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899章、鹰眸深沉藏锋锐,感怀当初懵懂时

“没想到你首先是拿陆青开刀,他可是你师尊的心腹亲信,专门负责收集万变宗那边的情报、关注成天乐的动静。”孔翎说话时一直看着燕无欢的眼睛,胸脯随着呼吸那么动人的起伏着,眸子仿佛想将他的心神吸引进去,又仿佛在求证某种疑惑。

燕无欢并没有看孔翎的眼睛,他低头望着陆青刚刚被拖走的空地道:“陆青的确是师尊的亲信,但未必是什么心腹。师尊应该清楚他是什么人,只是喜欢驱用这种人,师尊也许有自己的想法吧,但我却不喜欢。

万变宗的情报,已经没什么好收集的了;至于成天乐的情况,陆青从来就没有真正搞清楚过,甚至非他的见知所能理解。但这个人知道师尊想听什么,也总是揣摩师尊在想什么,让师尊感觉很舒服、很有成就感。”

孔翎:“但陆青说的有些话并非没有道理,如今你师尊已不在,大有宗没有了刘大有,还是大有宗吗?虽然这几年聚集了一股庞大的势力,可是刘总一死,人心浮动很有可能分崩离析,正需要有人出面力挽狂澜,而这个人非你莫属。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你应该尽早继任宗主、稳定住局面。”

燕无欢抬起了头:“分崩离析?放心,不会的!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大有宗的状况,有些不该留的人就不要留了吧,既然萌生去意那就由他们去吧,借这个机会也好看清楚各人心里都在想什么、下一步该怎么肃整宗门便心中有数。

陆青鼓动我取刘总而代之,而大有宗只是宣布宗主失踪而已。我身为掌门弟子,在这种情况下想的不是找寻师尊,反而着急夺宗主之位,这就是他的建议吗?假如师尊还在的话,恐怕会当场斩了他!既然师尊已不在了,我就替他出手吧。而我身为掌门弟子,明日就将召开宗门会议,暂摄宗主之位。”

孔翎:“绝大多数人想不到刘总就是刘漾河,但他们都清楚刘总已遭不测,都在等着你这么做呢。……然后下一步呢,你打算怎么办?”

燕无欢:“这次去梅花圣境,告辞之前石盟主找过我,在他面前,我仿佛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就算别人不知道师尊失踪的内情,我想石盟主一定是清楚的,他对我及大有宗提了很多建议,我知道他想看见的是什么。而我就会那样做,将大有宗打造成真正的妖修传承宗门。”

孔翎眯起了眼睛:“无欢,你难道也要像成天乐那样,投石野以及昆仑各大派所好?”

燕无欢轻轻摇了摇头道:“这其实也是师尊的愿望,尚未实现,我要尽力帮他实现。师尊希望大有宗成为昆仑修行界响当当的宗门,折服世间妖修、受天下同道赞誉。那么我就要把它做成这样,并且世代传承下去,大有宗是以师尊的名字命名的,我不能辱没‘大有’二字。”

谁不希望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宗门能够传承千年,并受到世人的尊崇与赞誉呢?这是刘大有做梦都想要的成就,可他并没有做到。而燕无欢要替刘大有完成,刘大有虽不在了,但世间还有大有宗。

孔翎低声道:“无欢,你师父的名字不叫刘大有。”

燕无欢又低下头答道:“我知道,师尊的名字是刘漾河,一直都是。但刘大有这个名字也是他自己起的,代表了一种愿望、人生所追求的另一种选择,可惜最终未能实现。那么让师尊的遗愿成真,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但我需要时间去发掘这个宝藏。”

孔翎诧异道:“宝藏?”

