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14章、渐行歧路天涯远,有缘万里来相见

不能断言所有的心灵学培训班都是这种性质。可但凡涉及到从精神上控制、以明显不符正常认知的方式、高价敛财的机构与组织,定然就是这么回事,没有例外,不论它打的是什么旗号。

云少闲加入的是一个源头在台湾的心灵学培训组织,后来却被警方查封了,因为他们搞得太过火了。收培训费、出售各种灵修书籍与产品也就罢了,可“高级教程”中还宣扬“打开爱与人性的体验”,让学员们互相裸露、欣赏、触摸身体……男男女女搞得乌烟瘴气,还号称这是一种天性的释放与回归。

其实这也是一种彻底解除心理防线的手段,一旦突破了某种界限,那么人们对其他的意识灌输也会不由自主的接受,现实中的压抑好像得到了释放,实际上却是越来越深的陷入其中,精神上已经很难脱离。这与传销团伙的做法其实如出一辙,但是看上去档次却高多了、手法也更高明。

这个灵修组织被某学员家属举报,因涉嫌组织集体淫秽活动而被警方取缔。但云少闲又有了更深的“领悟”,摇身一变成了灵修上师,又加入到另一个组织中成了重要的人物。他的事业仍然与灵修有关,但借用的名义却不再是心理学,而是古老的东方神秘修行,就是他曾忽悠沃尔夫的那一套。

沈四宝一位长辈家的孩子就曾被祸害了,她供奉云少闲为上师,不仅财色两失,就连精神都不太正常了,后来在沈四宝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才重新回到正常的生活状态中。而沈四宝听说了云少闲的名字是怒火中烧,决定要把这个人揪出来算账,并且查出其幕后的团伙组织。

可是云少闲如今已经跑到北美了,沈四宝通过搜索境外的论坛才得知他曾出现在温哥华,想起陶宗恒恰好这段时间也住在温哥华,于是就来到这里打听云少闲的消息。陶宗恒查出此人曾经与沃尔夫鬼混过,所以沈四宝今天才会追问沃尔夫云少闲去了哪里。

云少闲离开传销团伙后,至跑到海外前的这段经历,都是沈四宝后来查明的。

至于陶宗恒认识沃尔夫,也完全是偶然的原因,他虽然在加拿大生活了十几年,而最近也经常在中国与加拿大之间来回跑,但从来没见过沃尔夫,也不知道这里有一个妖修组织,直到前不久沃尔夫主动找上了门。

陶宗恒住在本拿比市一个交通很便利的街区,毗邻一片规模很大的室内商业区,邻居中有很多都是华裔侨民或移民,而陶宗恒还有一个身份,就是这片住宅区的业主委员会主席。前不久沃尔夫找到了陶宗恒,想收购这一带的物业搞开发。

这在国内往往被称为动迁或拆迁,这些年来很常见,但在本拿比这种地方却很少见。陶宗恒联系了有关的各户业主,最终代表业主们拒绝了沃尔夫的要求。因为这片街区的居住环境很不错,各方面条件都很便利,他们不想出售。

可是就从这时起,街区的宁静被打破了,治安状况急剧恶化,不断有人在这一带遭到各种袭击、抢劫、侵犯,很多人开始打算搬离此处。但陶宗恒却觉得很不对劲,因为受到伤害的人,都是沃尔夫要收购的那些物业的业主。

另一方面,陶宗恒当初就察觉出沃尔夫是一位妖修,但是并没有点破。陶宗恒本人也是妖修,来到人间各做各的事罢了,没有必要揭穿或者为难谁。但出了这些事之后,陶宗恒不可能不怀疑到沃尔夫头上,暗中追查的结果,果然是沃尔夫所控制的一个团伙组织所为,而且动手的也是一群小妖。

陶宗恒没有打草惊蛇,他很能隐忍,暗中一步步查明真相,所谓擒贼先擒王,他打算直接抄了沃尔夫的老巢、制住首恶,从根子上瓦解这个团伙。恰在这时沈四宝来了,请他帮忙打听云少闲的消息,陶宗恒正巧在追查这个团伙,得知云少闲曾经和沃尔夫在一起鬼混过。

此时成天乐也来到了温哥华,因为一枚大地之瞳牵出了这伙妖修,最后追查到了沃尔夫的隐蔽住所。而沃尔夫为了对付神秘的“黑暗生物”,将骨干手下都召集来了,也等于是给陶宗恒和沈四宝引了路,所以几人会在这里相遇。

终于搞明白了事情的始末,众人皆感叹真是有缘万里来相会啊!

陶宗恒将地上那四枚狼牙收了起来,又拿起那根法杖皱眉道:“这东西,绝不是沃尔夫自己能够制作的,它上面曾镶嵌了一枚神石,而镶嵌神石的手法恐怕只有教廷的高手才掌握,所以刚才我一看见就吃了一惊。看来这只狼妖幕后还有人,可惜他已经死了,没法再审。”

成天乐也皱眉道:“最后他祭出的卷轴,也绝对不可能是自己制作的,包括那一瓶所谓的圣水,恐怕是得自更强大的势力或人物,也不知是否与云少闲有关?”

沈四宝摇头道:“这不太可能吧?云少闲是跑到西方来扮演东方的灵修上师,这法杖、圣水、卷轴肯定不是他的东西。看来这个沃尔夫的背景还很复杂,有些事情另有文章。”

成天乐叹息道:“云少闲居然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陶宗恒闯荡中外这些年,阅历和见知皆不凡,他冷笑道:“如今的邪教组织也都与时俱进了,知道现代化的包装,过去可能只是骗点钱花,而现在更狠,从经济邪教到精神邪教,诱惑人自愿把身家都献出来,还说是什么做功德、追求真正的人生。

目前最热门的是两个方向:要么就是最时髦最新潮的,搞什么心灵学培训和指导,这一套最早是在西方出现的,如今却在东方很流行;要么就是最古老最神秘的,搞什么东方秘法传修之类,如今在西方反倒也流行起来了。这个云少闲,倒是位跨界人才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