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897章、一路春风挽臂行,九州娇色花看尽

风君子所说的唐卿,便是守正真人最小的弟子和卿的俗名。唐卿当年不愿修道离开正一三山,在芜城中学当了一名老师,石野和风君子都曾是他的学生。守正真人所制的最后一张神霄天雷符,便是传给了唐卿,是一段师徒缘法的纪念。

唐卿一辈子只在中学教书,用不着也不可能去用这张神符,谁也没想到他竟将此符夹在一本《诗经》里给了风君子,那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而那时守正真人尚在人间。当泽真用掉了本属于和锋与和霞的两张神霄天雷符之后,守正飞升前所制七道神符只剩下了最后一道、也是威力最大的一道,如今却落在了成天乐手中。

就在成天乐发愣的功夫,他手中之物已经吸引了无数道目光。方才风君子在的时候,万变宗道场中一众妖修表现得都规规矩矩,就像是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的工作人员,老老实实地在“办公”,而此刻巷子两边的墙头、屋顶、大树上都有许多脑袋冒了出来,视线都集中在那道神霄天雷符上。

乔彩凤与白少流不知何时又出现在成天乐的身边,乔彩凤拍着他的肩膀道:“哇,神霄天雷符啊,当年守正真人所留下的最后一道神符!……老弟,有这东西在手,看哪个不开眼的再敢来找你的麻烦!”

成天乐当然是识货的,但围观的众小妖未必都认识这件东西,乔彩凤这句话说得很大声,恰好让万变宗道场中的众人都能听见。这里的妖修未必都是万变宗弟子,至少有一半来自世间各处,他们在万变宗停留的时间并不长,有的呆几个月就走了,又不断有新的妖修来到,其中恐怕也有大有宗的眼线潜入。

神霄天雷符是攻击性符箓,而且只能用一次。但就是这一击,天下罕有人能安然无恙的接下来。有此符在手,就是一种保命的手段,就算神符只能斩一人,但谁又敢轻易去当这个出头鸟呢?所以这种东西真正的威慑力并不在于使用它,而是拥有它,且让大家都知道。

乔彩凤这一嗓子,不仅传遍了万变宗的宗门道场,而且这个消息就像捉住了风尾一般,很快传遍了昆仑修行各派。

……

乔彩凤与白少流是同一天告辞离开万变宗的,白少流临行前与成天乐约定,待回到家乡后再见,到时候别忘了请他喝杯喜酒。而乔彩凤返回昆仑仙境瑶池结界,继续开通众妙飞舟,他在飞舟上附了一道御神之念,向往来乘舟人讲述了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从神器惊门将要现世的消息传出开始,然后是大批妖修从昆仑仙境涌入人世间、赶赴雪山碧玉湖,在雪山碧玉湖中又发生了哪些事情、最终是什么结果,直至昆仑各派修士齐聚梅花圣境、参加石盟主的生辰宴会。

乔彩凤只是讲了这么一个故事,并未多加一句评价,登上众妙飞舟者自然能闻说。至于有什么感受、又能从中得到些什么,那就是乘舟者自己的事情了。

成天乐并没有立刻离开苏州,去年他前往雪山碧玉湖之前,就曾召集万变宗弟子召开了一场宗门内部的法会,并且约定这样的法会要举行三次。那么在他脱胎换骨之后、即将远行之前,又将所有万变宗弟子召到姑苏,于小剑池洞天中登坛讲法。

在这场法会上,成天乐与万变宗众尊长做了一个决定,今后若非特殊机缘,第一代门人将不再收徒。如今在万变宗的第二代弟子中,已有熊向、于忠肃、盛龙、郝然四人大成,花膘膘、任道直等前辈执事就正式升为长老了,将很多具体的宗门事务交给了门下弟子负责。

熊向、郝然为执事,于忠肃为总管,盛龙为掌门弟子,掌管宗门内日常事务。于忠肃这个总管,恐怕比以前的訾浩大总管更称职。至于其余几人可能还嫩了点,还需要历练一番,但若有事情他们搞不定也没关系,还有众位长老在呢。

与成天乐平辈的万变宗门人中,除吴贾铭之外皆已大成,这是一个令人惊叹的奇迹,也是伴随一代妖宗出世的大福缘与大机缘。成天乐并不奢望第二代弟子还能创造这样的奇迹,但应该将万变宗很好的传承下去,这么短时间内已有四位弟子大成,已经是令人相当满意的结果了。

妖物的修行与人不同,他们超脱原先的族类,已经是一次难得的蜕变,拥有强悍的原身以及天赋神通,寿元也比普通人漫长,但突破每一层修行境界都颇为艰难。成天乐也不能指望同样的奇迹总是会发生,万变宗这些长老,也应该好好修炼了。

