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12章、陶宗恒挥刃掠阵,沈四宝妙手施诀

以沈四宝的术法威力,全力施展开将这栋别墅打塌了也很正常,可他没事拆楼干什么,对手只是沃尔夫,他和房子又没仇。两人一直就在厅中相斗,除了灯光受莫名的法力影响忽明忽暗,有的灯泡熄灭了,并没有波及到其余的地方,这才是真正的玄妙境界手段。

有人也许以为与人斗法时一拳打裂一座山,或者打爆一个星球那才叫大神通,但是把山打裂或者把星球打爆能起到什么作用呢,浪费力气且荼毒生灵吗?需要对付的只是眼前的对手而已。沈四宝祭出镇纸,并不是刻意在控制法力不往外激荡波及,他的神通手段、施展出的所有攻击,自然就是锁定沃尔夫本人的形神,哪怕在方寸之地也显得游刃有余。

成天乐也暗暗有些担心,沃尔夫已经完全被压制了,沈四宝应该是想借这个机会印证与磨砺一番术法神通,但这么斗下去沃尔夫肯定会拼命的,不知这头狼妖还有什么更厉害的后手?

沃尔夫的身子在颤抖,眼中射出碧绿的凶光,紧握法杖的手背上也莫名出现了绒毛,指甲变得很长很尖利。不必再分心施展祈福与净化神术,他能全力与沈四宝互相攻伐,无意间也等于不再帮助沈四宝恢复法力,他口中低沉的长嗥不断,就是一只狼的声音。

沈四宝又开口问道:“沃尔夫,云少闲哪里去了?”

沃尔夫怪叫道:“不论你和他是什么关系,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沃尔夫确实见过云少闲,时间是在一年半以前。云少闲当时的身份是一位东方的“灵修大师”,从美国来到加拿大路过温哥华“传法”,偶尔发现了几只鼠妖。云少闲本人就是鼠妖,对同类的气息当然很敏感,然后查出这里有一个妖修团伙,头目是一个叫沃尔夫的狼妖。

云少闲找到了沃尔夫,对他讲了一套云山雾罩的“修行”,并自称是某某菩萨的化身指点他在人间传法、引度有缘人。云少闲想忽悠沃尔夫供奉他为上师,拜师之后要用全部身家财产供养,还要绝对的服从上师,从行为到精神都不能违抗。

当然了,云少闲也告诉沃尔夫,这么做意味着莫大的好处。他不仅能够得到某某菩萨的赐福于人世苦海中得以解脱,还能修习无上妙法、到达某某净土世界。更重要的另一方面,只要得传上师真法,被认可以后也可以再收徒,用同样的方式去做别人的上师。

老奸巨猾的沃尔夫当然不会听云少闲的忽悠,其实真要动手,云少闲恐怕还不是沃尔夫的对手。但是沃尔夫也摸不清云少闲的来头,此人背后恐怕还有一个网络复杂的灵修组织,所以他也好生接待,并拿出了一些钱财供奉。

沃尔夫最重要的目的,是想从云少闲这里得到妖物修行的指点,因为云少闲已经向他透露,自己能指点世间众生的修炼,像沃尔夫这种狼妖若供奉他为上师,就能得到真正适合自己的无上妙法,而且只言片语中也提到了一些妙诀,让沃尔夫确信此人确有这一方面的秘法传承。

所以沃尔夫表面上捧着、顺着云少闲说话,表示愿意供奉云少闲、当他的护法云云,但请云少闲先指点无上秘术的奥妙。云少闲当然没有传武陵乡妖王祖师之正法,但既然收了沃尔夫不少好处,也给了他一些妖物修炼境界次第上的指点,讲了一个大概的方向,想诱使沃尔夫更深的入局。

但沃尔夫怎么可能像云少闲希望的那样做,以全部身家供养上师、精神上还要绝对的服从、不能质疑上师甚至连这种念头都不能动,这不是扯淡嘛!云少闲的说法倒是很好听,都是一条条有关功德、布施、虔敬的“妙义”,从各教扒皮过来耍神棍的理论,还扯得一本正经,声称某某知名富豪、某某影视巨星都已经拜在了他的门下,言下之意能看中沃尔夫已经是给足了面子,这是他难求的大机缘。

见沃尔夫怎么也不肯彻底上套,云少闲又把目光盯上了团伙里其他的妖修,比如福克斯,希望这些人供养他为上师、拜为所谓的门下弟子。沃尔夫早有防备,暗中严令所有的手下都不得擅自接触云少闲,否则将受到严厉的惩处。

这两个心怀鬼胎的家伙碰到一起,表面上客客气气其实都在打对方的主意。云少闲见捞不着更多的便宜,也就没有继续耗下去离开了温哥华,临走前还没把话说死,给沃尔夫又讲了一些妖物修行的讲究,并说机缘之门已经打开,期待着沃尔夫真正入门的那一天。

