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04章、徒假人形入此世,未解造化真寄意

这只土拨鼠变化人形的过程,在成天乐听来就是突破魔境劫化形成妖。那狼妖并没有教土拨鼠怎么修炼,只是提供了一个环境并指出了一种方向,细鼻子很幸运的成功了。但细鼻子走的并不是凝炼妖丹、假合神气修行的路子,他甚至不知妖丹为何物,仍然循着天赋的本能在修炼。

在成天乐看来,他那种本源力量的身心感应凝聚,就是所谓的妖丹。到了这种境界,其实只要一句话点破,细鼻子就能自己摸索着将妖丹显化,然后以温养妖丹、假合神气的方式去修炼,不仅只是为了变化而变化。

两昆仑化形的妖修,其实不需要谁去点破这些,世间自古流传的典籍只要听见只言片语,摸索着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可是细鼻子却不是生活在那种环境里,他虽然化为了人形,仍然只是修炼天赋神通,或者说那被唤醒本源力量中的天赋神术,从化为人形起至今已经十多年了。

那狼妖的名字叫沃尔夫,是一个团伙的头目。这个团伙拥有不少产业,温哥华一带好几个市镇的垃圾清运业务都由他们掌控。收垃圾本是一种工作,但在这里也是一种资源,家家户户是不能随便自行处理垃圾的,都要直接或间接的支付不菲的垃圾清运费。

这里至少有五个市镇的垃圾清运业务被沃尔夫团伙掌控,他们也掌控了有关的工会组织,拥有着固定的财源,同时也与其他团伙竞争。不仅家家户户都得交垃圾清运费,而且谁想要干这种工作的话,都得受沃尔夫这个团伙控制。

沃尔夫手下有一批妖修,以各种各样的鼠类居多,这种动物往往活跃于城市中的垃圾桶以及市郊的垃圾处理场一带。多年前沃尔夫成妖后,在很多垃圾场偶尔碰到了几只自悟成灵的妖鼠,便收拢在身边,后来其中有的化为人形,成为了最早的团伙力量,以此为基础开拓地盘。

细鼻子化为人形之后,当然也成了这个团伙的成员。沃尔夫根据他的外貌形容特征,将他分配到了相应的街区,就是成天乐今天遭遇打劫的那个地方。以那里为中心,附近几个街区都归细鼻子与另一名同伴负责,那个同伴绰号尖耳朵。

细鼻子与尖耳朵两个人的任务很简单,就是看住这个团伙的垃圾,当然了,并不是看垃圾桶也不是看拣垃圾的人,而是与其他的公司或团伙争夺垃圾清运业务,看住自家的地盘。搞垃圾清运也是有竞争的,有各种势力的控制与争夺,能拿下一个街区的垃圾就是一项财源。除了表面上的商业竞争之外,还有暗地里的手段争夺甚至会发生械斗。

细鼻子和尖耳朵每个月都有报酬领,假如发生争斗他们便要贡献力量,暗中解决某些明面上解决不了的问题,而平时倒也无所事事。除此之外他们还有另一个任务,就是注意各自地盘里所出没的动物,特别是那些经常翻垃圾桶的猫和耗子或者浣熊之类,看看其中有没有幸运的被上帝唤醒本源力量的妖物,假如有所发现一定要向上级报告。

成天乐听得直眨眼,原来是一个叫沃尔夫的狼妖最早发现了几只鼠妖,然后在人世间开垃圾清运公司争夺业务和地盘,暗中不断吸收更多的妖物加入,不仅控制了一个区域性的行业,而且还形成了一个妖修团伙。

垃圾清运在现代都市中是脏活累活,上层精英们投身的都是律政金融一类的事业,而这个妖修组织则区域性的垄断了这个不引人注意的业务。成天乐听了半天,终于又开口问道:“细鼻子,你成了沃尔夫的手下,他教你怎么修炼了吗?”

