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10章、隐踪四海行侠迹,拔剑秋风荡尘埃

小韶的灵觉比成天乐敏锐,先发现了远处山脚下走过的两个人。她并没有见过沈四宝,但是成天乐谈过自己的修行经历、在人间所遇种种,随言入境以及声闻智慧中可现过往情形,其中就有沈四宝的相貌。

成天乐被骗至苏州陷入传销团伙,就是他的修行发端,在传销团伙里结识的最重要的两个人就是白少流与沈四宝,谈到他的修行经历时不可能不提及,所以小韶对沈四宝的印象十分深刻,一眼就认了出来。

经小韶提醒,成天乐也悄然察觉到了两人的行迹,因为他们走得越来越近了,恰好穿过了山脚边的树林。与沈四宝同行者是一名中年男子,剃着光头长得很魁梧,他笑眯眯说话时很有些慈眉善目的样子,可是望向沃尔夫的别墅时两眼一瞪,又有点凶神恶煞般的忿怖相。

成天乐微微吃了一惊,此人竟是妖修,而且气息收敛得非常好,就连成天乐也分辨不出其原身为何物,假如换作别人也许根本就看不出他是妖修,看来至少应有玄牝大成修为。

沈四宝怎么会出现在加拿大温哥华,又与一位大成妖修走在一起?成天乐也很纳闷,他此番远行至海外是白少流的建议,难道沈四宝也是被白少流忽悠来的?成天乐暂时没有现身也没有惊动他们,只在暗中默默地观望。

沈四宝一边走一边拢住声息小声地说话:“陶哥,我觉得有点不对,沃尔夫的别墅外停了那么多车,看样子他把团伙里所有的爪牙都召集来了,戒备十分森严,他们是在开会呢还是在防备什么人?”

那位陶哥答道:“前天那一男一女当街击毙了四名歹徒,事情就发生在沃尔夫的地盘里。昨天福克斯带着心腹手下都追到了郊区,等我们得到消息赶过去,结果发现他们已全军覆没,只不见了一个福克斯,看来是碰到硬茬子了。你说那男的可能是你的朋友,而我竟然也听说过其人名号,难道真会是他吗?”

沈四宝:“很多人都见过他呢,根据目击者的描述,应该就是成总。看来成总只是偶然路过,却不小心被沃尔夫的团伙给盯上了,也不知那伙人在打什么鬼主意,这不和找死一样吗?看今天这个架势,他们好像是怕成总来端他们的老窝吧。”

陶哥:“假如真是传说中的妖宗成总,他们这伙人和几条破枪可不够看的,连自己招惹的是谁都不清楚!不过这样也好,沃尔夫莫名其妙把爪牙全部召到他的藏身地,也等于给我们指了路。……四宝啊,真没想到你居然和大名鼎鼎的妖宗早有结交。”

沈四宝:“我也没想到啊,当初认识成总的时候,怎能料到他有今日的成就,而且与陶哥你也大有渊源。……看情形,成总好像并没有来这里,我们动手吧。”

陶哥:“这伙人也就是那个沃尔夫有些真本事、不太容易对付,余者不过是小混混,沃尔夫纠集的那伙妖修就算有些神通手段,也不是什么大麻烦。……但我们一定要小心,这里显然埋伏了狙击手和不少枪手,子弹不长眼,也是很危险的。”

两人的话说到这里就没有了声息,身形也在夜色中仿佛渐渐融化消失。他们已经绕过了山脚走向了别墅,到了对方可能看见的地带,便不再开口交谈并施展更精妙的秘法潜行。成天乐又暗暗吃了一惊,他多少看出了那位陶哥的来历,其人所施展的法术竟是武陵乡的传承。

沈四宝是江湖风门出身,风门也分为很多派系,其弟子并非修士而是术士,专修地气灵枢,监察天下风门各派者就是当代地气宗师梅兰德。风门术士修地气灵枢秘法,并非求修炼形神的超脱大道,只是借术法神通之用,并大多精通各种江湖手段。

