘、踏上了自悟修行的道路、拥有了可修炼的天赋神通法力。但他们并无师承,心中可能有太多的困惑。

成天乐是在解答这些困惑,告诉他们超脱族类成妖后面对的是怎样一个新世界,不同的修为境界可能会遇到哪些问题。很多妖物已经或将会混迹人世间,成天乐也指明了一条化形修炼的道路,使他们明白怎样去自行修炼天赋神通法力,且在人世间安身立命。

这些东西流传开来百益而无一害,就算普通人听闻也没什么关系,大不了就当成一种传说;而对于那些懵懂妖物来说,则是最重要的启发。但是万变宗的正传法诀和种种独门秘术,成天乐是不会轻传的,这并非是藏私,而是因为若那样做可能会导致不测的后果,它们也不知会落到什么人的手里、被怎样利用。

假如有人跟着瞎练,练不成是小事,很可能还会练出毛病或者严重的后果;若是有人幸运的练成了某些秘法,却不明所以,也可能会滥用它,对人对己造成伤害。这种严格的、包含各种秘法手段的正传法决体系,须得自正式的师传,受门规约束。

比尔愣了半天,这才喘了一口粗气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成天乐笑了:“就是你遇到的人!你好像自以为比那些受你控制的妖修们更高贵,希望他们永远受你的驱使,其实你自己也不过是被人驱使的工具。请回去转告你的委托人今天所发生的一切,然后你自己也好好想想。……我们还要赶路,就此别过吧。”

成天乐与小韶又举步向前走去,比尔的神色有些犹豫有些挣扎,最终还是咬牙道:“站住!”

成天乐:“请问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比尔:“你这是拒绝了我私下提出合作的建议吗?”

成天乐:“那是当然!……我差点忘了,你毕竟是受委托而来,合作谈不成终究还是要动手的,否则回去也不好交差啊。想动手就动手吧。”

比尔突然发出一声咆哮,这明显不是人类的声音,身前的土石都被卷起,向着成天乐与小韶飞射而去。伴随着一股凌厉的冲击波,那些石块都在空中被震成了粉末,这是他的天赋神通,又得到过专门的指点修习本源的力量,远比一般的妖修要强大得多。

比尔虽不清楚成天乐的底细,但他也拥有强大的自信,终究还是出手要拦住成天乐,假如能够将之制伏,那么其他的一切事情也都好说了。成天乐看着比尔在笑,脚下未停就一步步走了过来。那可以将人震成碎末的冲击波,好像对他毫无影响,到达他身前五尺之内就消散于无形。

成天乐甚至没出手,但他这么一步步走来,每一步落地都像一记重锤击在比尔的元神中。比尔咆哮不绝,又运用了神术,成天乐周围的泥土翻动着出现了一种奇异的现象,仿佛能使他的身体变得沉重、行动变得迟缓,有强大的力量无形中压落,就似一座小山,简直能让人筋骨寸断。

比尔已尽了全力了,可是成天乐仍然丝毫不受影响,身前五尺之内风平浪静。这番斗法的时间并不长,当成天乐走到比尔身前五尺时,这头熊妖所施展的神通术法在一瞬间尽数被破了,比尔狂吼一声口喷鲜血坐倒在地。

成天乐好似根本没出手,比尔就受伤了,因施法反震所受的内伤,同时他也被成天乐彻底地给震撼了。比尔坐在地上目瞪口呆,他也曾经想过成天乐或许很强大,但未必会是自己的对手,却没想到成天乐竟会强大到这种地步。

成天乐就站在身前看着他,摇了摇头叹息道:“我本来只是想打发你走,但你既然出手了,有些问题就得再好好问问。请你知无不言,否则将离不开这里。”

成天乐的神情与刚才相比并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那么笑呵呵的,样子看上去甚至有点傻乎乎的,但比尔却觉得身上一阵阵发冷,心也不住地往下沉。他就像一个最听话的犯人,坐在警官面前什么都交待了,成天乐问什么他就答什么。

成天乐不仅是问,也在分析,既像是说给比尔听的又像是自言自语,很多时候还伴随着神念。成天乐与小韶今天为何与比尔“废话”这么多,因为他们对这头灰熊妖很感兴趣,比尔已经修为大成,能修炼到这一步其实很不容易。

可以看出来,这头熊妖并非是玄牝妖丹大成,他以往的修炼走的不是这条路。比尔也经历过类似妄境的考验,他有他的信念,这一点并不令人感到意外。成天乐也曾斩杀过一些大成修士,其中就包括刘漾河,人们能够破妄大成,皆各有各的机缘。

而小韶又开口了:“比尔,刚才我要说的话被你打断了,现在就讲清楚吧。你是一名律师,也是沃尔夫的律师,研究世间的规则律法是你的职业。但我想你帮沃尔夫或其他人做的事情,恐怕不是告诉他们如何维护世间法度,而是为非作歹后怎样逃脱法度的追究。

你若是一个普通人也就算了,古往今来这种讼棍有的是,我在另一个世界中已见过得太多。但你又是有幸得造化机缘的妖修,修炼直至如今,来到人世间自以为掌握了规则和生存之道,却不知道你需要堪破的根本,这便是乐乐与我要对你说这些话的原因。

你在世事中阅历,只是在玩弄规则的游戏,却忘了这一切的来源。就算你能修为大成,将来也永远度过不了真空,这是你的心境与见知之障,得到了乐乐的神念心印对你来说也没有多大的用处。”

成天乐背手道:“回去告诉你的委托人吧,就说你不是我的对手,他要想来便自己来,而我们将要去黄石公园停留一段时间,过时不候!”

