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08章、当自斩己所不欲,骇荼毒何祭屠刀

这些人当然不会傻到向同伴开枪,站的位置也不会是同伙的枪口所指的方向,彼此都错开了。他们距离成天乐与小韶大约有二十多米远,形成了一个直径约五十米的包围圈,每人之间的距离都有六、七米远。这么大的空当,只要是稍经训练的枪手,怎么也不至于误杀同伴啊,可这一幕偏偏就发生了!

若是在成天乐尚未玄牝大成之前,或者换成一般的大成修士,猝不及防间遭遇这种乱枪齐射,恐怕也躲不开会饮恨当场,人毕竟是血肉之躯。但就在众歹徒开枪的一瞬间,他们枪口都受到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往旁边偏了一下。

若无出神入化之能,便不能以御器之法同时操控多件法宝,但用御物之法同时牵动多件普通的东西却是可以的。成天乐此刻不由自主想起了吴燕青,眼前的事和吴老板又有什么关系呢?因为成天乐曾见过吴燕青在淝水知味楼后厨刷盘子,便是用御物之法操控很多杯盘碗碟。

那些脏的餐具飞到半空,污物被清除入垃圾桶中,然后落到架子上按照种类依次码放整齐。以御物之法操控盘子本是小技,可是想达到这种程度却相当不容易,如果没有经过长期修炼,神识之力足够强大且精细入微,哪怕是当世高手也很难办到。

各派弟子刚进入淝水知味楼时,如果分配到后厨刷盘子,哪怕是大成修士都会手忙脚乱、打碎一地的东西,吴老板就是这么过来的。

枪口受御物之法的牵引,或多或少都偏了一个角度,子弹没有射向成天乐和小韶,但也不见得恰好会打中对面的歹徒。可就在这电光火石间,又有诡异的事情发生,子弹在空中划过的轨迹或多或少也受到了无形的牵引,射中了弹道前方离得最近的人,且全部命中胸口。

出手的不是成天乐而是小韶。小韶身为灵体,神识之敏锐精微犹在成天乐之上,最擅长这种手段。二十二名中枪者没有一个能活命的,不仅是因为被打中了要害,而且他们的子弹也被动了手脚,可以杀伤强大的妖兽或修士。

比如弹头上开了十字形浅槽,打中目标后会在体内碎开,形成恐怖的致命伤害;或者涂有剧毒的化学物质,哪怕只是擦破皮也会中毒身亡。福克斯清楚成天乐不好对付,曾将两个妖怪都给打跑了,所以安排的就是绝杀之局,但没想到最终杀的全是自己人。

除了福克斯之外,只有一个人没中枪,此人亲眼看见对面的一位同伴中枪飞起,竟然变成一只小猪崽般大小的豚鼠,在半空中洒下鲜血远远地落地。这一切都超出了他的见知与想象,他活活地被吓晕了过去。

紧接着小韶的身形消失了,她身为灵修又有脱胎换骨之能,想潜行不见只在一念之间,凭福克斯的本事,当然看不清楚她去哪里了。这只狐狸妖的脸上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惊骇中下意识地尖叫道:“黑暗生物!”

细鼻子与尖耳朵曾经以为成天乐与小韶是教廷的驱魔人,而福克斯目睹了这不可思议的恐怖场景,又误会他们是传说中强大而凶残的黑暗生物。这只狐狸妖胆都吓破了,一刻也不敢停留,转身化为一道流光急速遁去。

福克斯化为原身逃走,同时扬长尾施展了神术。树林间光影晃动,仿佛出现了一片幻境,使人一时看不清楚前方的景物。这只狐狸反应很快,掩护手段运用得也很巧妙,若是“黑暗生物”受到了神术的干扰,他就有机会溜掉。

可是福克斯刚刚遁出去没多远,前方就有一只大手伸出拍了下来,这只狐狸简直就像是自己撞上去一般,被拍落在地动弹不得。成天乐的速度可比他快多了,且有飞天之能,瞬间就赶到前方将这只狐狸制伏。

狐狸摔在地上不停地挣扎,却怎么都爬不起来。成天乐暂时没有理会他,转身又走回了刚才所在的树林,施法将那晕倒的歹徒唤醒。这位满脸横肉的男子穿着工装,并非妖修也没什么神通法力,他看见同伴中枪化为豚鼠时惊骇万分,看来并不清楚福克斯等人的身份,成天乐想先审问他。

此人醒来后一看见成天乐,目光中除了恐惧便是一片茫然,颤抖着说道:“魔鬼,魔鬼,你是魔鬼!”

