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19章、有文章埋藏深意,是何人捷足已观

小韶与成天乐同时运转神识,感应异常的、可能引起法力波动感应的地点。良久之后小韶指着一个地方道:“若这里真有什么文章的话,应该就从此处入手。但施工队伍还没挖到那片地方,它不仅埋藏很深,而且法力波动感应微乎其微。假如不是已认定这里有问题,我也不可能会注意到,真想挖开的话,恐怕要费一番手脚。”

工地中央虽然已经挖了一个深坑,但还没有触及小韶指出的地点。在寂静的黑暗中,众人也不可能去开动挖掘机,只有施法掘开地表坚硬的土石层,还好他们都有这等本事。这时就看出成天乐的神通了,挥舞拂尘有万道青丝扎入地下,每次都能卷起一大片石块与碎土,撒落到不远处的深坑中,却不发出一点声音。

陶宗恒赞道:“成总,今天幸亏有你和小韶出手。否则就凭我和四宝两个人的本事,很难找到可疑的地方,也不可能既不惊动任何人、又能一夜之间就挖开这里。”

四人各显神通,用了约两个时辰的功夫,在一片狼藉的工地中挖出了一个直径五米左右、深度却达到七米的巨坑,下方露出了一片青石拼接的地面。

沈四宝问道:“这片青石板底下有密室吗?”

小韶摇头道:“这只是一道门户,需要用法力打开通道,密室并不在它下面。”

她说着话一挥手,这片青石地上露出一个隐隐发光的五芒星图案,与在沃尔夫别墅中见到的五芒星图案差不多。小韶已是第二次碰到这种空间移转法阵了,没费太大功夫便运转法力将之开启,五芒星图案变成了仿佛是通往另一个空间的门户。

成天乐忽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想起了五百年前于道阳那处隐秘的辽东洞府,其门户开启之后,出现的通道也有类似的感觉,但那处洞府的门户需要用特定的感应法器打开,而这里的通道是个空间法阵。看来古今中外的术法手段虽有不同,修证方式与名称描述也各异,但妙用境界都差不多。

几人取出法器走了进去,就像穿过一段无形的空间,接下来一步迈出,竟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再回头看后方就是一面石壁,石壁上也有淡淡的五芒星图案在闪烁。仅发现并开启法阵也是不能穿过来的,还要有小韶的大神通法力运转才行。

此处像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岩洞,又经过人工的开凿,显得很宽阔。洞厅中放着一排排格架,沿着洞壁还有很多柜子,但做工大多显得很粗糙很不考究,至少在沈四宝等人眼里,不能与二百年前哪怕是普通的中式家具相比。这些木架和柜子有的已经朽坏,此处像一个存放东西的仓库。

洞厅中并没有灯,但在黑暗中展开元神如人之五观,也能“看”得清清楚楚。陶宗恒又祭出了一枚珠子悬在半空,发出柔和却很明亮的光芒。本以为这是一个宝藏,但出乎几人的预料,这里的架子上、柜子里几乎全是空的。

众人走到那些木架近前仔细观瞧,沈四宝惊讶道:“这些架子上原先都放着东西,印痕还在呢,东西都曾存放了很长时间,而被取走的时间却并不久。”

洞厅里虽没有太多的浮尘堆积,但木头暴露在空气中会缓慢地氧化,而放着东西的地方氧化速度就会慢一些。根据痕迹来判断,木架上的东西已经放了两百多年了,却在不久前都被人取走了。

沈四宝不仅是一位风门术法高手,也是杭州四宝斋的少东主,精通各种文玩器物的鉴别,判断各种历史年代的痕迹也是他的专长。陶宗恒问道:“难道那些人已经打开了这里?但看样子又不像!四宝,据你判断,这些东西是什么时候被人取走的?”

沈四宝又仔细研究了半天,终于得出确定的结论道:“在我们之前已经有人来过,取走了这里收藏的东西,应该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但最早也不超过十年。”

众人的表情皆有些哭笑不得,他们因偶然的机会得到了那张古图,又经过堪舆考证,好不容易才确定了图上那个十字架中心所标注的地点,又经历了一场洋拆迁事件,颇费了一番手脚才悄然进入这里、找到这处“宝藏”,却不料早在好几年前便有人已捷足先登。

如此说来,狼妖沃尔夫以及拆迁方幕后的那伙人其实都在白费力气,不论他们有没有找对地方、最终能不能进入这里,都不会得到所谓的“宝藏”。

小韶惊叹道:“究竟是什么人,竟有如此大神通?假如这里并无别的门户,他与我们是从同一条路进来的,那未免有些惊人!”

