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03章、鼠类显形喝凡人,妖宗品茶谈笑看

这座城市很有特点,各个街区就像不同的市镇,由绿化带或宽阔的主干道分隔,虽然离得不远,环境却迥然不同;如果是步行的话,各片区域的距离其实并不近。离开了这个危险的街区,穿过一片半野生半人工的林地,走过一座立交桥又进入了另一片街区,这里显得很热闹,主干道两旁的小街很窄,街边有很多商铺,操着各种口音、不同肤色的人来来往往。

小韶暗中说道:“有人一直跟着我们,虽然看不见,却用某种秘术在窥探锁定。”

成天乐以神念道:“那个骑摩托车的家伙吗?还有一个没跟过来。那人是妖修,应该是某种鼠类,但离得比较远,我也不想施法惊动他,还没有分辨出具体的原身是什么。”小韶身为灵体且不知修行了多少年,灵觉要比成天乐更敏锐,但说到分辨妖修的功夫,还是妖宗成天乐独步天下。

小韶:“我听见了他们说的话,竟然是冲大地之瞳来的。没想到白少流给我们的东西,在他们眼里竟然是传说中价值连城的宝物!”

成天乐:“白总出手当然不凡,这东西我以前都没听说过呢,竟然可以取代玉箴之用。全天下的天材地宝种类繁多,也不可能尽数都认识,我只是有点奇怪,这枚晶石虽神妙,但是值得他们这样打主意吗?又不是什么神器。”

修士看待事物自然与常人不同,在成天乐的概念里,就算有妖物看见他手里的晶石也不至于图谋不轨。大地之瞳无非是一种能记录信息的天成法器,并非是什么辅助修行或者有莫大神通妙用的宝物。山野妖物若想炼制法宝,自取原身之物或者去寻天材地宝便是了,为什么要打另一名修士的主意?他人炼成的法宝,并不是那么好夺或者好用的。

小韶笑道:“可能是因为出身与成长的环境也不同,习惯也不同。比如昆仑仙境蛮荒中的妖类,他们生长的地方本就有各种天材地宝分布。再比如你最早的法器,不过是三枚物性精纯的玉籽而已。像这种东西虽不多见,但只要有神通法力便不难寻找。

世间并不缺可以炼器的天材地宝,难的是如何将它炼制成法宝并赋予神通妙用,对于妖修而言,更可修炼自身并以原身之物炼器,这才是最得心应手的。那些潜藏在人间的妖修,大多都是这么做的。妖修以原身之物炼器,法宝的神通妙用可伴随着修为境界成长,这已是几千年来的共识。

但今天遇到的妖修好像并没有这种意识,或者没有受到这种无形中传承底蕴的染化,他们看见你的法宝就想要现成的,而不愿意自己去炼制原身之物。或者这枚大地之瞳另有讲究,在他们眼中有特别的价值,他们就像世间打劫的歹徒。……傻乐,你打算怎么办呢,甩掉他们吗?”

成天乐:“好不容易碰见两个小妖,研究还来不及呢,干嘛要甩掉?看样子这个细鼻子的家伙是想跟踪我们到没人的地方下手,另外一个长耳朵的家伙还没露面呢,就给他们个机会自己跳出来吧。”

天色已近黄昏,他们找了一家档次还算不错的酒店入住,登记很简单,上了九楼进入客房休息。他们随身带着茶叶,找了两个杯子煮茶品饮,窗外的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成天乐看着窗外比白天更热闹的街区道:“我们走过的地方,这里很杂乱也最热闹,有生机蓬勃之感,而我们遇到歹徒的那片地方,感觉是一片萧瑟之气。”

话刚说到这里,忽听见门铃响,有人在门外用英语说道:“客房服务。”

成天乐笑了,刚住进来他也没叫客房服务啊,哪有大晚上主动打扰客人的?但他没说什么,过去把门打开了。有个穿酒店制服的男子推着装有各种清洁器具的小车走了进来,不由自主的吸了吸细细的鼻子。此人以为成天乐不认识他,其实这一路早就被看得清清楚楚了。

成天乐说了一句:“客房就不用整理了,你去清洁一下卫生间吧。”他说的是汉语,言毕也不理会这个显然不正常的服务员是否能听懂,又回到屋中在窗边与小韶一起饮茶。

细鼻子关好了门,脸上露出得意的狞笑,并没有去卫生间打扫,而是缓步走进了客房。他看着小韶目光中满是淫邪之色,看着成天乐则是一脸的贪婪。服务员这么走进来、露出这种表情,显然是有问题的,可是成天乐和小韶就像没看见一样,仍然在窗边向外眺望。

细鼻子很有点纳闷,还有点被无视的愤怒,难道这两人是傻子吗,竟对他视而不见?他重重地一跺脚,展开神识拢住了声息,只听一片轻清脆的骨骼爆响,身形化为了一只硕大的怪物,吼道:“颤抖吧,无知的凡人!”