沃尔夫在云少闲那里学了一些东西,对妖物修行也悟出了一些新的门道,已经在摸索凝炼妖丹、假借人形修炼神气之道。但是云少闲讲的这些,远没有成天乐留给细鼻子和尖耳朵的神念灵引中解说得那么清晰。

一方面是云少闲当然不会把自己的正法传承教给沃尔夫,另一方面云少闲本人修为也有限,好不容易才突破风邪劫呢,远远未到玄牝妖丹大成之境,以上师的身份传法根本就是扯淡,弟子修炼若遇到问题他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成天乐不仅拥有十大妖王的传承,而且突破了脱胎换骨的修为,亲身印证过指点各族类的妖修正传法诀,且不止一次从发端处重修,将玄理体会清晰。成天乐第一次重修是为了凝炼玄牝珠,而今天不仅是为了凝炼玄牝珠,更是为了印证明晰的传承指引。

所以尽管没有留下正传法诀,成天乐也可将妖物修行的方向以及境界描述得清晰无比,妖物自可依此自悟修炼天赋神通,并掌握凝炼妖丹的化形之妙。

屋外观战的成天乐也看出了一丝端倪,他很清楚细鼻子和尖耳朵是怎么回事,他们并没有凝炼妖丹领悟真正的化形修炼之道,假如完全施展法力与人相斗,就会控制不了变化的人形而恢复成原身。而沃尔夫显然已经尽了全力,眼中射出绿光手上也长毛生出利爪,但并没有变成一只狼,说明他多少还是得到了云少闲的指点并有所悟。

沃尔夫所得到的指点可不仅仅是来自于云少闲,他这些年攒下了不少身家,也引起了某些强大势力的注意。他花了很大的代价,也得到了一些强大的神秘人物关于神术修炼方面的指点,包括手中的那瓶“圣水”也是这么得来的。

可是沃尔夫并没有将他学到的这些传授给手下的妖修,连一个字都没提过。一方面那些妖修就是他控制团伙地盘的工具,沃尔夫根本就没想过教他们这些。另一方面,这些都是属于他这个老大自己的手段,怎么能让手下的爪牙们也掌握呢?

今天沈四宝问起了云少闲,沃尔夫也在猜测此人是不是为了云少闲掌握的秘法而来,或者是亲近之人受了云少闲的骗、陷身于他那个所谓的灵修组织中,想找上门要算账的!陶宗恒追问他手中那支法杖的来历,更是打死也不能说的秘密,在这种情况下,他当然不会回答任何问题。

这只狼妖在沈四宝的镇压下,意识到自己已陷入了绝境,不能再拖下去了,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必须逃出去。只听他大吼一声,手中的法杖陡然发出刺目的光芒,伴随着一声脆响,就像什么东西被打碎了。

包围他的松云丘壑间有一团金光爆发,带着金铁交鸣之音轰了出去。所有的景象都消失了,那一方镇纸被震飞,打穿了天花板,沈四宝被震退了几步,沃尔夫身后的那堵墙也崩塌了半边。

法杖上的神石已经碎了,沃尔夫却来不及心疼,化为一头恶狼向后飞撞而去,只要撞碎里屋的窗户他就能逃离这里。沈四宝一声轻喝,打穿天花板的镇纸落了下来,化为一道烟云向沃尔夫直击而去,他已经动了杀招。沃尔夫后退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这飘忽而至的烟云。

烟云中似有鸟语花香,沃尔夫眼前所见不是崩塌的墙壁和一片狼藉的客厅,仿佛是朦胧江南水乡景象,那烟云中的池塘垂柳随风飘起,一片片叶子都化为碧光射来。成天乐在别墅外暗暗点头,这沈四宝真是个雅人,连杀伐都带着这种文雅气息,紧接着却以神念喝道:“四宝速退!”

在厅中观战的陶宗恒也变色道:“四宝快闪!”同时挥出了手中的法器向前一斩。

陶宗恒的法器是一把短剑或者说是一柄匕首,刃身只有四寸长,连着三寸长的骨质手柄,在空中斩出一道无形的裂痕,将沈四宝祭出的烟云切断,形成法力屏障隔住了沃尔夫。他以神念提醒沈四宝不要再理会镇尺,直接弃器后退冲出别墅。

沈四宝的镇纸打来,那烟云化成江南水乡风景杀伐时,沃尔夫就知道自己躲不开了。他眼中露出绝望和凶悍之色,虽化为狼身但衣服还套在身上,双爪一挥怀中飞出一卷东西。此物只有三寸多长,带着奇异的纹路与淡淡的金光,仿佛是一幅小而精巧的画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