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24章、道非可居之奇货,何惜往证者闻说

这人长得很高很壮,往那里一站显得膀大腰圆。他穿着背带裤,整整齐齐的扎着领带穿着西装。这身衣服应该是定制的,做工和面料都相当的考究。

成天乐与小韶当然看见了这个人,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仍然信步向山林中走去,而成天乐顺势也给此人发过去一道神念心印,就如同他在路上遇到其他妖修时一样。此人的气息收敛得还不错,居然已有大成修为,也是一位妖修,原身是一头灰熊。

穿西装的胖子愣住了,直到成天乐与小韶走近到十米外,他才回过神来,退后一步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神情有些紧张地开口道:“请止步!请问是成天乐先生吗?”

成天乐停下脚步,点头答道:“是我,你就是沃尔夫的法律顾问比尔律师吧?”

那魁梧的胖子又愣住了,没想到成天乐一开口就叫出了他的名字和身份,又退后一步道:“你是怎么认识我的,我们见过面吗?……沃尔夫失踪,难道也是你干的?”

成天乐其实“见过”这个比尔,但这位比尔律师却没见过成天乐。成天乐那天离开工地后,又赶到工地的几个人中就有这个胖子,他也跟随在另一名高手后面进入了那处洞厅。成天乐暗中展开元神窥探,“看”得是清清楚楚。

当时那几人还小声的交谈了几句,同伴就称呼这个胖子为比尔。而陶宗恒已经查出,沃尔夫与那个施工单位聘请的都是同一位法律顾问比尔律师。成天乐在温哥华时没有去找他,而这个比尔自己追到美国来了。

成天乐答道:“我既然见过沃尔夫,又去过那个工地,认识你难道很奇怪吗?你既然是沃尔夫的律师,恐怕也清楚他干过的那些事情、知道他是什么货色,如今有这个下场也不奇怪吧?我没有主动去找沃尔夫的麻烦,是他的手下看见了我的一样东西,企图在山林中截杀我,然后被我找上了门。”

说着话成天乐从兜里掏出一枚大地之瞳,往空中抛了抛,黑色的神石在阳光下折射出奇异的璀璨光芒。比尔认出了此物,眼中也有奇异的光芒闪烁,好不容易才从大地之瞳上移开视线,咽了一口吐沫,盯着成天乐的脸问道:“成先生,你在那密室中又取走了什么?”

成天乐没有答话,另一只手又从兜里掏出一枚白色的风之魅舞,就这么静静地托在掌心展示。比尔的呼吸都快停止了,死死地盯着成天乐的掌心,眼中抑制不住射出灼热的光芒。

成天乐身怀重宝,仅仅是这两枚神石就价值连城,而且风之魅舞一出现,便意味着他从秘藏中取走的东西可能远不止这一枚神石。它是一种空间神器,不知里面还装了多少宝贝呢,成天乐也没解释,随便比尔自己去猜吧。

见比尔如此表情,成天乐又问道:“你不远千里追到这里,难道就是来问我这句话的?”

比尔强自镇定,终于收敛了眼中热烈的光芒,说话时嗓子不禁有点发干:“成先生,我是代表我的委托人,特意来和你谈谈的。原本他想亲自来,可是被我劝阻了,我对他说我可以试着先与你沟通。其实我也想与你私下聊聊,也许我们之间会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比尔为何会说出这种话来,想单独先见成天乐?因为他也进入了那处洞厅,见到了成天乐所留下的御神之念。他本人就是妖修,成天乐所掌握的修炼秘诀对于他而言是更大的宝藏。今天一见面,成天乐便发来了一道同样的神念,他便确定自己找对了人。

成天乐呵呵一笑:“哦,我们的共同语言是什么?”

比尔上前一步道:“你在秘藏中拿走的东西,是我的委托人志在必得之物,你们东方也有一句古老的谚语‘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它会给成先生带来麻烦。而我因为成先生留下的信息,所以先找到了你,就是想商量商量,是否有什么两全其美的方法解决这个麻烦?”

