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15章、设坛密室求神赐,且问心头是佛魔

小韶轻叹道:“那云少闲从人间被带回武陵乡,化形未久便又匆匆回到了人世中,他在传销团伙里见识了很多东西,发现可以通过控制人的精神、让人们自愿沉迷,不仅可聚敛财富,还可以得到很多享受,妖惑他人的同时,他自己也沉迷其中。

传销非法而且骗钱太慢,但用同样的手段还可以去做别的事,于是他又去搞什么心灵学培训,让人们自以为得到了生命灵性的绽放,收钱可比搞传销狠多了,名义上还好听。如今又更进一步,当起了什么灵修上师,将这条邪道越走越远,他也越陷越深了。”

沈四宝:“沃尔夫已死,我们的线索断了,现在该怎么办?”

小韶:“这里有一间地下密室,我们进去看看,或许还能发现一些东西。”

陶宗恒:“我也认为这里应该有密室,还没来得及找呢,小韶姑娘竟然已经发现了,灵觉之敏锐实在令人惊叹!”

小韶淡淡一笑:“我本就是灵修,擅长此道不足为奇。”

密室的入口在壁柜后面,壁柜有机关可以左右打开,但平常人看见的只是一面墙壁。小韶一挥手,墙上出现了一个发光的五芒星图案,是某种阵法。陶宗恒说道:“这是教廷的空间法阵,此处虽不算太高明但十分隐蔽,应该是另有高手帮沃尔夫建造的,那狼妖自己肯定没这个本事。”

小韶也没见过这种法阵,但她身为从神器洞天世界中走出的灵修,天生就擅长各种空间法术,如今已有脱胎换骨神通俱足之境界,以元神感应此阵破解并不难。片刻之后她再一挥手,五芒星消失,前方出现了一道门户,这并不是什么小昆仑结界,只是一条暂时移转空间的通道,门户内是一段向下的阶梯。

几人走了进去,运转法力凝神戒备,但没有任何意外发生,他们来到了一间地下密室。这里虽没有窗户但空气很清新,有巧妙的通风设计。正中的墙壁上嵌着一个光芒十字架,十字架前方放着一个垫子,像是一个小小的神坛。

沈四宝问道:“这狼妖信的又是哪一路邪教?”

陶宗恒看了半天,皱眉道:“不像是什么野路子教派,他应该就是个传统的天主教徒,在北美这边信奉新教的居多,但天主教也有很大的影响力。……这间密室应该是沃尔夫的修行地,他平日在这里冥想,修炼所谓上帝赐予的本源力量。”

沈四宝:“就这种家伙,上帝会赐予他力量?”

陶宗恒笑道:“我也不认识上帝,看这狼妖的样子,他确实是个教徒,但所拜的只是他心中那个上帝罢了。他的力量和上帝没什么关系,只是得造化机缘开启灵智成妖,但他依照这种方式去修炼,应该也是得到了什么人的指点。”

成天乐也说道:“我曾经去过青藏高原,那里有些歹徒行杀人放火之事,也经常跑到庙里拜佛,甚至以身量步、跪行朝拜,虔诚无比。等香也点了、佛也拜了,回头继续杀人放火。世上既然有这种人,出一头这样的狼妖也不奇怪,只不过他拜的是上帝。”

密室中还有两排物柜,其中一排放着一些对沃尔夫而言可能很珍贵很重要的东西,而这几人却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而另一排物柜中却放了整整一柜子美元现钞。沈四宝笑道:“没想到这狼妖居然囤了这么多现金!”

陶宗恒也笑道:“生意人的钱当然应该在账户里,但狼妖就是狼妖,还保留着本能的习性,喜欢在窝里藏东西。……幸亏成总神通广大,封印了那卷轴的雷霆之威,否则彻底爆发开这密室也保不住了,这些现金也会化为飞灰。既然如此,那就应该是成总发财啊!”

成天乐笑着摇头道:“我还要行游远方,哪能随身带这么多零碎,我看陶道友与四宝就分了吧。”

陶宗恒:“成总,谁说现金要背在身上?这世上有个地方叫银行!”

