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898章、福缘未惜唯毒佞,身在红尘事何欢

想求证出神入化修为,必须先度过苦海劫。苦海天劫的考验,挡住了绝大多数高人继续精进的脚步,在石野的生辰宴上,主桌边所坐的十九人皆是两昆仑成名高人,其中还有一多半并未度过苦海呢!

传说一入苦海便不可回头,要么度劫成功、要么就在劫数中殒落。可是对于绝大部分高人而言,能否度过苦海是另一回事,证入苦海往往都是可望不可即的境界,就算脱胎换骨后的婴儿境界修炼圆满,也可能迟迟堪不破迈入苦海的门径、一辈子都止步于此,所以这段修行又称无涯之岸。

李逸风之师春村散人也是昆仑修行界成名已久的飞天高人,婴儿俱足境界早已圆满多年、神通法力深厚,可是不论他再怎么修炼,就是到达不了苦海岸边。仅仅是一步之遥,却似永远无法迈过,对于春村而言,这一生最大的志愿恐怕就是这种求证了,世间再没有别的事情能有更大的吸引力。

所以春村散人远去昆仑仙境,于蛮荒中行游历练,不仅是寻找各种天材地宝以及瑞草灵药,更是在自古天成洞天福地中见证各种闻所未闻的奇异、感悟天地灵息以求破关机缘。春村如此,史天一之师夜游先生亦如此,他已经很久没有消息了。

倘若能证入苦海,谁也不敢保证就一定会历劫成功,但有些人的情况比较特殊。比如正一门掌门泽仁历苦海劫,作为“过来人”的石野和白少流,都认为泽仁求证出神入化是迟早的事,在苦海劫中不会有什么问题。而如今,白少流对成天乐与小韶的评价也一样。

但就算能度苦海,前提也是要先穿过无涯之岸。这一步对于成天乐和小韶而言都是格外艰难,更艰难的是如何将婴儿俱足境界修炼圆满,因为成天乐走的是一条前人根本没走过的路、要印证清晰的修行指引,更何况他如今还要从重凝玄牝珠开始。

听见小白的话,成天乐以神念答道:“想当初,乔彩凤大哥与我谈过修行。超脱世间众生百态,堪破求证脱胎换骨心境,而脱胎换骨之后的婴儿境界,将求证的就是‘我’。我见证了世上无数的人、各种族类之妖,如今自身修为已超脱族类之别。

但世上无数人眼中,也有无数个我、无数个成天乐。不同的人看见的是不同的成天乐、又是为什么?我行走世间留下的真正足迹是什么,就像是婴儿成人,修炼圆满方能到达苦海岸边。其实在梅花圣境中,我已经踏上了这条路,与小韶一起正在行走途中。”

白少流拱手道:“很好,明白就好,祝二位一路顺风!”

成天乐与小韶离开了家乡,亲朋好友们只知他们二人出国深造了,但对于昆仑修行界的大部分人而言,这二人不知所踪。成天乐并没有对外宣称自己将要离开万变宗,也没有说自己还在万变宗,反正门中事务已经走上正轨,他在与不在并无区别,也无需刻意向外界交待行踪。

……

大有宗宗门内堂中,一身黑衣的燕无欢坐在正中座位旁右手的第一席,如今大有宗宗门事务已完全由他掌控,但宗主的位置却一直都空着。一名大有宗弟子正在向燕无欢禀报情况,站在座前压低声音道——

“成天乐与闻箫韶一周前在家乡办了喜事,两天前离开便不知所踪,谁也不清楚他们去了哪里。燕总管,要不要我们埋伏在万变宗那边的人想办法打听一番?”

燕无欢淡淡的摇头道:“不必了,成天乐身为宗主,想去哪里不必向门下交待。仅仅是参与修建宗门道场的妖修,却要打听人家宗主的行踪,这是摆明了想自暴身份吗?”

那名门人又说道:“成天乐前一阵子就在家乡,除了小韶之外,身边并无他人,这么好的落单机会,总管怎么不动手呢?”

燕无欢的目光突然变得凌厉起来,抬头望着那人道:“陆青,你怎知我想杀成天乐?”

