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896章、言志无邪诗三百,书中自有神霄符

卷轴,成天乐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但这种施法的手段他并不算完全陌生,因为他在蜃光珠记录的光影中见过威力无匹的神霄天雷符。泽真解开符箓封印、施展的神霄天雷,其威力就相当于当年守正真人祭出神霄天雷剑全力一击。

守正真人一生制作了七张神霄天雷符,是留给七位弟子的纪念。正一三山虽有此传承,但弟子却很少凭借神霄天雷符与人相斗。一方面是因为此符制作太难,不仅需要修习神霄天雷正传法决多年且有出神入化之能,而且炼制的过程中需要不断将神霄天雷法术以特殊的方式凝炼于符箓之中,一旦不慎,前功尽弃是小事,那失控的神霄天雷很可能伤到制作者本人。

以守正真人之能,如需施展这样的法术,只需出手全力一击而已;但想制成符箓交给弟子,消耗的可是多少倍的心血。守正制作的神霄天雷符,已是天下一等一的神符,几乎相当于一次性使用的神器。就算以他老人家的本事,制作一张至少也需半年时间,因为守正不可能别的什么事情都不干、只专心制作符箓。这种东西想买是买不到的,刻意去求也根本没可能,得之完全只凭缘法。

正一门弟子行走天下,凭的并不是神霄天雷符,还有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此神符毕竟是身外之物,既不是自身的修炼之功、也不是自己施展的法术,作为一种象征或者紧急情况下的一种手段还可以,但作为一种倚仗的话,就失去了修行本意。毕竟那强大的神霄天雷剑,需要自己修成才能随心所欲的掌控与施展,否则的话有多少张符箓也是不够的,况且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神霄天雷符。

卷轴的制作原理与符箓有相通之处,它也是封印了某种法术,以法力解开可控制与施展这种法术。使用者只要能解开封印与控制卷轴,便可施展出自己本不具备的强大神通。卷轴与符箓一样是一次性消耗品,用了也就没了。

成天乐也曾见过精通符箓之道的高人,比如芜城张家的张乐道先生。在张乐道手中,符箓只是感悟与化转天地灵息的手段。符箓之道修炼到高深境界,其实不必用符箓,张乐道就曾在题龙山点睛小筑外、引天地灵息现场画符布阵,使点睛小筑的门户现形。这是成天乐亲眼所见,也是符箓之道与卷轴之术根本的区别。

修符箓之道可以制作与卷轴作用类似的符箓,但追求的并不是某一张符箓本身;而卷轴的制作目的不同,它就是纯粹追求这种手段与效用,在各种不同类型的“神术”基础上,出现了五花八门的各种类型的卷轴。有一类修士被专称为“卷轴师”,他们本身能够施展出的法术,本人才能制成相应的卷轴,所以这也是很不简单的。

制作一张高级神术卷轴颇为不易,需要卷轴师本身就具备这种修为法力,其珍贵难得可想而知。白少流所说的飞行卷轴,就是一种较常见的高级卷轴。以成天乐所熟悉的修为境界论,只要有相当于突破魔境劫、能凝炼妖丹的修为,就可以凭借这种卷轴飞行。

听了乔彩凤关于卷轴的介绍,成天乐惊叹道:“这也太夸张了!我们在外面随便找个小妖回来,给他一张飞行卷轴,他就能从南京飞到北京吗?”

白少流瞪眼道:“你才夸张呢,从南京飞到北京!一张飞行卷轴的效用有多大,首先要看制作卷轴者本人施展的神通法力有多强大;其次要看使用者控制得是否精妙、修为有多高。在普通情况下,能从南京飞到苏州就不错了,那毕竟不是使用本人的法力。而且飞行卷轴是高阶卷轴,你知道它有多珍贵吗?几乎买不到的,通常都要用有助修炼的珍稀之物去交换。卷轴师不是大白菜,卷轴更不是大路货。”

成天乐眨了眨眼睛道:“从南京到苏州,用得着付这么大代价吗?我看还是坐高铁吧,人民币一百块就搞定了。”

乔彩凤哈哈笑道:“过日子就得像成总这样实在!……不过嘛,卷轴通常只会用在特定的情况下,比如斗法和追踪途中,一个本来不可能会飞的人却突然飞走了,能飞从南京到苏州这么远,你要是当时没追上,到哪儿再找他去?

再说了,你也不可能随身带着高铁站和飞机场,却可以随身带着飞行卷轴。白总提到这些,就是想提醒你,如果碰到一些来历不明的修士,你要小心对方可能突然施展出原本并不具备的神通手段。”

成天乐点头道:“我明白了,多谢二位!你们是想提醒我,在对付一些陌生的妖修时,要小心他们使用卷轴?”

