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09章、放狐归山寻狼穴,又遇故知在异国

至于手下的妖修组织,主要就是帮沃尔夫看地盘的,以应对其他团伙的威胁、解决可能的冲突。除了福克斯之外,其他的妖修并不参与经营管理,他们也不是这块材料,自有职业经理人、会计师、律师去打点各种业务。

细鼻子和尖耳朵本以为成天乐问完之后会把福克斯给杀了,出人意料的是,成天乐竟然将这只狐狸给放了,甚至解开了法力束缚让他恢复了一身神通。成天乐对福克斯说道:“我将要去找沃尔夫,处理我所遇到的事情,而你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

在山中袭击我的那些人死有余辜,但他们都是你的手下,是听你的命令那么做的。他们的死你有责任,去将他们好好安葬、不要曝尸荒野。这些年你也挣了不少黑钱吧,那就打到他们家人的账户上,也算安排一下后事。然后就离开这个地方,永远不要再做同样的事情。”

说话的同时,成天乐也给福克斯留了神念心印,内容与手段与他留给那两只鼠妖的差不多。福克斯是千恩万谢,按照他所知东方礼节对成天乐磕头不止,指天发誓一定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然后才如逃命般离开了自己经营多年的老巢。

细鼻子和尖耳朵问道:“大侠,您真的要放过他吗?您太仁慈了,可是这个人十分凶残而且狡猾,刚才说的不可能是实话,回头您说不定会有危险。”

成天乐淡淡一笑:“我只是让他走,并没有说要放过他。他和你们还不太一样,已是罪无可恕。我虽给他留下了指引,但这种人自己走的就是死路,我要看着他怎么走到尽头。”

成天乐在审问福克斯的过程中,小韶一直没有出现,至少细鼻子、尖耳朵、福克斯等人没有看见小韶,她在山中枪声响过之后就消失了,也不知去了哪里。在福克斯看来,那女子可能根本就不是人,只是成天乐这个“黑暗生物”变化出的幻影而已。

但就在这时,成天乐的神念中传来了小韶的声音:“傻乐,你能确定福克斯会怎么做吗?”

成天乐以神念答道:“是的,我知道。人们遇到什么样的情况会做出怎样的选择,从而面对着自己的世界,这便是众生之观的妙旨之一,这只狐狸也是我的修行印证。”

乔彩凤曾经说过,脱胎换骨超脱众生族类之别,接下来要求证世间百态中的那个我。世上无数生灵的眼中,可能有无数个成天乐,这又是为什么?比如在细鼻子和尖耳朵眼中,成天乐是教廷的驱魔人;在那个神经错乱的自杀者眼中,成天乐是恐怖的魔鬼;在福克斯眼中,成天乐又是传说中可怕的黑暗生物。这些都是不同的人自身的心念折射。

据说在苦海天劫中,人们会回溯无穷无尽轮回的经历,仿佛以不同的身份度过了一生又一生,它也等同于古往今来世间众生之观。那么想要走到苦海岸边甚至最终能勘破,就不能高高在上超然的去看众生族类,而要身入其中去勘悟每个人,他们的人生、他们的世界。这是从混沌中走向真正的清明,把众生看清楚,才能看清众生眼中那个我。

比如福克斯,成天乐很清楚他是什么人,也知道他会怎么做,那么就等着印证自己的众生之观。

果不出成天乐所料,福克斯匆匆离开老巢后便放缓了脚步,走得很慢很小心,暗中展开神识观察着周围,想看成天乐有没有跟踪他。他在都市里兜圈子,先到僻静的地方观察有没有形迹可疑者;又到了热闹的地方,于熙熙攘攘的人丛中穿过。不论有没有人跟踪,福克斯都想用各种办法甩脱可能的追踪者。

福克斯坐上了一辆车、下车后进了一家商场,等到他从另一个门出来,衣服已经换了,人也化妆成了另一个样子,坐上另一辆车离去。哪怕专业的跟踪者,他这样做也都能够成功地甩掉。而成天乐根本就没有追踪他,追踪他的人是无形灵体小韶,亲眼看着福克斯变换这些花样。

福克斯离开了城市,在荒凉的公路边住进了一家汽车旅馆,过了一夜之后,这才完全确信已经平安无事,终于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颇有一种劫后余生之感,然后他给沃尔夫打了一个电话。

福克斯“报告”沃尔夫——出事了,出大事了!有一个神秘东方男子徒步来到了他们的地盘,他很可能是传说中恐怖的黑暗生物,随身还带着一枚大地之瞳,很随意地出手就杀了四个人。而细鼻子和尖耳朵竟然是这个东方人的同伙、成了团伙的叛徒。