那名叫陆青的门人被这目光盯得打了个寒战,退后一步低头躬身道:“总管大人,梅花圣境中的事情已经传遍昆仑修行界,刘总已遭不测。众人皆以为是刘漾河袭击刘总,但在属下看来,此事另有内情。我们真正的仇敌应该是成天乐,刘总恐怕是遭了他的毒手,而您是一定会报仇的,不知属下猜得对不对?”

燕无欢收回了目光中的凌厉之意,但眼神变得更加深沉莫测,缓缓道:“陆青,你很聪明啊,猜对了!”

听燕无欢的语气中有几分赞许之意,方才还很惶恐的陆青又露出了兴奋之色,上前一小步道:“总管大人没有动手,是因为那神霄天雷符吗?”

燕无欢淡淡答道:“你可知那是什么地方?坐怀山庄就在那里,石盟主之师风君也在那里。”

陆青的声音变得细若蚊吟:“这些高人我们对付不了,也不能去惊动。但我们想对付的仅仅是一个成天乐,大有宗完全不必自己出面,别忘了成天乐在世间是有家人的,只要设法引一些妖修……”

话刚说到这里,燕无欢便冷冷打断道:“陆青,你可知共诛之戒?不要说这么做,只要公然说出这种话,不必成天乐或万变宗出手,大有宗便等于与整个昆仑修行界为敌,你想让本门覆灭吗?妖物在世间大多无普通家人亲眷,往往出手不留余地也不顾忌无辜,这是最让各派修士忌讳的。千年前所立的共诛戒,恐怕主要就是针对我们这些妖修的!”

陆青赶紧解释道:“属下绝不是这个意思,也不是建议总管大人让大有宗去干这种事,只是设计引另外一些妖修去做,但还是燕总管考虑得周全。”

燕无欢面无表情道:“这不是周全,是界线。”

陆青:“那只能等成天乐落单时下手了,只要他离开了万变宗,我们就有机会。属下得知,神霄天雷符需要大成修为方能动用,成天乐失去了玄牝珠,他就算有神符在手,也是没法用的。”

燕无欢:“闻箫韶在他身边,此女亦有脱胎换骨修为,你难道认为她用不了神霄天雷符?此符一出,大有宗中没人能挡得住!”

陆青:“神霄天雷符再强,也只能祭出一击,总管大人属下有的是不畏死之士,只要引出了这一击,自可从容掩杀之。就算那闻箫韶有脱胎换骨之能,恐怕也保不住成天乐。但此事须从长计议、谨慎谋划,绝不能传出半点风声,要让那成天乐与闻箫韶的下场就如刘总一样,从此不知所踪。”

燕无欢看了陆青半天,眼神说不清是嘲笑还是赞许,看得陆青心里有点发毛,燕无欢突然开口问道:“陆青,你与成天乐有仇吗?”

陆青怔了怔,挺胸答道:“并无私仇,但刘总既然殒落在他的手中,我身为大有宗弟子,便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燕无欢眼中的嘲笑之色更浓:“你方才说我大有宗中自有不畏死之士,可以先引出神霄天雷符一击,明明白白就是当炮灰的意思。那么我想问——你畏不畏,是否愿意去引出这神霄天雷一击呢?”

陆青的后背莫名冒冷汗了,这句话可不好答啊,但心念一转随即挺直腰杆道:“属下当然愿为总管大人效死,但那闻箫韶既有出神入化之能,非被逼入绝境,是不会动用神霄天雷符的,属下恐怕还没那个本事。留在总管大人身边,为您效力谋划,我自认更为擅长。但总管大人若一定要属下去做这件事,属下也绝不会犹豫!”

燕无欢笑了:“你就不要再自称属下了,大有宗是修行宗门,不是什么帮会组织。你放心,我也不让你去的,以你的修为,去了也没用。只是这种事,不做也就罢了,如果真有这个打算,在没有把握之前,那就连提都不要提。”

陆青暗自松了一口气,又压低声音说道:“弟子当然明白,只是在总管大人面前,我才会说这些。此事必须要策划周全,绝不能出半点纰漏,若无把握便不可出手,需要等待时机。其实对于总管大人您以及整个大有宗而言,另一件事才是当务之急。”

燕无欢不动声色道:“哦,你还要为本总管谋划什么大事啊?”

