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11章、江南烟雨凝玉尺,松云丘壑水墨图

沃尔夫以法杖指向沈四宝道:“他就是你请来的帮手,也是他杀了福克斯的手下?……陶宗恒,我只是找你谈过生意而已,买卖不成不至于带人杀上门吧?居然还请来一个黑暗生物撑腰,你可知这么做就是找死!”

看见沈四宝这位陌生的亚洲男子,沃尔夫显然将他误会成了福克斯所说的神秘人,看情况沃尔夫也还不清楚陶宗恒的底细呢,以为陶宗恒是仗着这人撑腰来找他算账的。陶宗恒摇头道:“哪有像你那么谈生意的,搅扰得人鸡犬不宁。假如不是你主动来找我,我还不清楚这里有一伙作恶的妖修,而你就是恶首!”

沃尔夫看了看一言不发的沈四宝,又看了看大门两侧倒地的手下,目光中露出了惊惧之意。陶宗恒又冷笑道:“你别看了,埋伏在这里的爪牙已经全被我们收拾了,现在只剩下你。”

沃尔夫退后一步道:“你想干什么,想抢我的地盘还有宝藏吗?……可别忘了,你的家人就住在这里,假如惹怒了我,你连哭都来不及了!除了这里的人,我还有其他的手下,若是知道是你请人来对付我们,他们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陶宗恒脸色突然变了,声音低沉地说道:“沃尔夫,你可知共诛之戒?”

这位温哥华的狼妖显然没有听说过两昆仑的共诛之戒,但陶宗恒的声音中带着神念,告诉了他共诛之戒是怎么回事。沃尔夫怒斥道:“你的共诛之戒关我屁事,我有我的准则!”

陶宗恒摇了摇头道:“我并没有逼迫你守共诛之戒,但我曾立誓守护此戒,你若违反我定当护戒,此话一出口,我已不可能再留你的性命。……但在你死之前,我们有两个问题要问。”

一直没说话的沈四宝突然开口道:“沃尔夫,云少闲哪里去了?”

陶宗恒亦问道:“你手中的法杖是从哪里得来的,难道有教廷的败类与你勾结?”

这时成天乐与小韶已经悄然来到了别墅门外,听见屋里的问话成天乐又吃了一惊。云少闲便是当初苏州那个传销团伙的头目,自从团伙被警方端掉他又换了个地方搞传销,后来便不知所踪。当时成天乐的修为尚浅,并没有看出云少闲有什么门道,可是后来他又听说了这个人的名字,居然是在武陵乡。

武陵乡有三十多个姓氏,户籍上是一家的妖修们,绝大多数并没有血缘关系。山野中的妖物是被谁领回来的,化形后入籍就跟谁姓,云端午是唯一的例外,他就是大长老云冲漠的亲子。而武陵乡还有十几位姓云的妖修,都是云冲漠从山野中带回来的,其中一人就叫云少闲。

云少闲的原身是一只老鼠,开启灵智后在城市的垃圾桶边偶遇云冲漠,有幸被带回武陵乡得到修行指点,化为人形学习世间的种种,但化形后不到一年便离开了武陵乡,又回到了熟悉的城市中,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后来云冲漠便再没有云少闲的消息。当初在武陵乡与成天乐闲聊时,云冲漠大长老曾提过自己带回来的妖修,听见云少闲的名字,成天乐也曾吃了一惊。

云少闲怎么会跑到北美来,而且还和沃尔夫有勾结?成天乐很疑惑,而厅中的沃尔夫听见了这两句话,随即发出一声怒吼,挥舞法杖冲出那扇打碎的门户道:“你们果然是来抢我的秘法和宝藏!”

这头狼妖出手了,法杖震颤发出一阵的冲击波,空气中突然闪现出星星点点的光芒,看似华丽却带着凶险的杀气,如一道激流涌向沈四宝。这么近的距离几乎是一击必中,沃尔夫并没有理会陶宗恒,他还以为陶宗恒只是请来沈四宝这位“高手”撑腰,本身不过是个普通商人而已。

陶宗恒就盯着沃尔夫呢,刚要出手就听沈四宝喝道:“让我来!”他挥手祭出了一方镇纸。

除了笔墨纸砚这文房四宝之外,还有很多与四宝相配的传统文房用具,比如笔架、笔洗、墨盒、墨海、砚壶等,而镇纸是放在桌上展平宣纸并将边缘压住的重物,有金、石、玉等种种质地,往往还有精美的纹饰,形状像厚而方的短尺,所以又称镇尺。

沈四宝这方镇纸似是汉白玉质地,底色纯白带着黑色的纹路,正面仿佛是江南的小桥流水烟雨景色,反面似是黄山绝顶的松云烟墨图案。此尺飞空翻转镇落,将沃尔夫的攻击全部化解,而那松云烟墨的纹路仿佛活了过来,带着特有的山水灵枢气息,不仅将沃尔夫笼罩其中,整个大厅仿佛也变成了另一个世界、沈四宝随身携带的世界。