小韶:“既然陶道友认识那个地方,那就由陶道友处置吧。”

陶宗恒嘿嘿笑道:“好吧,我来处置,拿一部分分成四份,我们每人弄个海外账户,另一部分做别的用处,用以处置这个妖修团伙的后事。……托成总的福,得了好处就得办事,剩下的杂事就由我来处理吧,没必要烦劳成总再出手。”

今天别墅内外有二十多名沃尔夫的手下,其中有十多人是妖修,大多只是被打晕或制伏。沃尔夫已死,这个团伙也要彻底瓦解掉,回头当然还得处置这些人,陶宗恒肯代劳是最好不过。

这间密室里还有一些别的东西,是妖修原身的遗物。沃尔夫从山野中带回来的妖修,有很多在后来的劫数中并未成功突破,因各种各样的原因殒落,其骨骸经过法力炼化后还留下的东西,往往都是修士所需的天材地宝。

除此之外,密室里再无别的发现。众人正在想怎么把这么多现金带走,沈四宝建议到楼上拿床单来打包袱皮,小韶突然说道:“这本书里还夹着一张很特别的东西。”

她说的书是放在神坛前一本黑色封皮的《圣经》,拿起翻开,中间露出了一张书签般的东西。众人都围过来细观,成天乐想起风君子也曾给过他一本书,里面居然夹着一张神霄天雷符,而这张东西难道也是什么宝物吗?

以神识感应之却没发现任何异常之处,拿到手中是一张对折的图画,质地很特殊不是一般的纸张,上面的图案像是地图,有个地方标了个醒目的十字架。几人传看研究一番,沈四宝说道:“这不是今天的东西,应该能有二百多年的历史吧。”

陶宗恒:“二百多年的东西,在中国连一般的古董都算不上,可是在北美这个地方,若不是古玛雅人所留,那可就是很重要的历史文物了!”

成天乐想起曾看过的《国家宝藏》等好莱坞电影,还有历史上关于海盗的种种传说,好奇地问道:“这会不会是一张藏宝图啊?”

陶宗恒与沈四宝皆点头道:“嗯,很有可能!否则沃尔夫也不会将它放在这里。”

小韶突然问道:“陶道友,沃尔夫为何要收购你的住所附近那一片物业?”

这句话提醒了大家,陶宗恒一拍光脑门道:“对呀,沃尔夫为何要买下那一片地方,难道和这藏宝图有关?”他拿着图又研究了半天道,“二百年来,这一带的变化已经太大了,从这张图上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沈四宝说道:“无妨,如果真是陶哥住所一带的古地图,小弟略通风门心盘术,应该能对照如今的地形重新做出标注。”

成天乐:“对呀,我们有四宝呢!古今地势堪舆,正是风门术法高手的看家本领。”

陶宗恒:“四宝,需不需要租个直升机到天上转转?这样也看得清楚些。”

成天乐:“用不着直升机,我可以把你拎到天上飞一圈,以如今的本事还是能办到的。”

沈四宝赶紧摆手道:“不必不必,我到实地走一圈就可以了。”

几人收拾东西离开了密室,四宝与陶宗恒在楼上找来床单,一人打了一个硕大的包袱皮扛在背后,里面满满的全是美元现钞,成天乐和小韶则空手走在前面。至于别墅内外的歹徒,都被陶宗恒出手处理了,他并没有留情,甚至连尸骸都没有留下。

成天乐并没有多说什么,陶宗恒已在暗中调查这个团伙多日,今天出现在这里的歹徒皆有取死之道,有如今下场倒也不值得同情。陶宗恒没有让成天乐动手,反倒让成天乐有几分感激。

将别墅内外扫荡清理完毕,陶宗恒背着包袱皮问道:“成总,您的车停哪了?”

成天乐:“我们是步行来的。”

陶宗恒:“那就一起走吧,先到我家去做客,也陪四宝看看那一带的地势。”

成天乐:“别着急,我还抓了只狐狸在外面呢。他是沃尔夫团伙中的骨干分子,或许还能审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来。”

陶宗恒:“是福克斯吗?那家伙可不是一般的坏。原来您还没有杀他,那太好了,让我来动手!”

回到那小山包上的密林中,陶宗恒看见已被打回原身的福克斯,上前二话不说先削了他一顿,将这只狐狸打得筋断骨折、奄奄一息,然后才开始审问。

福克斯本以为生还无望,已经在等死了,如今听说几人有事情要问他,仿佛又看见了一线生机,于是挣扎着讨价还价,要成天乐答应饶自己一命,否则便什么都不说,反正就是一死。

出乎意料,成天乐很干脆地点头答应了,然后福克斯便交待了很多东西,首先便与云少闲的下落有关。

据说那位云大师最近主要在美国活动,上次到加拿大是为了“弘法”,他和一个号称某某菩萨转世的台湾尼姑混在一起,是这个尼姑的“右护法”,早已不再亲自出面干当初的事情,而是以上师的身份暗中操控着一批“门下弟子”行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