燕无欢点头道:“是的,大有宗这样一派妖修宗门,其实是昆仑修行界的宝藏,它前所未有。我们聚集了这么多妖修,不仅来自人烟市井,更来自广阔山野和昆仑仙境无边无际的蛮荒。妖修原身之物是自古最重要的天材地宝来源,世间各类妖修出没之处的情况,也是宝贵的见知积累与资源信息。大有宗只要善加整理总结,便是一笔传承财富。我们拥有这样的宝藏与财富,与昆仑修行各派打交道,就有无穷无尽的结交机缘。”

孔翎若有所悟道:“你要以此交好各派修士、引聚世间妖修吗?”

燕无欢:“师尊就是这个意思,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大展宏图。而我认为,师尊虽然看得很清楚,但有些做法是没必要的。我们不必刻意带着这样的目的去行事,只需将大有宗发扬光大,自然而然便会有如此结果。”

孔翎也不禁点头道:“大有宗在你手中,确实比在你师父手中更好。但你要完成这个愿望,恐怕也不简单。”

燕无欢:“所以说我需要时间,大有宗不是武陵乡也不是万变宗,它有所欠缺、需要改进的地方太多了。”

孔翎深吸一口气,终于问道:“那么成天乐呢,你打算怎么办?”

燕无欢迎上了她的视线,反问道:“你是怎么想的,希不希望我杀了他?陆青来找我之前,也与你聊过吧,他又说了些什么呢?”

孔翎避开了燕无欢的视线,低下头道:“就是刚才那些话,还有……他说将来若能玄牝大成,能否请我指点欲乐双运道秘术?”

燕无欢的眉头微微皱了皱:“我能想到他会与你说什么,而他刚才找我说的那些话,有些恐怕也是你的意思吧?你不必说出来,只要给点暗示,他自然会揣摩着找我来说。”

孔翎:“我可没有让他那么说,而你已经废了他、弃之山野了。”

燕无欢:“可是陆青明白你的目的,或者说他在揣摩你的目的。而我现在想当面问问——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孔翎的娇媚神情中流露出一丝怨毒之色:“我当然想看见你杀了成天乐!但你若真的那样做,我又很不放心,这太危险,你未必是他的对手;就算成功了,若走漏风声,我们恐怕也没有好结果。没有绝对的把握,我不会建议你动手。”

燕无欢:“孔翎小姐,我能多问一句吗——你为什么希望有人能除掉成天乐,这是怎样一种仇恨?不要告诉我,你也是想为师尊报仇、完成他的遗愿。”

“因为那个成天乐……”孔翎欲言又止,她还真答不出个所以然来。是因为她想搅扰神丹会没有成功,还是与盛龙的那一屁之仇?

燕无欢一向冷厉的眼神中露出了少见的温和之色,看着孔翎道:“有时候人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那么自然而然地走下去,自己却不清楚为什么。你想置成天乐于死地,是因为你已经这么做了,所以会继续做下去。而你当初的怨恨,是因为你想得到的却没有得到。”

话中带着神念告诉了孔翎,他对这一系列事情的看法。孔翎是天生的妖魅,修习的又是欲乐双运道,她希望自己的魅力能够折服所有人,所遇到的人都会仰慕她。久而久之,她也不自觉地真把自己就当成了这样的人。

成天乐让她明白,她不是自以为或者想扮演的那种人,这便是怨恨的源头。不是成天乐与万变宗当初没有善待于她,而是她想得到的没有得到,或者说她真正想得到的是更多,却没有办法满足。究其原因,无非是成天乐不是她所期望的那个成天乐,没有按照她所期望的方式对待她。

在雪山碧玉湖落雷幽谷外,某只雌孔雀那一声喝,可能只是当时的一念,缠绕在心中已久的毒蛇、终于找到露出毒牙的机会。而孔翎既然那么做了,便要继续做下去。就像世上有些人,只要开始了伪装或伤害,便会不停地伪装与伤害,仿佛这样做才能证明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已经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燕无欢也在婉劝孔翎,希望她自己能明白这一点。燕无欢最后又开口道:“孔翎小姐,师尊不在了,但你此生还有很多乐趣,又何必自纠于此?如果你是担忧因雪山碧玉湖之事遭到报复,那么无欢可以承诺,只要没有证据,大有宗在的一天,必能保你的周全。孔翎小姐已得福缘造化如此,应善惜之。”

孔翎眯起了眼睛:“你这样说的话,究竟还打不打算杀了成天乐?”

