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16章、一路随缘尽点化,心种留芽待生发

这些所谓的弟子再收弟子,也像云少闲当初一样去忽悠别人供奉自己为上师,这是个层级控制很严密的组织,其成员行踪也飘忽不定。他们不会告诉“信众”自己在什么地方,只在每次出现时才会提前通知,让弟子出钱出力组织法会,忽悠更多的人来听闻妙法,主要的下手对象就是海外华人,当然也包括对东方神秘修行感兴趣的欧美人,总之是搂草打兔子、尽量不放过。

其实在欧美一带干这种事情的组织团伙还有不少,大多都打着某种教派或灵修的旗号,也不一定都与云少闲那个团伙有关。比如就有那么一伙人,簇拥着一位大名鼎鼎的老祥瑞四处传法布道,根据地在美国,足迹遍布世界各地。

这伙人要价最低的时候,花五千美元就可以让老祥瑞封自己做个小活佛、认证为传说中某某世系的活佛转世。外人觉得荒诞,但他们却搞得正儿八经。其供奉者不乏一些知名的文体明星,显得其与众不同或者很有追求。这个团伙还得到了很多机构的捐助,其中不少机构甚至带着官方与半官方的色彩。

所以想找到云少闲并不容易,此人已经很少公开露面了。至于陶宗恒追问那柄法杖的来历,福克斯的答案却颇让人有些意外——竟是捡来的!

沃尔夫就是搞垃圾清运业务起家的,这么多年下来垃圾堆里总能捡到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想当初沃尔夫的团伙势力还小,手下的人也不多,有些小妖亲自开垃圾车干力气活,这柄法杖就是这么得来的。它成了沃尔夫之物,而捡到法杖的小妖已经在修炼中因上帝的考验殒落了。

福克斯远比细鼻子和尖耳朵了解的内情更多,他还告诉成天乐等人,那柄法杖的末端是可以打开的,底部中空,里面还有一张古图,他却不知道沃尔夫将之放在了何处。

陶宗恒方才已发现那法杖的末端可以打开,里面有一段是中空的,但并没有任何东西,原来那张图竟是这般来历,并非是什么幕后势力给沃尔夫的。福克斯还交待,这件事只有他与沃尔夫的几名心腹手下才知道,但任何人都不能对外泄露,否则沃尔夫会宰了他们。

那法杖和神秘的古图已落在沃尔夫手中多年,他一直在研究,最近突然想收购本拿比市的一块地皮,据说也与那古图有关,但是福克斯也不了解更多的情况。

沃尔夫得到古图后就秘密珍藏起来,哪怕是最心腹的手下也从未再看见过。但沃尔夫有时喝多了好吹牛,在手下面前显示自己的不凡,所以有好几次也把法杖取出来炫耀过。

福克斯记得最后一次看见那法杖,是在一次聚会上。沃尔夫的法律顾问比尔律师看见此物很羡慕,一个劲儿追问来历,还想花重金收购。沃尔夫解释这是手下从垃圾里捡来的,拒绝了比尔律师的要求,后来就再未将法杖公开展示过。据福克斯所知,沃尔夫事后还私下给了比尔律师一大笔好处,请求他不要说出去。

以上就是福克斯交待的全部有价值的信息,这只狐狸为了活命,什么都说了。而成天乐也信守诺言并没有杀他,甚至没有再多看他一眼便转身离去。福克斯叫道:“您不能把我就丢在这里!这附近有不少野生动物出没的,我变回了狐狸、还受了这么重的伤……”

话音未落,陶宗恒轻飘飘给了他一巴掌,让这只狐狸再也说不出话来。陶宗恒并没有杀了福克斯,但福克斯修为已废,就是一只身受重伤的老狐狸,徒然有着一段开启灵智化形为人的记忆,却再也无法享受往日的福缘了。

……

几人在天明前悄悄来到了陶宗恒的住所,成天乐问道:“陶道友,这里怎么就你一个人?”