乔彩凤又笑了:“老弟啊,你还是没明白!卷轴这种高级货,穴居山野或藏身人间的那些妖怪怎么用得起?就算有极少数神通广大的妖物会制作卷轴,所施展的也是他们自身的神通法术,绝无必要费那么大代价制作太多。

可能随身携带各种卷轴的人,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是妖物,而是各种有身份或者背景、属于某派强大势力的人。他们的卷轴大都不是自己制作的,要么是以大代价交换所得、要么是所属的组织势力所提供。有些庞大的修炼组织,会专门培养卷轴师。”

小韶亦点头道:“原来如此,我们会小心的。”

白少流又叮嘱道:“你们也不必太担忧,以二位的修为,就算碰到什么人施展高阶卷轴,应该也能应付得了。就是事先要了解这些手段,若有特殊的对手突然施展出本不属于自己的神通法术,也不至于猝不及防。”

他们这一夜可聊了不少东西,此时天早就亮了,宅院外远处居民们已经吃完早饭,该上班的上班、该开门做生意的做生意。一片民居中的万变宗道场里,众妖也悄然忙碌起来,在万变宗高人的率领与指挥下,又开始凿建各处灵枢。按照万变宗的计划,宗门道场规模与内部格局完全建成,恐怕还需要十来年时间。这是漫长的积累功夫,丝毫急躁不得。

修行各派的宗门道场,有的已经营千年,想当初凿建之时,大多用了百年之功。万变宗初创,万事都要白手起家,而这处宗门道场以“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的名义,就建在人烟古巷之中,凿建的过程还要进行得非常巧妙与隐蔽、不能惊动外界。

道场内外忙碌的早晨已到来,这古宅后园反倒成了方圆几里内最幽静的地方。乔彩凤与白少流终于要告辞了,白少流刚刚站起身就轻轻“咦”了一声道:“有人来了,走进了外面的古巷。”

万变宗的宗门道场就在人烟市井之中,穿道场建筑群而过的那条巷子并不是封闭的,附近的居民每日依旧行走往来。有人走进巷子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可白少流为何有这样的反应呢?而乔彩凤也微微一皱眉道:“嗯,是有人来了,已经走进来了!”

成天乐与小韶都很纳闷,他们说的究竟是何方神圣啊?虽然宗门道场还没有彻底完工,可外围法阵早已打造完毕,若是有特殊的情况发生,早该有警觉啊!

成天乐虽身在后园凉亭中,但展开元神外景能将几里方圆内的情形都感应得清清楚楚。他随即施法查看,有些诧异的“看”见了两个熟人。这两人与每日来往古巷的居民一样毫无异状,若不是成天乐早就认识他们,也不会特别的留意,就是当年把画卷送到电视台“鉴宝”的李万,还有将它卖给成天乐的字画店老板王嗣水。

这样的两个人,应不会引起白少流和乔彩凤如此的惊讶啊?成天乐以神念介绍了刚刚走进古巷的两人身份,又不解问道:“我认识他们,也算是朋友吧,但你们二位高人为何如此吃惊?”

白少流反问道:“两个人?分明是三个人!你没看见吗?”

成天乐摇头道:“真没看见,他们已经穿过了宗门最外围的感应法阵,不论来者施展何种藏匿法术,都应该被发现了。我没看见还藏着谁啊?真的就是两个人!”

白少流笑了:“成总是在元神外景中查看,当然没有发现,你不要用什么神通手段,自己走出门亲眼去看吧!”

小韶也不解道:“我的元神中分明也只看见两个人啊,难道天下有如此精妙的藏匿法术吗?在法阵扰动下也毫无破绽,这不可能啊!”

白少流:“人家根本就没用法术,也没隐藏身形,除非是瞎子,否则谁都能看见!但你们在后园呢,得出门能看见他才行。我们就不出去了,这恐怕不是巧合,他应该就是来找成总的。”

一头雾水的成天乐与小韶离开后园,穿过古宅出门来到那条石板古巷上,往东一看,惊讶的发现来的真是三个人,而且他们都认识——李万、王嗣水、风君子。

风君子一边走一边与身边两位朋友说道:“这苏州古城处处是风景啊,在这条不起眼的小巷中居然有这样的景致。我看这花草树木与院落房屋都不一般,其实是各个地方、各个年代的东西,却这么巧妙地建造在一起。这不是简单的拼凑,就像有了完整的生命一般。”

李万解释道:“这里是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他们兴建了这片展示场馆,收集保留了不少东西,把姑苏的各种特色都集中起来了,但一直都没对外开放。”

王嗣水:“难怪没找到售票处呢!风先生想进两边去看看吗?”

成天乐看见这三人穿过古巷走来,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以他的修为,元神内景与外景早已相融无碍,只要在感知范围之内,元神所见没有普通视线的阻隔,哪怕是周围建筑后面的情形也一样清晰。

李万和王嗣水当然“看”得清清楚楚,可这样做就是看不见风君子,当成天乐睁开眼睛如平常人一样望去时,风君子却与每天走过古巷的寻常人毫无区别,就这么笑眯眯地走过来了。成天扭头与小韶对视,两人神念相通暗中交流,成天乐问小韶道:“你看见了吗?”