成天乐还没回答,一向不喜欢多说话的小韶却开口了:“原来你也知道这个东方的谚语?它并不是在描述什么真理,只是告诉人们罪恶的动机,解释有人为何会犯下恶行,却把理由推到受害者的身上。怀璧者无罪,夺璧者为恶,这是最简单的道理,你是一个律师自应该懂,就不要再说这些废话。

至于你的委托人是谁,我们并不感兴趣。他连洞厅中有什么东西都不清楚,谈何志在必得?无非也是曾经看过沃尔夫那幅古图罢了。我若猜得不错,帮沃尔夫建造密室的人就是他吧?而你也不过是头被他驱使的可怜熊。

如果这是你私下里想说的话,那么我就这么告诉你;如果这是委托人让你说的话,那么就请你回去后转告他。他若认为怀璧其罪,那么他想若拥有这些东西,便是他的罪;而我们认为怀璧无罪,我们拥有这些东西,跟他没关系。

你往山外看看、往远处看看、往人间看看。你来到人间做了一名律师,给人当法律顾问收报酬,无非是能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么这世上很多人便已拥有你想要的东西,他们都有罪吗?你自可想要什么就直接去人家拿,可你为何没有这样做?”

比尔没想到这个东方女人居然聊起了这些,他皱眉道:“我要谈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二位的处境。你们取走了我的委托人想要的东西,而自己又很难保留这些东西,所以会有麻烦,我只是来想帮助你们解决它。”

小韶点了点头道:“谢谢你的提醒,这确实是个麻烦,假如它真的发生了,我们会解决的。但这个麻烦并不是我们制造的,而是你的委托人想犯的罪行,如果你真的想帮助谁的话,就该回去劝他不要这么做。

我谈的就是这个问题。你是一位妖修,大成妖修,这里任何一户人家在你面前都保护不了自己的财富,你尽可以挨家挨户拿走你想要的东西,又何必做律师来换取报酬?请问又是什么阻止了你,是你的良知吗?”

比尔看着小韶,眼神就像看着一个白痴,过了一会儿才答道:“我不可能那么做,世事有自己的规则。就算我是强大的生物、比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强大,但若在人间这样做必然遭到更强大力量的镇压,不仅有警方,还有教廷等等我不可能对抗的存在。”

小韶继续自问自答道:“那为何又会有那样的存在,来镇压你那样的行为呢,是因为良知还是规则?一个成年人也相当强大,强大到可以去幼儿园随意欺负一个孩子,但若有人那样做,人们只会认为他是疯子和罪犯,绝不会赞扬他有多么强大,这又是什么道理?

并不是那些幼小的孩子有力量保护自己,甚至也不是那些孩子的家人有足够的力量对抗这种疯子和罪犯。而是世间已建立的规则,它在震慑与惩罚这种行为。

但是为何会出现这种规则、能受到人们的认可?因为人们都不希望自己遭遇这些,也就必须保护他人不遭遇这些,这就是良知的来源,然后世间才会出现这种力量,后来就成为了某种规则。假如没有这个过程,没有这种开启灵智、从自悟到自觉的传承积累,便不会有你今天所看到的世界,更不会有你现在想要的东西。”

比尔眯起眼睛,岔开话题道:“这位美丽的女士,我不明白你为何要和我谈这些?我今天来,是想和成天乐先生谈合作的。我进入洞厅见到成先生留下的信息,在我看来,那是比那密室宝藏更宝贵的财富,也是无穷无尽的资源。”

这头灰熊妖说话时还施展了信息神术手段,类似于神念,解释了很多事情。真正令他最感兴趣的是成天乐留在洞厅中的信息,竟然包含着对妖物修炼的层层指点,这在比尔看来是最值得发掘的宝藏。