这种动静想不引人注意都不行,成天乐手端茶杯转过身看了他一眼,然后冲小韶点了点头道:“原来是一只土拨鼠。”

小韶也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他的原身不应该这么高大,应是施展秘术故意显现出这么大的个子,看上去怪吓人的。”

她口中虽说怪吓人的,可脸上却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神情就像在看马戏团的动物表演。这回轮到细鼻子懵了,进入客房的服务员,突然变成了一人多高的土拨鼠,而且周围的环境也有明显的变化,假如是平常人遇见这一幕不当场吓死也得晕过去啊。

可面前这一男一女神经也太大条了吧,看见他变化出原身不仅不害怕甚至也不吃惊,还饶有兴致地好像在点评什么,而且说的都是他不懂的汉语,手里的茶杯连一滴水都没有洒出来。这情形让细鼻子感觉很受挫,他就像一个小丑,特意乔装改扮潜入客房来现场卖艺,这是事先做梦也想不到的场面。

细鼻子清楚成天乐会功夫,就像电影上李小龙表演的那种,可能类似某种强悍的体术。但他这一路没有发现这两人身上有任何神术法力的波动,小韶显然就是个普通的女子,而成天乐也不过是个血脉强悍的普通人而已,对他而言并不难对付。

细鼻子原以为自己只要施展出这番变化,对方就会吓得屁滚尿流,此刻反而有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而小韶微微一皱眉道:“傻乐,他在干什么呀?显出原身摆造型吗,告诉我们土拨鼠是怎么穿衣服的?”

成天乐答道:“以我的经验,原身来历是妖修之秘,绝不会轻易向人透露,斗法中若非逼不得已,也不会随意显化。他一进屋就变成这么大一只土拨鼠,应该是想吓唬我们。”

小韶:“怪物想吓唬人的话,也应该龇牙发出怪吼,或者挥挥爪子什么的,他为什么不动呢?”

发懵的土拨鼠此刻终于回过神来,发出一声低吼向成天乐扑了过去,张开大嘴露出两根锋利的巨齿。这是啮齿类动物特有的门牙,也是这只土拨鼠天生的武器,闪烁着光泽差不多已经是天材地宝了,一口下去连桌子都能咬碎。他不清楚这两人为何不害怕、在那里说什么话,但此刻必须得动真格的了,只要制伏了面前这个男子,便能搞定一切。

一人高的土拨鼠伸出长牙气势汹汹的扑过来,这场面可够骇人的,可是一秒钟内便再度定格。成天乐一点躲避的意思都没有,动作快如闪电,伸手竟直接握住了两根并在一起的长牙。一阵刺痛感从土拨鼠的上颚传来,他感觉自己锋利坚固的长牙都快被握碎了,惊恐之中弹地用后腿去蹬成天乐。

可是他并没有踢中,成天乐伸另一只手轻轻拍了他一下,硕大的土拨鼠一阵颤抖,身子突然就变小了,变得只有一尺多长,身穿的衣物坠地,他从自己上衣的领口被提了出来。成天乐松手再一抓,便拎住了他的后脖子。这只土拨鼠在成天乐手中挣扎蹬腿,却怎么样也无法挣脱,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成天乐将一尺多长的土拨鼠拎在手中抖了抖,细鼻子感觉自己的骨架都要被抖散了,发出一声呜鸣连动都动不了,悬在半空不停地打哆嗦。他瞪着一双惊恐的小眼望着成天乐,就像看见了地狱里来的恶魔,他并没有察觉到对方使用任何神术的痕迹,就这么被彻底打回原形并提了起来,这一瞬间的遭遇已经让他快吓晕过去了。

成天乐冲小韶呵呵一笑道:“这才是他原身真正的样子,对于土拨鼠来说已经不小了,假如突然遇见,也能吓人一跳。”

小韶:“乍一看,我还以为是只兔子呢。”

成天乐:“怎么能是兔子呢,长得不一样嘛!”

小韶:“大小个头差不多,假如没看清楚的话,还真说不定会以为是只兔子。”

成天乐突然脱手将这只“兔子”扔了出去,皱眉道:“没出息的东西,怎么吓尿了?把地毯都弄脏了!”

土拨鼠岂止是被吓尿了,他已经觉得天旋地转,终于当场晕过去了。等这只土拨鼠幽幽醒转的时候,发现自己趴在地毯上,后腿上的毛还有点湿漉漉的感觉,全身的力量受到了奇异的封印,也无法再变化成人身,全身骨节都是那么的酸痛,尤其是两颗尖牙的牙根感觉就像快断了一般。

土拨鼠惊恐的抬眼望去,只见那一男一女还坐在窗边饮茶。成天乐很平静地问了一句:“细鼻子,你醒了?你是什么来路,为什么要一路追踪我们至此?”他这次说的是英语,说话时还在手中掂着那枚大地之瞳。

“你,你们是教廷的驱魔人吗?我,我并不是黑暗生物啊!我的力量也是上帝唤醒的。”土拨鼠缩成一团下意识地回答,发现自己还能口吐人言。

成天乐也是一愣:“什么教廷、什么驱魔人、什么黑暗生物、什么上帝唤醒?”