细鼻子摇头道:“没有啊,沃尔夫告诉我每种生物幸运的被唤醒了本源的力量,修炼出的本事都是各不相同的,锻炼与壮大这种力量就可以了,并没有教我什么,就是让我帮他干活。但是他也告诉过我,假如有朝一日将天赋的神术与我的原身修炼得更强大,可能会又一次唤醒神奇的力量、接受上帝的考验。”

原来如此!沃尔夫建立的这个妖修组织算什么呢,黑社会团伙、区域性行业垄断组织、江湖帮派?可能兼而有之吧。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一个修行传承宗门,没有人教这些妖物怎么修炼,他们还是各凭自悟摸索,沃尔夫只是利用这些人守护与争夺团伙的地盘而已。

这对妖修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他们可以在这个组织中接触到其他的妖修,意识到自己是怎样一种存在,同时也方便印证种种修炼的问题。来到人世进入这个团伙,以此为立足点也可以思考如何在红尘中安身立命。

但是另一方面,思考出什么样的答案可就说不定了,没有明确的指引,全凭环境的影响以及个人机缘所遇。比如细鼻子,就是在那样一个街区里看着人间乱象,不知不觉扮演着类似黑社会打手的角色,接受的就是红尘中的染化,成为了这样一个妖怪。

虽然在开启灵智之初,他就通过了色欲劫的考验,但那只是懵懂中偶然压制了本能欲望的躁动、迈过了修行门径而已。而真正的考验贯穿着修行的始终,他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成天乐掂着大地之瞳又问道:“我有点不太明白,这种晶石虽然罕见,但无非是能记录各种信息的器物而已。以你的本事,它并没有太大用处,你是能留下神念灵引呢、还是能记载传承之道呢,干嘛要跑来抢它?”

趴在地上的土拨鼠有些纳闷地抬头看着成天乐,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外星人,战战兢兢地答道:“因为它很珍贵,实在太珍贵了,是传说中上古神明用的法器,只属于神和天使,就算我用不了,拿出去也可以卖很多钱。”

成天乐忍不住乐了,在真正的修士眼中,天材地宝固然珍贵难得,但大多数情况下不能用钱来衡量,因为有太多东西是用钱买不到的,他又追问道:“那它究竟值多少钱呢?”

细鼻子答道:“很多很多钱,我也不清楚是多少,但肯定我多少辈子都花不完。钱只是一部分,我还可以用它来交换那些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这只土拨鼠只知道大地之瞳很值钱、很值钱,但他也不清楚究竟值多少钱,总之代表着巨额财富。听了他的讲述,成天乐才清楚白少流给他的这枚晶石来历超乎想象,难怪当时连乔彩凤都那么惊讶。

在西方修士眼中,大地之瞳绝不仅是一种天材地宝,而且还属于上古神话传说。据说它们是上古神灵留下的骨骸,而上帝才是唯一的神,那些所谓的上古神灵当然不是真神,但拥有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他们在上古时代殒落了,血肉骨骸化入天地,孕育出一种叫神石的东西。

神石是天然形成的完美的正十二面体结晶,它可以用特殊的手法镶嵌在各种法器上,以辅助各种神术的施展,这种镶嵌和熔炼就类似于成天乐所熟悉的炼器。

神石还曾经是古文明时代的一种通用货币,价值是等重黄金的百倍,也只有高高在上的祭司和贵族们才能拥有与使用它。据说不论在两河文明还是古埃及文明时代,奴隶的手甚至不可以触碰神石。它可不是普通的货币,一般只用来交换珍贵的法器、卷轴,当作报酬支付给强大的祭司们。

普通的神石便如此珍贵,除此之外还有罕见的特种神石,一共有五种。其中最为珍稀的叫做众神之泪,它是金色的,据说天生就是神灵的法器,可以伴随着主人一起出入人间和天国。古往今来哪怕在远古的传说中也没出现过几枚众神之泪,如今世上已不存在,早已被上帝带进了天国。