沃尔夫骇然变色,随身化世界?这是传说中神使才能拥有的手段,这神秘的亚洲男子究竟是什么来头!紧接着他又发现了不对,这可能只是一种很特别的信息神术而已,制造了如此幻境将他包围,但这幻境又带着那么真切的气息。

沃尔夫左手中出现了一个水晶瓶,塞子已打开,右手法杖一挥,瓶中的液体化为一阵光雨洒向虚空,都消失在沈四宝的周围,这光雨带着一丝纯净之意,与那狼妖的凶戾气息格格不入。沈四宝在高度戒备中,随即运转法力抵挡与化解这光雨的侵袭,却发现光雨消失时无迹可寻,然后感觉暖洋洋的,仿佛消除了疲劳、充满了力量。

沈四宝愣住了,他之所以没让陶宗恒先动手,就是想借这位强大的狼妖来练练手、印证一番自己所修炼的术法神通。平常情况下想找这样一位对手斗法可不容易,别看成天乐经历过那么多生死相斗,但世上大部分修士不会遇到这些,顶多是同门、同道之间的切磋演法而已,如此真正磨砺手段的机会并不多。

这西方的狼妖果然不一样啊,他是在干什么呢?难道把斗法搏命当成打电游了吗,动手的时候还要给对方补血补魔?这时陶宗恒以神念道:“四宝,这是祈福与净化神术,这大尾巴狼居然还想扮牧师。他把你当成黑暗生物了,想把你净化掉,手里拿的不知是从哪里捣鼓来的圣水,看样子没少下本钱啊!”

这个误会让沈四宝哭笑不得,但出手却一点都没含糊,那松云烟墨的景象移转,一道道苍凉的杀意从乱石飞壑中袭向沃尔夫。沃尔夫手握法杖浑身散发出淡淡的金光,这位满脸横肉的团伙老大居然还能搞出这么一副扮相来,周身一道道波纹涌起,带着金铁交鸣的破空之声。

沃尔夫得到过正经的神术指点,施展的是杀伐气很凌厉的斗剑术,空气中的波纹化为一柄柄阔剑的虚影向沈四宝斩去,却不断在千岩万壑中消散,总也斩不到沈四宝身上。

沃尔夫同时还卖力地挥洒着那净化黑暗生物的“圣水”,但以他的本事,还施展不了高明的祈福神术,只不过是一种简单的净化之法,所依仗的是手中那瓶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圣水”,据说可以对付传说中的黑暗生物。

但沈四宝真的不是黑暗生物啊,沃尔夫本人甚至不了解净化神术真正的奥妙,他这么干等于消耗自己的法力为对手恢复力量。沈四宝虽然觉得好笑但也坦然接受,镇纸祭于半空,从容挥洒出种种手段,稳稳的压制住那几乎要到了暴走边缘的沃尔夫,这么打架可真舒坦啊!

沃尔夫手中那一瓶“圣水”直至耗尽,也没有净化掉面前这位“黑暗生物”的伪装,他突然挥手将那水晶瓶砸了出来,在空中炸裂成无数锋利的碎片。周围山川岩层崩裂、树木横飞,差一点就破开了沈四宝的法术。

镇纸在半空一阵急颤,很快又恢复了稳定,向着沃尔夫当头镇落,不到一尺长的一方条石,竟带着山岳般的威压,隐约发出一阵嗡鸣。沈四宝开口笑道:“沃尔夫,你怎么不多准备点圣水呢?那瓶子可是个好东西,为何要毁了?”

沈四宝站在厅中说话,可是在斗法中的沃尔夫听来,仿佛就是四面山川的回音。沃尔夫的心头在滴血啊,小小一瓶“圣水”是他花了好大代价才搞到手的,其中蕴含着某种神奇的力量,不可能用普通的器皿盛放。那水晶瓶比“圣水”更珍贵,蕴含着某种神术威能,他就这么打了出去化成碎片袭敌。

沃尔夫已经看清了形势,自己埋伏的那么多手下都被人放倒了,今天必须要拼命才行,只有突围逃走才有活下来并报仇的希望,相比自己这条命,其他的东西再珍贵也是可以舍弃的,他心中的恨意爆发,恨不能将沈四宝撕成碎片。

别墅外暗中观战的成天乐也不禁连连点头,那两人在厅中斗法,并没有出现乱石横飞的场面,尤其是沈四宝,将法术控制得非常精妙、手段很高明。在一般人的概念里,两位高手相斗,要打得惊天动地甚至日月无光才能证明其境界高深。其实不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