比尔认识不少混迹人间的妖物,比如沃尔夫。这些人在人间暴露了行迹,也被更强大的势力所关注,例如比尔的委托人艾森先生。艾森出身于一个古老的世家,掌握了上帝所赐予的本源力量,且通晓各种神术的奥秘。比尔就是帮助艾森监视与控制这些妖修的人。

比尔名义上是沃尔夫的法律顾问,但沃尔夫在比尔面前从来都是唯唯诺诺,比尔是一位比他更强大的妖修,而且代表着令其畏惧与向往的力量。艾森先生平时并不直接参与这些妖修团伙的事情,但他有需要的时候,就会用到这些妖修。

沃尔夫的密室就是艾森先生帮他建造的,沃尔夫本人还无法直接请动艾森先生,他是通过比尔的关系。当沃尔夫不在那栋别墅时,艾森曾经悄然进入过那间密室、看见了那幅古图,带走了一份复制的拷贝,沃尔夫却对此毫无察觉。

后来沃尔夫跑去收购陶宗恒等业主的房产,也引起艾森的注意,但艾森查到了正确的地点,买下了街对面那片商业区。也是艾森让比尔出面找了一家工程公司拆除那片建筑,其中又有另一伙妖修参与,这伙妖修也是暗中受比尔监视和控制的。

除了沃尔夫这个已覆灭的妖修团伙,加拿大西南部以及美国西北部这一带,比尔还控制着另外四伙妖修。但他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头目,只是艾森先生的手下、为艾森先生服务,在有必要的时候,可以驱使这些藏匿人间的妖物们做事。

比尔做这些事,最早是因为被艾森识破了身份,这是潜伏在人间的妖物最害怕的事情。另一方面他也有好处,艾森教他如何修炼,也指点了他很多神术手段,教多少则视其所立“功劳”的大小,声称这是上帝的恩赐。

成天乐所留下的御神之念中,有一条万变宗特立的门规,妖修不因其身份而受胁迫,这让比尔很有想法。而且成天乐掌握了一套指点妖物修炼的体系,比尔若与他合作,就可以摆脱艾森先生的控制,收拢那些藏身世间的妖物为己所用,建立自己的一方势力。

成天乐听明白了比尔的意思,不禁想起了五百年前的于道阳,这只灰熊妖跟那只老蛤蟆的想法有很多地方不谋而合。成天乐笑了,回了一道神念,同时说道:“你来晚了,我留下的指引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他在神念中告诉比尔,这一路上已将同样的神念心印留给了上百位妖修,包括山野中刚刚开启灵智的禽兽,也包括市镇中已化为人形的妖物。

比尔露出失望至极的神色,愕然道:“你疯了吗!这本是可以掌握的最宝贵的资源,你却就这样四处随意散播,这对你究竟有什么好处呢?”

比尔也曾进入那处洞厅,他当时跟随在艾森先生身后。艾森先生发觉洞厅中的宝藏早已被人取走,脸色立时变得难看无比,当他又发现了成天乐留下的御神之念,当场勃然大怒,下令封存这个地方不许任何人再进入。

宝藏没有找到,但商业区改建还会继续,艾森决定要永远的、彻底的封死此处。

艾森还命令比尔,这道御神之念中的内容不得向任何人泄露,就连守在工地中的那两只犬妖也没有机会再进来,艾森并不想让它传播。而比尔虽然得到了御神之念,但因为其中包含的信息神术限制,他尚解读不了所有的内容,私下里更希望能找到掌握完整秘密的成天乐本人。

成天乐就这么一路留下神念心印,出乎比尔的预料,令他感到遗憾、震惊、惋惜,恨不得这一切都没发生过,只有他自己得到了那御神之念的指引。

小韶闻言笑了,又问道:“比尔先生,那位艾森教你神术的时候,说这是上帝的恩赐,你不觉得很有问题吗?而据我所知,世上有很多人都做着类似的事、说过类似的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