陆青的声音压得更低道:“总管大人很清楚,刘总已遭成天乐的毒手,大有宗宗主之位虚悬,这绝非长久之计。经过此番变故,宗门中人心浮动,这既是考验也是机会。燕总管应当机立断继任宗主之位,整顿门风以振声威。

其实门中弟子都知道,大有宗虽是刘总所创,可是各种事务一直都是燕总管您在打理,它能有今日,皆是总管大人之功。以您的修为才干,更适合宗主之位,正式掌控宗门之后,便可革弊兴利,使大有宗气象一新。”

燕无欢看了看身边那张空着的宗主之位,面无表情道:“你怎知刘总已殒落成天乐之手?”

陆青有些奇怪地反问道:“弟子猜的啊,刚才总管大人不是说我猜对了吗?”

燕无欢:“你还猜到了什么?”

陆青:“刘漾河应该就是刘总的另一个身份,此事是绝对的隐秘,却已被成天乐所知。”

燕无欢点了点头:“陆青啊陆青,你真的很聪明!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你却做出了这种猜测;自己这么猜也就罢了,竟然还把它说了出来,而且是对我说的!”

陆青有些不解地问道:“难道弟子猜的不对吗?这种事情当然只能和总管大人说,弟子绝不会对第三者妄言的。”

燕无欢的语气中不带任何情绪波动:“这些事情我有提过吗?内情如何,难道我不清楚,需要你猜出来告诉我吗?你方才说与成天乐并无私仇,但身为大有宗弟子,猜到刘总殒落于成天乐之手,便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那么请问——你可知成天乐为何要杀刘总?”

陆青的后背莫名又开始冒冷汗了,有些不安地答道:“属下并不清楚,可能是因为往日私仇吧,还请总管大人指教。”

燕无欢:“我与成天乐是有私仇,但与大有宗无关。而你没有任何证据,凭空猜测便在我面前说出刘总便是刘漾河。大有宗尚在请昆仑各派相助寻找刘总下落,你便建议我取刘总而代之。不明情由,却让我组织大有宗高手去斩杀成天乐,甚至还想犯下共诛之戒。这几条够得上欺师灭祖、祸乱宗门了!陆青,你可知大有宗之门规?”

陆青的神色陡然变了,退后一步刚想说什么,却已经说不出话来,喉咙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捏住,身子一软跪倒在燕无欢面前,紧接着往前一趴、脑袋磕了在地上。燕无欢坐在那里伸手虚拍一掌,只见衣冠包裹中的陆青变成了一只野狍子、正在不住地哆嗦呜鸣。

燕无欢展开神念招呼道:“来人!”

门外旋即走进两位妖修,拱手道:“总管,您有何吩咐。”

燕无欢一指地上的狍子:“陆青无凭辱测尊长,刘总尚下落不明,便鼓动本总管窃宗主之位。更有甚者,煽动大有宗对付同道之家人,企图违反昆仑共诛之戒。我已彻底废去其修为,你们就将其原身弃之山野、自生自灭吧。”

燕无欢并没有杀陆青,但这处罚比杀了他更狠。一只狍子开启灵智成妖,又走出山野化为人形、得到修行宗门的传承指引,这是多么难求的造化机缘。而如今燕无欢将它彻底废了,又扔回山里面,这只狍子只能是等死啊,而这种死法还不如主动找个地方去跳崖呢。

两名大有宗门人闻言也是一脸震惊之色,但一句话都没多问,就将这只狍子连同身上的衣物一起拎出去了。燕无欢叹息道:“师尊建立大有宗,是顺应潮流之功业与功德,但有些事情确实做得不妥。看见这个陆青,便知如今的大有宗必须肃整门风。”

这里只坐着燕无欢,他这番话是说给谁听的呢?一股令人莫名心神动荡、不禁心生欢求之望的暗香传来,一个婷婷袅袅的身影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坐在燕无欢对面道:“我已完全收敛了神气,你怎知就是我呢?”

说话者就是孔翎,燕无欢微微苦笑道:“屏风后这条密道,只有师尊、你、我以及王天方知晓,难道还会是王天方吗?你已经来了挺长时间,什么都听到了、也都看见了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