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02章、各入眼大地之瞳,施于人长街所遇

小韶答道:“妖物于人间本就罕见,而且谁的脑门上也不会写着妖修两个字,若不是迎面碰上也很难认出来,我们才走了很短的路,哪有那么巧的事?……傻乐,还真有这么巧的事!我们被盯上了,是妖修还是人间修士?”神念交谈间,她的脸色忽然微微一变,显然是有所发现。

他们确实被人盯上了,而且不止一伙人。街道左侧一排垃圾桶后面、枯黄的草坪中央破旧的健身器械旁,有五个无所事事的年轻人,看着他们露出不怀好意的目光,已经起身缓缓跟了过来;而在右前方,也有四个人从一栋房子的台阶上站起身来,恰好就拦在道路的一侧。

成天乐出门前没有读旅行指南或者上网查“治安地图”一类的介绍,这里可不像中国,有些街区非常安全,可以在晚饭后随意散步;而有些街区对于外来者是非常危险的,更何况他们这种不开车步行经过的孤男寡女。

但小韶说的显然不是这两伙人,后方大约三百多米开外,一栋四层楼的楼顶阳台上,有人正以神识扫了过来,伴随着某种窥探法力的扰动,目标就是他们俩以及成天乐左手中握的东西。

成天乐对这里不熟,风土人情、山川地貌、各类物种以及不同的修士都是听白少流介绍的,所有的记录都来自于那枚叫大地之瞳的晶石。这枚晶石十分奇特,可以记录各种信息,甚至包括玄妙的神印灵引,需要用一种秘法“信息神术”解读,而且这种神术须修炼到相应境界、才能解读相应的信息。

以成天乐的修为,只要了解了这种神术的玄理,想掌握并不难,这段时间修习印证,倒也可以在大地之瞳中读取各种各样的东西,而今天走在路上的观察则是一种“实践”,却没有任何发现。于是他将大地之瞳握在左手中,一边走一边以信息神术解读各种记录,与见到的形形色色的人相印证。

这枚大地之瞳虽然神奇,但还不是一件神器,就算它能够炼制成某种神器,以成天乐今天的本事也还做不到,所以他无法将大地之瞳融于形神,使用时还要握在手中以信息神术激发。刚才与小韶说话时,成天乐将大地之瞳在空中抛了一下再接住,这是一个无意识的动作。

黑色的晶石在夕阳下反射出璀璨的光芒,划出一道轨迹又落在成天乐的手心。他们这样步行穿过这个治安很差、很危险的街区,本就十分引人注目,三百多米外四楼阳台上,有两个人突然站了起来,一脸惊骇的神色,目光随即变得狂喜与一片炙热。

只听一人压低声音道:“My God,这不是做梦吧!刚才我看见了什么?”说话者鼻子很尖很细,肤色很深,但还不是漆黑一片,看上去是美洲一带常见的混血人种,而这个街区的居民几乎都是如此。

另一人也低声惊叹道:“我还以为看错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那、那就是传说中的大地之瞳吗?”此人的耳廓上缘很高很尖,样子也很奇特。

细鼻子道:“大地之瞳只是传说,从来就没有人见过,就连沃尔夫都没见过。可是沃尔夫有一根法杖,上面镶嵌了一枚神石,是白色透明、完美无瑕的正十二面体,能看到一眼都是幸运,我就曾经看到过两次。而那个肉票手里拿的晶石,和沃尔夫法杖上的一模一样,却是黑色的,难道传说中的大地之瞳真的存在吗?”

尖耳朵道:“不会是水晶仿制品或者工艺品吧?这也太不可思议了!随便坐在这里,就看见有人抛出了大地之瞳。这两个肉票是什么来路?他们怎么会步行到这个地方,是找人还是找死?你看见他们把车停在哪儿了吗?”

细鼻子:“我没看见,他们好像没开车!这是在找死吗?不管怎么样,一定要看看他们手里的东西,万一真的是大地之瞳,那我们可就发了!”

尖耳朵:“三德姆那伙人把他们拦住了,正好看看底细,我总觉得他们不简单。”

所谓“肉票”是这里的俚语,翻译成汉语不太好找对应的名词,勉强可以用肉票两个字来形容,就是不明状况、也没有安全意识、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就敢跑到这种街区的外来人。在当地警方提供给游客的安全提示中,也会警示,如果在某些街区遇到有人敲车窗,千万不要摇下车窗或停车熄火,更何况成天乐和小韶是大摇大摆地走进来的。

前方四名大汉已经拦住了成天乐与小韶的去路,其中一人向远远跟过来的一伙人打手势,意思是这两个肉票已经是他们的了、不要抢。而迎面三位魁梧的壮汉,中间一人掏出了手枪指着成天乐,另外两人则拔出弹簧刀,用身体挡住周围的视线,将成天乐与小韶堵在了中间。

持枪者说道:“把钱和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

成天乐暗叹这些人真直接啊,连个“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之类的开场白都没有。就算打劫吧,也不带这么没技术含量的。他和小韶对视一眼,很无奈地摇了摇头,先把钱包交了出去,静观对方的下一步动作。

