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17章、遍阅古今中外事,各演生旦净末丑

两百多年前,这里唯一的建筑是来自法国的一个贵族世家的庄园,地点就在陶宗恒的住所左近,距离只有几百米远,如今已彻底变了模样,是隔了一条街的商业区。那张古图的比例尺很大,而沃尔夫可能在复原古地形时有偏差,结果找到了街这边。

两百年多前的古庄园地基下,难道会有什么神秘的宝藏吗?几人刚刚有了最新的发现,街对面就出了状况。这天他们正坐在家里研究古图以确认最后的结论,突然听见远处传来机器的轰鸣声。陶宗恒走到阳台上一看,街对面竟然正在拆除商建,有三台大功率液压拆除机正在奋力工作中。只隔了一条街而已,巨大的噪音与震动令人的心跳仿佛都变得不规律。

陶宗恒赶忙向邻居们打听,才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这段时间陶宗恒在调查沃尔夫的妖修团伙,反而忽略了近在咫尺的事情。街对面的商业区不久前被某财团收购了,据说是要搞装修改建,以更好的服务社区。

改建装修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以前一直是静悄悄的,今天怎么突然拆起房子来了?按照当地相关法规,三台这样的拆除机同时在居民区中工作不是允许的,别说楼体的震动,就连噪音都让人受不了啊。成天乐坐在屋中,能感觉到窗户玻璃在颤动,这一切是突然发生的。

其实不用走到阳台上,这么近距离内发生的事情,成天乐自可感应得清清楚楚。陶宗恒回到屋中面色阴沉,几人心中都有一个疑问——怎会这么巧?那拆除工地的范围,包括街对面的电影院及几十户商家还有一座宾馆,恰恰就在他们刚刚确定的古庄园遗址上!

沃尔夫找错了地方,难道另一伙势力也见过那幅古图或者知道更多的内幕,恰好找对了吗?可他们为何又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好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将那片商业区给拆除了。沈四宝皱眉道:“这会不会是巧合呢?”

陶宗恒:“巧合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是事有反常必为妖。”

开发改造那一片商业区,确实有利可图,近几十年来,因为世界各地的移民和侨民聚集,这里的人气越来越旺,早先是很多投资移民,后来也有不少技术移民。有人气便有商机,将那片地盘改造成更现代、面积更大的商业区,当然有丰厚的利润,只是想搞定手续很不容易。

但陶宗恒所说的事有反常,并非仅指所拆迁改造的地点,也是指罕见的施工速度。生活在当代中国的人,也许对干净利索的拆迁改造早已习以为常,只要把钉子户的问题解决了,一片老建筑很快就能移为平地,按照崭新的规划,新的建筑群在短时间内就会拔地而起。

可是在世界上其他很多地方的情况完全不是这样,哪怕新修一条路都得由各方面扯皮很久,可能十几年都落实不了,就算最终动工了,施工的速度那也是相当的慢。而且这里的人工费用很贵,大概是悠闲和懒散习惯了,很少有人愿意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有那个精力,还不如去搞健身锻炼挥洒汗水呢。

可是街对面的那片建筑说拆就拆,效率竟然这么高,在这个地方显然是反常了。

几人在屋中讨论的时候,周围的居民已经不断在打投诉电话,警察来了,然后又走了,施工却并没有停止。因为施工方有政府颁发的许可证,咨询市府相关部门,警方得到的也是允许开工的肯定回答,当然就没法再处理。

陶宗恒也接了好几个电话,然后说道:“很抱歉,我还是这里的业主委员会主席,有些事情要处理,诸位先请自便吧。”

陶宗恒召集业主代表们开会去了,成天乐等人则静观其变,而街对面的施工一直没有停下。就在这几天,这片街区的居民不断地向市府投诉,却全无结果,这让沈四宝和成天乐也觉得很纳闷。

但是在加拿大这种地方,各种各样的抗议活动很常见,只要向市府部门备案、按照规定组织就行。比如抗议有人虐待动物、不用专门的饲料喂养宠物;还有人抗议同性行为受到约束、在公共场合亲热遭受了白眼;更有人抗议人类的航天器破坏了火星上的安宁……如此等等,总之五花八门。

陶宗恒便组织周围的业主打出标语与横幅,在各家的阳台上,还有那片工地的周围举行了抗议示威活动,并在路口发送抗议传单。他们的标语也有特点,主要的口号是——我们有权利在自己家中像人类一样生活;我们有权利在自己的住宅中安全的存在;我们有权利拒绝任何的威胁享受自己的人生。

