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06章、重证初生修行路,同修人间色欲劫

成天乐震慑异国两名心怀不轨的小妖,并留下了那样的指引,小韶沉吟道:“这两只鼠妖做到第一步并不难,因为你把他们给震住了,又指点了清晰的修行之道,教他们如何凝炼妖丹、掌握化为人形真正的修炼法门,这是他们自己很难领悟的。

不论是因为害怕你,还是想掌握真正的修炼,他们都会尽量按你说的做。但是第二步却不容易,能否参透你为何要那样指引行止,红尘中安身立命的真意又是什么?若想不明白那就是想不明白,这一步有可能永远都迈不过去,哪怕就像是近在眼前。”

成天乐笑道:“那也没关系啊,先做到第一步就可以,至于第二步可以慢慢在修行中体会,其实不仅是妖修,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刚来到世上时什么都不懂,只有那渐渐开启的灵智和本能的天性,人们在观察、模仿、思考,所遇所思也在造就人,天性便成了所谓的习性、又成长为人格,所以世上便有各种各样的人,这与妖物没什么区别。

懵懂之时,会有师长告诉孩子不要登高、不要玩火,这不是在压抑天性,而是要他们保护自己不要受到伤害;也会有人告诉他们不要去无端伤害他人,不要置他人于同样的险地与水火之中。一个孩子未必完全明白为何要这样做,但他首先要学会这么做,才能成长为一个身心健全的人,并领悟其中的道理。

有些道理其实很简单,简单到人人都能明白,但有些人就是一辈子都做不到,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那就是近在眼前却似永远也迈不出的第二步。但若没有第一步,就不可能有第二步,指引已经留下,就看他们自己了。”

小韶沉吟道:“山野妖类开启灵智,就是从混沌走向清明,可是也有人永远在混沌中不得清明,就像睁开眼睛来到世上,却看不清这个世界也没有看清自己。妖物在世间的行止,与天生的习性有关,但终究是跟人学的,他们就在众生之中。你说出这番话,是在领悟众生之观吗?”

成天乐点头道:“是啊,此番行游,要领悟的不就是这些吗?否则就算法力再高,也永远走不到苦海岸边。小韶,你不是也和我一样吗?”

小韶亦点头道:“是的,我亦有同感,脱胎换骨超脱众生族类之别,如今再见到这两名妖修,看见的也是世间万类。我觉得他们那个妖修组织很有意思,两个小混混是鼠类出身,而头目是一只狐狸,上面的老大是一只狼,仍然像是生活在丛林中。”

成天乐:“这是天性中本能的一面,他们的心境还没有真正的超脱所出身族类,哪怕修为差不多,土拨鼠也会畏惧狐狸,除非修为相差很远才能摆脱这种感觉。但所谓摆脱并非是超脱,还记得当年石双与花膘膘的故事吗?”

小韶:“这些妖物自丛林来到人世,又何必以人间为蛮荒、于红尘中再建丛林,这样的话,要文明传承又有何用?”

成天乐:“他们当然还是享受了文明传承的成果嘛,否则怎么可能搞区域性行业垄断呢?清运垃圾收报酬天经地义,有劳有得,就看事情怎么做了。我既然遇上了,正可见识一番。”

小韶想了想,又看着成天乐说道:“那两只鼠妖得到了你的指点,回去之后便知道如何凝炼妖丹、明白怎样化为人形修炼。……而你呢?除了脱胎换骨之后的参悟,此行也是为了重凝玄牝珠,这要从修行之初开始,首先是凝炼妖丹,与那两个小妖要修炼的竟是同样的境界。”

成天乐若有所思道:“际遇真是玄妙,我要在此番出行中重凝玄牝珠,没想到一来到这里,便指点懵懂妖修如何凝炼妖丹、明晰修行之道,而我自己也要这么做。”

成天乐今天不仅是给两个小妖留下指引,他本人也有一种明悟。细鼻子与尖耳朵已经度过了魔境劫、化形为鼠妖,但他们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听尖耳朵讲述的经历,他连丹火劫是怎么过去的都不清楚,完全是造化机缘幸运使然。

假如让那两个鼠妖重来一遍,他们几乎不可能又一次修炼成功,难得的造化机缘和偶然的幸运将不会再有,所以他们也不可能指点其他的妖物修炼,哪怕是同类妖兽也不行。而成天乐如今也要重新凝炼妖丹,他所做的是明晰这条道路,不仅是为了自己的修炼,更是给众生族类留下一条清晰的指引,这两个小妖的修行也包含在他的印证之中。

