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18章、设门槛无心插柳,事反常另有所图

看来这个比尔律师的身份,不仅仅是沃尔夫的法律顾问那么简单。难道真有什么势力在暗中控制着本地不同的妖修组织,或者说,这里的妖修若被发现,往往就会受到某种势力的控制吗?

小韶说道:“根据福克斯的交待,那个比尔律师也见过沃尔夫的法杖,并很感兴趣要收购,说明他认识那是什么东西,不仅将之当作一件普通的古董。而我们得到的这幅古图,很可能也被别人看见过甚至复制下来,这么做的就算不是比尔本人也应该与他有关。”

陶宗恒反问道:“可是福克斯也交待了,沃尔夫从不将那张图示人,而且一直收藏在密室里,又有谁能看得见?”

小韶答道:“有些事情若想通了前因后果,其实很简单。那间密室绝不是沃尔夫那头狼妖凭自己的本事能建造的,那入口处的法阵,必然是精通空间神术的高手所为。能进入那间密室、复制那张古图,而且不被沃尔夫察觉的人,就应该是帮助他建造密室的人。沃尔夫得到法杖、法杖里有一张古图,既然福克斯知情,那么其他人也可能听说。”

陶宗恒一拍光脑门道:“对啊,小韶姑娘真是聪明!”

小韶谦虚道:“这不是聪明,只是事理而已。画中姑苏千年世事,我看见过太多。”

成天乐呵呵笑道:“俺家小韶有一颗冰雪玲珑心。……如此说来,应该另有一股势力找到了古图的线索。连我都很好奇了,想看看那里到底埋藏了什么东西。”

陶宗恒皱眉道:“我也想进去看看那里到底能找到什么,但现在却有难度,因为已经有人先下手了。那个工地日夜都不停工,总有那么多工人在活动,还有几名妖修轮流巡视,外人根本混不进去。就算小韶姑娘与成总神通广大,可以不惊动任何人潜入其中,但那里如果真的埋藏了什么东西,也不方便发掘。若想前往一探,必须先想办法让他们暂时停工。”

沈四宝突然开口道:“陶哥,我这几天一直跟着你在看热闹,多少也了解了这里的洋门道,其实江湖手段用在哪里都是一样的,想要他们停工并不难,只要出点事就行了。”这位江湖术士出身的风门高手提了一个建议,并不需要动用任何神通法力。

陶宗恒沉吟道:“四宝啊,这里可不是国内,别看示威抗议很热闹,但有人若真的冲进工地里闹事,警方是不会惯毛病的,该带走就带走,甚至该开枪的时候就会开枪。”

沈四宝:“所以你要让工地中的工人出来动手,然后就好要个说法了。不想让这儿的居民受伤,陶大哥,你就自己上吧。电视台的人不来,那我们就准备好摄影机自己拍,想逼他们停工并不难。”

陶宗恒又想了想道:“仅仅是这样还不行,无非是制造点纠纷让他们停工几天而已。但我毕竟还是这里业主委员会的主席,不能只顾找宝藏这一件事,还需要另走官方的程序,解决社区的问题。”

沈四宝笑道:“走官方程序也是江湖手段啊,弄不好还能给这一带的居民再弄点赔偿,岂不是两全其美?”

陶宗恒一拍沈四宝的肩膀道:“四宝啊,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狡猾?”

成天乐在一旁笑道:“这不是狡猾,人在江湖,就应该清楚所遇到的人都在干什么。”

……

第二天,工地上出事了,抗议活动莫名升级。有一位紧邻施工作业平台的业主,将一幅幌子状的条幅从自家阳台上伸到了工地里面,影响到了施工安全。有一位魁梧的壮汉走出工地阻止,警告那位业主要为影响施工负责。那位业主退缩了,但是陶宗恒出现了,站在围栏外大声的严厉呵斥。

对方也不过是干活的工人而已,同样会犯愚蠢的错误,抱着钢筋链锯冲上前来,开始锯起了钢筋,企图用刺耳的噪音驱逐陶宗恒。陶宗恒却没动,那四射的火星落到了他的身上,这是侵犯人身安全的行为,被准备好的摄影机录了下来。

于是陶宗恒带着准备好的抗议书和请愿书,领着一批人离开工地冲到了市政府,来到本拿比的市长办公室。这里的市长办公室是对市民开放的,但市长基本不在这个办公室办公,由一位专门的助手接待市民。

市长助手可能早就知道这件事,听完情况之后用英语回答道:“非常抱歉,工程公司有合法的许可证,他们有理由去做自己的工作。”