比如任道直这位天地化生之灵禽,已突破真空妙有之境,其神通法力已不亚于一些妖王,这种精进速度在通常情况下是难以想象的,但他再想求证脱胎换骨的话,所耗的岁月恐怕就很难说了,甚至不敢保证此生就一定能突破另一重境界。

成天乐临行之前,将高妖王天获的玄牝珠封在了一个木匣中交给了盛龙,叮嘱道:“为师将要远行,而你身为掌门弟子,虽然门中有诸位长老坐镇,但他们各有各的修行,很多事务就需要你来决断了。俗务牵心,可能耽误修炼但同样也是另一种历练。

这枚玄牝珠亦得自一位黄鼬妖王,为师祭炼多日已去其凶躁气息,你在需要的时候便炼化吸收之,可助益神气法力。但这毕竟是外物之功,对你堪破修为境界并无大太帮助,也希望你能体会明白所谓借助的含义。”

盛龙在梅花圣境宴会之前就堪入了化妄之境,但迟迟没有求证破妄,也就没有一味闭关修炼,跟随成天乐去了梅花圣境。回来之后他再度闭关入妄,恰在宗门法会召开之前破妄大成,否则成天乐也不会正式指任他为掌门弟子。所谓掌门弟子并非掌门,但掌门不在的时候,便由盛龙代表万变宗处理一些宗门事务。

盛龙并没有立刻接过木匣,而是躬身道:“师父,您失去了玄牝珠,在重新凝聚的过程中正可以用得着,为何要赐予弟子呢?”

成天乐笑着摇头道:“我的神通法力丝毫未损,而玄牝珠已完全消散,暂时无法炼化吸收此物,而且也用不着它。对于重新凝聚玄牝珠,为师另有打算,这一次是为了彻底清晰的印证万变宗的正传法诀。而这枚玄牝珠得自一位黄鼬妖王,对你来说有大用,否则我也不会交给你,缘法如此,你就收下吧!”

盛龙行礼称谢,遵师命收起了这枚玄牝珠。

这只金线鼠拜入万变宗门下后,跟随成天乐外出行游的次数最多,在炼制陆吾神仑丹等事务中对宗门所做出的贡献也是最大的。另一方面,他的收获也是最多的,陆吾神仑丹且不提,黄鼬妖王玄牝珠,他竟然先后得到了两枚,这种事情换成普通的妖修恐怕连做梦都不敢想。

安排好门中事务,成天乐便与小韶一起离开苏州回到了家乡。对于他们的行踪,成天乐并没有刻意隐瞒什么,但也没有宣扬什么,就是逍遥而去。

而世俗间的事情当然也不可免,小韶需要户口和身份证,这些东西不用成天乐交代,万变宗早就设法办好了。她的“出生地”是武陵乡,有现成的户籍与身份资料,然后到派出所申请改名为闻箫韶,再将户口迁到苏州来,这种事情只要有办法便不难办成。

回到家乡又是另一番热闹,成天乐的女友小韶终于毕业归国了,那么人生大事就该赶紧办了。成天乐回家乡主要就是为了办这件“大事”。小韶跟着成天乐见了不少亲戚,七大姑八大姨之类,免不了明里暗里被评头论足、追东问西。

成天乐如今在寻常人眼中也算是功成名就了,此番又携美而归,亲朋好友的议论中,夹杂着羡慕、妒忌、置疑等种种心思。当年那个不成器的傻小子,如今早已晋升为亲朋好友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走亲串友、迎来送往的场合有时候很热闹、很开心,有时候也很烦躁、令人很不舒服,人多嘴杂话也碎,就看遇到什么样的人了。但小韶很有涵养,一直落落大方的面带微笑,在成天乐身旁一脸幸福的模样。

白少流喝了成天乐的喜酒,乔彩凤也来了,都是以世俗间的身份,他们是酒席上的贵客。风君子居然也跑来凑热闹,还笑眯眯地多拿了两包喜烟走。

喜宴之后,成天乐向家人宣布了一件事,他要与小韶一起赴海外继续深造。如今成总的事业已经很成功,需要在更广阔的天地中闯荡,诸事他早已能自己做主,自然也就没人反对什么。

在成天乐与小韶的喜宴上,白少流又暗中叮嘱了一番话:“成总啊,有朝一日若能证入苦海,你与小韶度过苦海劫应该都不难。但真正难的是如何将这婴儿境界修行圆满、到达那苦海岸边,希望此番远行,你们能有所求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