窗外的城市已渐渐安静下来,成天乐拉上窗帘道:“开启灵智之初、迈入修行门径,要从色欲劫开始,所谓炼精化气或入静而内动,或者说唤醒本源的力量,都会伴随着唤醒天性中的欲望。我从修行的发端开始重新体会,这个房间还不错,也不能白白花钱。小韶,我真幸运,如今有你在身边,可行双修之法度色欲劫,为人间之大享受……”

小韶的脸红了:“你,你,你……会不会还有客房服务来敲门啊?”

成天乐:“该来的已经来了,今天应该不会再有人打扰。……布个法阵将这房间掩住吧,今夜也是悟道机缘,你我可同修参证。”

成天乐重新踏上修行路,宛如又从懵懂中来到这个世界,这是一种玄妙难言的体验。次日天明,他便与小韶退房离去,仍按照原先的路线行走。进入了郊区渐走渐远,林木渐行渐深,前方是起伏的山峦,不时能见到公路穿山而过。

他们走得并不快,仿佛特意在等什么人追上来,但也一直没有停下脚步。想追踪他们其实不难,他们并不总是行走在密林中,也经常穿出山野经过小镇和公路。公路上有来来往往的车辆,小镇中也有很多居民,无论谁看见这样两个人步行经过都会很惊讶。

到了下午三点多钟,小韶突然说道:“有人追上来了,应该天赋神通就很擅长在山野中追踪。”

成天乐:“那人也是一只鼠类,确切原身还不太清楚,他一边走一边打电话,好像在和什么人联系、报告我们的位置。刚才山外公路上有几辆车超过去了,很可能就是他的同伙,应该打算在前方密林中截住我们。”

小韶:“按照你的指点,细鼻子和尖耳朵应该把消息告诉了那个福克斯,他们果然追来了。”

成天乐叹息一声道:“看见那两个小妖,我莫名就想起了燕无欢。人虽不同,但他们有些经历是类似的。”

小韶也叹息道:“燕无欢是个人才,资质悟性俱佳,否则也不会有今日的成就。他在开启灵智之初就遇到了刘漾河,得到了修行的指引并一直追随他,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那两个鼠类论修为当然不能和燕无欢相提并论,可是他们遇到了沃尔夫,并以那样一种方式跟随他来到人世间,倒也是类似的经历。”

成天乐:“燕无欢已破妄大成,早已不再懵懂,希望他不要再做出令人遗憾的选择。”

说着话他们渐渐远离了人烟密集之处,又进入了荒僻的山林,周围的树木皆很高大,脚步踩在落叶上沙沙作响,空气很清新、环境很幽静,但前方却有一种淡淡的凶煞气息。成天乐与小韶都停下了脚步,因为有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从大树后转了出来,一言不发纷纷拿枪指着成天乐与小韶。这些人手中的枪械样式还挺多,有双管猎枪、步枪、手枪,成天乐居然还看见了AK47。在美国、加拿大都有这种枪械出售,但按规定私人不可持有全自动武器,通常都从连发改装成了单发。

不仅是前面,两侧与后方也有人,成天乐不用回头看也知道一共出现了二十三个家伙,将他们在这深山野林中给包围了,其中并没有细鼻子与尖耳朵。小韶微微一皱眉道:“傻乐,这么多人都是妖修吗,我怎么感觉不像啊?”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如果我感应的没错,他们中有三名妖修,其中一个还没走出来,其余的都是人、真正的人。你看有人还穿着工作服呢,就是垃圾清运工的打扮。”

他们在深山中被几十名一言不发的持枪者包围,虽停下了脚步却面无惧色,甚至丝毫都没有在意的样子,反而站在那里自顾自聊起天来。这时前方又走出一名中年男子,此人手中并没有拿枪,是瓜子脸尖下巴的白人,长相很文静戴着眼镜,目光中却露出一丝阴狠之色。

成天乐对小韶道:“嗯,他应该就是福克斯,原身是一只狐狸,和花膘膘的品种不太一样,但生机律动特征差不多。这个人气息很凶险,看上去就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福克斯是最后一个出现的,当他确定成天乐与小韶已经陷入包围、并没有拿出武器,场面已经完全控制住、自己毫无危险,这才从树丛中走了出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