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23章、神韵灵动天地间,诗意山河随此身

时间已经进入冬季,成天乐与小韶一路朝着西南方向行走,穿越洛基山脉深处,伴随着无边萧萧落叶。这一带地广人稀,崇山峻岭中更是罕见人迹,只有在偶尔穿出深山时能看见蜿蜒的公路,顺着公路可以找到人烟聚集的现代化市镇,两人也会经过那里看一眼。

他们每天露宿山野中,此番千里徒步也是修炼。就像当初在苏州金鸡湖畔那样,成天乐以跨步行桩修动中之静,感应天地间纯净的灵动。但以他的如今的修为,遇绝壁可平步而上,甚至凌空虚踏而行,元神舒展能与天地灵息共鸣。

小韶本是画中姑苏世界山水神韵凝聚成灵,当初也是自感自悟踏上修行之道,于人世间并无师承。但妙就妙在,那画卷世界本身就谙合修行之道,蕴含着层层境界的演化。她从混沌走向清明,就似天地间的那一缕灵动。

如今小韶与成天乐一起,也在体会修行的发端,明悟过往无意间所修的种种境界。成天乐虽然失去了画卷里的姑苏世界,但有小韶在身边,他走过的天地山河中也始终伴随着那诗情画意般的灵韵。

两人在这条路上除了印证当年的修炼,最主要的就是研究那枚风之魅舞中的一缕菁华气。那枚风之魅舞已是炼化好的空间神器,使用它的过程其实也是在熟悉和掌握空间神术。反复将那一缕菁华气取出来再收进去,到最后小韶和成天乐已经用不着再刻意施展空间神术,就是自然的使用他们所领悟的移转空间神通。

就这么简单的反复过程,也是对神识之力的修炼。因为菁华气无形无质,也没有体积的概念,要展开元神世界将之包容,才能使其弥漫在山野中。元神有多么强大,就可以让这缕菁华气弥漫得多么广。假如控制得不好,这缕辛苦采得的菁华气就会重新散入天地间,因为它本就是天地灵息的一部分。

乔彩凤只说此物可辅助修行,却没说该怎么用,他们也在反复体会和研究着菁华气的物性,越研究越觉得玄妙难言。万物生机勃发的气息太旺盛了,在它弥漫笼罩的范围内,简直连枯木都会发芽。菁华气并非一味外丹饵药,使用它也不是通常的借助外物修炼,它的妙用就包含着天地自然的本源中,而如今最适合以之炼形。

历“色欲劫”迈入修行门径,下一步将迎来的考验是“身受劫”,在那些修炼本源力量的教廷修士口中,也称之为“血脉的纯净”。修炼可使人知觉敏锐、精力充沛,但随着修为继续精进、功力渐深达到某个临界点,人又会突然变得很虚弱,有莫名的伤病发作,这个阶段又称为“退病”或“小练形”。

这是身心的变化导致了隐疾、旧伤和各种先天性的隐患暴露,人的身体不可能如理想般的完美无瑕,各种伤病也会留下痕迹。要想踏上修行之道、拥有术法神通,炉鼎形骸也将经过一次彻底的净化,唤醒并拥有健康完美的旺盛生机。这种状态在丹道中又称为“五气朝元”,通常情况下人就不会再生病了。

成天乐已有脱胎换骨修为,重历身受劫当然不会有任何伤病隐患发作,原本只是印证这一段修行历程而已,很难让他的修为根基再有任何突破。而菁华气的出现,却让这种不可能成为了可能。

当成天乐定坐修炼之时,沐浴在弥漫的菁华气中,菁华气的笼罩范围恰恰就是元神所能展开的世界,与天地间的生机共鸣律动,重历身受劫炉鼎不仅更加纯净完美,而且勃发的生机也更加旺盛自然。

如此已经是一种相当理想的收获,可成天乐仍在堪悟更多的玄妙。他发现这缕菁华气无形无质,这种状态下可与形神呼应相融,于是尝试着进入了画卷世界,果然将菁华气也带了进来。

画卷里的姑苏世界已消失,只留下一无所有的混沌,混沌世界当然没有空间的概念,是普通人很难理解的无物无边。成天乐当初并没有打开真正的洞天门户,如今仍只有小韶和他才能够出入这里,但任何东西都带不进来,没想到菁华气却能以这样一种方式被带进画卷。