成天乐并没有杀了比尔,与小韶就这么信步离开,走进了一望无际的丛林。受伤的熊妖过了好半天才费劲的爬了起来,蹒跚着穿过荒原回到公路边,发动越野车离开了这个地方。他并不是成天乐真正要等的人,也不是控制那几个妖修团伙的幕后首脑,这只熊妖回去后不知会怎么做,但成天乐知道那位艾森先生一定会找来的,爱来就来吧。

远处的一座山顶上,成天乐看着带伤的比尔驱车离去,突然笑道:“小韶,你平时很少说这么多话啊?那熊妖就算听懂了,也未必能回头。”

小韶也笑道:“我与你来到这里,也是在印证修行、做众生之观。那熊妖走的并不是玄牝大成的路子,但也有大成修为,神气法力已凝聚一体。他得到了你的神念心印,就像点破了一层窗户纸,自然就能明白如何凝炼玄牝珠,掌握真正的假合人形修炼之道。”

成天乐:“刚才斗法时我就看出来了,他尽了全力却仍以人身施法,显然已经在凝炼玄牝珠了。……他与细鼻子和尖耳朵等人毕竟不一样,已是一位大成妖修,若是发愿重新修证、用另一种方式再去经历与堪破妄境,对于这头熊来说并不简单,很可能永远都做不到。”

成天乐与小韶并没有因比尔的出现而改变行程,依然向着西南方行走,数日后进入了黄石公园地界。这座国家公园是一片广袤的自然保护区,范围有近万平方公里,它每年都有一些免费开放日,但在其他的日子入园也是要买票的。

这么大一片自然保护区当然不可能有围墙,大门和围墙只设在几个方向的入口处,所谓入口就是有公路的地方,可以驱车进入已经开发的游览路线。如果离开公路徒步进入,对绝大部分人来说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因为黄石公园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区域都保留着原始风貌,不仅不可穿行,而且充满各种危险。

这里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湖泊、峡谷、河流、山脉,还有世界上数量最为集中的火山和温泉。由于地质运动、冰川与火山的交替影响,地势错落起伏变化万千,随处可见陡峭的崖壁和湖泊泉流,散布在苍茫的原始丛林中。

这里是地热异常活跃的地带,有些地方的地表岩层甚至很脆弱、可能被踩裂,下方就是热流;而在广袤的山野里生活着大量野生动物,其中也包括会袭击人的猛兽。游客们参观黄石公园,不可以进入原始丛林深处,只能从已开发的路线上穿过,沿途欣赏远近的美丽风景,不时还会遭遇出没的各种动物。

穿过公园的参观公路里程合计就有一千五百公里,若仅凭徒步是无法想象的,只能沿途驱车到达某些指定的景点再下车观赏。而成天乐和小韶当然不是这么入园的,他们直接从苍茫丛林中走了进来,除了地图上的标注,在实地并没有一条明显的界线。进入公园便越来越远离人烟,除了变幻层出的风景,一连两天他们什么人都没遇到。

天空飘起了雪花,这雪不大不小的下着却一直没有停,一天一夜间就给这片山河染上了一层参差错落的白色。这天上午,行游的成天乐与小韶停下了脚步,静静地望着周围的景色。没有风,四野一片寂静,寂静得甚至可以听见雪花一片片落在松针上的声音。

他们站在两座山之间的半腰谷地中,周围是一片扭叶松林,而这一片山野中铺满了燃烧后的灰烬痕迹,显然在不久前刚刚经历了一次山火。有的参天大树已被烧成了焦木,还有一些看上去表面被烧焦的大树又发出了新芽。另外许多树木是在肥沃的灰烬土壤中生出的新苗,迎来了它们的第一场冬雪。

在左前方的不远处,有一湾深碧色的湖泊,方圆只有几米大小,水却很深,视线穿过水面,隐约能看到湖底岩层的裂缝以及一个脸盆大小的出水口。这是一眼温泉,水温很高,在飞雪中冒着蒸腾的白汽。

仔细看那滚烫的温泉中竟也有旺盛的生机,贴着岩石表面有很多千奇百状的苔藓垫似的水生植被,在水中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影。因为温泉热气的熏蒸,附近松针上有积雪融化,一滴水珠压弯了松针,在空中划出一道晶莹的直线,滴落黑色的灰烬土壤中,就在成天乐的脚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