陶宗恒:“我要对付沃尔夫的那个团伙,所以将家人都转移了,不能有后顾之忧啊。没想到能遇见成总、解决得这么利索,却又牵出另一条线索。且让四宝好好考察一番吧,我总觉得后面的事态,可能比沃尔夫那个妖修团伙更严重。”

小韶说道:“沃尔夫的妖修团伙覆灭,如果他幕后还有人,必然会注意和警惕,也会追查这些事。昨天夜间的行动,没人知道陶道友和沈道友曾出手,那么二位就不要暴露。至于我和傻乐这一路走来,很多人都已经看见了,若有什么状况,也可转移那些人的注意力。”

小韶虽然话不多,但心思纯净剔透、冰雪玲珑,她一开口往往就能点出很多关窍来。陶宗恒在追查沃尔夫这个妖修团伙时,将家人都转移走了,显然是有所忌惮。而如今那个妖修团伙已经覆灭,活下来的人谁也没有见过陶宗恒和沈四宝,只有一只永远也不可能再开口的狐狸。

如今又莫名发现一张古图,还可能牵扯出更大的势力来,小韶当然也不希望这两个人暴露。至于她和成天乐,无意间穿行温哥华、引起细鼻子和尖耳朵的注意,有心人只要想调查肯定会查到他们头上的,既然如此,适当的时候,就由他们来吸引那些未知势力的注意力吧。

接下来的几天,小韶和成天乐极少外出,没让任何人看见他们与陶宗恒及沈四宝一起出没。只在一天深夜里,两人悄然潜行离开陶宗恒的住所,又找到了细鼻子和尖耳朵。

两只小妖看见他们就像遇到了救星,学着东方式的礼节下拜道:“大侠,沃尔夫失踪了,他的心腹手下也全部都不见了,我们该怎么办呢?”说话的语气很有些惶恐无依与茫然无措。

成天乐笑道:“沃尔夫不见了,但垃圾清运业务还会有人经营。我从来不认为付劳取酬有什么错,只是沃尔夫与福克斯他们其他的事做得不对。我给你们留下的指引,重要的不仅是如何修炼,还有人世间安身立命之道。你们可以继续在垃圾清运公司工作,也可以换一份别的职业,有神通法力在身,想立足谋生很简单,何必问我?”

细鼻子又问道:“沃尔夫手下还有一些小妖,他们的情况与我们差不多,现在也不知怎么办才好。大侠,要不您就来当我们的老大吧,指点我们该怎么修炼和做事。”

成天乐摇头道:“我没兴趣当另一个沃尔夫,该留的指引已经留下,你们也可以教给他们。你们走出山野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其实也在于你们自己的选择。……请记住,我的名字叫成天乐。”

成天乐又叮嘱了一番,便与小韶悄然离去。等走远了之后,小韶才说道:“看见细鼻子和尖耳朵,突然觉得他们的经历与我也有点类似呢。”

成天乐:“哦,怎么会与你类似呢?完全不是一种人嘛!”

小韶:“不是说人,是指某种境遇。想当初我在画卷中的姑苏,以为那就是整个世界,后来遇见了你,打开了画卷让我来到真正的人间。而细鼻子和尖耳朵,开启灵智之初就被沃尔夫从山野中带到团伙里,这就是他们所经历的红尘。但是你又来了,也等于给他们打开了真正的世界、留下妖物于人间修行的指引。”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沃尔夫这个团伙的覆灭,对细鼻子和尖耳朵而言,却是真正的人间世界被打开。”

小韶:“你留下的指引中,有万变宗特意所立的一戒,妖修不因其身份而受胁迫,我想这些小妖应该都会接受。但我看沃尔夫这个妖修团伙,恐怕也受某种幕后势力的控制,而那些人恐怕不会欢迎你的到来。”

成天乐沉吟道:“细鼻子和尖耳朵既然已经迈出了这一步,今后在世间还会遇到更多的妖修,那么就彼此转达下去。有些事情不论能不能做到,但道理应该先知晓,人们要有真正能共同守护的信念,然后才会得到更多的认同。”

小韶:“你留下的不仅是神念心印,细鼻子和尖耳朵也是两个火种,就不知他们能不能有这个出息了。”

成天乐:“我们这一路走下去,假如碰见其他的妖物,也会一直这么做、留下相同的神念心印,就像一路留下火种。……我现在有点明白了,为何乔彩凤和白少流都希望我到海外走一趟?他们就是要让我这么做,这条路上可能会很热闹。”

不提成天乐与小韶明白了他们踏上了一条怎样的修行路,沈四宝这几天也一直在陶宗恒的住所附近转悠。不仅凭借风门术士的堪舆手段,而且还有现代科技相配合,他们查阅了卫星地图,又去图书馆搜索有关的历史档案,最终确定了一件事——沃尔夫其实犯了个错误。

附近一带两百多年前的地形地势被还原了,完全可以与那幅古图对应。古图上标记的十字架的中心,应该就是沃尔夫要找的地方。沃尔夫研究了这幅图很长时间,也做过类似的工作、查过不少档案资料,只可惜他没有沈四宝的本事,最终却找错了地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