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13章、见知身心平常事,妖异风邪总趁虚

成天乐虽没见过此物却是识货的,而陶宗恒显然也听说过这种东西,瞬间就感应到了危险的气息。白少流曾特意对成天乐提到卷轴,它可以让一名修士施展出本不属于自身修炼的强大神术,有点类似于昆仑修士所炼制的符箓,今天第一次亲眼看见了。

已经失去控制的镇纸打在了狼妖的胸口,沈四宝虽已弃器,但那惯性的力量仍将狼身的前胸打得塌陷下去,咔嚓连响断了好几根骨头。沃尔夫口喷鲜血,却没有停下动作,艰难的凝聚最后的法力解开了卷轴的封印。

他就算死也要拉沈四宝和陶宗恒陪葬,虽祭出卷轴,但重伤之余已经没有办法完全控制住神术攻击的方向了,假如彻底爆发的话会把这栋三层小楼夷为平地。沈四宝与陶宗恒飘身形冲出别墅,成天乐与小韶的身形却显现出来,与两人擦肩而过一步踏进了厅中。

那卷轴的封印打开,成天乐就有种很熟悉的感觉——竟是造化天雷之威。卷轴消失了,爆发出一片雷光,这是一支高级雷系神术卷轴,它非常罕见,感悟雷霆之威修炼成某种神术不仅艰难而且十分危险,而这种神术的名称也未必叫做造化天雷,但世间术法总有同源之妙。

成天乐腕上的飞电石已经祭了出去,展开成四神十二时大阵,形成一个封闭的移转空间,那霹雳雷光就在其中轰鸣。成天乐双肩微颤,显然在承受那无形的法力冲击,但他并没有受伤,四神十二时大阵也没有被击破。

成天乐本人就擅长造化天雷,他的飞电石更是在造化天雷中反复祭炼过,虽事发突然但也应对得很从容。这只卷轴不知是什么年代由什么人所打造,那耀眼的雷光被压缩在五尺之内不得击出,闪烁荡漾轰鸣交击,竟化为一团雷池的模样。

卷轴的威力再大,也不过是制作者本身所能施展的最强大的神术,这就像一场穿越时空的斗法,成天乐稳稳压制住了对方。可以想象被压缩成一团的雷池之威,轰鸣声是多么震耳,但并没有传到别墅之外。

刚冲出别墅的沈四宝与陶宗恒又进来了,成天乐施法之余还以神念打了声招呼:“四宝,好久不见啊!……这位朋友又是哪位高人,是否与武陵乡有关?”

陶宗恒与沈四宝是目瞪口呆,成天乐能对抗这支卷轴的威力也就罢了,但他却将卷轴的爆发完全控制住,这需要本身也精通这种雷系神术,而且修为比卷轴的制作者更高明、法力也更强大,还需有妙用合适的法宝。

更让陶宗恒吃惊的是飞电石展开的大阵,沈四宝可能还看不太明白,但这位大成妖修却看得清楚。假如有一位教廷的高手在此,定然会认为成天乐也是一位空间神术高手,竟能制造一个隔绝内外、封印雷霆威力的空间。

成天乐尚无出神入化之能,理论上还无法施展出法力空间结界大神通,但他已经领悟了移转空间之妙。待到将来出神入化之后,自然便能掌握法力空间结界,仿佛能随身造就一个不存在的空间。目前虽然还做不到这一点,但他施展出的手段已足够令人震惊了。

那霹雳雷光交织闪烁,渐渐黯淡消失,卷轴中所凝炼的法力终于耗尽,飞电石又化为手串的模样飞回成天乐的腕上,上面还缠绕着丝丝电光。一方汉白玉镇纸尚未落地,就被沈四宝施法收回,而沃尔夫已化为飞灰。

自己所祭出的卷轴理论上当然不会伤到自己,可这只狼妖勉强解开卷轴的封印,却已无力再控制它了,于是便成了大范围无差别的攻击。他本想拉沈四宝与陶宗恒同归于尽,不料却只有自己被飞电石扣在了雷池中。