持枪者叫三德姆,是这伙人的头,游手好闲,有机会能偷就偷、能抢就抢,除了领点政府救济和犯罪之外,从来不干正经事,而身边的这伙人,也是从小和他一起在这个街区长大的,算是“志同道合”的伙伴,这个街区如此自发形成的同伙有好几个。

三德姆接过钱包看了看,面露喜色,又用枪指了指成天乐的背包。成天乐很配合地把背包取了下来递过去,旁边有人打开背包掏出一柄拂尘扔在地上,又翻了翻,里面除了几套衣服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三德姆又指了指成天乐手腕上的飞电石、小韶头上的飞鹤衔珠长簪,示意他们摘下来。成天乐摇了摇头道:“这些东西你们不能拿,也拿不了。”他说的是汉语。

三德姆并没有听懂,也没有勉强他摘下来,看着小韶目露垂涎之色,用手枪抵住了成天乐的腰说道:“你们到这边来。”看架势,竟然要将他们绑架到路边的一辆面包车里。

远处阳台上一直在观望的细鼻子暗骂道:“无知的凡人,真不识货,为什么不看他手里的晶石?”

尖耳朵说道:“那两个肉票好像就是普通人啊,他们怎么会有大地之瞳?”

话音未落,街道上突生变故,只见三德姆等四人手中刀枪落地,纷纷跌倒在地,他们的样子非常痛苦,额头上青筋暴起,豆大的冷汗不停地滴落,张嘴想呼喊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成天乐伸手从三德姆那里拿过了自己的钱包,又从地上捡起背包将东西都放好,背上包和小韶就这么离去了,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尖耳朵惊呼道:“功夫,中国功夫!……我看得清楚,那男的好快的速度,三德姆他们一人挨了一拳,喉结上还被斩了一掌,连枪都拿不住了,就这么被人放倒了。”

细鼻子也惊叹道:“李小龙吗?传说中的中国功夫啊!……就算他功夫再好,在无所不能的神术面前,也只是普通人而已,我们能对付。”

尖耳朵:“大街上不好施展神术,等到没人的地方再出手。你盯着他们去了哪里,我去报告福克斯,这可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好事。”

细鼻子:“你确定要去报告福克斯吗?为什么要让福克斯抢这个功劳,应该直接向沃尔夫报告,只要我们能拿到大地之瞳,以后这片地盘就是我们的了!……不不不,连沃尔夫也不要告诉,我们为什么不自己留下呢?”

尖耳朵吓了一跳:“什么?自己把大地之瞳留下!万一沃尔夫知道了,我们还要不要命了?”

细鼻子想了想道:“我们先拿到东西再说,做得什么痕迹都没有。如果没人发现,我们就不要声张,等过一段时间再把大地之瞳出手,那好处简直是无穷无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享受了!”

尖耳朵:“你确定要把大地之瞳卖了吗?这种东西都是从上古神话时代流传下来的,里面必然记录了各种神术信息,我们应该设法先把里面记录的东西搞到手,说不定将来我们就是这一带最强大的生物。”

细鼻子:“大地之瞳里记录的东西当然要尽量搞到手,但以我们所学的信息神术,恐怕太深奥的信息也解读不了。而大地之瞳太珍贵了、留在手里太危险了,早点出手才安全。”

这还没买彩票呢,细鼻子和尖耳朵就在商量中了大奖该怎么享受了。尖耳朵坐在原地未动,细鼻子悄悄下楼去追踪成天乐与小韶了,他骑了一辆涂了各种油彩图案的摩托。而原先盯住成天乐的另一伙人,迅速摸走了街边倒地的四人身上的东西,然后像躲避瘟疫般离开了。

三德姆等四人就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脸都涨成了猪肝色,抽搐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停止了呼吸。没有人上来围观,街道两侧的居民都躲在家里,不知道谁最终报了警,又过了半小时才听到警笛响。警察赶到,确认这四人已经死亡,现场拍照并取证,然后拉走了尸体,这一片街区又恢复了平静。

成天乐并没有杀人,或者说他没打算取这四人的性命,否则的话别说拳头打在身上,就连拳风都能将他们扫成肉泥。但成天乐也没想饶了他们,每一拳都打断了的筋骨,留下了看不见的终身残疾,他们今后想继续作恶是不太可能了;又以掌沿斩在几人的喉结上,让他们叫不出声来。

周围有这么多居民呢,这是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这几人原本应该死不了。结果此地除了有人趁火打劫,并没有人来围观,更没有人伸手施救,过了很久才有人报警,而警察一个半小时之后才赶到。这几名歹徒死于气管痉挛导致的窒息,临死前躺在街边足足挣扎了一个小时。

成天乐为何要下此重手?不仅是因为这几人手持刀枪抢劫钱财。这几名歹徒持枪逼迫成天乐与小韶上路边那辆面包车时,彼此之间说的话成天乐也听清楚了,是法语,淫笑着商量要把他们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怎么享乐与毁灭罪证。

成天乐没有当场杀人已经算是极大的克制,他不想到这里的第一天就造杀业,但这几人终究还是没命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