小韶在一旁提醒道:“白少流在晶石中提到过这些。”

成天乐:“老白只提到过有另外的修行,与昆仑修士不同,可他没说什么教廷和驱魔人啊,这又和一只成了妖的土拨鼠有什么关系?”

小韶:“很显然,这土拨鼠说的教廷就是一种修行组织或门派,黑暗生物可能就是在人间作乱的妖邪,而上帝唤醒的力量,应该是指某种信仰或者修炼方式。白少流只是介绍各种修士和妖修的情况,却没有明确说这些,应该是想让我们自己去发现吧。”

成天乐又对那土拨鼠说道:“我一样一样的问,你一样一样的答,若敢欺瞒的话,我就废掉你能修炼的本事,把你扔到大街上去。”他原本想说的是废去修为打回原身,可是并不知道“修为”用英语怎么说,于是就换了这种说法。

成天乐特意等这名妖修找上门,就是想打听这一带妖修出没的情况。而惊慌中的土拨鼠一开口却说出了很多更有意思的东西,看样子能审出不少线索来,都是成天乐以前所不了解的,那么就慢慢拷问吧。

这只土拨鼠的绰号就叫细鼻子,认识的人都这么称呼他,来到人间已经有十几年了,但他在山野中究竟度过了多少岁月,连自己也说不清。最早他就是一只野生的土拨鼠,懵懂中开启灵智,发现自己超脱了同类,却又不清楚这种区别究竟意味着什么。

成天乐当然了解这种情况,妖物有幸开启灵智得天地造化机缘,修炼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真正想修炼有成,仅靠自悟不知道要用多少年,其中的绝大多数妖物都会在残酷的野生环境下殒落。而且开启灵智之初会经历色欲劫,那是天性中本能欲望的躁动,是迈入修行与生俱来的劫数。

细鼻子当然也经历过,但懵懂中已记不清楚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本能欲望的躁动使他就像一只发了疯的土拨鼠,还因此受过伤。后来在恐惧中蛰伏,压抑那种躁动的欲望终于拥有了清晰的灵智。此后他唤醒了一种力量,自我感觉神奇且强大,简直不再是土拨鼠了。

成天乐当然了解,这就是妖物最原始的天赋神通,体会并掌握其玄理,在漫长的岁月中或可踏上修行之道。假如没人指点仅凭自悟,就要靠各种机缘和幸运,有的妖物可能继续修为精进,而更多妖物可能终身也就停留于此境界,或因意外殒落,或至寿元已尽。

武陵乡的长老们行走山野,如果碰见这样的妖物,会把它们带回去指点其修炼。但细鼻子是在美国和加拿大边境一带自悟成妖的,当然没有碰到武陵乡的长老。他就在山野中修炼这种被唤醒的力量,直至有一天伤病莫名发作、奄奄一息。

相比普通的土拨鼠,他当时已经活了漫长的岁月,也许是生命即将凋零了,可是他自己又感觉不对劲,生命力分明仍然很旺盛、并没有衰亡的迹象,怎么会突然就病了?如果请教成天乐或者任何一名昆仑修士,当然就会清楚这是身受劫到来了。

当年的土拨鼠当然没机会遇到成天乐,这也是他拥有清晰时间记忆的开始,却遇到了另一个人,更确切地说是一头狼。那时土拨鼠在伤病中忍受着折磨,已感觉自己一天一天的在恢复,很幸运地又活了下来,但仍然很虚弱。他看见一头狼很害怕,本能地就想躲起来。

一只即将度过身受劫的土拨鼠妖,本不应该惧怕一头普通的狼,但这是天性中的本能意识,就像脑海中与生俱来的烙印。那头狼却发现他了,而且还口吐人言并变化成一个人的样子,这让土拨鼠大吃一惊。他被这头狼带走了,来到了加拿大温哥华。

狼妖告诉细鼻子,他很幸运,被上帝唤醒了本源的力量。唤醒力量的同时也唤醒了欲望,要经历上帝的各种考验,不仅能拥有超脱族类的强悍体魄也能修炼天赋的神术,不久前经历的考验是“身体的纯净”,使身体可以承受与使用修炼带来的种种力量。

成天乐觉得这种说法很有意思,开启灵智自悟成妖、度身受劫和色欲劫原来还可以这么解释。在成天乐听来这些说法当然很牵强,因为成天乐本人早年经历过那一步,并不是被上帝唤醒了什么本源的力量,就是踏入了超脱的自然之道。

但考虑到不同文明传承的关系,那狼妖给土拨鼠的解释倒也能自圆其说。狼妖告诉土拨鼠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继续修炼下去可以化为人形。至于怎么化为人形,狼妖并没有说,可能他自己也没有正传法诀吧,全凭个人的幸运了。

土拨鼠后来就成了狼妖身边的一只宠物,观察所见到的各种人、他们的各种举止,修炼自己的天赋神通。他在修炼中摸索着进入一种很深层次的忘我冥想状态,经历了很恐怖的体验,终于能将那无形的力量和身体的感应凝炼融合,然后他化为了人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