离沃尔夫只有三米远的窗户、他飞纵到半空时下方的地板,皆完好无损连一丝焦痕都没有。但他的原身和衣物早已无存,只有一些东西落到了地板上,是四枚狼牙和一根法杖。妖物原身本就是天材地宝最重要的来源之一,沃尔夫还是有“宝贝”留了下来,经过了造化天雷的祭炼而未损。

沈四宝与陶宗恒上前行礼,小韶与成天乐也拱手还礼,几人终于见面细谈。陶宗恒说道:“成总,久仰大名啊!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犹超出我的想象,您怎么会来到这里?”陶宗恒很惊讶,而成天乐也有一肚子疑惑,大家聊了半天才搞清楚彼此为何会在此地相遇。

陶宗恒是出身武陵乡的妖修,但二十多年前就离开武陵乡闯荡人世间,当时他尚未大成。十几年前陶宗恒出国了,从事的居然是IT产业,曾任IBM公司在加拿大的高管。

陶宗恒是在海外玄牝大成的,他虽出身于武陵乡,但如今的身份尚不是武陵乡的长老。因为按照武陵乡的规矩,大成之后第二次进入妖王秘境,立下誓愿、得到妖王祖师的大成神印灵引,才可以获得长老身份,而陶宗恒还没有回去过。

陶宗恒身为大成妖修,当然了解很多常人所不知的事情,与国内相识妖修同道也有联系,早就听说过万变宗的事情与成天乐的大名。成天乐则笑道:“陶道友,原来在妖修界还有你这种跨国IT人才啊,失敬失敬!”

陶宗恒摸了摸光脑门道:“惭愧惭愧,我已经告别挨踢很久了,前些年就回国创业做自己的生意,我和四宝就是几年前在北京认识的。这次四宝追踪一个叫云少闲的人来到加拿大,找我帮忙打听消息。而我恰好要找沃尔夫算账,又查出沃尔夫曾与云少闲打过交道,所就与四宝一起来了,没想到在这里竟会遇见成总。”

成天乐:“你已经很久没回武陵乡了吧?那云少闲其实与你来自同一个地方。”

陶宗恒讶道:“什么,武陵乡竟出了这种败类?那就更不能放过他了!”

沈四宝很纳闷的插话道:“成总,陶哥,你们所说的武陵乡究竟是什么地方啊?”

两人以神念分别向他解释了一番,沈四宝惊讶万分道:“如今我虽已知道世间有妖修潜伏,发现沃尔夫是狼妖也不奇怪,但还是刚听说陶大哥您居然也是妖修!……陶哥与云少闲来自同一个地方,那么云少闲也应该是妖修了?”

可怜的四宝,虽与陶宗恒已经认识好几年了,知道他是一位神通广大的修士,却一直不清楚他也是妖物出身。假如不是今天遇到成天乐,碰巧点破了这一切,四宝恐怕还会蒙在鼓里呢。这也难怪,世间修士有几人能如成天乐这般擅察天下妖修?

陶宗恒混迹红尘多年,结识沈四宝时已玄牝大成,将气息收敛得非常好,并不擅长此道的沈四宝没看出来也正常。但陶宗恒这人很有意思,他虽未告诉四宝自己是妖修,却对四宝讲了世间有各类妖物潜行的情况,来之前也告诉了他沃尔夫是个妖怪团伙的头目。

陶宗恒有些尴尬地答道:“云少闲当然应该是妖修,我也是。这种事情嘛,你没看出来也没问过,我也就没有主动说。但今天遇到了成总,大哥就不好再瞒着你了。”

沈四宝追问道:“陶哥,您究竟是什么妖修啊?”