他们能施展出的神通法力其实也不小,完全可以与世间修士放手一斗。只是这专修外物之术,相比身心相合的大道而言是残缺的,只是取其所用而不问其余。风门秘术本身并没有重重劫数的讲究,也很难突破大成修为,对照修行正法,他们有太多的路都是绕过去的。

而传说中的“神念合形”之境,能达到形神皆妙、与道相合的高度,超脱单纯的借地气灵枢之用,从而以术入道。千年前的古事已不可考,在人们所知的近几代地气宗师中,只有当代地师梅兰德迈出了这一步。

风门秘术修炼虽不讲究重重劫数、追求的也不是长生超脱之道,就是走这么一条移转地气灵枢的捷径以求其用,但也有种种忌讳讲究不能乱来,否则会遭术法反噬、有很严重的后果。自古得风水秘术真传者,习术、施术时其实都有各种禁忌,祖师虽未明言为何,但也与修行中的种种劫数有关。

比如一位风门术法高手,如果修炼和使用秘术时触犯了某种禁忌、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可能会有恶运缠身甚至大病送命,或者心智失常以致如癫如狂,还有可能招致邪物侵袭死得不明不白。这些在成天乐看来,其实就是身受劫、魔境劫、风邪劫等劫数。

这些术士并非从修行门径入手,碰到这种情况会异常凶险,遭劫之时轻则厄运缠身,重则性命不保。所以绝大多数风水术士都尽可能不去碰这些禁忌,有时候在修炼术法时应劫,表面上虽与禁忌无关却不知其所以然。

修术比修行要简单得多,不用迈过那道很多人都进入不了的门槛,一心只求术用即可。梅兰德之师上代地气宗师刘黎,一生颠沛流离百年,遭遇了太多的苦厄磨难,最终得了一个传人梅兰德。

刘黎一生所遇,色欲、身受、丹火、魔境、风邪等种种劫数其实早都经历了,已具备了以术入道的根基,最终窥见了“神念合形”的门槛。他当然将自己的感悟都传给了弟子梅兰德,而梅兰德为求证更高的境界,行走天下结交了很多修士,与他们交流切磋、以道印术。

当梅兰德参悟这一切之后,重修术法以补修行之缺,融会贯通直至破妄大成,如今已拥有脱胎换骨的修为。至于风门各派弟子,当然也知修行之道的存在,只是他们所求的目的不同,而且修术者未必能真正迈入修行门径,但沈四宝却可以。

梅兰德大成之后,也指点过沈四宝。沈四宝以另一种方式从修行之初印证术法,以求以术入道。他本就掌握移转灵枢的手段,神通不可小觑,而且人还很年轻,按照梅兰德所留的指引补缺印证,如今虽未大成,但风邪劫已度,且比一般的修士可要厉害多了。

沈四宝在夜色中走过,地气灵枢仿佛随身移转,光影晃动产生了奇异的折射现象,将两人的身影消融于周围的景物间,这是风门术士所用的潜行障眼法。而那位陶哥也运转法术,收敛神气波动,使别墅那边的妖修灵觉根本察觉不到,两人之间配合得简直天衣无缝。

成天乐熟悉地气宗师的手段,也熟悉武陵乡的各脉道法传承,所以都看出来了。小韶以神念暗道:“这两人互以秘法掩行,假如刚才就这样做,我都不容易察觉,看样子是想摸过去拔掉警戒的暗哨。”

成天乐:“沈四宝怎么会来这里呢?她居然也要找沃尔夫的麻烦,真是太巧了!他已经听说了这两天的事情,也猜出来者是我。……我们悄悄跟在后面吧,别让他们有危险。”

小韶:“放心吧,此刻连我都不容易看破他们的行藏,沃尔夫那些人根本察觉不到。”

成天乐:“他们过去之后终究是要动手的,一旦动手就会暴露。听说沃尔夫与他手下的那些小妖不同,还是颇有些手段的,我怕四宝会吃亏。”