传说众神之泪在神的手中简直可以活死人、肉白骨,在那金色神光的照耀下,可以治愈人间所有的伤病。

另外四种特种神石,按照珍贵程度依次是风之魅舞、大地之瞳、火焰精灵、幽蓝水心。它们并非天生就是神明的法器,但经过特殊的手法炼制,也可以成为神明的法器。风之魅舞是白色的,不透明,可以炼制成一种空间法器,假如掌握了高级空间神术,就可以随身携带很多东西。

大地之瞳是黑色的,半透明,它可以留下人世间的一切记录,不论是你能想到或想不到的记录方式,都可以用大地之瞳去传承。但需要掌握信息神术才能使用它,信息神术有多么高明,便可以留下或读取多么神奇的记录。

火焰精灵则是红色透明的,据说可以辅助施展一切与能量变化有关的神术;幽蓝水心是蓝色透明的,能够辅助施展一切与物性变化有关的神术。至于具体有什么神奇的讲究,细鼻子也说不清,他当然不可能见过特种神石,这些只是听说而已,所知的也就这么多。

但细鼻子亲眼见过神石,无色透明的普通神石,镶嵌在一根法杖上,是沃尔夫的宝贝,轻易都舍不得拿出来给人看。沃尔夫在吹嘘这支法杖有多么珍贵与强大时,曾经提到了各种神石的传说。

成天乐也暗暗吃惊,根据他的分析,众神之泪是一种天成的神器,无需祭炼就可以融入形神,可以施展不可思议的神通妙用。而风之魅舞乔彩凤曾经提到过,还问白少流能不能送他一枚?

根据细鼻子的说法,风之魅舞应该可祭炼成空间法器,甚至也可以祭炼为神器。以特殊的空间神术祭炼,它能够形成一个空间洞天结界,随身携带很多东西,法宝空间的大小以及存取器物的能力,也与祭炼者与使用者的空间神术境界高低有关。

这听上去不可思议,但成天乐清楚世上真有可能存在这种东西。他的画卷差一点就展开成为能携带天地山河的洞天神器了,而乔彩凤的众妙飞舟便是能穿行瑶池结界的洞天神器,当然比风之魅舞好用多了。

可是打造神器惊门或众妙飞舟是何等的艰难,而风之魅舞却是天然出产之物,只要经过空间神术的祭炼便可以使用,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所以它是除了众神之泪以外最珍贵的神石。

至于大地之瞳,成天乐手里就有一枚,当然也清楚它的妙用。白少流所留下的记录,成天乐如今尚未完全解读呢,有些信息甚至是他解读不了的。比如信息神术的记录,成天乐如果不把前一步完全掌握,就得不到下一步的灵引。他猜测晶石中可能还有其他神术的介绍,但必须先将有关信息神术的记录全部悟透并掌握之后,才能继续读取。

神石在使用过程中若承载的法力超过一定的限度,也会被损毁,而它如今早就不出产了,经过漫长的年代仍然传世的已经很少。普通的神石尚且如此,更别提在上古时代就十分罕见的特种神石了。而大地之瞳除了本身的妙用之外,还有很特别的价值。

在上古时期,大地之瞳就是大神通者的珍藏之物,无论谁得到它也不会仅仅当作一种装饰,必然会使用。一枚大地之瞳经过漫长的年代流传到今天,历代持有者也不知在里面留下了多少记录。能留在大地之瞳中的记录当然都非常重要,有很多内容可能并没有被抹去。

所以任何一枚大地之瞳出现,都承载了一段漫长的历史与各种秘辛,人们很自然的就想到其中会不会有神术的秘诀、历代修士的感悟,甚至各种珍宝的出产与埋藏地的记录等等。而另一方面,它还有一种特别的、与信仰有关的意义,对特定的人来说也有更多的价值。

难怪在成天乐看来原本只是一枚能留下和读取各种记录的法器,会引起细鼻子这么大的兴趣。这种东西在这里一出现,恐怕有很多人都想得到,甚至会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