几人刚才挖开地表深处的土石层,并没有发觉任何近年来曾被发掘的痕迹。这一片地方是最近才开始拆除的,在此之前其实是一家电影院。来者根本没有动地表的建筑,也没有像他们这样挖出了一个深坑,更没有惊动任何人便进入了这里,取了东西又悄然离去。

陶宗恒皱眉道:“难道来者是一只耗子或一条蛇,从偏僻的地方打了个洞进入地下深处,然后到了门户前?……可是这样也不对啊,他是怎么知道这里有宝藏的,而且能够在一片繁华的商业区的地底找得这么准,就算有藏宝图也不行啊!”

小韶分析道:“今天我们来的时候,地表建筑早就拆除了,若是当初的电影院还在,各种杂乱的气息干扰,这门户也埋藏得更深,凭我的灵觉也很难察觉。来者如果能找得这么准,只能说明他的灵觉之敏锐、元神之强大明显在我之上。”

小韶已是脱胎换骨之高手,若论灵觉敏锐更是令成天乐都自叹不如,当世之中能超过她的人并不多,这个结论实在令人惊讶。成天乐思忖道:“也许那人也是一位灵修,甚至可能有出神入化之能。”

什么人能够悄然钻入地底、从容进入这扇门户?成天乐方才莫名想起了盛龙。那只金线鼠也擅于在地底穿行,更擅长感寻搜寻各种天材地宝。假如将来盛龙的修为更高、成为一位妖王,而且也了解这种空间神术法阵的玄用,说不定也可以做到,但他如今还嫩了些。

但能潜入地底者,不仅仅是蛇鼠之类妖修,灵修也可以。假如今天不是众人都要进来,只是小韶一个人的话,完全没必要挖那么大、那么深的一个坑。那位捷足先登者,也可能是一位比小韶灵觉更为敏锐的灵修。

陶宗恒又分析道:“也可能是一位有出神入化之能的当世高手,以阳神化身进入此地。……不论怎么样我们已经来了,就再到前面看看吧。那里还有一条通道,可能另有门户,也许我们都想多了。”

在洞厅的另一端,利用天然的地势开凿了一道装饰着圆柱的拱门,后面是一条长长的甬道,通往另一个地方,几人又继续走了过去。成天乐以神念悄然道:“我感应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走进拱门可能会遇到袭击。”

沈四宝悄声道:“难道这里还有人!”

小韶亦以神念道:“并无生灵气息,可能是守护这个宝藏的某种机关。真奇怪,明明已经有人来过,却并没有触动它,一直保留在那里,像是要对闯入者发起攻击。”

这几人说着话脚步却没停下,成天乐率先迈过了那道拱门,在这一瞬间异变陡生。两旁的圆柱后迈出两个高大的人形身影,皆手举一柄阔剑交叉斩落。这一击既突然又迅速,很难躲得开,但成天乐根本就没躲,弹指击出两记造化天雷劈在阔剑上,将那两道身影崩开。

在黑暗的岩洞中,突然蹦出来两个人形的东西,很容易使人联想起什么阴魂鬼怪之类的事物,而造化天雷在传说中专能克制这一类东西。成天乐并没有尽全力,只是想将这两道人影弹开而已,不料却将它们给崩碎了。

只听稀里哗啦一片金铁落地声,地上竟散落了一大片金属物体,原来是两副古代的铠甲。这种欧洲中世纪的整体板甲在如今绝对是古董了,能从头到脚将人包裹得严严实实,再将面罩放下来就像是两个人,手中还各拿着一柄阔剑。它们好像是被注入了某种神术的力量,保持着警戒的状态,两百年后其中蕴含的法力尚未消散,被惊动便会发起攻击,却被成天乐的两记造化天雷打散了。

沈四宝捡起一柄阔剑道:“这是好东西啊,拿去当古董拍卖也行,少说也有七、八百年的历史了,看上去连一点锈迹都没有,竟然还是某种法器。”

陶宗恒久居西方,对异域修行事了解更多,他拿起另一柄剑道:“这应该是教廷骑士所配的十字剑,而这两副铠甲在中世纪也是相当贵重的,应该是某个贵族世代家传之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