福克斯立刻带人去查问究竟,不料那东方男子却大开杀戒,福克斯手下的人全死了,只有他依仗神通保命、带伤逃了出来。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直到此刻他才来得及向沃尔夫汇报。

福克斯还告诉沃尔夫,那个神秘的东方男子应该就是冲着他们来的,还扬言要去找沃尔夫本人,可能是某个竞争势力请来的高手,想消灭他们这个团伙、抢他们的地盘。此人的本领强大且手段诡异,甚至能改变二十多支枪射出的子弹的方向,非常难对付,恐怕只有动用强大的神术才能镇压,最好将镇压黑暗生物的手段都准备好。

福克斯打完电话之后,又离开了汽车旅馆,驱车向西赶往海湾,目的地就是沃尔夫居住的别墅。在离别墅很远的地方他就悄悄地下了车,在一片长着密林的小山包上取出望远镜观望。他看见一辆接一辆的车赶到了沃尔夫的别墅,团伙中的妖修们被召集来了,还有人拿着专业的枪械,在各个位置潜伏起来警戒。

看来沃尔夫接到通知后已做好了准备,而成天乐昨天并没有找过来。福克斯也潜伏在远处,他在等成天乐自投罗网。

福克斯当然不会真的认为成天乐想来抢团伙的垃圾地盘,但他知道该怎么对沃尔夫说,更想借此机会置成天乐于死地。这个神秘的东方男子太可怕了,只要成天乐还活着,福克斯就不可能过得安稳,既然没有得到大地之瞳,他便不能再失去已拥有的一切。

在福克斯眼中,沃尔夫是他所认识的最强大的人,还拥有那神奇的法杖,简直可以与教廷的驱魔人相媲美。就算成天乐是传说中的黑暗生物,也会被消灭在这里,福克斯便解决了自己的大患。

福克斯潜伏在密林里举着望远镜,一直等到太阳落山也没见到成天乐出现在附近,他在心里琢磨,成天乐恐怕要等到天黑后,借助黑暗的掩护再动手。这片海滩虽然很幽静,但也并非只有沃尔夫这一栋别墅,在白天的时候,周围的人远远地能看见这边的动静。

福克斯刚刚这么想,后背就挨了一巴掌,望远镜脱手,扑地啃了一嘴泥。他惊骇中想跳起身蹿出去,却发现自己已变化不了原身,法力也被封印了,然后就听见成天乐的声音不紧不慢地说道:“福克斯,你没有照我说的去做,不过至少还干了点有用的事,亲自把我带到沃尔夫这里来了。”

瑟瑟发抖的福克斯抬起头来,又看见了恶魔般的成天乐,还有成天乐身边站的小韶。他颤抖着说道:“二位,你们一定是误会了,我只是想看看,你们会不会来找沃尔夫?……我并没有做什么啊,也没有回到沃尔夫那里去帮他们。”

小韶淡淡道:“你这只狐狸,还真是狐性多疑,且贪婪残忍,是不是在等着看结果?假如沃尔夫消灭了我们、拿到了大地之瞳,你便可以现身邀功;假如我们收拾了沃尔夫,你就会赶紧跑路;假如别墅里斗了个两败俱伤,你说不定还能捡便宜呢!”

福克斯赶紧解释道:“不不不,我真没有这些意思,只是想来看看。假如你们是我,遇到这样的事情,难道不会好奇吗?我发誓,我已经忏悔了!有好奇心不应该受到惩罚吧?”

成天乐冷笑道:“我交代你的事情,你做了吗?你忙活了一整天,就是不断地兜圈子怕人跟踪,确定已经脱身,才给沃尔夫打了个电话,要他做好准备对付黑暗生物。……你一定想知道我会怎么处置你?其实在你做这些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沃尔夫那里埋伏了枪手,你也曾令人对我们开枪,那今天就看看——你本人能不能挡住那些子弹?”

福克斯吓坏了,刚想求饶便又挨了成天乐一脚,封了他的声音让他说不出话来。这只狐妖只能在黄昏中颤抖着,等待夜幕与死亡的降临。

成天乐并没有捡起地上的望远镜,与小韶就站在那里望着沃尔夫的别墅,施展法力隐去行迹,包括躺在地上的福克斯几乎都看不见了,完全融入这山林景色中。

等到天色完全暗了下来,他们应该要动手了。可就在这时,小韶突然以神念道:“又有人来了,是两个东方人,其中一个居然是你的老朋友。他们的行迹隐藏得很好,假如不是经过山脚又开口说话,我还不容易注意到。”

神念中包含着小韶感应到的情景,不远处的山脚下有两个人悄然潜行,都是典型的东方人相貌,其中一人的身形面目成天乐非常熟悉——竟是好久不见的沈四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