陶宗恒也早就料到了这个回答,拿出材料要求确认两件事:第一,政府许可工程公司工作的内容是什么;第二,政府是否要对工程作业侵犯居民人身安全一事进行调查。

市长助手微笑着接过材料,让陶宗恒回去等消息,表示他会核实情况。这时陶宗恒又拿出一份与刚才那份材料一样的拷贝,要求此人确认并签字已经收到那份材料。市长助手的脸色突然变得紧张,立刻解释此事属于市政府工程建设部负责,市长办公室现在解决不了。

陶宗恒答道:“我只是需要一份记录,你今天代表市长办公室签收了这份材料。”

这时沈四宝拢住声息悄然对陶宗恒道:“看这个人的反应,绝对有问题!现在就查那个工程的所有许可文件,肯定另有名堂没发现。”

上次那位议员候选人陈弥梅女士,已经代表选区居民来看过工程许可文件了,官方对于各种投诉的答复也是施工方有合法许可,但是陶宗恒坚持要求再调阅施工许可文件,下午的时候终于他看见了卷宗资料,厚厚的一大堆。

陶宗恒翻看时,突然被许可证末端一行不起眼的英文缩写“INTL RENO ONLY”吸引了,反复追问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市政府官员终于无奈地回答:“It means Internal renovation only.”(译:仅许可内部装修。)

这是来之前没想到的意外结果,陶宗恒立刻追问:“那么现在的施工是内部装修吗?”

接待的官员答道:“这要看图纸是怎么批准的,你们要知道,建筑工程是很复杂的。”

陶宗恒又拿出刚才已签收的资料副本道:“这上面有施工现场的照片,是否代表你已经确认——内部装修需要拆除屋顶?”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终于意外的搞清楚,原来所谓施工许可是有问题的。工地停工了,陶宗恒集合业主咬住不放,又打算追究赔偿事宜。

……

第二天晚上,几人坐在家中谈论这件事,而隔了一条街外的机器声不再轰鸣,工人们已经撤离了施工现场,只在外围点了几盏灯、留了几人值班。

沈四宝笑道:“无心插柳柳成荫啊!本来只是想制造一些冲突让他们暂时停工,没想到陶哥却注意到一条短短的英文缩写,让他们不得不停工了。”

陶宗恒摇头直叹气:“这里的洋衙门做事,讲究的其实就是讼棍和财阀的那套规矩。对方肯定不会放弃的,因为他们已经发现不拆房子达不到目的,自有办法能搞到新的施工许可,就是手续麻烦些、代价也更大点。但在这之前他们得停工,而且会象征性的谈一谈前段时间的法律责任。”

成天乐笑道:“那就是你这个业主委员会主席的事情了,与宝藏无关。事不宜迟,我们今晚就去那里探探。”

……

一家电影院、几十家商户、一座宾馆,这么大一片面积的工地,仅仅留了五个工人当然巡视不过来,而且这一片狼藉废墟也不需要巡视,成天乐等人没费什么事就悄然潜入。这片工地外围建筑的外墙基本都保留下来,内部有一片地方完全拆除了,已经挖了约有两个篮球场大小的一个深坑。附近还有不少碗口大小的探洞,是用打桩机取出了地下的土石样本,显然是在勘探什么。

一片黑暗中,有两位犬妖就静静地坐在那深坑里,不注意的话根本就察觉不到,他们显然是在暗中守护着什么。但迄今为止,这个工地上并没有任何发现,就连参加施工的普通工人,都不明白他们究竟在干什么?

那两位犬妖并没有给成天乐等人带来什么麻烦,他们坐在那里莫名其妙就晕了过去,显然是中了成天乐的暗算。几人在工地中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宝藏或者密室的痕迹。

沈四宝皱眉道:“确实不太好找,难怪那些人这么多天也什么都没找到,终于开始拆了房子大面积开挖了。”

陶宗恒:“他们当然不能以挖宝藏的名义施工,工地中有几位妖修,可能就是在注意异常状况,有什么特别的发现会立刻汇报,然后会有高手来继续发掘,到时候就不会让其他工人知道了。”

沈四宝:“那他们找不到宝藏怎么办?”

陶宗恒:“那也没关系啊,拆迁改造这个商业区并不吃亏,仍然有利可图,只是工程不会干得像今天这么利索了。”

沈四宝:“我如今也算是见识了一番洋拆迁!……小韶姑娘,还是请你展开神识仔细搜寻吧,若论知觉敏锐,我们都赶不上你。这一片都查探过了,并无他人,你尽可施展感应神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