沃尔夫召集了二十多人,屋子周围停了很多车。屋顶四角各有一人拿枪躲着,枪上带着夜视瞄准镜和消音器,看上去像是很专业的狙击手,与福克斯昨天临时集结的乌合之众不一样。别墅外也有人警戒,当地人的习惯都是坐在车里。

别墅外的侧面,有一名混血男子坐在驾驶座上,盯着前方的夜色,神情有些紧张又有些不耐烦,一条腿还在神经质地抖动着。他不清楚沃尔夫老大为何要把手下都召到这个地方来,据说是为了对付一个很厉害的人。可仅仅是一个人而已,有必要这么大动干戈吗,屋顶四角都有狙击手还不够,又派他们在屋外放哨。

此人也是第一次得知老大沃尔夫平时就住在这里,但他连门都没进去,就被派到外面来警戒,手里拿着对讲机,随时要报告异常情况。可是等了好几个小时也没见什么动静,他有点忍不住想下车撒尿。

恰恰就在这时,车窗和挡风玻璃仿佛被雾蒙住了,视线一片模糊,然后他就感觉身子一沉、脑袋一阵迷糊,莫名其妙晕了过去。

黑暗中,陶哥以神念对沈四宝道:“你以地气灵枢之术拢住动静、移转光影,我来出手把这些人一个个打晕,能尽量不惊动对方最好。……最后再把屋顶上的四名枪手解决掉,到时候恐怕会不得不暴露动静了。”

屋顶上的四名枪手在高处只注意远方,却没想到有人无声无息地已摸到了别墅旁。屋子周围还有八个人放哨,都是坐在车里的,没过多久便莫名其妙全晕过去了,未及发出任何警告。

沈四宝和陶哥从侧面上了屋顶,左右两名枪手终于发现了不对,但他们还没转过头来就突然栽倒了,手中的长枪落地。只见那位陶哥取出了法器,在空中挥了两下,显然是施展了隔空之力袭击。

另外两名枪手听见动静转过身来,而一位大成妖修已施展法术,根本不容他们有更多的反应时间,紧接着就各挨了一击从屋顶上摔了下去。陶哥低喝了一声:“快动手!”两人现出身形如旋风般从阳台进了三楼。

沃尔夫接到福克斯的汇报,获悉那神秘的东方男子竟能使弹道偏转,所以他安排的枪手都不在明处,而是藏在屋顶的四角或潜伏在外面的车里,且枪口一律冲外,就是要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同时也不至于误伤自己人。但在一位大成妖修和一位风门秘术高手面前,这些埋伏都没有起到作用。

别墅内也有人,是团伙中的妖修,他们身怀神通法力,变化出原身之后远比一般人擅长扑击格斗。可是那陶哥和沈四宝露出行藏全力施展神通法术,这些小妖们根本挡不住,有人躲在楼梯口还没跳出来就已被击倒,两人从三楼直冲到一楼,一路无人可挡。

一楼大厅门内两侧,各有一人拔枪向着楼梯方向射击,他们原本在防备有人从外面冲进来,却没想到闯入者是从楼上下来的。子弹只打中了一道虚影,然后两道光华交叉斩至将他们劈倒在地,沈四宝与陶哥来到厅中,别墅内外沃尔夫所有的手下都已被解决掉。

这时就听见一声怒吼,大厅后面的一扇房门炸碎,一位魁梧凶悍的金发男子手持一根二尺多长的短杖走了出来,短杖上镶着一枚无色透明的神石,此人正是沃尔夫。

沃尔夫并没有住在楼上,他平时修炼的地方是一间地下的密室,刚察觉到动静冲出来,就听见了外面的枪击与倒地声,居然已经有人闯进了别墅。他以法杖祭出光芒击碎了里间的门,然后就看见了厅中站的两个人。

沃尔夫又惊又怒道:“陶宗恒,怎么是你?”

陶宗恒就是那位陶哥,他显然曾与沃尔夫打过交道,冷笑道:“沃尔夫,我们又见面了。我知道你的底细,但你还不知道我的来历。你作恶多端,我今天终于摸到了你的老巢,可要好好拉一拉清单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