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07章、茫茫人海寻不见,信步山川罗网中

按照成天乐的计划,本就是想将这个福克斯给引出来。而昨天晚上,细鼻子和尖耳朵还没有来得及向福克斯汇报呢,这只嗅觉灵敏的狐狸就主动找来了。

两只鼠妖被成天乐赶走,离开酒店来到街边,细鼻子才有空问尖耳朵:“你怎么也来了?”

尖耳朵:“我见你去了那么久还不回来,就顺着你留下的气味追过来了,怕你遇到什么意外。”

细鼻子:“你不仅是怕我出意外吧,是不是也怕我拿到大地之瞳一个人溜了?”

尖耳朵似是被说破了心思,神情有点尴尬,恰在这时又有人说道:“你们两个究竟发现了什么,这么鬼鬼祟祟的?”

周围并没有别人,这声音就像在耳边传来。两人赶紧四下张望,路边停的一辆车的后窗降了下来,两人看见了坐在后座的福克斯。与此同时,酒店两侧的墙角后一左一右又走出来两个人,他们也是团伙里的妖修、福克斯的心腹手下,将细鼻子和尖耳朵的退路堵住了。福克斯隔着车窗道:“你们上来,到车里说话!”

今天有一男一女两个东方人徒步经过这一带,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他们在细鼻子和尖耳朵居住的街区杀了四个人,然后就这么扬长而去。

福克斯没过多久就听说了消息,打电话询问细鼻子和尖耳朵是什么情况,却发现电话打不通,于是就派人去找,又发现这两个家伙不见了。在另一名妖修的追踪下,得知这两人鬼鬼祟祟去了另一片街区的一家酒店里,就是追踪那两个东方人,应该是有所图谋,却不清楚他们想干什么?

福克斯这只狐狸本能地就感觉其中一定有问题,细鼻子和尖耳朵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很有价值的东西,否则不会莫名其妙这么做,却擅自行动没有向他报告。福克斯立刻就带着手下将这两只鼠妖给堵住了,让他们上车交待情况。

细鼻子和尖耳朵解释,他们发现那东方男子手中可能有一枚大地之瞳,但又不敢确定,所以追到这里想搞清楚,然后再向福克斯汇报。福克斯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同时大喜过望,连忙追问他们是否已经确定,并且连恐带吓,命他们不得有任何隐瞒。

细鼻子与尖耳朵便如实交待,那东方男子手中确实有一枚大地之瞳,但是这个人很厉害,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被教训了一顿赶了出来。这原本就是成天乐要细鼻子和尖耳朵向福克斯汇报的情况,却没想到福克斯本人来得这么快,就把这两只鼠妖拦在了酒店外。

福克斯眼中有异彩闪烁,显得贪婪而炙热,大地之瞳,那可是多少人梦寐难求的宝贝啊!他喘了几口粗气尽量恢复了平静,又板着脸阴森森地说道:“你们俩有这么重要的发现,却不汇报而擅自行动,按照我们的规矩,清楚自己该受什么惩罚吗?假如让沃尔夫知道了,你们还想不想要命了!”

尽管有成天乐事先的叮嘱,细鼻子和尖耳朵还是吓坏了,他们很清楚团伙的规矩十分严厉,而沃尔夫惩治不听话的手下时手段也非常残酷,于是不住地向福克斯求情。福克斯冷笑着说道:“鉴于你们提供了这么重要的消息,我可以网开一面。假如真的拿到了大地之瞳,我会告诉沃尔夫是你们汇报的情况,但在此之前,你们不许对任何人说出这个消息、也不许和任何人接触。”

福克斯搜了细鼻子和尖耳朵的身,又把这两只鼠妖带回去关了起来。大地之瞳的诱惑太大了,这只狐狸也起了别的心思,但仍心存狐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也打算先秘密动手再说,没必要告诉沃尔夫,假如真的能得到大地之瞳,最好就归自己了。

但是这种事情不能让沃尔夫知道,若万一泄露了消息福克斯也要留好退路。假如他得到了大地之瞳,又能做得干净利索,那么回头再杀两只鼠妖灭口不迟。这只狐狸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行事也很谨慎,他听说成天乐很不好对付,所以把心腹手下全带来了,就算成天乐有天大的本事也插翅难飞。

且不说加上福克斯在内有三名身怀神通的妖修,在荒郊野外被二十三支枪包围,那一男一女功夫再好也是必死无疑。就算他们可能也会神术,但毕竟是血肉之躯,突然遭遇乱枪齐射绝不可能逃出生天。福克斯很小心,先派了一名妖修跟踪,然后选择合适的地点将成天乐与小韶包围,感觉已万无一失,这才亲自露面。

福克斯看见成天乐与小韶的反应也很纳闷,这一男一女应该很害怕才对,至少也应该问问他们想干什么吧,怎么就站在树林里若无其事的聊天呢?福克斯虽然心里犯嘀咕,但看了看周围严阵以待的手下,还是走出树丛伸手扶了扶眼镜问道:“这位先生和女士,我听说你们手中有一枚大地之瞳,是这样的吗?”

他的声音中带着法力,细细的就似钻进了耳膜里,让人想不听见都不行。成天乐转头望向他,神色很平静、声音很清晰地答道:“是的,千真万确,我就随身带着呢!”

福克斯心头一阵狂喜,而眼中的残忍与果决之色一闪而过,很干脆的一挥手,这是动手的信号,山林间二十三支枪同时开火。这只狐狸做事情很谨慎也很干脆,他甚至没有再多问一句话,也不想知道这对男女的来历,更没有命他们主动将大地之瞳交出来。

反正是要杀人灭口的,把人干掉再搜身也一样,大地之瞳这种东西也不可能被子弹损毁。既然成天乐很不好对付,那么就要用最干脆的方式解决掉,福克斯下令时没有半点犹豫。枪声响过之后,回音还在山间飘荡,树林中只剩下四个还站着的人,紧接着又倒下了一个,最终只有三人。

最后倒下的那个人并没有中枪,但他连枪都拿不稳了、在惊骇中脱手落地,紧接着人也站不稳软到在地,两眼翻白晕了过去。他看见了做梦也想不到的恐怖场面,几乎所有的同伙都在同一时间中枪倒地,竟是被他们自己彼此开枪打中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