陶宗恒嘿嘿一笑:“这个嘛,暂时保密!”成天乐在一旁也没看出陶宗恒的原身为何物,可能是他从未见过的,闻言也没有继续追问,但他想知道也不难,只要给云冲漠打个电话就清楚了。

沈四宝终于知道了陶宗恒与云少闲都是妖怪,而他怎会追踪云少闲至此呢?从另一种意义上讲,沈四宝也是来“降妖除魔”的,此事说来话长——

当年沈四宝与成天乐一起在传销团伙中时,就见过云少闲,但也没认出他是妖修。白少流应该认出来了,却没有直接点破。当时的云少闲不过是那传销组织在苏州团伙的一个小头目,沈四宝并没有太在意此人。

后来云少闲换了一个地方继续搞传销团伙,又被警方端掉,这只鼠妖总结经验教训,便改头换面做起了更有前途的生意。他加盟了一家连锁机构,在北京、上海及广州一带活动,搞心灵学培训班,打着现代心理学的旗号,将传销洗脑的那套东西又化作了一道道所谓的“心灵鸡汤”。

现代社会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都很大,人们在莫名的焦躁和忧虑中想得到安慰与放松,也成了一种很时尚的需求。只要有需求,就会有人以各种手段盯住这样的机会,带着各种各样的目的。

云少闲搞的这种灵修培训班,主要针对的目标是都市白领以及身家殷实的有产阶层。在这个浮华又紧张的时代,很多人内心中或多或少难免会有空虚、焦躁、迷茫、压抑、失落、愤懑等种种情绪,有时不知自己在随波逐流中所追求的是什么、怎样才能得到身心的安宁与满足?

这些东西乍听上去很高深很玄妙,但人们不论是内求还是外求,最终面对的不过是自己在世间诸事中的心境。很多时候人们仿佛将压抑和焦虑转移释放,自以为得到了安慰和解脱甚至是所谓的升华,往往却只是一种异化甚至是扭曲。

比如就有这么一些人,从最初的成功学、励志学,到后来的心理学、灵修学,参加各种所谓“培训课程”,高价购买一大堆所谓的教材或典籍,家中也摆放着各种“灵性用品”,据说其中蕴含着治疗和转变“身心灵”的神秘作用。

不少所谓的心灵学培训班或俱乐部往往都宣称,在亲密、安全、放松的气氛中,交流体会心理学不传之秘,感悟渴望中崭新的绽放人生。而所谓的导师往往也被冠以心理学专家、某某心灵学派的创始人的身份,据称是拥有清澈、温暖、爱、和谐与内在精神灵性的指引者云云。

除了最能刷时髦值的最新、最现代的心理学招牌之外,这类灵修班往往还涉及到各种让普通人感到神秘与好奇的东西,比如道、禅、密宗、灵性舞蹈、灵性书法等等“唤醒与释放生命灵性的体验”,还可能涉及到占星、塔罗、瑜伽等各种“技术”。手段都是其次,主要看是什么目的。

假如人们沉浸其中,仿佛确实能得到宁静与放松的体验,与正常生活中的情绪感知暂时隔离。又在有意无意的地暗示与引导下,一点点解除心理防线,往往会对这种刻意营造出的环境体验产生依赖心理,并在团体内部形成一种封闭的群体意识,将偏离正常认识的行为视做理所当然、是真正的生命灵性释放云云。

搞这种东西的人主要目的当然是为了敛财,这种培训班或俱乐部的收费不菲,各种活动费用从上万到几十万不等。另一方面,让所谓的学员或伙伴产生精神上的依赖感,不知不觉中被左右与控制,使他们感觉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下才能得到彼此的认同。所以幕后掌控者不仅可以敛财,更高明的是让人心甘情愿地付出大笔钱财,还自以为是得到了人生莫大的收获。

起初时一些基础的“心灵培训”课程,往往不容易让人察觉出问题。比如以成员之间互相表示信任、关爱的名义,让每个人都借钱给别人,同时每个人也都能收到别人的钱,看上去谁都没有任何损失、还能感受友爱和关怀的气氛。

又比如让学员之间互相倾诉,宣称将内心中的痛苦和迷茫都说出来,可以让大家一起分担云云,到最后往往涉及到个人很隐私的东西,都会不知不觉的倾诉出来,这样的感觉仿佛确实是好受多了,也得到了一种解脱与安慰。而不愿意深入配合的人,往往会被视作“有抗拒,心灵尚未打开”。

但是这种的所谓“培训”,其实也是在一点点逐渐瓦解人们在正常情况下的戒备心理,于潜移默化中突破人与人之间的防线,为进一步的心理暗示与敛财埋下伏笔与铺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