成天乐的修为已超脱众生族类,来到这里见到这些人,多少便了解当地的大多数人的心境。这里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感非常强,保持一种礼节性的冷漠,很多人崇尚的是极端个人主义,要想把这些人组织起来做什么事,必须要有很明确的共同个人利益或诉求。

本拿比市的这片街区曾经很有名,十几年前,有个姓赖的中国商人犯了大事,逃到加拿大寻求庇护,曾经就住在这里。陶宗恒组织了这次示威活动,就等着电视报纸等各媒体来采访报道,借此给对方施加压力。结果却有点意外,当地媒体对此保持了缄默,并没有谁报道或宣传此事。

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世界的另一端,可能会引起国际大型通讯社浓厚的兴趣,可能还会进行专题跟踪报道。可是它发生在这里,仿佛连一个水花都没有溅起。

究其原因,从表面上看,这里的人们可能对五花八门的抗议活动早已习以为常,对于与此事无关者来说,感觉可能就像看见有人抗议航天器打扰了火星差不多。工地噪音和动静虽然很大,但是这一带的街区距离都比较远,也只有附近的居民受到了干扰,他们大多是外来的投资移民与技术移民,其中又以华裔居多。

在更多不相关的人眼中,这不是他们的事情,而且施工方已经拿到市政府颁发的许可证,警方也进行了问询处理,这件事情便没有更多的关注价值。当然了,抗议者有抗议者的自由,举牌子拉标语是法律赋予他们的权利,爱抗议多久就抗议多久吧。

然而更深层次的原因,可能不太容易说清楚。因为这件事情就发生在这里,又拿到了官方的施工许可,当地主流媒体若关注与宣传它,既不能让它的读者或观众彰显某种道德或精神上的优越感,也对其广告投放商没有更多的吸引力,更不符合主流社会“政治正确”的价值观。

但是这件事并非没有引起关注,离温哥华市议会的选举还有不到一年时间,电视台和报社没来人,倒有一位议员候选人来了。此人是位华裔女士,名叫陈弥梅。

这片街区最主要的居民是华裔,又恰好都在关心同一件事,这也是她最好的竞选宣传机会,可以借此给大家留下深刻的正面印象,将来选举时可投她一票。陈弥梅女士的助手向抗议者散发竞选传单,然后表示大家有什么诉求都可以向陈女士反应,陈女士愿意成为他们的民意代表,也请大家将来都投她一票。

这位陈女士还真干了点实事,她召集业主代表开了一次座谈会,收集了大家的意见整理成一份文件,并与施工方的法律顾问进行了交涉。虽然最后仍是没有结果,但她顺势在这个街区发起了竞选募捐活动。

成天乐与小韶当然没有参加社区居民活动,但将所发生的事情以及形形色色的人物暗中也看得清清楚楚。这天,陶宗恒回来后说道:“成总,您看那个叫陈弥梅的女人,是不是妖修啊?我总感觉这个人很妖、很邪性,她这两天露脸的机会是一次都没错过,但是我怀疑她和施工方那边已经达成了什么协议。”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她不是妖修,就是一个人。但是工地那边,有几个工头倒是货真价实的妖修。……我现在已经清楚,他们为何会要拆除那片建筑,就是要找地下的东西。”

陶宗恒曾说事有反常必为妖,不仅是施工的速度反常,而且施工的工人也很有意思,清一色的撒克逊白人,没有一个有色人种。在工地上负责的几名工头,其中竟然有三只犬妖。陶宗恒没有和那三个人近距离打过照面,而且他分辨妖修的本事也远不及成天乐,所以并没有发现,但成天乐却感应得很清楚。

那伙人的确是想在地下找东西,刚开始并没有惊动附近的居民,只是在室内开挖,后来发现继续挖下去会碰到建筑的主支撑结构、房子就得塌了,所以才开始拆除,而且动作很快。陶宗恒闻言皱眉道:“刚刚端掉一个为非作歹的团伙,怎么又出来一伙妖修?”

成天乐:“也许只是巧合吧,人间总有各种妖修出没,陶道友你不也是妖修吗?我们来到这里看的不仅是妖,也是形形色色的人,这些妖修就在人间扮演着各种角色。”

陶宗恒:“我还查出了另外一件事情,这个施工方的法律顾问,与沃尔夫的法律顾问是同一个人,都是一个叫比尔的律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