小韶答道:“出来站在这里,我就看见了。原来是风先生,难怪白总与乔大哥吃了一惊。”

成天乐:“我就是用凡人的眼睛看见他的,你是灵体,又是怎么看的呢?”

小韶答道:“不用神通法术,就像看平常人一样,好像与我是否是灵体无关。”

就在他们纳闷的时候,李万已经看见了成天乐,大老远就打招呼道:“成总——!”

成天乐快步迎上前去道:“李总,原来是你啊!怎么有空跑到这儿来了,这不是王老板和风先生吗?”

李万:“原来你也认识风先生啊?我们刚吃完早饭,随便走走逛逛。风先生觉得这条老巷子很有意思,想进来看看,恰好就碰到成总了,真是太巧了!”

风君子走过来道:“这不是小成吗?噢,应该叫成总了。……我们认识,见过面打过交道。”

李万又介绍道:“成总就是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的理事长,这里就是他的地盘。”

王嗣水:“那太好啦!成总,能不能走个后门,让我们参观参观呢?”

成天乐赶紧道:“当然没问题,都是老朋友了,欢迎之至!”然后转身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未婚妻闻箫韶。她以前在外地,刚刚到这边来的。”

小韶也上前与三人打招呼,风君子笑道:“小韶,你可不像外地人啊,这气质完全就是姑苏的韵味。……成天乐,你可是真有福啊!”

小韶微微颔首道:“多谢风先生!”

风君子笑着问道:“今天初次见面,你谢我什么?”

小韶:“多谢风先生的夸奖。”

成天乐在一旁道:“我们就不要站在这里说话了,三位不是想看看吗?我就领着你们参观吧。”

风君子:“麻烦成总亲自陪同,这怎么好意思呢?……我看这里的人都很忙,我们也不要打扰,大家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们就是参观一下。”

小韶微笑道:“几位和乐乐都是老朋友了,不必这么客气。”

说话间成天乐与小韶领着李万等三人参观这片建筑群,闲聊中才得知他们今天为何会走到这边来。风君子这次来苏州玩,突然想尝尝苏州传统小吃虾仁荷包蛋,可如今已很少有饭店做。李万找王嗣水打听,王嗣水就把他们领到了这儿来吃早点,就是巷子口的那家老字号小饭店。

吃完早饭,风君子感觉这条古巷很有特色,几人就进来逛逛,却恰好碰见了成天乐,然后在这位理事长的亲自陪同下,参观苏州风景园林研究会的各处展示场馆。

若论对苏州各种景致的熟悉与了解,世间没有人比得上小韶。小韶讲解了各处景观的传统、特点、蕴意、有关的种种典故与传说,三位客人听得非常感兴趣。万变宗众尊长早已暗中打了招呼,宗门道场中的所有妖修都知道是谁来了。

风君子虽说不要打搅大家的工作、他只是看看,可是几人所过之处,各路妖修们都在好奇观望,也都异常小心地收敛了神气。成天乐不仅带三人参观了展示场馆,而且将里里外外的地方都转遍了,最后进了那座古宅,一直来到后园。他们登上假山凉亭休息,小韶亲自泡茶待客。白少流与乔彩凤刚才也在后园中,此刻却不知躲哪儿去了。

原本只是路过逛逛,却受到理事长成天乐先生这样热情的接待,让李万等三人都感觉很不好意思,告辞时连声致谢。成天乐还送了他们每人一本精美的纪念画册,是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特意制作的、介绍各种园林景观。他与小韶又将三人送到古宅大门外。

风君子临走时将画册塞进王嗣水背的包里,又顺手从里面抽出来一本书,笑着递给成天乐道:“成总,小韶,今天实在太感谢二位了。也没准备别的礼物,就送成总一本书吧。”

成天乐接过一看,就是一本普普通通的《诗经》,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出版的,已经很有些年头了,但保管得很好,封底还盖着芜城新华书店的销售戳。

成天乐一边道谢,一边随手一翻,突然震惊道:“风先生,这书里夹的是什么?”

风君子笑眯眯地答道:“哦,你是说那张书签啊?这书是我上中学的时候,在我家楼下新华书店买的,后来被我们学校一个叫唐卿的老师借去看了,我毕业的时候他才还回来。唐老师当时在里面夹了一张书签,今天就一起送给成总吧。”

风君子说完话挥了挥手,与李万、王嗣水一起穿过古巷离去。而成天乐双手捧着那本打开的书呆立当场,好半天没说出话来。

成天乐从没见过这样的“书签”,看似巴掌大小的一片纸,质地却是一种特殊的天材地宝,上面勾画着很复杂的纹路,若想定睛看清楚,会莫名觉得元神一阵恍惚。成天乐虽没有见过此物,但感应其中封印神通法力,元神中隐约传来熟悉的霹雳之声,他已经知道——这就是神霄天雷符!


阅读www.yuedu.info