他一边低吼着一边坐在地上向后蹭去,手恰好摸着了落地的枪,下意识地就举枪指向成天乐。可是他的全身都在发抖,无论怎么样努力,枪口都对不准近在眼前的人。成天乐施法尽量安抚其元神,开口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来到这里杀人?”

那人恢复了一丝清醒,惊惧地叫道:“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成天乐没有动,仍然问道:“告诉我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那人却仿佛根本没听清成天乐在说什么,他的瞳孔在变化,莫名觉得成天乐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近。他突然闭上了眼睛,吼了一句谁也听不懂的话,用枪口对准了自己的下巴扣响了扳机,然后尸身倒地。

成天乐并没有阻止此人自杀,这些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连句话都不说就对他和小韶开枪,成天乐当然也不会发什么慈悲,像这种人在世上越少越好。而且此人明显已经神经错乱了,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他看见成天乐居然会吓得自杀,也算是自我了断罢。

成天乐叹息一声,又转身走向了远处的那只狐狸,伸手将之提了起来道:“现在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否则你连自杀的机会都没有!”

……

细鼻子和尖耳朵被关在一个仓库里,他们被福克斯用神术手法制住了,暂时施展不得所谓的神力,就算变化成原身也出不去,这里没有窗户,钢闸门很厚很重。两只鼠类在黑暗中瑟瑟发抖,琢磨福克斯究竟为何要这么做,想着想着突然明白了。

福克斯分明也是起了与他们当初一样的念头,想私下里自己得到大地之瞳。有了这么珍贵的东西,福克斯就不必留在这个收垃圾的团伙里继续给沃尔夫卖命了,自可找机会远走高飞。他们紧接着又想到,假如福克斯真的得手了,会不会回头杀他们灭口?

细鼻子与尖耳朵越想越害怕,甚至开始祷告,请求上帝的宽恕和救赎,也希望上帝保佑成天乐与小韶平安无事、把福克斯也给收拾了。只有这样,他们才有活命的希望,因为他们很清楚福克斯这个人有多么的狡诈凶残。

也许是上帝真的听见了他们的祷告,竟然显灵了!厚重的钢闸门被打开,刺眼的光射了进来,光芒中站着一个身形魁梧的人,正是成天乐,他手中还提着一只半死不活的狐狸。

细鼻子和尖耳朵激动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扑上前去趴倒在地道:“大侠,你终于来了,这是上帝的神迹啊!”

成天乐给了他们每人一脚道:“上帝才懒得理会你们两个,快起来吧!我要当着你们的面再审一次这只狐狸,如果他说的话有什么不对,你们就指出来。”

福克斯与细鼻子还有尖耳朵的情况不同,他不是被沃尔夫从山野中带出来的小妖,而是早已化为人形混迹都市,然后遇到了沃尔夫。他被沃尔夫收服并成为其手下的得力干将,也是一个经常出谋划策的智囊型人物。

在沃尔夫的团伙中,福克斯的地位很特别,利用管理一大片地盘和独自负责一块业务的机会,暗中培养了不少心腹手下只供自己驱使。如今西方文明社会中的黑帮组织,与人们看到的黑帮电影中的情况已经不太一样了,通常并不是明目张胆的做收保护费之类的事情,而是垄断一块表面上合法的生意,暗中用非法的手段守住或擭取利益。

福克斯听说消息之后打算做的事情,也被成天乐审了出来。细鼻子与尖耳朵骂声不绝,假如不是在成天乐面前,他们简直想当场把这只狐狸给撕了。

成天乐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们现在痛骂福克斯,恨不得杀了他,可是不久之前你们就是他的手下,自己也在做着与他相同的事情。要痛恨也应该痛恨自己,既有这种想法,那么首先就应该将过去的那个自己给斩去!”

根据福克斯的交待,沃尔夫如今的生意已经不局限于周边五个市镇的垃圾清运业务,巩固了地盘拥有了稳定的财源,他又投资了不少物业,包括不少繁华地带的商铺和僻静街区的公寓,除了小部分自用,大多出租给外来的移民。

沃尔夫本人则居住在海边的一栋别墅里,别墅的保安系统很完备,周围的环境也安全且幽静。他的主要精力都用来修炼至高无上的神术,有钱有势之后,通过关系结交了某些强大而神秘的人物,孝敬过不少好处、也得到了一些指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