菁华气弥漫,仿佛已在混沌中消散,画中世界仍是一片混沌,却能感应到有莫名的生机恍惚孕育其中。继续修炼时,两人便进入画卷世界行双修之法,神气交感共历身受劫。

在温哥华遇到细鼻子和尖耳朵等妖修,听闻了他们来到人世间的经历有所悟,成天乐重历色欲劫回溯修行之初,经过了一番修炼又重历身受劫,而菁华气的出现就像是为此刻准备的。然而最令人意外的是,它竟能化入画卷中的混沌世界,成为那混沌中蕴含的生机。

小韶对成天乐说道:“除了你我之外,没有人比乔大哥更清楚这幅画卷,而他得到了那支凤凰毛中的仙家灵引后,其见知已非你我所能想象。他说的三样东西,可能不仅有助于你重历修行时巩固根基,而且据我猜测,应该都能化入画卷中混沌世界。”

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其中有象,恍兮惚其中有物。——这是《老子》第二十一章中的字句,也是丹道中所谓的“观窍诀”。而如今的画卷世界,就给了成天乐这种感觉。

他点头道:“一直以来,对神器画卷的祭炼,也是我的修行。如今重新印证修行过程,不仅是为了给世间妖修留下清晰的指引,也同样与这画卷世界有关。据我猜测,那心髓焰或许在度过丹火劫时有用,而我们原本是去找心髓焰的,不料先得到了菁华气,却恰好经历了身受劫。”

在穿过加拿大与美国边境之后,成天乐重历身受劫完毕,与他在画卷世界中双修的小韶也等于同样经历了这一段修行印证。走在天地之间,两人的感觉仿佛与以往不同,却又形容不出是什么样的变化,万物生机似乎都能随着他们的脚步于无形中共鸣律动。

成天乐擅察各类生灵的生机律动特征,而如今他与小韶的气息,便是这天地山河的生机律动。或许是因为修为根基更为精纯,或许是因为菁华气的练形之妙。

成天乐曾对陶宗恒与沈四宝说过,如果有人图谋不轨想追踪他,他便等他们来。但是想跟在后面追上成天乐可不容易,他并没有刻意赶路但也没有放慢脚步,而且穿行的都是险峻深山。

前方是美国西北部的城市斯波坎,多年之前这里曾是北美大陆淘金者的乐园,采矿和伐木产业十分发达,环境被破坏得也非常严重。当采矿以及冶炼产业萧条之后,热闹的城市一度处于荒废的边缘,居民们陆续搬离,直到近年经过一番整治才开始逐渐恢复元气。

在这条漫长的路上,无论是山野中还是市镇里,他也遇到了不少妖物。这些妖物有的已化为人形混迹红尘,有的还是刚刚开启灵智不久的妖禽、妖兽。成天乐并没有特意停下脚步,但只要他遇见了,擦肩而过时皆会留下一道神念心印。

这神念心印,与他留给细鼻子和尖耳朵的指引差不多,配合了某种信息神术的手法,对于不同修为境界的妖物而言能够领悟的内容也是不同的。这些妖物首先能解读的都是有关自身境界的指点,还有于红尘中的行止指引。

若是他们今后行事不遵从这种指引,就不会得到更高境界的修炼指点。但成天乐将妖物修行的重重境界解说得很明确,解答了他们自悟成妖后来到世间那种恍惚的困惑,告诉他们妖修何来,还有一条化形修炼直至玄牝大成之道。

成天乐也在神念心印中留下了自己的名字,这一路上也相当于在不断地唤醒着萌芽。

待他走过多年之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成天乐并没有多想,他只是在这么做,这就是一代妖宗的足迹。当山野中的懵懂妖物、市镇中的人形妖修在讶然中开始感悟印入元神的神念时,成天乐和小韶已经悄然远去。

成天乐与小韶并没有故意暴露行踪,但也没有刻意隐匿,穿过斯波坎一带的市镇时,有很多人都看见他们了。这样一对徒步远行的亚洲男女,当然会引起当地居民惊讶的关注,有心人想打听他们的行踪并不难。

暗中关注他们的势力,应该已经掌握了他们行走的路线,完全可以沿公路驱车绕到前面去包抄。走过斯波坎又经过另一座城市海伦娜,越过了横穿美国北部的一条大铁路,终于有人拦住了成天乐与小韶的去路。

这里是一片荒野,身后是一条大铁路,往前走是一条与铁路并行的公路,成天乐看见了路边停着一辆越野车,但车中并没有人。他们继续前行来到山脚下,前方是一望无际的丛林,周围一片寂静,丛林的边缘站着一位身穿西装的男子,正对着他们前行的方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