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22章、留指引相安无事,或自招捉妖大师

成天乐问道:“留下神器惊门,据说当年的清风金仙是为了印证推演之道的极致——天算。难道老白也想试试吗,要看这菁华气究竟会被什么人得到?”

小韶看着那枚风之魅舞笑了:“能得到这枚风之魅舞的人,可能是你,也可能不是你。但无论如何,这就是白少流留下此物想看的结果。天算我也不明白,它可能只是自然而已。”

沈四宝在一旁道:“二位谈的话题好高深啊!不过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得赶紧回去了,否则天一亮,工地中的大坑就会被人发现。”

成天乐带着风之魅舞离开,而陶宗恒也没客气,将那一对烛台也装进了百宝囊。几人往回穿过甬道时,成天乐突然停下脚步道:“稍等一会儿。”

陶宗恒:“成总还要干什么?”

成天乐:“老白留下了一道御神之念,我们看见了。而我也要留下一道御神之念,让后来人看见。他们辛辛苦苦找到这个地方,总不至于白来一趟。”

成天乐在甬道前的那圆柱拱门上端留下了一道御神之念,以他如今的修为若尽全力,这道神念在千年之内被解读数万次也不会消散。其内容与万变宗门楣花砖上的神念指引差不多,只是稍加改变方便这里的人理解与接受,看上去是指引妖修的,其实留言的对象也包括形形色色的人。

成天乐最后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姑苏成天乐。

成天乐在这里遇到到了沃尔夫以及那个妖修团伙,又在工地上看见了几位犬妖出没,他们目的都是想找到这处宝藏。将来进入这里的很可能还有不少妖修,那么成天乐也不能让他们白来,也留了一个“宝藏”,就如同他曾经给细鼻子与尖耳朵的指引。

陶宗恒读了这道御神之念,提醒道:“成总,这里的东西已经被白庄主搬空了,他留下的御神之念已经消散,你却留下了自己的名字,这不等于替白庄主顶缸吗?找到这里的人,肯定会以为宝藏是被你拿走的!”

成天乐呵呵一笑:“找到这里的人,必然会追查宝藏的下落,那么我就给他们一个答案。我拿走了最珍贵的风之魅舞与其中的菁华气,认这个账也是应该的。我此番行游,就是为了修证众生眼中之我,当然要留下名字和足迹。白少流留下了这枚风之魅舞,又劝我到北美修行游历,想看见的不也是这个结果吗?”

小韶又说道:“陶道友、四宝,这里迟早会被人发现的,今夜之后就会惊动那伙正在发掘的人,你们就不必惹这个麻烦了。乐乐留下这道御神之念也是给一个交代,如此便没有人会想到二位的头上。”

他们离开洞厅回到了工地中。而两位犬妖犹在昏迷中,成天乐在他们的元神里各留下一道神念心印。无论这两只犬妖能不能进入那处秘藏之地,也都能得到成天乐所留的御神之念。然后几人于夜色中悄然消失,回到了一条街外的住所中。

两只犬妖不久后便醒了过来,在黑暗中大眼瞪小眼,一时都有点迷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那神念心印自然在元神中呈现,他们都吃惊得跳了起来,赶紧冲出深坑巡视工地,赫然发现不远处又被人挖开了一个大坑,底部露出一片青石铺成的地面,他们赶紧打电话汇报情况。

打完电话之后,两只犬妖又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坐在那里互相看着对方,眼神似是很迷茫,在静静地体会着莫名出现的心印指引。这是上帝的赐福吗,让他们明白什么是妖修、什么是修行、化为人形又该怎样修炼?不对,不是上帝,竟是一个叫成天乐的人留下的!

很快就有人来到了工地,打发走了值班的工人,仔细询问了两只犬妖事情的经过,但全然不得要领。有几个人围着那个深坑研究了半天,终于有一人开启了五芒星空间法阵,与另外两人一起取出法杖走了进去。而两只犬妖还是留在外面警戒,并没有获准进入。

……

不提那施工方的幕后操控者进入洞厅后会是什么表情和感觉,但是这片工地却从此消停下来了。一方面是因为陶宗恒与附近业主们的努力,查出了对方的施工许可有问题,补办新的施工许可还需要时间;另一方面是那处“宝藏”已经被找到,幕后操控者恐怕没有了特别的兴趣,这里的施工又恢复到常规的方式。