燕无欢答非所问道:“我建议你,不要再提也不要再想这件事,你会过得更逍遥快乐,那才是你在人世间的生活、红尘中的修行。不论我动不动手杀成天乐,那也与大有宗和孔翎小姐无关,这才是保护你的最好方式。”

孔翎看着他,下意识地摆出了一个最媚惑的姿势,显得是那么楚楚动人,柔声问道:“无欢,你为何要对我这样?你师父已经不在了,大有宗也是你的,你不必再怕我什么。”

燕无欢眼中的温柔之色更浓:“你是我所遇到的第一位妖修,从那时起我才知道,人世间还有与我一样的存在,于是感觉不再孤单了。这种感觉与当初遇到师尊是不一样的,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

当年我修为尚浅,而师尊第一次开炉炼制神丹、命我看守火候,我却没有掌控好、损毁了一炉珍贵的灵药。师尊要责罚我,也是你为我求的情。

我从雪山上的一只鹰修炼成妖化形为人,还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求情,那是第一次经历,感受到世间还有我以前所不知道的美好。谈报答也许多余,但我不希望你有事,这可能象征着一种对美好的淳朴愿望吧,我们开启灵智来到世间,内心当然是有所向往的。”

孔翎愣住了,她脸上一直就带着迷人的娇媚之色,此刻却不禁有些动容,那迷人的气息也在发生变化,令人有一种沁入骨髓的销魂感应。孔翎站起身走向燕无欢,声音就似在耳边软绵绵的传来:“可是每次我们单独在一起,你为何总是感到不安呢?哪怕现在也仍是如此,难道是想起了你师父吗?你如今,早已不再是那只懵懂无知的小鹰。”

燕无欢有些局促地低下头道:“是的,看见你,我确实想起了师尊。”

孔翎的声音显得更加柔媚:“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吗?我曾问你愿不愿修习欲乐双运道秘术,你却从不回答。”

燕无欢的额头竟好像有点出汗了,仍然低头道:“我不回答你,是因为有些事情,我不希望是那样的。……孔翎小姐,其实我一直想劝你,修习欲乐双运道,未必需要像你那样。当然了,如果你认为那就是你的修行,我也没法说什么。”

孔翎伸出手指想点燕无欢的额头,但却终究没有碰到他,只闻一阵香风扫过道:“这世上像你这样的男人已经太少了,你师父不如你啊!无欢,无欢,难怪他会给你起这个名字。看你都出汗了,我就不调戏你了。我问你的问题总是没有答案,包括今天问你会不会杀了成天乐,你也没有回答我。”

燕无欢:“我回答你了,希望孔翎小姐不要再提、再想这件事。”

孔翎终于走了,燕无欢坐在那里仿佛是松了一口气,微微动了动,全身骨节发出一连串轻微的暴响,神情仿佛正在经历极大的痛楚,然后又重新恢复了平静。他看着门外喃喃自语道:“就算我要杀成天乐,也不会与陆青这种人谋划,更不会把大有宗与你卷进来。完成师尊的遗愿,我需要时间;等待出手的机会,也更需要时间。”

燕无欢取了几件东西,也离开了宗门内堂。大有宗的宗门道场在青藏高原边缘的崇山峻岭中,离昆仑仙境门户瑶池不算太远。这里罕有人烟,却适合开辟规模广大的修行福地,也适合各种禽兽修炼。

燕无欢走进了一片山谷,很难想象在这高原苦寒之地,竟能有如此山清水秀的清幽之处,这里不仅巧妙地利用了天然的局部小环境,更有大有宗弟子移转灵枢的凿建之功。在一条清澈的泉流旁、冠如华盖的大树下,坐着宣威与金华二位供奉长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