附近的业主们胜利了,又在为前一段时间的扰民事件继续提出赔偿要求,陶宗恒也在忙这件事。而成天乐也决定与沈四宝和陶宗恒告辞,继续他的修行之旅。

陶宗恒和沈四宝在那洞厅中也有所收获,他们各留了一副铠甲、一柄阔剑和一支烛台,成天乐与小韶则带走了风之魅舞和那缕菁华气。

离开温哥华的时候,成天乐身上还多了两个支票本和两张信用卡,以及一部当地号码的手机,这些都是陶宗恒给他办的。托沃尔夫的福,他们四个每人开设了一个银行账户,户头上都有三百万美金。成天乐不用带那么多现金在身上,消费可以直接刷卡,大额支出还能开支票。

成天乐并没有留在此地继续追查可能存在的另一个妖修团伙,这只是他在行游中遇到的一件事,已用自己的方式处理。世间本就有各种妖修潜伏,他们各有各的生存方式。那伙人目的不过是为了寻找那处宝藏,成天乐自己都找了,当然也不能认为其他人不可以去找,这本身并没什么。

至于工地拆迁扰民事件,是世间事,陶宗恒也是以业主委员会主席的身份,按当地衙门的程序去处理的。这是一起很耐人寻味的洋拆迁事件,接下来就让当地的业主们与施工方去协商吧,已经与宝藏以及修士的身份无关了。

有妖修在市井中从事垃圾清运业务,也有妖修在建筑工地中当工人,这本身都无可厚非。引起成天乐兴趣的是另外一些原因,而且他已留下了自己的指引。

临别之前,成天乐问沈四宝下一步有什么打算?沈四宝也想在海外多见识阅历一番,同时再查查云少闲的下落。几人约定,如果陶宗恒或沈四宝有沉银魄的消息,就立刻通知成天乐;若成天乐和小韶听说了云少闲的消息,也会立即通知沈四宝与陶宗恒。

陶宗恒也问道:“成总,你明知有人指挥一些妖修,在暗中发掘那处宝藏,他们如今已经进去了,所得到的只是你留下的御神之念。而且你还留了自己的名字,就不怕他们追踪你吗?”

成天乐笑了:“迄今为止,我并没有必须要追查这些人的理由。我们能找宝藏,他们当然也能找,无非是谁的运气更好而已。至于施工扰民的事情,也没有超出世间寻常事的范畴,而且你已经解决了。我来此是为了印证一条清晰的修行之道,这是我修行,可以成为留给他们的指引,但并非是专为那伙人而来,我想走的时候自然便会走。

假如接下来,他们不再追踪我并动用不该用的手段,也是我希望看见的结果,那就于人间相安无事吧。假如他们真的想追踪我,并像福克斯那样做,同样是我等待的结果,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也不介意当一回远道而来的捉妖师。已经打过了交道、留下了指引,我不会主动去找他们的;若真的还有另一个妖修团伙,或者幕后控制者图谋不轨,他们自会来找我的。”

沈四宝很不放心地叮嘱道:“成总,小韶姑娘,虽说二位神通广大,但也一定要小心!”

小韶笑道:“我们会小心的。乐乐做事,从来不喜欢绞尽脑汁去琢磨人,往往都是各种各样的人在琢磨乐乐,那就让他们去琢磨好了。假如那真是一股作恶多端的势力,二位也要小心别让他们发现。但对方并没有当世绝顶高手,以二位的才智手段,就算发生什么事也应不难对付,所以我们才会放心地离去。”

成天乐和小韶已经确定,那施工方的幕后操控者中可能有修为不低的高手,但就算神通手段再强,也不会比陶宗恒高明多少。那天小韶在工地中约用了一炷香的功夫,便发现了地底深处埋藏的密室门户,而在此之前,施工方的幕后操控者却一直都没有发现。

假如给成天乐足够长的时间,展开神识从容施法,不必担心法力扰动被人察觉,也同样能发现那个门户。对方修为最高的人,必然早就仔细搜索查探过那片地方,可是到最后仍不得不用了笨办法——大面积开挖地基。

这说明他们比成天乐和小韶差远了。成天乐既然修习过信息神术,当然也了解与之相应的神识查探手段,比如傀眼术之类的侦测神术,对方的神通法力远不如他,所以也不必过于担忧仍留在此地的陶宗恒与沈四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